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廢棄漁網變眼鏡!台灣設計師創立「Hibāng」為海洋找希望

Hibāng 是 iLab 第三屆育成計畫的參與團隊之一,他們將廢棄漁網製成新產品,盼能降低漁網成為海洋廢棄物的機會。自 2014 年起,社企流啟動 iLab 育成計畫,致力於成為社會創新創業者的成長引擎,至今已支持逾百位創業團隊以商業啟動更多、更深遠的社會影響力,計畫期間已創造超過 18 萬位受益者、合作團隊總募集資金也超過 1 億台幣。

整理:社企流編輯室​

據世界動物保護協會 2018 年的報告,每年有多達 64 萬噸的「幽靈漁具」遺失或遺棄在海洋裏,約佔全球海洋廢棄物的 10%。2020 年海保署於基隆市、新北市、宜蘭縣、台中市、高雄市與屏東縣 6 縣市,清出重達 4 萬 1 千公斤左右的海廢,廢棄漁網竟佔了 89%。這些本來就是設計來捕獵用的漁網,已成為比吸管與塑膠袋更可怕的海底殺手。(同場加映:認識 SDG 14 水下生命,掌握永續海洋的關鍵目標

「Hibāng」創辦人 Ocean,曾經做了一段很長時間的 in-house 工業設計師,在宏達電任職的 10 年間不斷的自省,身為設計師如何能為這個世界帶來更美好的改變?會有這樣的想法源於一段在成功大學就讀期間的故事,一位同學曾與他討論過世界上為什麼會有設計師這個角色存在,認為設計師在世上是多餘的,甚至認為沒有設計師的世界會更好,設計師就是過度製造與過度消費的幫兇,這段對話也在心中留下種子。

而後因為接觸到社會設計,發現原來社會設計可以為社會甚至是世界帶來更棒的改變,在回到母校與學弟妹演講分享時,也時常拋出相關議題跟大家討論,甚麼樣的方式能夠同時改善社會又可以與營利不會有所衝突。後來,又從社會設計接觸到循環經濟,發覺這兩個領域有些概念很接近,都是透過可永續運作的經濟模式來完成某個理想,一個是解決社會問題,一個是解決環境問題。 

​投入循環經濟議題

對於 Ocean 來說,接觸到社會設計與循環經濟開啟了不同的設計思維。因次希望能從自身最擅長的設計出發,讓循環經濟理念也能在透過設計落實在日常生活中,當初在看到海洋廢棄的問題時,廢棄漁網尤其佔了相當大的比例,而台灣本身就是一個仰賴海洋發展的國家,並且也看到在農業方面已經有許多人投入循環經濟,也有相當完善的規劃,反觀在海洋漁業方面就比較少有相關整合的循環經濟規劃。Ocean 運用多年包含從軟體到硬體、品牌設計的設計經驗。目標就是串連前端資源包括製造業者以及廢棄漁網收集處理,到後端的品牌行銷,到最重要的產品壽命結束後的回收再生,形成一個完整的循環鏈,因而創立了 Hibāng。

有個機會因循環台灣基金會參與了漁業署舉辦的一場會議,會議宗旨在於希望各漁會宣導推廣漁民們,將捕撈過程中所有捕撈起的廢棄物包含廢棄漁網等,一併帶回岸上集中處理,政府也開闢了一個空間放置撈起的海洋廢棄物,然而收回的海洋廢棄物中僅有少部分能夠回收再利用,大量的廢棄漁網仍須進入焚化爐進行焚燒銷毀,而焚燒廢棄漁網也是需要經費,在經費不足的情況之下只能棄置於集中處。這次的經歷更確立了 Ocean 希望能串連循環鏈,將廢棄漁網能經濟規模化地再利用的目標。

​Hibāng 的循環經濟模式

Hibāng 希望能夠設計一個可永續的循環經濟模式,增加回收漁網的價值,進而提升漁網回收率,讓廢棄漁網不再進入海洋,而是進入另一個良善的無限循環模式,讓廢棄漁網能夠發揮最大價值,從設計出發,從材料、製造、銷售、回收到再生,致力達成零廢棄的真正循環經濟。

Hibāng 不只是使用廢棄漁網作為產品的材料,更重要的是將所有材料都當作有價值的東西,即使有天眼鏡(產品)不再使用了,運用折抵換購的方式,提供使用者換購下一個產品的優惠,鼓勵使用者將產品回收再製成新的材料,完成真正零廢棄的全循環。並在產品設計的初期,就將未來回收的可能性與能源耗費一並考慮,例如減少異材質的使用,不使用一次性的紙盒包裝,以及運用 R-PP 製作的眼鏡盒來當作回收時的包裝,連物流都是使用配客嘉循環包裝服務,都是希望將整個產品生命週期中所有的廢棄物與碳排減到最低。

​Hibāng 的理念

Ocean 投入循環經濟之後,更清楚設計師在其中的角色與使命。不只是設計一個環保商品,而是設計一整個循環經濟的體驗,服務或系統。要從相對消極的 3R(Reduce、Reuse、Recycle),再進階到積極的 2R(Redefine、Redesign)。 

「讓循環經濟的理念能無痕,無痛地進入到人們的日常。」Ocean 說到。循環只是商品的基礎條件,最重要的還是商品必須是高品質,好看好用的好設計,不需要因為永續的理想而對生活品質有所妥協。提供更多人在有產品需求的時候有對環境更友善的選擇。

Hibāng,既是台語的漁網,也同時是希望的發音。透過材料結合日常需求,直接減少廢漁網入海的機會,從根本解決問題,為海洋、為廢棄漁網皆帶來嶄新的「希望」。

自 2014 年起,社企流啟動 iLab 育成計畫,致力於成為社會創新創業者的成長引擎,至今已支持逾百位創業團隊以商業啟動更多、更深遠的社會影響力,計畫期間已創造超過 18 萬位受益者、合作團隊總募集資金也超過 1 億台幣。iLab 將於每月精選創業領域相關文章,與大家一同關注國內外最新趨勢與新知。

>>> 了解更多 iLab 育成計畫
>>> 追蹤 iLab Medium

延伸閱讀
>> 下海無意破壞了生態?3 項低污染指南,還給大海一片生機
>> 2021 改變世界點子獎得主! Levi’s 攜手瑞典新創,回收舊牛仔褲製新品
>> 阻止垃圾流入海!自備客林詩懷:從生活小習慣做起,都是創造改變的關鍵

「甜甜圈星球:永續新生活的 100 個行動」系列策展

近年「永續」可說是最熱門的關鍵字之一:從小吃店主打永續食材、大企業發布永續策略,到聯合國制定永續發展目標。雖然全世界都在談永續,但它究竟跟我們的生活有什麼關係?社企流攜手聯合報系願景工程、星展銀行(台灣)推出系列策展,從玩測驗、看專題、參加論壇,帶你認識永續、實踐永續!

>>> 用一杯咖啡的時間,測測看你的永續素養等級
>>> 閱讀系列專題,尋找永續新生活靈感
>>> 免費報名論壇,與永續代表第一手互動

廢棄燈管變身玻璃藝品!日本職人盼讓流冰美景永存

2021.08.04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文:宋瑞文

每年日本北海道都可以看到鄂霍次克海的流冰,它不但美麗,而且底部有浮游生物,還從北方的海洋帶來營養。然而因為暖化的關係,流冰的數量減少,有時甚至看不到。於是,日本一家玻璃工房「流冰玻璃館」,以廢棄燈管作為原料,減少碳排,為暖化問題盡心。

流冰玻璃館,顧名思義,即是希望能夠把流冰、雪、冰等等,用玻璃作品表現出來。把大自然生成的,這些美麗事物的模樣,永遠留存下來。作品的原料取自廢棄的、經過無毒處理的日光燈管,稱為「Eco-Pirika」。字首是常見的環保字眼,字尾出自北海道原住民阿伊努族的語言,意思是「正確」、「美麗」。

經營「流冰玻璃館」的是軍司昇和軍司知恵子夫婦,前者是工房裡製作玻璃藝品的總師傅。軍司昇之所以走上玻璃鑄造這條路,要從學生時代說起。當時家裡收掉小生意,要他自己思考出路,而他喜歡漁夫、花農、刀匠等,需要親手製作的職業。

父親又推薦他看一本用石頭做出城堡的故事書,於是志願更加明確,希望是製作作品的行業,就去觀摩陶藝。然後偶然地接觸到玻璃鑄造的工藝,而且第一眼看到就想起北海道網走的流冰,想用玻璃做出流冰的風景。

在和觀摩的玻璃工房商量之後,軍司昇到專門學校裡學習玻璃鑄造,剛開始對相關技術很有興趣,但第二年就感到矛盾。鑄造美麗的玻璃,需要使用大量的燃料,這和自己最初的發心相違背。原本投入玻璃工藝的動機,是有感於流冰因暖化而逐年減少,是為了環保而作,如果過程中製造大量碳排,等於捨本逐末。

因為這樣,每當其他學員快樂地做玻璃鑄造,軍司昇看了卻感到痛苦,變得做不出作品來。於是他開始研究燒窯的熱效率問題,自己一個人開始研讀工學書籍,去講究燒窯的玻璃工房觀摩拜師等等。最後研發出熱效率高、節省燃料的玻璃燒窯模型。心中的矛盾才得以解放。

畢業後,軍司昇又到沖繩的玻璃工廠學習原料方面的事情。在那裡,人們回收美軍丟掉的可樂玻璃瓶來製作玻璃藝品。而因為可樂瓶會殘留細微的泡泡,不是純粹好用的原料,但工廠的人反過來利用這一點,做出有海浪泡泡感覺的玻璃藝品。從中學習到巧妙利用廢棄物的精神。

另一方面,在思考原料的過程中,軍司昇發現到,可樂瓶的融點高,很耗燃料。反過來說,廢棄日光燈管質地均勻而融點低,是相對節能的可回收資源。就這樣,軍司昇才回到北海道,製作有環保意義的玻璃藝品。

儘管「流冰玻璃館」2010 年剛開幕時,不被人們理解,為何要對作品賦予環境意義。直到近年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逐漸為人所知,「流冰玻璃館」也才日漸受到注意,成為人們在欣賞玻璃藝品之餘,同時學習暖化問題與永續利用的途徑。

全文獲環境資訊中心授權刊登,原文標題:廢棄日光燈管為原料 日本流冰玻璃藝品融入減碳思維

延伸閱讀
>> 整座漁港就是美術館!走進基隆實境遊戲、藝術現場,體驗打卡之外的深度魅力
>> 廢棄花材、回收布料製花圈,PauroraPin 花店:這世上沒有廢物,只有不知道怎麼被使用的寶物
>> 廢棄茶葉製苗盆!讓茶樹在家中發芽,兼顧環境友善與文化傳承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