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二氧化碳製衣術!姐妹創業盼降低時尚業污染

2022.03.28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創業小聚/文:溫于萱

石化工業對環境造成污染這件事是眾所皆知的,但時尚產業也不惶多讓,因為生成衣物的過程中,除了需要使用大量的水及化學物質之外,在工業化後所使用的農藥與化肥,也可能造成土壤污染及鹽化惡化的問題,快時尚掀起後,更是加劇了此情況的發生。

一家來自美國的新創 Rubi Labs,正是因為看見了時尚產業的汙染,因此決定要從源頭解決衣料污染的問題,他們的解決方法是:捕捉二氧化碳。

在空氣中抓二氧化碳的想法,其實是向植物學習而來的

要從空氣中捕捉二氧化碳聽來不可思議,但是 Rubi Labs 卻成功研發出轉換二氧化碳的技術,並預計於 2 月推出首批的樣品——究竟他們是如何完成這個令人難以想像的任務呢?

關鍵在於 Rubi Labs 所研發的酶。

酶是一種催化劑,具能夠加快化學反應的速度。而在植物中存在一種名為 Rubisco 的酶,除了是催化光合作用進行的一大功臣外,同時也是地球上最豐富的酶。

Rubi Labs 便是受到植物進行光合作用時,將二氧化碳轉化的過程啟發,因此決定善用 Rubisco 的特點,在捕獲二氧化碳後,使用其所研發的酶系統,快速將二氧化碳轉換為纖維素,最後用於製造嫘縈(一種衣料纖維)。

據創辦人所言,Rubi Labs 所研發的酶,能夠從任何濃度的氣體中捕獲和轉化二氧化碳,也就是說,即使在二氧化碳含量非常低的情況下,Rubi Labs 仍然能夠從空氣中捕獲所需的二氧化碳,並轉換為纖維素。

由於時尚產業真正對環境造成汙染的,其實是製造衣料纖維的過程,而 Rubi Labs 因為是直接合成纖維,正好跳過了傳統時尚產業製造衣料纖維時,這些會浪費大量的水、耗盡土地和造成汙染等步驟,因此更可減少汙染的發生。

而且他們的目標是做到,能夠將捕捉到的二氧化碳 100% 的轉換為纖維素,如同光合作用的過程那樣,是對環境友善的循環。

瞄準既環保又實用的紡織纖維——縲縈

其實 Rubi Labs 用以製造衣物的縲縈,並非世界上使用量最大的紡織纖維,棉花、聚酯纖維才是。但是為什麼 Rubi Labs 不生產棉花、聚酯纖維這些世界上使用量更多的紡織纖維來製作衣料呢?

原因在於將二氧化碳轉換的纖維素製作為棉花,需要的技術含量較高,而聚酯纖維本身就是一種不環保的衣物材料,把纖維素做成聚酯纖維還需要添加其他化學物料,所以 Rubi Labs 也不選擇製作聚酯纖維。

而 Rubi Labs 生產的縲縈,則是一種由植物纖維素加工抽絲而成的長纖維,是使用量僅次於棉花和聚酯纖維的紡織纖維,相較棉花來說,其較易由二氧化碳生成,相較聚酯纖維也更環保,這也是為何 Rubi Labs 會選擇將二氧化碳轉換為此纖維,以利他們製造衣料。

抓取二氧化碳來做衣服的想法源於 10 年夢想的累積

由空氣中抓取二氧化碳製成天然紡織品想法的背後,其實是 Rubi Labs 的創辦人 Leila Mashouf 和 Neeka Mashouf 兩姊妹歷時 10 年建構而成的夢想。

Leila Mashouf 和 Neeka Mashouf 從小便關注永續發展和氣候變化等議題,因為她們的叔叔是全球女裝品牌 Bebe Stores 的創辦人,使得她們從小便在第一線目睹了時尚供應鏈所造成的汙染,因此立志要顛覆既有的高汙染時尚產業環境,降低時尚產業的汙染。

之後,兩人分別在勞倫斯伯克利國家實驗室、生物工程研究實驗室工作,累積相關實務經驗後,才起身創立 Rubi Labs。

雖然隨著大眾對環保意識的提升,政府漸次要求時尚產業必須正視紡織品所造成的汙染,因此有越來越多廠商,願意付諸成本以解決製造過程所產生的污染。不過就像所有環保商品一樣,單純主打衣料的材質,可減少二氧化碳並且可自然生物分解,可能並不足以吸引消費者多花錢,來支持這樣一個環保的理念。所以如何做到擴大規模以降低生產成本,甚至做到與傳統紡織材料的價格平價,可能會是 Rubi Labs 要能夠永續發展其永續商品的關鍵。

全文轉載自創業小聚,原文標題:美國新創研發「二氧化碳製衣術」,讓買衣服成為最環保的時尚

延伸閱讀
>> 從鈕扣到面料都採單一材質,台灣品牌「FYNE」打造可不斷循環的環保服飾
>> 衣櫃裡的循環商機!這些二手平台如何吸引新世代消費者買單?
>> 永續服飾怎麼挑?H&M 用 4 大環境指標,為產品打分數

追蹤社企流社群 ,最新消息不漏接!
► Facebook
► Instagram

前往完整專欄

陽明山廢墟變身為鷹發聲基地,草山猛禽中心開放免費參觀

2022.03.28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文:鄭雅云

體型嬌小的大冠鷲站在枝頭,大片的黃褐色羽毛透露出幼鳥身份,銳利的眼神讓人忍不住揣想:假如牠順利長大,在天際翱翔的樣子會有多英武。

「這隻幼鳥送到救傷站時,因為重度消瘦而死亡。」台灣猛禽研究會秘書長蔡岱樺介紹著眼前的大冠鷲標本。大冠鷲一年繁殖一次,且幼鳥離巢後的一年內,會面臨許多艱難考驗,一面鍛鍊獵食和生存技巧,一面仍須仰賴成鳥供給食物,意外事件也最常在這段時期發生。

位於陽明山腳下的「草山猛禽中心」昨(17)日正式開幕。關心的民間團體、生態人士都到場見證。中心整合了猛禽研究、救傷與教育推廣 3 大面向,除了在台北市打造猛禽保育基地,也讓市民能更認識這些遠在天邊、近在眼前的神秘猛禽。

草山猛禽中心開幕,逛教育展區感受「鷹的視角」

步入展區,可以看見鳳頭蒼鷹在城市上空翱翔的大幅壁畫,感受鷹的視角;另一頭,唯妙唯肖的東方蜂鷹木雕高站枝頭,牠和鳳頭蒼鷹、大冠鷲與松雀鷹是陽明山 4 大共域猛禽。

無論都市或山林,都能看見猛禽的身影,蔡岱樺說,展場呈現了不同棲地、不同種類猛禽的樣貌,讓觀者實際感受到,棲地和猛禽生存之間是不可分割的。

首期特展「猛禽會研究回顧畫展——尋找空中那一抹身影」以畫作呈現猛禽的重要生活史,以及研究、救傷的場景,柔美的水彩風格,將林鵰、東方蜂鷹、鳳頭蒼鷹等猛禽畫得栩栩如生。繪師林家蔚畢業於師大生命科學研究所,他笑說即使自己是本科系出身,依然和講究細節的研究團隊來回修改了好幾次,才終於滿意定稿。

台灣猛禽研究會(下稱猛禽會)在 1994 年創立,進行猛禽相關的研究、保育、推廣。曾與梁皆得導演合作《老鷹想飛》紀錄片,引起全台迴響,開始關注猛禽保育以及農藥食安問題。每年 4 月左右的繁殖季,推出 24 小時鳳頭蒼鷹育雛直播,也吸引廣大網友線上收看。由已逝版畫家何華仁繪製的猛禽版畫周邊商品,更是行家爭相收藏的品項。

猛禽會 2017 年成立了「猛禽救傷站」,處理北部地區野生猛禽的救傷、復健及野放工作,至今已累積野放超過 750 隻受傷的猛禽。

救傷量年年攀升,草山猛禽中心盼增加專業救援能量

都市生活對猛禽充滿挑戰,根據猛禽會 2017 至 2019 年的救援數據統計,送進救傷站的猛禽,最多是車禍(25%),其次是撞擊玻璃(20%)。蔡岱樺指出,近年猛禽會也在部分個體身上驗出農藥、毒鼠藥、重金屬中毒等,猛禽一旦中毒,身體反應變慢,也提高了撞擊受傷的風險。

進到救傷站的猛禽,除了救援醫療,還要安排復健、練飛,再挑合適的時間地點野放,「住院」時間從 8 天到 1 年以上不等。理事長林思民表示,救傷站近年收治數量持續增加,去年救援 200 隻猛禽,站內平均每天有至少 20 隻猛禽入住,空間逐漸緊繃,也讓猛禽會開始尋覓更大的救傷基地。

在寸土寸金的台北,要找到足夠的空間讓猛禽安身立命並不容易,所幸遇上公私立單位襄助,北市動保處協同一一探訪市內的閒置空間,幾經波折終於在美軍宿舍景觀群落中找到這一棟老建築。

台北市動保處處長宋念潔致詞時回憶,兩年多前剛踏入這間房子的景象,荒煙蔓草幾乎是一片廢墟,心想可能沒有指望了,「但是猛禽會說他們可以。很感謝他們不計成本、不計酬勞的把這個地方建造起來。」

猛禽會工作人員進駐,是從鋤草墾荒開始。前任理事長陳恩理笑說,剛來的時候,屋子裡甚至還有野生的白鼻心出沒。

結合提案市有土地活化計畫,加上私人企業支持,贊助猛禽醫療設備,並將原有的木構建築結合藝術品、猛禽標本,打造出舒適沈穩的教育展示區。然而遇上疫情擾亂,猛禽會花了兩年才終於入厝。

緯創人文基金會執行長周文玲致詞時表示,10 年前認識了猛禽會的夥伴,起初覺得猛禽是比較「高冷」的生物,但是仔細觀察,其實人們的生活和猛禽很貼近,只需要學會如何與之相處。

周文玲以自身為例,通勤上班的時候,車行北二高,短短不到 20 公里路程,最多可以觀察到 4 隻大冠鷲。在生活中觀察猛禽,也成為她的樂趣。周文玲也說,希望能從集團公司內部開始做起,將猛禽保育知識推廣給旗下員工。

代表野生動物救傷主管機關林務局出席的簡任技正黃綉娟表示,感謝猛禽中心成立救傷站,承接北部的救傷量能。猛禽中心是野生動物救傷高度專業化發展的里程碑,期待未來全台的救傷體系逐步完整。

「草山猛禽中心」教育展示區免費開放民眾參觀 ,可接受 10 人以上團體預約導覽。猛禽會目前也正推出猛禽訓練營的課程,持續推廣猛禽保育知識。蔡岱樺說,未來將陸續推出猛禽救傷相關講座、開放參觀日等教育活動。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草山猛禽中心開幕 為鷹發聲保育基地落腳陽明山

延伸閱讀
>> SDG 15 陸域生命/當人類都待在家,野外生命過得好嗎?
>> 保護印尼最後 80 隻伊河海豚——這項創新計畫助海豚遠離危險、更為居民提高 4 成漁獲量
>> 這款 app 成保護大象的功臣!肯亞研究中心:盜獵行為幾乎消失

追蹤社企流社群 ,最新消息不漏接!
► Facebook
► Instagram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