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在日常飲食中減碳:在城市中種下一座座「食物森林」,拉近從產地到餐桌的距離

2019.07.19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究竟在都市裡有沒有可能出現規模化與多元的食物量產?答案是:如果能透過持續累積分享農耕經驗,並擅用食物森林概念,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低碳生活部落格/文:王迺卉

減碳有許多方式,在與生命緊緊相連的飲食上,該如何做到少排碳呢?其中一個選項是縮短食物從產地到餐桌的距離,減少食物運送的碳足跡,可行的辦法包含在私人的陽台、頂樓空地、社區花圃,又或者是公共空間的人行道植栽、公園綠地上種植作物。

但是問題來了!要在都市裡創造一個規模化食物生產,照著時令提供眾人多樣化蔬果,同時又能讓所有族群皆能自由取用,這有可能嗎?本篇筆者將用都市食物森林(Food Forest)的概念,讓大家看到可能性。

食物森林的原型最早出現在熱帶區域,以林地生態系為主,只需稍微維護便可提供人類直接使用的蔬果。爾後,於 1980 年代由 Robert Hart 提出森林園藝(Forest Gardening)的概念,並應用於溫帶地區;1990 年後,因為樸門(Permaculture)創始人 Bill Mollison 造訪了 Hart 的森林花園,並將 Hart 的食物森林 7 層系統(seven-layer system)放入現今樸門的生態農園脈絡中,開始逐漸地廣受應用。

食物森林的 7 層系統,若是在亞熱帶的台灣,也許最上層的樹木(The Overstory Tree Layer)會有結實累累的龍眼、荔枝、芒果,低一點的樹木(The Understory Tree Layer)可以是柑橘類,再往下的灌木層(The Shrub Layer)可以種植莓果類如桑椹、楊梅。在草生植物層(The Herbaceous Layer)中,則可以選擇多年生蔬菜或是藥用香草植物,而地表下(The Root Layer)較常種植根莖類。至於地表平行生長(The Ground Layer)的空間,種植草莓比較適當,垂直的空間(The Vine Layer)則栽培藤蔓類為佳。

回頭來看本文一開始的問題,究竟在都市裡有沒有可能出現規模化與多元的食物量產?答案是:如果能透過持續累積分享農耕經驗,並擅用食物森林概念,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不說讀者可能不知道,食物森林運用的伴種植物能夠減少病蟲害,同時又能極大化空間利用,來提升蔬果產量,如此便能在氣候變化急驟的環境中,提供各式各樣的蔬果。甚至,也因為多元化的種植,讓各個時節有不同食物,即使某種蔬果適應不良,仍有其他可供選擇,這就是「即使賭錯,也不會全盤皆輸」。

事實上,都市食物森林也是將生態引進都市相當重要的一步。美國西岸人文薈萃的西雅圖,就在 2009 年由在地社區社群推動燈塔食物森林(Beacon Food Forest)計畫,集聚眾人之力在地生產、在地食用之外,也復育了當地生態環境,至今,這項計畫仍在實施中。

另外同在美國的喬治亞州亞特蘭大市,有著美國最大的食物森林,正進入野生藍莓盛產期,免費供給所有來訪者享用。此外,生產柑橘類為主的日本福岡和紐西蘭的激流島,都是推廣食物森林的先驅及典範城市。

讀到這裡,可能會有人好奇台灣是否存在食物森林?其實,台灣在 2015 年時出現了第一座食物森林,落腳於竹北的公有地「世興空氣品質淨化區」中,佔地總共 800 坪。甚至,筆者認為台灣有本地「鄉土版」的類食物森林,能夠推廣飲食共有共享的,這些案例包含台中北屯區的百年荔枝森林、苗栗銅鑼鄉公所種植桑椹,以及台中烏日農會種植蘿蔔。這些都啟示我們,無論是何種形式,台灣的水土絕對具備發展食物森林的潛力。

而隨著夏日逼近,中南部尤其可於路邊、公有地、私宅見到芒果、荔枝接力般地高掛樹上,這些都勾起筆者兒時在外公眷村院子採摘芒果的美好回憶,今年 5 月初更帶著孩子跑到埔里的中興新村打芒果憶童年。於筆者而言,當我們探究都市飲食減碳的可能性,千萬也不要忽略食物森林除了保全生態、環境,還能夠將社群中飲食與生活的記憶傳承下去,讓減碳及永續更有趣、更貼近你我。

全文轉載自低碳生活部落格,原文標題:都市中的森林,讓飲食減碳!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英國轉型城鎮系列(三)城鎮韌性專案之「在地食物」
>> IPCC 最新報告:極端氣候加劇,糧食安全已受波及
>> 年省523萬個塑膠包材 有機商店的「裸裝」環保風
>> ​上網查資料就能愛地球?Ecosia 讓一次次搜尋紀錄,變成一座座綠意森林
>> 自己餐廳的食材自己種!IKEA 在貨櫃中種萵苣,實現對氣候有益的都市農耕
​>> 全球大城一起種樹!這套 AI 搭配 Google 街景,又快又準畫出「都市綠樹地圖

面對高齡化和少子化夾擊,加上人口嚴重流失,明日農村究竟會成為杳無人跡的荒涼之地,還是欣欣向榮的安居之地呢?鴻海教育基金會、永齡慈善教育基金會與社企流攜手推出「明日農村:農村創生指南針」倡議,透過專題、論壇與農村創生串聯地圖,與你一同尋找農村明日的答案!
>>>即刻掌握農村創生指南針
>>>給農村創生者的備忘錄,7/27 趨勢論壇免費報名中!
>>>農村創生團隊串聯!填表把在地好團隊標上地圖

 

「關心海洋的行動,一點都不難!」小琉球海灘貨幣的幕後推手「海湧工作室」,帶領大眾用淨灘守護海洋

2019.07.18
合作轉載

倡議家/文:劉嫈楓

看見海龜被塑膠繩纏繞致死,來到海岸,比起藍天白雲,有更多時候的是大量廢棄物堆積岸上,陳人平、郭芙,兩位愛海的情侶,決定在 2016 年成立「海湧工作室」,要為海洋找回原來的樣貌。

「海湧」,命名靈感來自台語「海浪( hái-íng)」,光是名稱,就充滿了滿滿「海味」。曬得黝黑的皮膚,是兩人身上最好的招牌印記。算一算,一年的時間內兩人有超過一半的時間,待在海邊;就連出國渡假,陳人平和郭芙也不忘來到海邊,考察國外的海岸環境。

這對「海男、海女」,最初愛上海,理由卻各自不同。

成立海湧工作室前,陳人平由於就讀海洋大學,才有機會接觸海洋生態。畢業後,他成為一位朝九晚五的研究員,穩定的生活裡,卻想再做多一點事;而郭芙和朋友前往蘭嶼浮潛時,發現湛藍的海洋出現大片塑膠,觀察海龜棲息生態時,竟發現海龜在沙灘準備產卵時,竟挖出塑膠碎片。

眼見海洋環境惡化,兩人決定要以自己的方式,解決問題。

起初兩人的想法天馬行空,曾想過在海岸蓋起一座回收廠,也想邀集弱勢族群一起投入淨灘,再將撿拾來的廢品販售獲利,既能創造工作機會,也能解決海洋環境問題。漫無邊際的作法,終究行不通,幾經嘗試後,兩人決定將核心拉回自己最擅長的教育專長,成為以「海洋教育」為核心的社會企業。

如今,海湧工作室,既是一家專門策畫淨灘活動的公司,也能走入企業、工作坊,分享海洋知識,有時還能結合創意桌遊,傳遞保育觀念。關心海洋,不再只是政府、環保團體的責任,推出創新海洋行動方案,海湧的目的只有一個:「關心海洋的行動,一點都不難」。

「台灣就是自己的家。淨灘,撿的正是我們家園的垃圾。」——海湧工作室創辦人陳人平

根據環保署統計,每一年,全台灣少則千場、多則萬場淨灘活動舉辦,弔詭的是,場次年年增加,但海岸布滿寶特瓶、吸管的景象,卻一次比一次驚人。

陳人平解釋,台灣自豪垃圾分類回收徹底,但大家往往忘了當總量非常龐大,即使只有「些微」比例流入海洋,最終數量依然非常驚人。

尤其占海岸廢棄品最大宗的塑膠袋、塑膠瓶,風吹日曬裂解後,碎粒漂浮在海水當中有如魚卵,常被海中生物誤食。有的導致海龜、鯨豚、水鳥身亡,有的進入魚類身體後,再被人類吃下肚。

這道海中塑膠難題,究竟該如何解?

陳人平解釋,倘若大眾對海洋環境的保護,依然停留於末端的撿拾,再多的淨灘行動,依然趕不上海洋惡化速度。要解決,就必須改變每一個人的生活習慣,從源頭減量開始。

因此,每每開始淨灘前,海湧都堅持要舉辦行前講座,為參與活動的民眾,解說現在台灣所共同面臨的海洋危機。有時秀出在海岸撿到、「年資」長達 30 多年前的食品包裝袋,有時播放一段怵目驚心的影片……。最後,陳人平拋出問題:「你家的垃圾如果打包後,只是改放到陽台去,就等於垃圾不見了嗎?」儘管氣氛還是輕鬆,但觀眾的眼神卻不太一樣了。

重新認識海洋,再理解廢棄垃圾形成的真正原因,民眾的觀念開始翻轉,淨灘的動力變得強烈。陳人平觀察,假如沒有經過行前說明,參與淨灘的民眾總認為是在替別人清潔環境,但是當他們開始知道,淨灘就是在解決自己造成的後果,是為了自己的家園、環境盡一分力時,更能翻轉大家的日常習慣。

淨灘,串連地方的海洋守護者

除了帶領民眾走入第一線,海湧每次淨灘,也都不忘串連在地居民。陳人平解釋,多數淨灘都是外地團體帶領不同的團隊前往當地,但地方的居民其實就是最好的海洋守護者,倘若每一回都能串連再多一些居民加入,維護海洋環境的力量,才能繼續延伸、凝聚。

幾次在東北角的淨灘活動,兩人便時常和當地宮廟、店家合作,有時商借空間、有時提供無塑餐點,甚至無償培訓在地講師。

2017 年,本來就愛往小琉球跑的兩人,也和駐點當地的藝術家林珮瑜合作,彩繪淨灘撿拾來的廢棄玻璃,作為「海灘貨幣」,並回饋給參與淨灘民眾,讓他們能在島上消費時折抵。

陳人平解釋,過往向店家推廣減塑、使用環保餐具,商家多半顧慮會造成顧客不便、影響生意,但「海灘貨幣」推出後,吸引大批人潮來到小琉球,連帶也帶動島上的觀光消費,形成環境、大眾、店家的 3 贏局面。

成功推動屏東小琉球「海灘貨幣」後,隔年海湧還和志同道合的夥伴,挑戰難度更高的「東港王船祭」,要在 5 天的遶境行程中,減少一次性餐具的使用。

陳人平解釋,3 年一度的東港迎王平安祭典,是當地民眾重要的繞境祭典,每回舉辦,當地居民都是舉家參與。本以為此回「減塑迎王爺」的行動,得耗費一番工夫說服,但有了不久前小琉球「海灘貨幣」的成功經驗,在開展祭典前,包括商家、轎班人員,就已紛紛熱情響應。

減塑行動,不過是舉手之勞

一面向外宣導,希望扭轉大眾的觀念,兩人在平日的生活裡,更是處處實踐自己的減塑理念。隨身攜帶環保餐具是兩人必備裝備,外食用餐時,一般人想著要吃什麼餐點,陳人平和郭芙卻是站在餐廳外,確認店家是否使用拋棄式餐具。別人看了嫌麻煩,對兩個人而言,如此的減塑,只是生活裡的「舉手之勞」。

關於減塑,兩人「理念很堅持,態度很包容。」起初,陳人平有時看見參與淨灘活動的企業夥伴,還是準備了瓶裝水、拋棄式餐具,總是不太能諒解,後來他不再堅持,

他說:「願意來參與淨攤已是開始,即使第一步無法完全落實,但只要能開始,就能留下一個可能。」當觀念有了翻轉,埋下了行動的種子,每一次的淨灘,都是一次為自己的家園負起責任的實踐。

全文轉載自倡議家,原文標題:小琉球限定!淨灘換「海灘貨幣」可以買什麼?了解更多請上倡議家

延伸閱讀
>> 仁舟社會企業 淨塑生活進行式
>> 祕魯「塑膠銀行」 做回收換物資和金錢
>> 原來我們都在吃塑!富邦人壽用「淨塑」替環境污染找解方
>> 小琉球「無塑島」計畫:旅客自備環保用具,還給當地永續環境
>> 在都市叢林長大,卻驚覺大海才是歸宿:海龜癡漢定居小琉球,為的是讓「島人」與海更親近
>> 阻止美麗小島被 180 噸垃圾淹沒:蘭嶼環境教育基地集資擴建,呼籲國人一同守護人之島的美麗

面對高齡化和少子化夾擊,加上人口嚴重流失,明日農村究竟會成為杳無人跡的荒涼之地,還是欣欣向榮的安居之地呢?鴻海教育基金會、永齡慈善教育基金會與社企流攜手推出「明日農村:農村創生指南針」倡議,透過專題、論壇與農村創生串聯地圖,與你一同尋找農村明日的答案!
>>>即刻掌握農村創生指南針
>>>給農村創生者的備忘錄,7/27 趨勢論壇免費報名中!
>>>農村創生團隊串聯!填表把在地好團隊標上地圖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