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用孩子的眼光重新設計城市:看這些城市如何藉「大數據」,打造更安全的生活環境

2017.02.20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特公盟主要成員 Chiao

在所有重新設計城市的討論中,有多少人是從這個簡單的有利觀點思考?

城市中的汙染、暴力和快速的交通,無疑地使兒童成為弱勢。因此,當城市佬成為媽爸之後,就會移居郊區,成為城市重新設計時不考慮兒童的典型原因。然而,兒童對一個城市的健康與否,提供了最佳的線索。正如波哥大市長安立奎.佩納洛薩 (Bogota’s pioneering mayor Enrique Penalosa)所說:

「兒童是指標性的生命物種。如果我們能成功為兒童建造一座城市,這就是對所有人而言都成功的城市。」

要如何讓城市更安全,最好的方式就是問孩子們,因為他們對城市大部分的地方都很熟悉。在印度的Humara Bachpan計畫招募了來自23個城市、約35,000名兒童,幫助他們重新設計社區。由兒童來指出那些地方是危險的,這些意見非常有用,例如:在兒童容易被攻擊的路段,設置更好的街道照明,或在容易溺水的河道旁裝設欄杆。現在政府當局在做事之前會諮詢兒童,而這樣的方式運作得很好。

巴布內斯瓦爾(Bhubaneswar)這個古老的東方城市,贏得了該國(印度)智能城市競賽,致勝的秘訣,就是在建設之前讓兒童審視貧民窟重建計畫:有大約60個孩子,花了4個月的時間,與計劃者談論他們如何使用這個空間。

為推敲有關Humara Bachpan改建經驗的精華,這個計畫開發了一個應用程式,來追蹤兒童一週間的移動軌跡,然後意外發現了有關孩子如何感覺他們自己與空間關係的問題。全世界的政府和企業很興奮地掌握這些資訊所產生的改變,儘管他們稱這個原理為「大數據」,而非「大量資訊」。能更確切地指出問題,城市規劃者就能更有效地運用資源來解決問題所在。利馬(祕魯首都)也引入稱為Sumbi的計畫,計畫內容是要求爸媽繪製他們所使用的所有社會服務項目,再與城市政府合作,用更合宜的方式分配這些項目。

巴西的14個城市正在使用的兒童安全指標,就是一個詳細的計劃版本。我們不能忘記,這個計劃的起因,是由於在巴西每天有28個成人和兒童死亡;而每年有六萬人在巴西被謀殺,其中大多數是年輕人。因此,家長、教師和社會工作者使用這款智慧型手機應用程式,向兒童詢問他們覺得受到威脅的地點和方式,然後將他們的答案在城市地圖中標示出來。

舉例來說,在勒西腓(巴西第五大城市,也是巴西東北部最大城市,人口150萬人,它是伯南布哥首府,位於大西洋沿岸)他們發現在某些街道女孩比男孩更感到安全,或者說在某些特定的地方,某些特定年齡的孩子會承受更高的危險。這些採納孩子觀點的計畫,也踏出了以3歲兒童的角度來檢視整個城市健康的第一步。伯納德‧凡‧利爾(Bernard van Leer)基金會所主持的一個名為「95公分(三歲兒童的平均身高)的國際計畫,問市長、城市規劃者和建築師的一個問題:

「如果你能從95公分的高度看城市,你會做出什麼樣不同的改變呢?」      

從兒童身上得到資訊所產生的改變,可以是非常簡單的。例如,在奧斯(挪威的首都)的微小改變,是在特定的十字路口砍掉灌木叢,因為它們會妨礙兒童的視線。這結果是由城市設計的智慧型手機遊戲得到的,兒童在此遊戲中扮演秘密特工,在上學的路上辨識出危險的地方。最終,市政府使兒童在上學的路上更安全;而實質上,幾乎所有人都因為這樣的改變而改善了健康,也減少了交通量。

當然,兒童在城市裡所遭遇的危險,並不只有來自城市規劃而已。我們都知道,兒童是暴力的受害者。例如,在麥德林(Medellin,哥倫比亞的城市),兒童上學最大的威脅不是交通,而是幫派。在當地所要做的,就是組織大型警護團,引導兒童通過社區到學校門口。成千上萬的人參加這些「喜悅之路」,播放音樂和歌唱,讓兒童知道,什麼時候能從家裡出來。

我可以列出其他一百個計劃,證明這些從兒童觀點出發的計畫,能保護兒童免於暴力的威脅,無論是幫派、霸凌、走私販賣者,還是他們自己的父母。但是,隨著我們對城市問題的理解和處理的方法越來越複雜,最大的收穫可能不是來自於發明新的計畫,而是每個城市可以複製其他已花了幾十年發展出來的計畫。

我們可以在舊金山有一個 Humara Bachpan 嗎?我們可以在墨西哥城重現奧斯陸(挪威的首都)學校路徑的應用程式嗎?我們能在倫敦、柏林及東京,要求媽爸繪製他們所使用的社會服務嗎?這些世界上最大的援助組織認為我們可以做到。其中十個援助組織(包括世界衛生組織,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和世界銀行)共同汲取數十年的經驗及分析──從盧薩卡(Lusaca,非洲東南部內陸國尚比亞的首都)的諮詢計畫,到克羅埃西亞(Croatia)的遊戲場計畫經驗轉換成終結兒童暴力的總體規劃。

在幾十個國家實施該計畫的全球關係夥伴負責人蘇珊比塞爾(Susan Bissell)說:「已經有許多現成累積的智慧,不需要重新去發明,但這些他山之石必須經過轉換。我們嘗試連結那些已經知道要怎麼做的人,這會是整件事情的核心:如何具體運作。

當然,你不可以只是複製和貼上,而是要考慮整個計畫過程,例如,治癒暴力(Cure Violence)這個計畫。它將暴力視為疾病,當有暴力發生,發送「中斷者」調解潛在的致命危險和防止報復。在芝加哥,這個計畫已經拯救了幾十人,甚至幾百人的生命。

同樣地,這個計畫在華雷斯城(Ciudad Juárez墨西哥奇瓦瓦州的一座城市)、聖佩德羅蘇拉(San Pedro Sula,是洪都拉斯的第二大城市)、奈洛比(Nairobi,是東非國家肯亞的首都)、及開普敦(Cape Town,南非人口排名第二大城市)也運作地很成功。也許,我們的城市並沒有我們想像中那麼不同。

全文轉載自眼底城事,原文標題:進步城市規劃的最佳指標 — 兒童權益福祉大數據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對「罐頭遊具」感到厭倦?紐西蘭傾聽孩子意見,讓他們設計心目中最棒的遊戲場
>> 3個年輕人 為難民營的小孩打造專屬遊樂場,讓孩子們從事自己最拿手的事-玩!
>> 澳洲最佳公共遊戲場:「自然風」的都市遊具,讓孩子玩出韌性、健康及創造力


作者簡介:Chiao,演員和客串的英文老師,目前正是自以為畢生最拿手的角色:全職二寶媽,和搏感情的陪產員,堅信人生就是要有很多的「自以為」的信念才會活得開心。

這間加州酒莊善用生態系統,「聘請蚯蚓」清理釀酒產生的廢水

編譯:黃培陞

當你打開一瓶香醇的美洛(Merlot)或是夏內多(Chardonnay)(註一)時,想必會忍不住感謝辛苦的釀酒人,不過現在你可能還得向「蚯蚓」致敬!

多數愛喝酒的人也許想不到,蚯蚓正是處裡釀酒產生污水的最新解方。

製作1小杯加州葡萄酒就需耗費14加侖的水,其中大多用於清洗釀酒廠裡處理葡萄的容器與設備。大部分釀酒廠會將廢水導入曝氣池(aeration ponds),將空氣持續打入水中好幾個星期,讓細菌分解水中的污染物。

如今,一間智利公司BioFiltro提供一個新方案:將廢水倒入充滿蚯蚓的巨大筒子。位於加州門多西諾縣(Mendocino)裡的菲澤(Fetzer)酒莊,已經簽約成為全美第一座100%採用這套流程處理廢水的酒廠。

小小蚯蚓,意外成為能源救星

「飢腸轆轆」的蚯蚓估計只要花上4小時,便能清理完所有的廢水。整個過程幾乎不使用任何電力,唯一的副產品只有蚯蚓的糞便,但它可以回歸土地並作為營養肥料。

菲澤酒廠的再生發展主管Josh Prigge表示:「這個系統完全倚賴大自然。它僅利用蚯蚓及微生物,就解決了所有的酒廠廢水。」

BioFiltro已經開始將這套系統引入菲澤,希望最遲在今年的葡萄產季能夠完全運作。在酒釀廠產業中,菲澤一直以來在業界扮演著生態永續的標竿,盡可能地在整個運作過程中,採用可再生能源(早在1999年他們就使用了太陽能)。最近,它甚至得到B型企業認證,說明菲澤符合嚴謹的環境及社會標準。(同場加映:「B型企業不是自己一個人的事」,共好才能走得遠

加州的乾旱,促使許多酒廠與葡萄酒莊開始減少他們的用水需求;其中以換成滴水灌溉的做法最為普遍,同時也安裝低流量省水設施、測量儀器來監測用水。有些人則會轉向挖井水,或是利用旱作農業(dry farming)的技術,仰賴雨水來保持土壤中的濕度。

BioFiltro的技術是由智利大學的生物物理學家Jose Toha Castella所發起,並由其學生(亦為公司共同創辦人)Alex Villagra使之成功商業化。美國區域經理Mai Ann Healy說明,目前採用此項技術的6個國家橫跨南極至阿他加馬沙漠(Atacama Desert),並一共安裝了129項廢水處理設施,包含人畜排泄物污水道、屠宰場、加州酒廠等。


「蚯蚓好比我們的救星!每當他們消化污染物,腸子內產生的細菌即24小時不停運作。」Healy形容。

每個廢水處理設施,BioFiltro都會蓋一座每立方碼(約765公升)可容納12,000隻蚯蚓的水泥處理箱。在箱子底部保有空間維持空氣流通,由底部往上分別鋪設鵝卵石、3英呎厚的木屑,最上層則是蚯蚓以及細菌,最後只待廢水灑落。

BilFiltro也會考慮不同的環境條件,根據蚯蚓及細菌的適應狀況設計出多元的處理方案。廢水中,較大的物質將停留在木屑層由蚯蚓負責解決,微小的物質則交由木屑上和蚯蚓消化道內的細菌處理。

Healy解釋,菲澤酒廠內設有3大處理箱,每個36英呎寬、200英呎長、6英呎深,估計總共有100萬隻且大多為加州紅蚯蚓。其中一部分作為先驅的蚯蚓,先是被安置於培養空間中,藉由慢慢接觸進而適應廢水。BioFiltro每年拜訪酒廠一至兩次,搜集箱子內的蚯蚓排泄物,與其他肥料混合後滋養酒廠裡的土壤。

漂亮降低能源消耗,效率大勝曝氣池

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研究土壤化學的助理教授Parikh,在最近與友人合寫的一篇研究中指出:酒廠的廢水管理上,大多數仍使用曝氣池;這種方式雖然可行但也非常耗費能源,因為必須不斷將空氣打入廢水中,確保與細菌有所接觸。

利用曝氣池處理廢水的速度緩慢,往往得花上數個禮拜甚至數個月,還需要大量的空間儲水,且會產生刺鼻的異味...但這些通通不會在BioFiltro的處理中發生。

即便如此,利用蚯蚓處理污水仍有一個潛在的缺點:相較於曝氣池,它移除鹽分的效率較差。由於一般農業運作自然會累積鹽分,而酒廠使用的清潔劑成分通常都含有鈉;鹽也會造成泥土結塊、阻礙泥土吸收水分,使得廢水無法用於灌溉,許多植物也無法生長於鹽水或富含鹽分的土壤之中。

「的確,葡萄釀酒廠的廢水極具再利用的潛力,甚至你還能拿它來灌溉。可是,當鹽分過高需要稀釋時,就是一項大挑戰。」Parikh說目前稀釋是比較便宜且可行的做法。但Parikh的研究發現另一項種替代方案:在淨水清潔劑中以鉀取代鈉,使廢水中的鉀能夠增進土壤的肥沃度。

目前,菲澤酒廠會將處理後的廢水灑至土壤上,待它慢慢滲入地下水。一旦BilFiltro計畫開始運作,處理過的廢水將被倒入池中並用來灌溉植被,而他們同時也計畫著建造雨水收集系統,逐步減少對河川及地下水的依賴。

有了更多的測試及品質管控,該公司希望可以用蚯蚓處理過的廢水來灌溉他們自己的葡萄園,讓酒莊內的水資源達到封閉循環。(推薦閱讀:「在達到真正的封閉循環前,別說自己是循環經濟」這間荷蘭公司霸氣宣告:我們的衣服100%來自回收布料!

菲澤的Prigge說:「這才是真正的企業社會責任展現!我們不僅想做到減少外部成本,更要追求完全零污染。」

註一:前者為有著「大眾情人」之稱的紅葡萄酒(紅酒)、後者為目前世界上最廣泛種植的白葡萄酒(白酒)

核稿編輯:黃思敏、金靖恩

資料來源
California winery hires earthworms to clean up its wastewater

延伸閱讀
>> 沙漠也能養魚蝦、種作物?未來作物還可用於航空燃料
>> 守護海洋!2020年起,環署擬禁售含塑膠柔珠的清潔用品
>> 種樹可以帶來多少改變?英國廢棄礦村用森林重振經濟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