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面臨糧食危機 Taiwan can help!屏東德文部落復育曾失落的「台灣油芒」,發揚耐旱抗濕的傳統作物

台灣全民食物銀行/文:古碧玲

屏東三地門鄉德文村的一隅,已種下新油芒,等待收成,老村長柯大白慎重地找出一塊地,當真要復育這種消失多年的作物,只要有持續的經濟價值,對部落將是種植咖啡之外的新盼望,有機會成為當地的里山作物。

對南島各族而言,萬物取之於天地,看待任何東西都充滿了敬畏,即便是已經消逝的作物,一談起來,仍不敢苟且。往德文再上去的大社部落不僅積極復耕,更由耆老帶著小朋友復耕推廣,並授予傳統文化與知識,還擴及小米、紅藜、樹豆等,這個部落民俗植物利用的套裝計畫中,由於油芒較新穎也較有利潤,商業上較有可發展的空間,或許能將莫拉克風災後紛紛下山的族人再帶回來,能否成為引人回家的作物,端看油芒的後續產品規劃。

被日本研究「里山倡議」的學者讚嘆為「你們已經是里山了」的德文,即使是台灣最早種咖啡的地區之一,也不曾大規模剷平整座山頭的過度發展,而是在道路兩旁、林下、房舍附近的空地很隨性地栽種著,也沒在台灣的咖啡熱潮中蹭得一個顯著的位置,無論咖啡賣不賣得出去,老人家照常依循時間,採豆、挑豆。

這座身處雲靄中的寧靜山村,相助巷、北八巷、德文和下排灣 4 個部落依山而建,魯凱族與排灣族混居通婚,因地處偏遠,房舍零散,聚落極其微型,部落老人家很習慣自給自足,種植多種自古流傳下來的作物,儼然為原住民傳統作物的種原寶庫,包括排灣、魯凱族日常食用的苦菜、山苦瓜、路蕎、赤小豆、薏仁、芋頭、紅高粱和紫色地瓜,以及好幾種小米、陸稻品系等,所有種原無一不珍惜,以至於連台灣油芒也被保存下來。

如何將下山定居的青壯年人導回德文?既然種原如此豐沛,最獨特的台灣油芒又是在德文村相助巷再被發現,徐子富與部落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包金茂認為可以就地設立種原基地,生產種子,再行發放到全國各部落進行量產種植,避免紅藜的前車之鑑,將油芒的遺傳資源權留在原住民手中。

儘管油芒在南部原鄉部落大加推廣,但每戶農地規模極微的原鄉小農壓根買不起穀粒脫殼機,則由台東延平鄉的契作小農負責為各部落生產的油芒脫殼及倉儲。他們更有創意地想出解決嚴重缺工與工資過高的問題——組成 Ina 農耕相助隊,集結各地部落的合作 Ina 們(原住民的「阿姨」之稱),於農忙期間彼此互助農事,讓阿姨們帶著自己擁有的種原互通有無,無形中也擴展了種原收集及保種資訊,讓珍貴的原住民種原資產更被積極留存下來。

對於台灣油芒這種市場完全陌生的作物,為鼓勵原鄉積極種植,德文部落發起油芒社會企業,並積極找尋各種合作對象,試行開發成各種易於使用的商品,包括:五穀米、甘酒釀、醬油、珍穀 BAR、漱口水、保健食品、保養品、高級飼料等。而油芒還含有一種不容易被人體消化的「抗性澱粉」,這種無法由人體消化酵素水解,但是卻能夠在結腸中,被微生物所發酵或水解,不經由小腸消化吸收產生熱量,性質類似膳食纖維,經過醫學證實這種抗性澱粉,有降低熱量攝取、促進腸道健康、利於血糖控制,以及調整血脂的功能,也是油芒發展獨特產品的利器。

紅穗似野草般的台灣油芒,帶著「未來食物」的密碼,2020 年將送往美國做完整的基因定序,這回,各個關係人謹小慎微更積極投入,能否成為繁榮部落,實現「生態.生產.生活」三生合一的帶路雞?部落充滿智慧的戴金英 Ina,也是包金茂的母親說:「什麼事都要等做到再說吧。」

油芒本是台灣原住民的傳統穀物之一,從南到北,從東到西的部落都曾種植過。卻因為本身芒太長,收成後處理時,常讓人搔癢難耐,加上稻米、小麥逐漸成為主食主流,而油芒又不像紅藜、小米等在傳統祭儀扮演的角色,逐漸從部落田裡、院落消失。

2007 年,中央研究院植物暨微生物學研究所特聘研究員、以水稻基因組和大豆種子成熟蛋白為主要研究範圍的邢禹依博士赴康乃爾大學演講,聽到倫敦大學學院考古研究所民族植物及古生物學教授多利安.富勒(Dorian Fuller)提到有種作物,在台灣被馴化但從來沒有離開台灣過,就叫「台灣油芒」。

也研究旱稻的邢禹依遂囑咐研究助理徐子富去部落找找看,就在德文相助巷的武 VuVu 家發現 6 株。2012 年,由邢禹依團隊向中研院提出計畫,並與高雄農改場、台灣大學、屏東科技大學、畜產試驗所恆春分所等機構著手合作,分別進行基因局部定序、壓染色體、育種、自交以及有效成分分析。

期間,更與來自任教於台灣清華大學、研究南島語系的法國國家科學院之東亞語言研究所學者洛藍.沙加爾(Laurent Sagart)合作,釐清作物名稱的語言脈絡。並確認油芒是台灣南部南島史前居民從野生逐漸馴化為現代的台灣油芒,部落人會在空地間種幾株,與其它主食穀物搭配一起吃了一、兩千年;因為耐旱性很強,可備旱災來臨時,一旦其它作物長不出來時,做為救荒抗災的防護穀物。更斷定了數千年來,侷限生長在台灣地區,台灣油芒也被列為「孤兒作物」。

幾經研究,發現油芒具有抗旱抗濕抗鹽化的特性,營養含量十分可觀,在氣候異變與糧食危機以及可耕地日益縮減的嚴峻局勢下,輸出種子與種植技術是絕佳 Taiwan can help 的「超級未來食物」。

本文為台灣全民食物銀行協會合作專欄,如欲轉載全文至其他介面,請來信洽詢社企流。

邀請你成為電力小兵,讓社企流網站發電量更高、續航力更久!
了解更多

延伸閱讀
>> 大豆接班人?未來作物「樹豆」耐旱又營養,台大開發農產品為部落點亮新商機
>> 寫一本流傳餐桌的書:台東部落動員老中青三代,寫下記錄先人智慧的植物圖鑑
>>「若無繁盛的在地經濟,人民沒有權利,土地沒有聲音」Judy Wicks 與地方共榮,打造 60 億人都坐得下的餐桌

想要讓家鄉變得更好,卻不知道從何開始嗎?來看《社區自造家:第一次做社區營造就上手》專題,以移居者、返鄉者及師生團隊 3 種角色切入,帶你一探社造心法,齊心創造永續共好的生活環境!
>>>看專題

全日本人口最少的村落,如何吸引台灣人造訪?台日交流激盪創生新點子

2020.04.21

Next Commons Lab/文:李昀諭

「石槌山脈」,一個台灣人聽都沒聽過,也鮮少出現在日本觀光地圖上,擁有「全日本人口最少的村落」。2019 年,位於在這座山脈下的西条市,向擅長整合人與資源的日本創新平台 Next Commons Lab(下文稱 NCL)提出委託需求——請協助我們吸引台灣人來玩!

幾乎同時,NCL 也與兩位熱愛台灣文化的日本年輕人 Sony 與 Suzuki,共同成立位於在台北金山南路上的一個據點「空屋」 ,他們有個願景:促成一千次的台日交流,而《空山石錘》專案成了首要任務。

NCL 在日本有 12 個據點,協助個人在地方發展「令人渴望的產業與生活模式」,2019 年,NCL 首度跨越國界,拓點到台灣,在台北設立了名為「空屋」的據點。據點裡有兩位每月來台駐點的大男孩:東京大學畢業、曾在 IT 產業工作,也擔任過搞笑藝人的 Sony(Ryuhei Shimmei,神明龍平),與在東京開過黑膠唱片行、後來唱片行因為東京奧運被徵收夷平、熱愛台灣水餃的 Suzuki(Hiroaki Suzuki,鈴木宏明)。
 
NCL 以「人」的方式走進地方,強調從人的眼光看見地方,在土地上開創自己喜愛的工作或生活方式。對於 NCL 而言,西条市期待「讓台灣人走進日本深處」的這個想法,反而不是他們急著回答的問題,他們的任務是確保能有一群「對的」台灣夥伴,在石槌的土地上遇見另一群「對的」日本夥伴,「對的」人自由激盪,串起連結後產生的火花與羈絆,答案或許就在那裡頭了。

全日本都想「吸引台灣人來玩」

徵求一群願意到石錘地區的台灣人成為重要的任務。Sony 在甄選說明會拋出「全日本有太多地方,都想吸引台灣人去玩。」引起在場聽眾的好奇——「為什麼是台灣人?」除了近年友好的台日關係與歷史的文化淵源,Sony 特別指出「相較之下,台灣人比較能夠尊重、感受一個地方或許不華麗不刺激、但卻細緻親切的文化」,是主要原因之一。

石槌山被稱為四國屋脊,橫跨高知縣與愛媛縣,兩縣的地理關係密切,兩地努力推展的地方創生活動也無法逕渭分明,常常得一起合作,但受限於公部門的經費運用規定,一縣經費就是僅能運用於一縣,不可相互挪用。《空山石槌》(ソラヤマいしづち)是因應這樣的情況而誕生的公司,社長就是愛媛縣西条市的市長,以「公司」的角色申請、運用經費,以更靈活的方式發展「ISHIZUCHI JOURNEY」推廣石槌山脈地區的地方創生與旅遊。 

有了資金、目標也明確,「ISHIZUCHI JOURNEY」積極委託 Sony、Suzuki 讓這件事發生。

促成一千次的台日交流──要讓哪些台灣人遇見土地上的哪些人?

「空屋」成為台日合作的橋梁,Sony 與 Suzuki 也成為整個計畫的主要執行者。當時進行《空山石槌》企劃討論時,Suzuki 建議:「與其由日本人規劃給台灣人的旅程內容,何不讓台灣人自己開發提供台灣人的旅行內容?」直接邀請 6 位台灣人前往石槌地區,在 5 天4 夜的行程裡,與在地居民、執行地方創生的夥伴、在地創業家、公務員們密集相處,計畫取名為:「未知數」-石槌篇

未知的後頭,是可能性。在 NCL 眼裡,「人」就是最大的可能性。「要讓哪些台灣人遇見地方的哪些人?」是計畫重心。Sony 與 Suzuki 飛回台北舉辦甄選會,承擔海選壓力的兩人從 3 個面向去評估:希望具備基礎的語文能力,日文最佳,最起碼也要是英文;希望甄選上的台灣人能擁有不盡相同、但都能在石槌地區發揮的技能;並且,行程結束後,後續有機會建立與石槌地區長期合作、溝通的關係。
 
所有的參加者皆會參與說明會,而海選的過程,早從踏入空屋的那一刻就開始發生。「參加者與其他人的互動」是兩人的觀察重點。5 天 4 夜的行程結束後,「6 位參與者對在地人的友善與尊重」是最令 Suzuki 印象深刻的事,也是他們心目中認為最重要的事。
 
資金、人脈、各種形式的資源,在這個計畫裡都不可或缺,但能讓未知數轉變為可能性的關鍵,是不同的人之間、走向同一個方向的心思:期盼交流,想共同尋找土地與自己人生的可能性。

在石槌真實相遇的人心,台日夥伴的地方創生交換故事

前往石槌地區的 6 位台灣參與者,有攝影師與翻譯,以及戲劇、工藝、文案、公關等專長的人。

整趟石槌行程,是「人心」的相遇,ISHIZUCHI JOURNEY 公司的夥伴們與 Sony、Suzuki 全程陪伴。台灣參與者在石槌山間小屋的營火晚會上一起劈竹子炊竹筒飯,與 NCL 西条市據點的青年聊著在地老人家如何看待地方創生,與居住在日本深山的法國青年聊著他如何靠農耕與居民建立信任關係;在西条市的木作工坊將旅程記憶刻劃在作品上;進入丹原町的農家寄宿,體驗融入常民生活裡的傳統文化。

參加者跟著「ISHIZUCHI JOURNEY」的夥伴,穿越色彩鮮艷的山林與波光淋漓的湖灣,進入全日本人口「第一」少的大川村,跟著地方阿嬤做豆腐、做蒟蒻,阿嬤的孫女婿是位年輕議員,換下剛剛在議會質詢的正裝,揹起襁褓中的女兒,向大家介紹一年四季都看不膩的自然美景;晚上入住每年 4 月都會舉辦櫻花祭的民家,晚餐就烤著大川特產的黑牛與雞肉,發現村民自製的味增醬上頭自豪印著「全日本人口第一少的大川村」,深刻的體悟到「以土地為榮的認同感」是地方發展的根基。

離開大川村的隔天,更往深山去,來到由學校改建成旅宿的「自然王國白瀧之里」,為來年的大川村櫻花祭腦力激盪,也思考每個人能與石槌地區連結的合作方式。

「我阿嬤家這麼酷,你怎麼可以不知道?」、「櫻花祭裡的台灣滋味」等創意就在討論之中誕生。回到台灣後的參與者,也各自醞釀著石槌地區攝影分享會、藝術駐村創作、日本小村與台南小島的四季交換日記等計畫。
 
與人心真實相處,才會產生「關係」,產生關係後,與這片承載人心的土地,產生一輩子難以磨滅的羈絆。

編輯企劃:杜晏汝

本文為 Next Commons Lab 合作專欄,如欲轉載全文至其他介面,請來信洽詢社企流。

邀請你成為電力小兵,讓社企流網站發電量更高、續航力更久!
了解更多

延伸閱讀
>> 找回你不知道的台灣之美!他辭教職復甦冷門景點,期望喚起人與島嶼的連結
>> 一起來場深度觀光之旅!跟著「無畏旅遊」展開貼近在地的行程,更把花費回饋給當地
>> 來「O’rip」工作室看書、選物、參加導覽——這群旅人因愛上花蓮而駐留,盼讓更多旅客認識「真正的花蓮」

想要讓家鄉變得更好,卻不知道從何開始嗎?來看《社區自造家:第一次做社區營造就上手》專題,以移居者、返鄉者及師生團隊 3 種角色切入,帶你一探社造心法,齊心創造永續共好的生活環境!
>>>看專題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