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GoShare 上路搶攻「共享機車」市場!專家分析:Gogoro 從來就不只想賣車

2019.08.30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CirucPlus 共同創辦人與執行長/黃暐程(2019 年 8 月 12 日)

進入 2019 年,台灣電動機車市場戰鼓聲直衝雲霄,市占率第一的 Gogoro(睿能創意)先在 5 月推出 Gogoro 3,並預告 8 月將在桃園推出全新的「GoShare」服務,提供類似 U Bike 的按時收費共享電動車,還把旗下 Gogoro Network 智慧電池交換平台獨立成新事業體。競爭者同期間也沒閒著,中華汽車推出 iE125 迎擊,光陽機車則以 ionex 車能網服務還擊,廠商之間不斷出招、互有攻守,好不熱鬧。(編按:Gogoro 共享騎乘服務「GoShare」已於 2019 年 8 月 29 日正式在桃園市上線。)

檢視「電動機車產業網」最近統計資料,截至 2019 年 8 月 6 日為止,全台已補助購買超過 24 萬台電動機車,以 Gogoro 占 74%(18.1 萬台)最多,後頭分別是中華(17%、4.2 萬)和光陽(4%、9831 台)。若看電池使用狀況,領先的仍是以 Gogoro 為主的「換電式」系統陣營,對上光陽與中華的「充電式」陣營。(註一)

不只賣車,更大目標是「能源服務」

接下來,筆者從「永續發展的循環經濟商業模式中:產品即服務」的想法來做區隔,剖析兩大電動機車陣營的對戰策略。不難發現,Gogoro 領銜的換電系統主攻「能源服務」,另一派充電系統則偏向「移動服務」的銷售市場。何以見得呢?我們不妨從這些公司的官網探索。

Gogoro 官網寫道:「Gogoro 嘗試從人們如何使用能源、消費能源和體驗能源,思考這個歷經數百年卻毫無進步,且無法跟上城市演進的傳統產業,如何追上快速移動、無縫連結、永續發展的全新世界。利用大數據的無限可能和對智慧科技的持續需求,Gogoro 正在建立一個更聰明、更能適應今日瞬息萬變城市的系統。」這段話清楚說明,Gogoro 想開的戰場是能源服務,機車只是他們和消費者建立關係的媒介。

至於另外兩間公司的官網,描述的仍是以銷售或租賃「機車」為主的移動服務範疇。對筆者來說,能源服務的永續格局似乎更高一層,因為循環經濟探討的資源最佳化使用,須考量物質流、能源流、資訊流、金流等四大層面,而能源服務均完整涵蓋。

讓我們想像一個未來場景:家中屋頂有太陽能及風力發電系統,所生產的電力不但可供自家使用,也能透過虛擬電廠(Virtual Power Plant)機制,將多餘電力賣給有需要的用戶或電廠。事實上,這般場景並非空想,已在國外部分地區(如荷蘭)開始試行。

餘電外賣,電動車扮演關鍵角色

過去行之有年的傳統電力公司,業務內容包含了:發電、輸配送、售電等環節,建構出的電力系統稱為「巨電網」。

至於上述未來場景,每個各別的使用者、交通運具(如電動機車)或建築物,都有機會變成一個「微型」電站,可藉由數位科技隨時發電、售電,參與電網的調度和買賣過程。例如將多餘電力存入儲能設備(電池),透過虛擬電廠得知哪邊有用電需求,這時,電動車輛就扮演了重要的「能源移動交換」角色。

當然,要達到這般應用場景,少不了得大幅翻新既有的輸配電系統和基礎設施(如安裝智慧電表),甚至另外建置新的饋線,絕非一蹴可幾。

場景拉回國內的電動機車市場大戰,倘若 Gogoro 的願景是建構全新的能源體驗,透過 GoShare 提供共享電動機車不但是必然;更是他們最初就訂好的策略方向使然。

為什麼這麼說?假使扮演電力輸配送媒介的電動機車數量不足,能源交換服務不僅便利度會大打折扣,也法達到合理的經濟規模。別忘了,Gogoro 最想做的能源服務,使用對象是不是自家品牌車輛?並非重點,這點從近來獨立的 Gogoro Network 電池交換平台,試圖拉攏 YAMAHA、宏佳騰(A Motor)、PGO( 摩特動力)等諸多廠商加入,即可看出他們背後的盤算。

走筆至此,倘若 Gogoro 以後推出不是機車、卻一樣搭載電池的新產品,大家也不用太意外了。

註一:兩大陣營仍有提供不同的換電與充電補充方案。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全文轉載自城市學,原文標題:Gogoro 為什麼不甘心只賣車,還要拚共享服務?

延伸閱讀
>> 未來交通的樣貌:共享交通取代私有車輛,便利度不減、移動成本更低
>> 亞洲最大共享電動機車服務:台灣青年用「以租代買」推動綠色交通革命
>> Google Maps 開放共享單車即時查詢!新北、高雄 YouBike 站點皆入列,再也不怕無車可借

全台第一隻民間育成的純種土雞:「岩生築見」建立偏鄉產銷鏈,把小農雞隻端進米其林餐廳

2019.08.29
合作轉載

倡議家/文:林牡棠

熱騰騰的香烤半雞端上桌,香味四溢,油光滑潤,著實令人垂涎。大口咬下,肉質 Q 彈嫩而不柴,這是全台第一隻由民間育成的純種土雞,桂丁雞。端出這道美饌的是,以幫助弱勢經濟為宗旨成立的團隊——岩生築見。

改變的開始 換個方法推動社會願景

這道在市面上寫著「馥桂雞」品牌的桂丁雞肉,來頭可不小,它是岩生築見串連偏鄉小農、台灣雞隻生產商「凱馨實業」共同合作下的產物。

3 年前,仍在非營利組織工作的岩生築見創辦人江宥寬,因為一項專案埋下了與凱馨合作的機緣。2017 年,為了重新翻轉偏鄉產業結構,岩生築見初創辦時即再次攜手凱馨,走入偏鄉,協助地方農民。

由凱馨提供專屬研發的「桂丁雞」雞苗、飼料與後端加工,岩生築見則引入科學化管理協助打造農場,地方小農負責飼育,3 方聯手飼養最具風味的好雞。如今,從最早開始推動的南投仁愛鄉部落外,宜蘭、屏東等地,也見得到岩生築見攜手企業、小農打造的生產新模式。

只是,開始的過程並不簡單。江宥寬表示,由於小農們擁有的土地面積零碎、經濟規模不足等各項實質面難題,造成弱勢族群往往沒有足夠的能力,面對競爭激烈的市場。縱使他們有技術、懂得飼養,但貨卻不見得能順利賣出去,這正是岩生築見面臨的大難題,卻也是團隊更加確立角色定位的開始。

「我不只是採購者,我是跟他們一起推動這個市場的人。」江宥寬說道,團隊著眼於貧窮議題,堅信要改變弱勢經濟並非毫無希望,毅然決然離開待了 5 年的非營利組織(NPO)後,江宥寬和前同事、也是岩生築見共同創辦人石博文一起創業,雖鮮少為社會議題發聲,但力拼改變的藍圖已在兩人心中逐漸成型,打算捲起袖子拚一番成績。

江宥寬說,「行銷產品的時候,關於社會議題的面向,我們永遠選擇『放最後』。推業務的時候,我們通常不直接強調,因為不想要一開始就拿社會企業的光環去扭曲我們的理念和走的路線。」

石博文提到,過去以社會企業的身份,做了很多反映社會訴求的工作,但那種方式其實「一點也不社企」,難以實際提供幫助。

原來多年下來,兩人回過頭來才發現,在既有產業鏈難以撼動的市場環境下,商業模式的可行性及產品力,才是達成期盼中社會願景的實力;換句話說,僅給人一把釣竿已經釣不到什麼魚了,他們要的是與企業合作,「幫助他人創造釣魚的環境」。

科學化系統管理 解決問題有效率

今年 37 歲的江宥寬 ,一聊起龐雜的產銷系統,滔滔不絕,但他本身並無任何畜牧背景,大學念的是企業管理,研究所主攻營建管理,八竿子打不著的工作內容,只因他過去在 NPO 組織的工作經驗,點醒他解決問題,從來都不能光靠表面,深入分析,才能幫助原鄉社區、弱勢團體,在創造經濟作物價值上的改變其痛點,他說,「創業從來都不是想當老闆,而是想解決問題」。

江宥寬分析,「我們不是只有在產業面做改變,同時更在影響他(農民)的行為」,但如何透過個人層面,持續操作執行,進而影響這群偏鄉農民的行為,科學化管理是工具之一,也是第一步,關鍵時刻用數據分析,可很快找出生產上之盲點。

他進一步分享,起初要說服原鄉社區、弱勢團體真的很難,你能想像,有些養雞農民的歲數比我們還高,另一方面,聊完後,「出了這個門,他就又不知道要怎麼做了」,為了克服種種不確定性因素,兩人想到可從動機、技術方法切入著手,對團隊來說最大的挑戰,其實不是協助雞農賺錢,而是「解釋這套生產模式」。

石博文補充說道,利用科學化系統的管理,譬如提供雞農防疫時程、飼料追蹤、自動感控的微氣候監控設備、24 小時不間斷蒐集環境數據,掌握影響健康宇風味的參數,訊息回傳後,進行執行成效評估。

除了透過遠端操控,江宥寬更需要經常親自拜訪,和農民「搏感情」,不斷培養彼此間的信任。

江宥寬強調,協助農民從供應鏈至整個管理系統、細至包括財務,都在協助範圍內,對農民來說,「岩生築見的價值不僅有媒合」,而是創造生產者、合作企業和岩生 3 者間的共生共善概念,他說,唯有創造更多服務價值,才難以被取代。

資源整合再利用 弱勢經濟有黃金

江宥寬致力調整既有產業供應鏈模式,他舉例,過往農民、中盤商、零售商三者間,不論是價格、產區、通路等資訊皆難以透明,而與中盤商合作的農民相較是規模較大的產區,原鄉地區的弱勢團體,因養殖時間短、農地面積小無法被看見,欲顛覆既有流程,從中創造新經濟,唯有讓上下游更加透明化。

團隊大膽嘗試,邀請產區農民走進合作的餐廳試菜,更領著買家深入偏鄉農地,江宥寬說,「飼養是為了風味而存在」,食材不只是食材,把農民、私廚、合作餐廳變成共生夥伴,作為產地和通路間的中介者,岩生築見不僅是採購者,也是市場的共同推動者。

「我想設計一個系統,讓 8 成以上的人能夠參與」江宥寬以偏遠地區需要幫助的在地小農為目標,改善原先傳統產銷供應鏈,僅適用於 10% 人參與的侷限,並致力於整合產銷鏈外那些長久以來被忽視的廣大資源。

他說明,「普遍狀況來說,一個雞農平均可掌握 1.6 分地,雖然 1.6 分地,拿去種有機農田或葉菜類的經濟價值較高,但若以精密操作來看 ,一分地可創造 20 萬的年產值」。

江宥寬接著說,「就算以前沒有做過生產、沒有養過雞,如果他有空地想做,我們也可以馬上導入模組,一批次或兩批次,能協助他們立刻上手,還可以生產出優質產品,半分地大約可以創造 40 萬到 50 萬的產值。」

產地規模與產量是產業鏈合作中的重要關鍵,為了讓規模小的產區維持市場境爭力,岩生築見以工業 4.0 模式實行結構調整。「一個養雞廠最小規模多是兩萬隻起跳,一產區多達 10 萬隻以上,但我們一個單位只有 500 隻」,但對於一間餐廳一個禮拜用 20 隻以上的雞還算輕鬆」,江宥寬補充道。

他很得意地說,我們主要優勢在於,破碎的產地型態不會和一大片土地相連,恰好可以避免家禽交叉感染的疫情問題,「今天就算一戶可以養到 2000 隻,我也會分 4 個單位,我養 4 個 500 隻,跟養一個 2000 隻,是完全不一樣的,因為他們土地面積剛好是分散零碎。」

從看破傳統非營利組織,親身投入產業鏈、整合破碎資源,到美味的桂丁雞端進高檔米其林餐廳,岩生築見針對不同的背景,大膽用不同的方式和不同產業鏈與企業合作,且並不被企業牽著鼻子走,充分看透問題並詳細分析,進而將看似阻礙的「缺憾」化作優勢,用開創性思維與方法和企業合作,實質幫助地方小農逐步落實經濟獨立,為台灣社會企業帶來一套新的商業典範。

全文轉載自倡議家,原文標題:岩生築見攜手小農養出好雞 端進米其林餐廳,了解更多請上倡議家

延伸閱讀
>> 用循環經濟顧街貓 「養貓人家」獲社企大獎
>> 社創下一步:結合以夥伴經濟開創新的商業模式
>> 畜牧產業新趨勢:採取「人道飼養」達成動物福祉,更有助於提升營收!
>> 讓農民不再只能看天吃飯:「宸訊科技」用大數據突破農業困境,提升作物產量穩定性
>>「社會創新市場是一片廣大藍海」連庭凱:社創組織應深化使命、合作串連,讓影響力為品牌加值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