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面對氣候變遷,年輕人最關心什麼?

2022.09.06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英國青年氣候倡議者瑪哥林(Jamie Margolin)在《紐約時報》的投書說道: 「對抗氣候變遷,勢必要同時對抗社會結構性壓迫。」

低碳生活部落格/文:林蓉

去年(2021)第 26 屆聯合國氣候大會(COP 26)上,公布了一項又一項的淨零目標、公約與宣示,最後達成的《格拉斯哥氣候協議》(Glasgow Climate Pact),也是歷屆 COP(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締約國會議)首次將減少煤炭使用納入協議。

COP 26 期間,格拉斯哥湧進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年輕人,在會場外、會場內,四處發起抗議行動。BBC 報導在大會期間,10 萬人參與了格拉斯哥的氣候遊行,大多數亦是年輕面孔。究竟年輕世代為何越來越不滿?他們又最關注哪些氣候議題?

雖然 COP 已經有 20 多年的歷史,也比許多參與遊行的年輕人大得多,但每年全球均溫卻不斷上升。COP 每年由不同國家主辦,召集簽署 UNFCCC 的締約國,討論如何應對氣候變遷。COP 舉辦 20 多年歷史以來,或許比許多參與遊行的年輕人都「年長」,但仍阻止不了全球均溫每年上升的速度。

根據聯合國的排放差距報告,本世紀末全球均溫恐上升 2.7℃。長期追蹤各國減碳進度的非營利組織「氣候行動追蹤」(Climate Action Tracker,CAT)評估,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現行的氣候政策可以達到 1.5℃ 的目標。

不只抗暖、更要社會正義的青年訴求

德國中西部的北威州(NRW),是德國煤礦重鎮,每年都有許多青年組織氣候抗爭行動。去年秋天在一場抗爭行動中,青年組成「Bipoc 氣候峰會」(Bipoc Klimakonferenz)(註一) 。Bipoc 為黑人、原住民、有色人種(black,indigenous and people of color)的簡稱。該峰會也是整個抗爭行動規畫給 Bipoc 青年的「安全空間」(safe space)(註二)。

筆者參與此峰會期間,Bipoc 的青年多次上台演講,表達氣候不正義是殖民的遺緒,西方國家百年來的碳排放與高污染的生活型態,使南方國家長年承受苦果。同時氣候變遷也更加劇了階級、性別與種族不平等。

由此可見,廣義的氣候不正義(climate injustice)是當代青年關心的重點之一。

史丹佛大學研究也指出,氣候變遷加劇了全球的經濟不平等——貧者愈貧、富者愈富。國際性別組織「GenderCC」的報告則顯示,女性在許多國家負擔大量勞力工作(尤其在農業部門),因此往往在氣候災難中首當其衝。而當氣候災難造成經濟危機、資源爭奪、甚至戰亂,女性相較男性也更容易面臨教育資源減少、貧窮、性暴力與生存危機。

氣候變遷下,受苦的往往是各種結構中的弱勢群體,例如南方國家、原住民、女性、性少數、窮人,但他們的實質政治權力最少,難以坐上談判桌,制定更公平的氣候政策。英國獨立媒體《Carbon Brief》引用歷屆 COP 統計數據指出,歷來女性代表參與 COP 的比例平均只占 25%,且從未超過 40%。這些議題在許多歐洲與北美的青年氣候運動中成為主要焦點。

英國青年氣候倡議者瑪哥林(Jamie Margolin)在《紐約時報》的投書便清楚聲明:「對抗氣候變遷,勢必要同時對抗社會結構性壓迫。」在各國氣候遊行的現場,也常見對抗上述結構性壓迫的口號與訴求。

全球性的「週五未來日」(Friday for Future)青年運動就提出「氣候補償」(Climate reparations)的訴求,要求北方國家應對南方國家提供經濟補償(而非貸款)、提供氣候脆弱地區經濟、技術支援,也應歸還原住民的土地與森林。墨西哥的青年氣候行動尤其聚焦議題如原住民、性少數與女性因氣候變遷所面臨的更艱難的處境。

在今年 3 月 25 日的全球青年氣候遊行德國現場,青年們高舉反戰布條,能源轉型的訴求與反烏俄戰爭相互連結。對青年來說,氣候議題不只是環境議題,也是社會與政治議題。

「趕走污染者」青年要求化石燃料產業遠離 COP

歐洲青年團體也將焦點放在對抗各國政府與高污染產業的利益掛勾上。化石產業與高污染產業對各國政府長年遊說,導致許多國家的氣候政策停滯不前。

以自稱環保先驅的德國為例,德國環境署最新報告就顯示,2018 年德國政府的化石能源相關補助就有總共 654 億歐元,而永續、再生能源相關補助當年則只有 162 億。報告並指出,化石產業利益團體對德國政界的長年遊說與利益掛勾為主要原因之一。對抗化石產業與政治的私相授受成了青年的重要行動目標。

歐洲青年在 COP26 期間,於會場內外發起「趕走污染者」(Polluter Out)運動。非營利組織「全球見證」(Global Witness)指出,COP26 期間來自化石產業的代表就有 503 人,比任何國家的代表團都大,並有超過 100 個化石產業公司出席大會。

COP26 期間,青年倡議者也在周邊活動 Green hub 提出具體訴求,以世界衛生組織行之有年、減少菸草產業干預公共政策與國際談判的公約 WHO FCTC(WHO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Tobacco Control)為例,要求國際氣候政策應將化石業視為利益衝突團體而不能與會,且該制度化減少、避免化石產業對政治界的影響。

在每年全球均溫不斷上升,所剩時間不多的現在,世界各地的青年仍在努力,爭取一個更公平、自己有權參與的未來。

註一:Bipoc 為中文語境中的「有色人種」,通常譯自”colored people”,有時可能帶有歧視意味。因此本文以原文的 Bipoc 簡稱加以區別。

註二:代表 Bipoc 青年可以在一個沒有白人的環境中自在共處、暢所欲言,而不必隨時擔心白人為主的環境中常有的歧視。

全文轉載自低碳生活部落格,原文標題:趕走污染者、抗暖更要社會正義:氣候年輕世代關心什麼?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保護地球,從年輕做起——9 個來自國際氣候行動挑戰賽的青年創新方案
>> 「同在一個地球上,沒有人能置身事外」在台澳門青年投入氣候行動
>> 沒有他,全球環保運動會更晚開始——蓋婭假說之父啟發氣候行動、更促台灣一家社企創業

身為地球村公民,我們都該具備相應的「永續力」以回應當代問題!立即參與永續素養大調查,掌握年度最熱門永續話題、還能獲得多項永續好禮!
>>即刻填答

海廢快篩調查結果公開:垃圾量增多還變少?哪種廢棄物佔大宗?

2022.09.05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文:廖禹婷

根據調查,我國海洋廢棄物整體仍以漁業廢棄物為大宗,本島有近 7 成、離島則超過 8 成的海廢皆與漁業有關。海保署 13、14 日舉辦「2022 海洋保育面面觀—台灣海域生態守護研討會」,國內除了已開始將無人機等高科技應用在海廢監測,透過近 3 年的「海廢快篩調查」更發現,海廢數量正持續下降,離島下降幅度最高。

海污監測也要高科技! 無人機、AI 模型辨種類 人工目視判體積

全球海洋廢棄物急遽增加,每年約有 800 萬噸的塑膠垃圾進入海中,四面環海的台灣,也難以在「海廢治理」的全球議題中缺席。有效的海洋污染治理必須正確掌握海廢監測數據,然而,海洋範圍廣大,調查人力及量能也相當有限,我國自 2002 年起,與國立中央大學太空及遙測研究中心共同執行「海洋污染緊急應變專案」,引入「遙測影像」以及「衛星無人機」等監測技術,研判海洋污染事件位置及範圍,以及自動辨識海洋廢棄物類別。

研究中心副教授曾國欣解釋,監測海上溢油等污染事件的遙測衛星有「光學」及「雷達」兩種,海洋廢棄物則以無人機技術的調查效率最高。無人機可近距離拍攝出高解析度影像,方便後續分析廢棄物種類組成、分佈及數量等資訊。曾國欣透露,團隊已開發出 AI 技術並規劃「海洋廢棄物自動辨識網路平台」,一般民眾皆可自行上傳照片,AI 模型便會自動辨識不同種類的海洋廢棄物。

海廢垃圾累積量大,且常層層堆疊,即便是遙測影像技術恐怕也難以估算。澄洋環境顧問公司執行長顏寧解釋,相較於「件數」或「重量」等耗時耗力的調查方法,台灣海廢的堆積情形更適合直接估算「體積」。

因此我國借鏡日、韓經驗,2018 年起推動「海廢快篩調查」,藉由目視來估算體積,以此方式蒐集海廢數據。海廢快篩調查目前在本島及離島海岸線上共有 168 個樣點,每年會在各樣點的 100 公尺範圍內調查 4 次。

近 3 年海廢快篩調查:離島海廢減量最多、漁業廢棄物仍佔大宗

據 2018 至 2021 年海廢快篩調查結果,我國海廢正持續減少中。顏寧指出,由於 2020 年推出「向海致敬」政策,因此 2021 年海廢數量相較 2020 年減少高達一半以上,其中,減少幅度最大的為政府大力推動政策的離島區域,例如澎湖近 2 年的海廢減少量就高達 6 成,整體海廢量呈下降趨勢。

細究我國海洋廢棄物的種類,整體仍以漁業廢棄物為大宗,發泡(保麗龍)、漁網繩索及浮球數量占比最大。其中,本島有近 7 成、離島則超過 8 成的海廢皆與漁業有關。

這些海洋廢棄物到底從何而來?顏寧指出,經過分析後發現,有 52% 的塑膠瓶罐為中國製、68% 廢漁具可能來自中國漁船或淺海養殖。

北海岸最髒是「風」惹的禍? 學者:風阻效應使海廢集中成「濃湯」

調查也發現,海岸垃圾最多的則為台灣本島面北的海岸,有高達 65% 的垃圾集中在面西北、北、與東北的海岸上,且占全台垃圾量 83.3%、台灣本島最髒的 12 處海岸中,就有 10 處面北。

顏寧分析,由於東北季風易將海廢吹至北海岸,且北海岸底質多為開放岩盤、礫石灘,還有大量消波塊等人造結構物,因此海岸更容易聚集垃圾。

國立台灣大學漁業科技研究所副教授柯佳吟解釋,除了洋流以外,海洋垃圾還會因「風阻效應」,而在海上漂流並重新分布,形成越來越集中的「垃圾濃湯」現象。舉例來說,浮具或保麗龍等在海面上露出體積大的廢棄物,就容易受到風力的影響而被帶至其他地區。

垃圾被棄置於海洋後,平均會花費 3 年藉由洋流及風力重新分布,最後逐漸集中到特定地區。隨著風阻效應增加,海廢更容易在海中漂流,甚至跨緯度,例如從亞熱帶「旅行」到熱帶或高緯度區域。

漁廢問題三管齊下,保麗龍浮具禁令逐步推進

面對我國海廢大宗的漁業廢棄物,漁業署漁政組科長邱文毓表示,源頭管理主要透過「刺網實名制」、「養殖替代浮具取代保麗龍」及「設置漁船海廢暫置區」3 大面向。

邱文毓指出,我國 2.1 萬艘漁船中,有近 4 成可從事刺網漁業。同時,刺網容易流入海中成為「海底死亡之牆」,對海洋生態危害嚴重,因此從 2016 年起推動「刺網實名制」並輔導漁民轉型淘汰刺網,「從 2017 年開始這些刺網漁船只會少不會多。」

另針對養殖漁業推動可回收的替代性浮具,取代易碎化成塑膠微粒、形成「海洋白色污染」的保麗龍,並逐步推動全面禁用保麗龍浮具。

邱文毓說,目前已累計汰換 11.7 萬顆保麗龍浮具,金門縣則在 2022 年 4 月起宣布禁用,嘉義縣及連江縣的禁用政策則將在明(2023)年於部分區域推動,而澎湖縣與台南市也正進行法制作業的規劃中。

另外,由於漁業廢棄物體積龐大,實務上很難要求漁民帶回處理,因此在漁港或漁村設有23處養殖暫置區,減少漁廢隨意丟棄的狀況。進入暫置區的漁廢會先初步分類,可再利用的交由回收商處理,其餘則由各地環保局協助運至焚化廠。據統計,2020 及 2021 年分別已處理 4.6 萬及 2.4 萬噸的漁廢。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AI 辨種類、人工目視判體積 調查:台灣海洋垃圾漁廢仍佔大宗

延伸閱讀
>> 從芭比粉邁向環保綠——以海廢製造的芭比,教孩子如何實踐綠色生活
>> 阻止垃圾流入海!自備客林詩懷:從生活小習慣做起,都是創造改變的關鍵
>> 漁網回收然後呢?中山大學關注海廢問題,推動社區循環綠生活 

身為地球村公民,我們都該具備相應的「永續力」以回應當代問題!立即參與永續素養大調查,掌握年度最熱門永續話題、還能獲得多項永續好禮!
>>即刻填答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