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不讓鮮花插在「垃圾」上:ReBloom收集婚禮後花束,再包裝賦予它們第二生命

編譯:黃培陞

當新郎新娘興高采烈地籌備他們的婚禮,往往對婚禮上的花束設計費盡心思,而它更是一筆驚人的花費。然而,過完婚禮美好的那一天,大多數的花朵卻逃不過被丟棄的命運。

Marilyn Johnson Aardema可無法忍受這樣的事。當她50歲從位於美國俄亥俄州辛辛那提(Cincinnati) 的Procter & Gamble(P&G)總部退休後,她開始想做些不一樣的事:帶給別人快樂。(同場加映:「地球1小時」發起人Andy Ridley:「每個人都在破壞地球,只是程度不一罷了」關鍵是做出有建設性的改變

她知道有組織專門回收婚禮上的花,整理後再轉送給其他非營利組織,於是Johnson Aardema便想找個離家近的類似組織,並在裡面當志工。不過,在她嘗試過數通電話後,她發現紐約、芝加哥、聖地牙哥有類似的組織,但生活圈周遭卻沒有。

她想了想,決定自己跳下來做,創了一家名叫 ReBloom的公司。首先,她開始聯絡當地花商,以確認自己的想法是可行的;花商聽了覺得大有可為,並轉告所有的新娘這項服務。

(創辦人Marilyn Johnson Aardema。來源:mother nature network)
 

「沒有人認為鮮花該被丟棄,所以大家很快地認同了這概念。」 Johnson Aardema 解釋。

一旦新娘同意將鮮花回收重新利用,婚禮結束後,Johnson Aardema就會帶著其他志工(通常是他的女兒、父親及朋友)在接待大廳集合,他們會盡可能地將所有的花裝進自己車內,火速地開回家並將類似的花束重新包裝、分類。一場大型婚禮下來,通常可以產生20到30組嶄新的花束。

緊接著在幾小時之內,Johnson Aardema會將已分裝好的鮮花送至安養之家、各大醫院,以及其他非營利組織。此外,他們也會將花轉送給沒帶花的訪客,或是特別拿給居民。

自2010創業後,每年ReBloom都會執行十幾件專案、參與100場婚禮及其他特別活動。Johnson Aardema雖然有向新娘收取些許費用,以支付油錢或花瓶等,但如果想做得更多,還是得仰賴更多志工參與。

(收到美麗花束的民眾。來源:ReBloom)
 

Robin Wood Flowers在業務上常常與ReBloom合作,通常有大型婚禮的時候就會轉告ReBloom來取花。老闆Robin Wood表示,有些新娘光是婚禮上的鮮花就可以花上1萬美元(約30萬台幣),甚至更多。為了讓這些花重獲新生,她也會告訴新娘,她們可以透過回收鮮花折抵稅的費用。「她們愛死了這個主意!這樣不僅讓她們覺得有意義,又可以得到些許折扣。」Wood 解釋。

「(在ReBloom出現以前)有時候我們會將鮮花回收,並將它們交給當地的庭院設計師。但Reboom的方案更好,特別是你發現鮮花出現在以前不曾受到注目的地方。」Wood形容。

每次配送鮮花後,Johnson Aardema都會再寫一張紙條,告訴 Wood關於鮮花第二個家的種種。最近有張紙條提及接受者已有將近20年沒收到鮮花了,因此相當感激他們的付出。現在,該輪到我們傳遞愛了!

核稿編輯:黃思敏、金靖恩

資料來源
Don't toss your wedding flowers — share them

延伸閱讀
>>「大自然會怎麼設計地毯?」全球最大地毯商用仿生學和循環經濟,要在5年內達到零廢棄
>>  共享取代購買! 倫敦「借物館」開張 家電、登山包百元借回家
>>  重返舊「食」器時代:德國新創研發「樹葉餐盤」,僅需28天就能分解回歸自然

人人都能參與的能源大計:台灣首家「綠電合作社」啟動,萬元即可入社

2017.02.06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陳文姿(2017年1月23日)

2016年11月、12月,《電業法》的公聽會上、立法院的委員會裡,政府官員、台電、業者、學者專家、立委一次又一次地討論著國家的能源未來,不過,公民們也有自己想要的能源未來。

跟專家們使用的艱澀術語跟財團的大規模投資不同,他們想的是,如何讓能源選擇變成很簡單,讓大家都能輕鬆討論、輕鬆選擇?如何讓綠電投資更容易,讓每個民眾都能投資?如何吸引更多人加入,一起支持能源轉型?懷著這樣的綠色能源大夢,台灣第一個綠電合作社「台灣綠主張綠電生產合作社」(註一)2016年10月成立。

台灣首度打破門檻,讓人人都能入社

綠能合作社在歐洲行之有年,歐洲就有超過2400個綠能合作社,美、日也逐漸增多,但在台灣卻是首度嘗試。說到環境相關的合作社,人們或許會先想到的是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兩者都是「合作」,但前者著重於「共同購買」,後者著重於「共同生產」。「台灣綠主張綠電生產合作社」(簡稱綠電合作社)不賣菜,也沒有看得見的商品,而是一個讓公民輕易參與發電與售電的計畫。

計畫很簡單,就是透過眾人集資在全省裝設太陽能系統,再透過綠電躉購政策(註二),以固定的優惠價格將生產的電力賣給台電,台電保證收購20年,藉此,合作社可以回收裝設成本,確保永續運作,並回饋社員。但簡單計畫的背後卻有不簡單的小細節。

首先,它努力將投資門檻壓低,只要交一萬元社費就可以加入合作社,這跟以往要上千萬、上億元的電廠投資不同。這是為了讓一般百姓都能參與能源生產。

其次,它是合作社而不是公司,這代表「參與、合作」比起金錢投資更重要。只有交社費無法成為社員,社員要先了解並認同綠電合作社想做什麼,也必須參與組織,這是大家一起合作的感覺。

社區裝設太陽能板,讓人們對看不見的電有感

為什麼堅持把「人」帶到計畫而不是單純的金錢投資呢?這要回到計畫的原始初衷。

日本福島核災後,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想推動能源教育,無論是節電計畫或是能源政策,都需要人的參與。卻發現到,多數人雖然天天用電,停電數小時就頭大,但是在平時,電只要一開開關就會來,許多人連自己每個月用多少度電都不知道,對國家在修《電業法》更不在意。

「人們對於直接吃得到的食物很在意,但對看不到的『電』幾乎沒有感覺」,綠電合作社理事主席黃淑德很感慨。

綠電合作社發起人之一林雅惠也指出,日本311福島核災後,電力供給一度非常緊縮,民眾親身體驗到能源自主的重要,進而帶動日本「市民發電」的量能;首爾也有類似經驗,2011年,長期仰賴外縣市供電的首爾發生大停電,促成首爾後來發起「省下一座核電廠」計劃,從節能、提高能源效率、增加綠能多管齊下。台灣雖然有能源長期仰賴進口的問題,但民眾卻還沒有危機意識。

如何讓民眾對「電」有感?裝設太陽能系統是一個方法之一,因為太陽能不像大電廠遠在天邊,它可以親近社區。民眾天天看到太陽能板,看到發電量,看到電力的使用與消耗,同時,也因為加入投資行列更關心政策趨勢,電進到看得到、摸得到的日常生活裡。

這只是第一步,綠電合作社也希望藉由走入社區,連結更多民眾參與,甚至地方轉型、產業發展等。但無論如何,還是要從人開始。所以,如果要將大型太陽能廠裝在可以賺大錢,卻人煙罕至的地區,綠電合作社可能更偏好裝設在地狹人稠的社區;如果要選擇將太陽能板裝在陽光普照的南部,它可能更偏好裝在比較少太陽能系統佈署的東部,這都是因為讓「人」一起加入,比起賺回投資成本更符合「合作社」的精神。

「螞蟻雄兵」  一場百姓也可以參與的能源大計

要引領公民發電的新趨勢,綠電合作社還有許多挑戰,不過,非常幸運地,綠電合作社並不孤單。

從2014年「一人一千瓦」開啟了民眾募資蓋太陽能板的計畫;2015年的「綠點能創」以綠能公益為起點,強調用小錢投資綠能支持弱勢團體,後來增加綠益共享計畫,讓民眾可依個人能力投資太陽能光電,再依比例分享獲益,到2016年的綠電合作社以及2017年籌畫中的「公民電力公司」,綠色浪潮一波一波襲來,用各式各樣的創意邀請公民一起加入能源未來。

台大政治系副教授林子倫形容這股力量是「螞蟻雄兵」,藉由這些新興的公民綠電組織,讓每個人都能成為綠能生產者或在其中扮演一些角色,實際參與能源的發展,這是過去大型電廠辦不到的事情。他說,有了這股社會支持的力量,能源轉型才能繼續往前走。

福島核災後,台灣公民曾合力擋下核四,讓政府走向非核家園。這一次,台灣面對不能再等的能源轉型,可能再次藉由公民力量來完成嗎?

「不要說可不可能,如果現在沒有開始行動,『不可能』是無法被突破的!」黃淑德說。

註一:「台灣綠主張綠電生產合作社」是獨立於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與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的組織。

註二:我國自「再生能源發展條例」通過後,政府採用電能躉購制度(Feed-in Tariff, FIT)以獎勵民間設置再生能源。政府以簽約時的固定優惠費率,保障收購再生能源所生產之電力20年。

參考資料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萬元入社,綠電合作邀請民眾翻轉能源未來

延伸閱讀
>> 打造綠色網路:蘋果等企業不僅宣示100%使用再生能源,更要「賣綠電」
>> 印度將蓋全球最大太陽能電廠:從第三大碳排放國,變身第三大太陽能市場
>> 翻新屋頂對抗全球暖化:特斯拉推出「太陽能瓦片」,立志讓所有家戶擁有乾淨能源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