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新手農夫返鄉盼打造農業基地,以體驗教育拉近消費者與農村的距離

2020.01.28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文:林怡璇、林倩雯

位於台南市白河區的將軍山農場,是魏宗淇接手爸爸的柳丁園後,以食農活動教育為主所創立。玉米、蓮花等作物做為活動的食材,特別的是會搭配體育競賽,總能看見消費者賣力地完成活動,在這裡總能聽見貼近農村的歡笑聲,這樣的工作雖然辛苦,卻也讓魏宗淇找到了喜歡的生活模式。

魏宗淇從教職返鄉務農的機緣

老闆魏宗淇求學時加入球隊,出社會後在台北擔任體育老師,過程都很順利,直到 2010 年日本 311 大地震,魏宗淇感悟到天災所帶來的傷害,於是思考自己所做的努力是因為什麼。當時也覺得父母親年老,自己也應該回來幫忙接手務農的工作。

他的祖先在白河生活已經 200 多年了,代代以務農為主,魏宗淇說或許在我這一代我可以守得住這片土地,在他 40 歲的關卡時,他覺得再不回來務農,未來就沒有機會了,魏宗淇說回來這裡也能生活,孩子也能,未來就把選擇權交給下一代,希望打造一個農業基地,未來孩子要到哪裡發展都可以,但是根就是在這裡,繼續延伸下去。

提高農產品品質與農場行銷

魏宗淇沒有務農的經驗,開始跟著爸爸學習,從農場的採種植去著手,第一年回來種了兩公頃左右的玉米,技術沒那麼好,種下去很快就灌溉了,灌溉之後草就長出來,跟著爸爸一起工作,爸爸拿著鋤頭去除草,魏宗淇覺得拿鋤頭會傷到玉米,所以拿著鐮刀,蹲著爬著除草,沿著種植的玉米田爬了兩公頃,在很熱的天氣裡,那時他在想說自己在幹嘛,去年這時還在學校教書,每天都有時間休息,為甚麼要回來做這個,也知道回來是辛苦的,因此開始思考不同的經營模式,決心做農業的事業。

現在將軍山農場有 4 大作物,有柳丁,玉米,水稻,蓮花產業。水稻是從祖先流傳下來的產業,所以也延續著耕作,柳丁則是接手父親的種植,也種植了一、二十年,面積也有 3 公頃,魏宗淇開始種植玉米是因為這是他踏入農業第一個接觸到的作物,從育苗,品種的篩選開始種植,也朝向有機發展。蓮花,是白河的特色產業,魏宗淇說種植蓮花是希望能把在地產業保存下來。這 4 大作物,對魏宗淇來說每一個都有其價值,讓種植作物的風險分散,達到作物的多樣性。

為了把農產品的壽命延長,讓作物每個部分都能妥善運用,像是用柳丁做成和風醬,風味醋,柳丁皮做成環保清潔劑,這些產品也展現出作物多元的價值。

魏宗淇的做法是讓消費者安心,他的理念是產品出去就是一定要沒有農藥殘留,農藥發明也才短短這 50 年,了解農藥對環境和人體危害,因此魏宗淇決定朝著友善耕作前進,希望在這樣的方向中,可以讓土地活用並傳承。

以「一群農夫」的概念推廣食農教育活動

「一群農夫」是將軍山農場的品牌,一群農夫這 4 個字是動詞,也是一個名詞,動詞指的是一群年輕人共同在從事農業,名詞指的就是一個品牌。產品需要曝光,所以藉由活動不斷地曝光,希望可以延伸農產品的價值,讓消費者更認同一群農夫的理念,並購買產品。將軍山在做的是突破品牌,所以辦活動也是他們一直以來的方向。活動會以不同的季節月份,有不同的主軸,主要是趣味的農村活動,像是 3 月份有玉米,讓他們採收做爆米花,再由爆米花去介紹玉米的品種,藉由這樣的食農活動,讓消費者清楚了解農作物的生產,激起他們對有機產品的興趣而購買。

將軍山農場種植多種作物,可以讓消費者有不同的體驗活動,在食農教育採收的量不會很大,像花生,會種大概一分地,一分地也夠大家來體驗來玩,辦活動讓消費者進來採果,也能省掉人力成本,而辦活動也成為農場的主要收入。魏宗淇說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活動是每年 12 月會辦大型控窯活動,把番薯,玉米,或是想要吃的食材和炭火一起放進土堆裡悶熟,結合了他當體育老師的專長,在田裡舉辦像是打棒球,踢足球一些運動比賽,常常看到的是冠亞軍的爭奪,第二名輸了眼淚流下來,感受到他們很在乎也很賣力地完成比賽的精神,跟以往當體育老師上課的感受是不同的,也因為這樣帶給他很多感動。

魏宗淇從事農業已經 6 年了,第一年就開始辦活動,對他來說活動本身就是一種回饋,希望能讓更多人了解農業,把更多人帶到農場裡面,是他們常做的一件事,魏宗淇說教育是最好的行銷方式,藉由辦活動,讓更多人體驗農村生活。將軍山農場也會找其他農夫進來當食農教育的講師,現階段也積極在成立的是一個協會,這個協會的目標是要去讓這些青農除了從事農業以外,還能在台上當講師,之後也會和學校配合,強調感官的體驗,讓食農教育做得更加周全。

結合餐廳銷售 紮穩自家品牌

魏宗淇也成立了直賣所,跟餐廳做結合,因為了解台灣的飲食習慣有幾乎到 8 成的外食族,就算種的再好吃的米,消費者不煮飯,他也不可能買米,所以直接跟餐廳做結合,把餐廳歸納為綠色餐廳。將軍山農場會找一些農友供應食材到這些直賣所販售,這些農民是台南在地的一些青農,他們有自己的理念,加上有機認證,讓消費者吃得安心,也知道每一口食物的來源。

魏宗淇說他回來的時候很有決心要做專業的農夫,整個農業的演進還有變化,看到農業是真的很辛苦,也覺得這個行業是一定要的,把自己在教職累積的經驗,走出食農教育這條路,回來後和他感情非常好的爸爸一起從事農業,但因為爸爸傳統耕作方式和他堅持的友善耕作及辦活動行銷農業的理念不同而產生衝突,也相信不斷的溝通會越來越好,帶領更多人了解農業是他始終堅持事情。

採訪側記

將軍山農場每年都會辦很多活動,也吸引很多人到場體驗,這天採訪時老闆和我們分享了他的故事還有將軍山以食農教育推廣農業的理念,場場活動都經過他們嚴謹的規劃設計,讓農業不只是買賣農產品,加入農夫的栽種理念,讓大眾更加知道怎麼以對土地友善的方式耕作,珍惜每一口食物。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農村趣味競賽 推廣食農教育

覺得這篇文章不錯嗎?社企流希望帶給你更好的內容,打造更美好的社會!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 閒置頂樓變菜園!「樂農生活」僱用熟齡世代,讓退休族在都市中實現田園夢
>> 現在把錢付給農友,以後就不必付給醫院」無毒農蔬果產銷平台,以參與式系統為食安把關
>> 以無毒革命守護農村土地:從未踏進田埂的都市小孩,長大後與農民共推不灑農藥的「尚水米」

「Vegan 能帶來世界和平?」國際蔬食教父:純素不僅是生活方式,更是慈悲革命的起點

2020.01.23
合作轉載

「純素主義不只是一種生活方式,我更主要強調的核心理念是『愛與關心』。」純素主義倡導者與革命家威爾·塔托博士認為,藉由純素生活、不吃肉、減少對動物的掠奪,可以為世界、國家、家庭乃至於個人帶來和平。

食力/文:黃敬翔

台灣人對於素食主義(Vegetarianism)肯定不陌生,類型從鍋邊素、奶蛋素、五辛素、全素都有。近年來,西方世界也有越來越多人加入到素食行列中,但他們與東方多因宗教緣故吃素不同,而是以友善動物、環境作為出發點,發展出了純素主義(Vegan)。

其中,被喻為「國際蔬食教父」的純素主義倡導者與革命家威爾·塔托博士(Dr. Will Tuttle),早在 2005 年就出版了被譽為「素食理論聖經」的《和平飲食(The World Peace Diet)》一書,並每年到世界各國演講,致力於推廣純素主義到全世界。究竟純素主義在說些什麼?為什麼它在全世界都開始逐漸受到重視?

以對畜牧業的觀察,找出「純素」是對動物、環境更好的作法

「純素主義不只是一種生活方式,我更主要強調的核心理念是『愛與關心』。」威爾·塔托說,純素不只是不吃肉,而是更進一步強調對於動物、乃至於所有生命的關心。

因此,純素者還要盡可能排除對動物的剝削與虐待,絕不吃肉、奶製品、蛋、蜂蜜、燕窩等動物性產品,也拒絕購買皮革、羊毛或去動物園等涉及動物買賣或造成動物痛苦的產品與地方。

威爾·塔托早在撰寫《和平飲食》以前,就清楚了解到畜牧業,尤其是肉、蛋、奶的生產對於經濟動物們帶來的痛苦。此外,也有許多研究指出畜牧業是引起全球暖化的的元兇之一。

「全球有一半,甚至更多的農作物都用在養活動物以換取肉這件事,我們在用非常沒有效率的方式,來獲取食物,只為了滿足我們的口腹之慾。」他說,若所有農作物都給人類食用,將可餵飽至少兩倍以上的人。

但畜牧業對環境造成的危害,並非威爾·塔托積極推廣純素的唯一原因,他看見了「吃肉」這件事背後帶來的更深層影響。

純素不只是飲食方式,更可能醞釀起「慈悲革命」

「《和平飲食》這本書主要是探討畜牧業帶來的影響,不只是環境、生態方面,更深層地去探討其對人類心靈、社會的影響。」威爾·塔托認為,純素不只是飲食或生活方式,更是一種由心而發的「慈悲革命」。

「我們從出生就被教育吃肉這件事,讓我們從小就習慣掠奪,成為一個掠奪者。」威爾·塔托說,日常的飲食中就存在暴力,潛移默化讓世界變得充滿紛爭。而停止吃肉、使用動物製品的純素主義,可以讓人們有意識的去對抗、醞釀起一股「慈悲革命」。

威爾·塔托:台灣具備將素食從小眾變為大眾市場的潛力!

長年在世界各地推廣純素的威爾·塔托表示,推廣純素最大的難題在於人們對此感到害怕。「成為純素最大的難題不是飲食,而是別人的觀點。」他說,成為純素者在社交上難免會遇到諸多不變,因此建議要展開純素飲食前,需要找到一個願意支持自己的社群,否則很容易就放棄。

「支持素食的社群,在台灣其實不少。」威爾·塔托說到,他受里仁公司及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邀請來到台灣,實地走訪後,對於台灣有機農業的發展及素食生活圈的建立印象深刻。他分享到,台灣成功之處在於融匯了教育、有機農業、公共政策,以及人們對於自身健康的重視,讓素食環境可以多元化發展。

「無論是素食或純素,目前在世界各地來說都只算是小眾市場而已。」但威爾·塔托認為,台灣若好好推廣下去,有可能會率先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從小眾成為大眾市場的國家,屆時就可以成為他國效仿、實踐所謂「和平飲食」的典範。

認同人造肉是轉向純素過渡期的好選擇!

近年來,世界各國都興起了「人造肉」的風潮。無論是基於植物的「植物肉」或者從實驗室培養而成的「培養肉」都強調,製作過程中沒有動物受到傷害,並對環境永續發展起到積極作用。對於這些產品,威爾·塔托是怎麼看待的呢?

雖然人造肉宣稱的理念與塔托所推廣聽起來一致,但威爾·塔托表示,自己與妻子梅德琳都不會吃相關產品。不過他仍然肯定人造肉或者高度仿真肉的素食品,提供了無法立即轉換成純素飲食的人們,在過渡期也可以有良好的替代方案作為選擇。

但是威爾·塔托也強調,純素應該要與「有機」綁在一起,因為有機才是對環境最好的耕種方式,才能真正在飲食中實踐對於環境生態的重視。

全文轉載自食力,原文標題:「Vegan」可以帶來和平?國際蔬食教父想推廣的生活方式到底是什麼?

邀請你成為電力小兵,讓社企流網站發電量更高、續航力更久!
了解更多

延伸閱讀
>> 未來的漢堡沒有肉?蔬食商機遍地開花,步步攻佔速食市場
>> 人造肉旋風席捲各地,你會愛上哪一種?台美技術比一比,外觀、口感各不同
>> 素肉將登陸主流市場!漢堡王計劃推出「不可能華堡」,連員工都吃不出與原版華堡的差別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