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澳洲最佳公共遊戲場:「自然風」的都市遊具,讓孩子玩出韌性、健康及創造力

2016.11.09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Janelee Li

孩童遊戲場是很多都市孩子們,童年最棒的經驗回憶之一,提供多樣性具挑戰性的遊具,能讓孩子們發洩精力,刺激肌肉發展,協調身體訓練也能提供孩子們互動的社交學習經驗,更是親子間陪伴愉快美好的共同記憶。

澳洲在打造孩童友善城市(Children Friendly City)的國際風潮理論中(註一),受到早期大批西歐移民的影響,在孩童與城市人為建設環境(Children and the built environment)、孩童友善政策(Child Friendly Policies)及孩子在城市中的地位(The position of children in the city)有著長期的文化底蘊,具體實踐成效反映在高規格的兒童戶外公共遊戲場上。

近年來澳洲上位計劃法National Physical Activity Recommendations(作者譯:國家健康指導原則)建議,孩子們至少每天都需要在戶外接受到兩個小時的陽光,成為這一股幫助孩子們發展更具有韌性、健康以及創造力的「自然風(Natural Play)」玩耍新潮流。

政策與資金上的相關補助,無疑地加強了這波在城市中打造新自然健康童年運動的有力宣導,漸漸廣泛使用在澳洲各地新興兒童遊戲場。

2016年澳洲景觀公會(AILA)主辦Australia’s Best Playground National Winner(作者譯:澳大利亞最好的公共遊樂場競賽)(註二)。

各地均響應推出相當優秀的作品,而從入圍複賽的眾多優秀作品可看出這股自然風端倪。在競爭激烈的票選中,最後由裁判團判定的贏家為位在墨爾本皇家公園(Royal Park)與舊維多利亞省皇家兒童醫院(Royal Children’s Hospital)旁的Natural Play(作者譯:自由玩耍)。

它以照顧人也照顧環境的公園的減廢設計(大地自然建材& 土方回填設計)環境工程考量、自然冒險、尊重孩子心意的民眾參與及整體設計共容包容性等等多項細膩規劃設計手法,最後獲得決選裁判團的青睞。

此文將介紹這個2016年最大贏家,墨爾本皇家公園(Melbounre Royal Park)裡的Natural Play,並概略介紹它的前身研究,伯斯Rio Tinto Naturescape,而在文末也節錄部分相關建議與國家上位計劃健康指導原則(National Physical Activity Recommendations)的內容。

Arron Wood(Chair of the City of Melbourne’s Environment portfolio):「當你觀察兒童公園設計,會發現最受各個年齡層的孩童青睞的,是爬樹和玩水。」

女孩在遊樂場玩耍

位在墨爾本皇家公園(Royal Park)與舊維多利亞省皇家兒童醫院(Royal Children’s Hospital)旁的Nature Play(作者譯:自由玩耍)兒童遊戲場,藉著裸露的岩石平台和高高懸掛的登山繩,鼓勵孩童冒險的公園設計,擊敗眾多高手們獲得評審青睞奪得今年澳洲景觀協會主辦的「最佳公共遊戲場」獎項。

設計理念受到基地上原址的原住民(local Wurundjeri)理念影響,在獨特的設計過程中,研究各種來源整理季節的知識。透過結構、植栽與孩子的玩耍,將原住民Wurundjeri的七個季節元素設計納入基地裡,設計團隊熱衷於探討這些故事並帶著孩子明白了這塊基地吸引人的故事,而園區吸引來的自然生態小動物及昆蟲等,也幫助孩子去發展身體的相關觸覺嗅覺等五官感受。

自然兒童遊戲場的設計理念,是為了幫助孩子們,尤其是市中心很少到戶外與自然接觸的孩子們,重新與自然連結。另一方面,也想要幫助孩子們探險的心,鼓勵各個年齡層的孩子隨意攀登,把自己弄髒或弄濕,激發一點點冒險的精神,去探索未知,挑戰有點冒險、有點危險的區域。

將原址老舊醫院打掉再將其廢棄物使用填土後,舖上草皮的小山丘,可以供孩子自由跑跳打滾。

Natural Play該項目起源於2005年重建皇家公園內的皇家兒童醫院具爭議的土地規劃決策。墨爾本皇家公園(Royal Park)占地170公頃,是墨爾本市內最大的公園綠地,具有獨特的在地植生系統。當時的州政府清晰地做出承諾,在門樓街和弗萊明頓路的拐角處原屬基地公園內,再設置一處給民眾使用的公共兒童遊戲開放空間。

當代永續環保工法所提倡的減廢設計,除了有別於傳統角度看基地廢料重新再利用外。另一種減少環境負荷的方式,就是選用在地自然建材料,在廢棄之後,能較快回歸到自然環境中。

針對此課題,墨爾本市的設計團隊,針對基地上的老醫院建築被拆除後,快速地發展坡度等高線敷地規劃設計(a grading plan)(註三),讓打掉的舊建築廢棄物可以在現場回收使用,減少材料運輸與生產過程的耗能。其中部分覆土由綠色草皮覆蓋,形成鬱鬱蔥蔥的巨大土堆——也是基地上最突出的特點——草原圈背面緊連著整個城市地平線。

將基地土方回填成山丘草原圈,在新基地中東北部邊角緊連著後邊的皇家公園,這個草坡圈設計,用著兩種不同的方式與現有的皇家公園連接巧妙的串連,同時成為進入後面大片皇家公園的入口設計,民眾甚至可選擇滾下鋪滿柔軟草皮的山丘,就進入了皇家公園中。

2012年,墨爾本市開始了廣泛的社區協商階段,告知新的公園空間設計,共有660多個社區成員和150名兒童分享他們對這基地的想法和願景。基於更自然的情境及社會希望看到更多包容,並且和維多利亞州政府部門的健康與人群服務處(Department of Health & Human Services)在項目合作中積極採納以下兩點:

  • 透過廣泛的民眾參與過程,讓墨爾本市居民擘劃出這個孩童公園的樣子
  • 廣泛納入使用者包括孩童、青少年、醫院員工、病童等等的需求考量

原舊址上欲拆除的舊醫院,與新建的醫院。

共融設計/可及性規劃考量(Social Inclusion)

全基地細心融入周邊相鄰的皇家公園與皇家兒童醫院,充分反映了澳洲在近年來對不同文化尊重與包容性。這個遊戲場建置在兒童醫院旁,主要的建造目標是讓它更有包容性,可以容納不同的族群及使用者,讓病童們能夠一起在這裡玩。

所以經常可以看到醫療團隊推著坐在輪椅上或躺在病床上的病患,在遊戲場邊休憩。由於對兩個成功先前使用自然素材呈現的遊戲場案例的研究(註四),設計單位希望這個場地能夠與周邊景觀進行連接,而不是被看作是有明顯界線的的空間,或感覺或看起來像一個傳統的孩童遊樂場。

因此,這個遊戲場沒有明顯地的界限,它的設計鼓勵孩子去探索更廣闊的皇家公園。

在這個基地上,不同於一般遊戲場會直接購買廠商開發,色彩鮮艷的套裝遊樂設施,設計單位特別使用天然的材料,然而它確實有一個兒童遊戲場的傳統標誌物:滑梯、鞦韆和攀爬架。設計師說:「其實我們並沒有特別設計傳統定義的孩童標誌物,但是沒有比讓孩子快速向下滑動更令他們來的開心與興奮了。」

基地內使用自然材質,木樁與粗麻繩所製作的可高高低低攀爬的創意結繩網

園區內使用大地原始材料如石塊所堆疊的冒險探索自然地形,一方面也可介入滑梯使用

Natural Play總體造價澳幣550萬元,2015年3月開幕,園內共有1200棵樹木、溝渠、草地和戲劇性的城市美景小丘。此外,遊戲場內甚至還包括1個水上遊樂區,這個設置鼓勵孩子們一起玩水,將傳統水的輸送過程製成遊戲歷程,從工作泵壩水(pump and dam waste),到最後將水釋放進沙坑。

這樣的水的工作站設計可以開放地讓孩子們遊玩,家長們也為此感到驚奇且為孩子們感到開心。許多帶著孩子使用過的家長表示,他們非常驚訝這樣高品質開放空間,通常應該是要付費使用的遊戲場,但在這卻是屬於公共財產,可以免費使用。

園區內設計,旨在隨著時間的推移,精心配置的季節性植栽成長後, 更能使到訪民眾看到更深層次性視覺景觀在季節上的變化。這樣的設計,已讓墨爾本人產生共鳴,並學會建立欣賞、參與和尊重空間。

遊具設計與遊戲歷程,將孩子們最喜歡玩水的元素製成極富教育意義的水知識

澳洲伯斯 Rio Tinto Naturescape

就在澳洲西部的伯斯,有一個令家長和孩子們非常興奮的地點,距離城市僅有幾分鐘的路程——Rio Tinto Naturescape是一個叢林綠洲,可以讓孩子們在裡面大冒險。基地上幾乎是嬰兒車無障礙空間,因此所有年齡層的孩子都可以在這裡盡情玩樂或沾滿污泥。

Rio Tinto Naturescape是一個叢林綠洲是一個弄濕的好地方!無論是春季玩泥巴,或在Paperbark 溪流使用葉片賽龍舟,可以現場聽蛙鳴與觀賞從

這個園區的設計重點是「學習和探索」,是激發孩子們探索自然景觀好奇之心的好地方。他們在公園裡又被稱為「小偵探」,必須跟隨尋寶的線索,完成「樹是什麼?」的冒險任務。負責的主要Plan E事務所,長期致力為兒童創造原始的自然遊具基礎設施,卻又同時能夠確保使用上的安全考量。

在這個案例中,他們為了確保公園成為一個真正的自然叢林環境工程,景觀設計顯得樸素而低調,尊重基地內現有的自然屬性,特別是原有的地貌和植被。Rio Tinto Naturescape曾於2012年獲得澳洲景觀公會所頒國家景觀傑出獎(National Landscape Architecture Awards of Excellence),繼而影響了前述Natural Play的設計思維。

「樹是什麼?」的冒險開始於Lotterywest Bushbase,小朋友們會忙著建設在建設自己的小聚落-MIA-MIA shelter,利用多刺灌木叢編織。

小小孩子們喜歡假裝自己是岩袋鼠(rock wallaby),岩石間跳耀穿梭的感覺。

結語

澳洲的這股自然風潮讓城市中孩子童年裡有爬樹,玩沙,戲水的經驗,處處鼓勵孩子們身體觸覺的呼喚與記憶,讓孩子跟環境互動,提供探索感,強調與大自然保持連結,進而拓展身體能力進行創造性遊戲。

Rio Tinto Naturescape地處城市郊區,與自然溪流結合,巧妙運用原本屬於大地的自然元素巧妙發想,創造出讓孩子們安全冒險的多層次叢林遊戲;而墨爾本皇家公園裡的Natural Play挑戰地屬寸土寸金的都會設計難度,細心整合空間, 開放式規劃中幫助緊鄰的醫院職員與孩童們都有個喘息的空間。

在前期作業期間,強調公民參與納入孩童使用眾的意見。富含各項創意遊戲場卻也能考量當地原住民歷史空間場景記憶,將原住民季節特色融入在遊具主題設計中,這方面的整合融入式設計令人感動。

結合創意安全兒童遊戲場的設計理念,重新與自然連結,可以使用許多的方法同時滿足孩子們想冒險探險的心情,這樣的兒童遊戲空間規劃整合讓城市中較少與戶外或自然接觸的孩子們,重新與自然連結。同一時間也鼓勵各個年齡層的孩子身體運動與社交。這樣的兒童遊戲場,可以幫助孩子們探索未知、挑戰有點冒險、有點危險的區域,培養孩子們自信心與豐富快樂的童年。

補充:澳洲 National Physical Activity Recommendations國家健康孩童健康指導原則

澳大利亞兒童身體活動和久坐行為指南(0至5歲孩童)

每天的身體活動對於嬰兒(infants)、幼兒(toddlers)和學齡前兒童(pre-schoolers)健康成長和發育是重要的:

  • 對於嬰兒(出生至1年)的健康發展,鼓勵從出生起身體活動——特別是在受監督的安全環境中進行地板遊戲。
  • 幼兒(1至3歲)和學前教育者(3至5歲)每天應有至少3個小時身體活動。

久坐行為建議(Sedentary Behaviour Recommendations) :

  • 2歲以下的兒童不應該花時間看電視或使用其他電子媒體(DVD,電腦和其他電子遊戲)。
  • 2至5歲的兒童,坐著看電視和使用其他電子媒體(DVD,電腦和其他電子遊戲)的時間應限制在每天不超過1小時。
  • 嬰幼兒和學前教育孩子(所有5歲以下的兒童)除了睡覺外不應該被久坐,束縛或保持不活動不應超過1小時。

澳大利亞兒童身體活動和久坐行為指南(5至12歲)

身體活躍有益於孩子的健康,並創造機會結交新朋友或發展身體與社會技能。這些指南適用於所有已開始上學的5至12歲兒童,不論其文化背景,性別或能力。

  • 對於健康益處,5至12歲的兒童每天應積累至少60分鐘的中度至強烈的身體活動。
  • 兒童的身體活動應包括各種有氧活動,包括一些劇烈的強度活動。
  • 每周至少3天,兒童應參加加強肌肉和骨骼的活動。
  • 為了獲得額外的健康益處,兒童應該從事更多的活動 ——每天多達幾個小時。

久坐行為建議(Sedentary Behaviour Recommendations):

  • 為了減少健康風險,5至12歲的兒童應該盡量減少每天坐著的時間。要實現這一點:
  1. 限制將電子媒體用於娛樂(例如電視,座位電子遊戲和計算機使用)至每天不超過2個小時——較低的水平與減少的健康風險相關聯。
  2. 盡可能經常打破長時間的坐著。

澳大利亞青少年身體活動和久坐行為指南(13至17歲)

隨著年輕人通過學校移動,開始工作,變得更加獨立,身體活躍,每天限制久坐行為並不總是容易,但它是可能的,這是重要的。這些準則適用於所有年輕人,不論其文化背景,性別或能力。

身體活動指南

  • 對於健康福利,13至17歲的年輕人每天應積累至少60分鐘的中度至強烈的身體活動。
  • 青年人的身體活動應包括各種有氧活動,包括一些劇烈的強度活動。
  • 每周至少3天,年輕人應該從事加強肌肉和骨骼的活動。
  • 為了獲得額外的健康效益,年輕人應該從事更多的活動——每天多達幾個小時。

久坐行為指南

  • 為了減少健康風險,13至17歲的年輕人應該盡量減少每天坐著的時間。要實現這一點:
  • 限制將電子媒體用於娛樂(例如電視,座位電子遊戲和計算機使用)至每天不超過2個小時——較低的水平與減少的健康風險相關聯。
  • 盡可能經常打破長時間的坐著。

註一:Child in the City Foundation. The Netherlands. http://www.childinthecity.eu/2016-conference/
註二:配合全球景觀協會(IFLA)2016年底在澳洲坎培拉城市舉行世界大會相關延伸活動,各地參賽遊戲場先由民眾線上票選出,每個地區的前5名(全澳此次共分成3地區WA/NT/SA/QLD,NSW/ACT和VIC/TAS)可進入決賽,最後由專家評審團選出獲勝者,獎品包括2016年國際景觀建築節門票及一筆全額贊助費用旅行到芬蘭參觀遊戲場。
註三:顯示出在基地中,現有和計劃中地面高程等高線和高程級的敷地計劃。
註四:Perth’s Rio Tinto Naturescape & Ian Potter Children’s Garden at the Royal Botanic Gardens Melbourne

全文轉載自眼底城事,原文標題:Just Play!2016澳洲最佳兒童遊戲場

延伸閱讀
>> 對「罐頭遊具」感到厭倦?紐西蘭傾聽孩子意見,讓他們設計心目中最棒的遊戲場
>> 3個年輕人 為難民營的小孩打造專屬遊樂場,讓孩子們從事自己最拿手的事-玩!
>> 這本童書內含一棵種子,讀完後就能化為一棵小樹苗 讓樹木陪孩子一起長大

作者簡介:Janelee Li,“Cogito, ergo sum" 學習永無止境,期能在不斷探索當代永續概念中,串起多元文化之間彼此的正向交流,共同打造怡居新視界。

澳洲「食農教育」:城市小學打造蔬果農場,讓孩子種出自己的營養午餐!

2016.10.27
合作轉載

文:Janelee Li

城市孩童罹患肥胖症或糖尿病的比例高居不下,主要可歸咎於學校餐廳裡販售的食品,很多是電視廣告中常出現的食物與含糖飲品,以及現代人因忙碌而選擇方便的外食現象。

因此研究專家認為,應該要在中小學學程中建立起健康飲食的課程;另外,發展社區內學校的永續食農教育、教導孩童親自栽種到廚房烹飪、讓城市未來主人翁與家長們了解如何健康飲食,也都是現代城市發展適宜各個年齡層的永續健康社區不可或缺的重要關鍵。

Canberra 第一座實施食農計畫公立小學,低年級教室緊鄰著學校菜園

澳洲的食農小學計畫,架構在城市空間尺度上的田園城市計畫底下,輔以熱心家長、景觀、樸門園藝等空間專業人員協力合作,創造出令人驚喜,處處是學習環境的孩童友善學習空間。

而食農教育本身,則從環境感官連結到到孩童使用的專業廚房空間,配合當季節令食譜,從硬體到軟體,將田園計畫由內到外整體結合得非常完整,讓孩子們與家長都能夠獲益良多。

公立小學Canberra Majura Primary School的三年級學生在菜園進行每周一次,每次兩小時食農計畫課程

廚房菜園食農計畫(Kitchen Garden Program)

目前在英澳兩地所倡導的廚房菜園食農計畫(Kitchen Garden Program)(註一)和學區內的公立小學合作開設實驗性課程,孩童們由中年級開始,編入學校每周課程中,每周兩小時,一周學校廚房實作學習,一周學校菜園學習。

在澳洲,政府推動「斯蒂芬妮亞歷山大廚房菜園國家計畫」(Stephanie Alexander Kitchen Garden National Program),旨在改變孩子對於食物的思考方式,教導小學生如何種植、採收、準備和分享新鮮有營養的食物。

這項計劃開放給澳洲設有小學課程的公私立學校申請,若同時滿足低收入社經狀態的特別標準,則可以再申請高達澳幣1萬元的補助金(僅有80個名額)來建立學童廚房和農食花園等基礎設施,並抵銷教師培訓費用。

這項計畫在2012至2015之間已經資助267間學校,金額高達澳幣540萬,未來目標將再幫助400間新的學校,總共667學校將獲得補助。

小學裡的孩童與組上成員在廚房忙碌著自己的學習課程

廚房菜園食農計畫的課程相當受到孩子們的歡迎,每周的餐點實作課程鼓勵孩子們親自動手,學習如何製麵糰、如何堆廚餘、將學校菜園所生產的當季時蔬運用到餐點中。而孩童們,除了可以享用自己種植照顧的食物,也學習到如何運用這些當季時令食物創造不同的餐點。

有研究指出,孩子們自己動手學習烹飪的過程,能夠有效的減少食物的浪費(註二),而在這個課程中,沒有使用完的食材,皆被製作成果醬或其他相關產品,成為學校向家長或鄰里中募集公款的來源。

自己的校園自己造 ACT Kitchen Garden School

公立小學Majura Primary School,是澳洲首都特區中唯一獲得Stephanie Alexander Kitchen Garden計畫全額獎助的學校,後來也成為食農教育示範學校(ACT’s demonstration school)。首先由一群家長提出校園空間的相關改造想法,主動發起這項活動。

由家長發起的校園改造參與式計畫

拿到經費後當時一群家長志工,開始1個月1次週末早晨集思開會,開始構思如何善用經費進行校園改造,當時分類成6大組:

  • 花園/菜園組Garden Group
  • 廚房組Kitchen Group
  • 行銷資訊組Marketing & Information Group
  • 校園人際網絡組School Connection Group
  • 贊助捐款組Donation & Sponsorship Group
  • 社區資訊組Community Information Group

從寫計畫補助,到召集家長凝聚共識一起動手改造,對校園徹頭徹尾地進行改造。改造的範圍包括校園前入口改造(註三)、學校中庭、遊戲場、菜園、學生學習廚房、腳踏車停車棚及特色蠟筆圍牆等等。如今,學校的孩子們擁有自己的小型廚房,以及非常吸引人的農食菜園。

小學生廚房改造計畫,將原本堆滿雜物、陰暗的校園閒置教室空間改造成擁有四座烹飪流理台、兩座中島的廚房以及學生餐廳

Majura小學裡的菜園,是澳洲Stephanie Alexander Kitchen Garden Foundation課程的一部分。菜園在2010年被正式命名為「Annungoola」,有「豐富地方」的意思,是薩頓地區(Sutton)附近藥草植物生長並有大量新鮮水源的一個基地。

花園由2個主要領域組成,一區是市場花園(Market Garden),規劃線性種植作物,有著非常明顯,成排的覆土種植床被;另一區則是非線性種植的家庭花園(Home Garden),在這區域有著不同植物,使學生們能方便嘗試不同的有機農藝方法。

兒童廚房裡的孩童、廚房老師和家長志工,2016年起低年級的孩子們也開始引進一周一次的廚房實作課程

雞,是有機菜園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他們為下一期的種植堆肥提供大量新鮮糞便,培養土壤床被的品質;他們也會吃菜園裡的蝸牛、蛞蝓和捲曲蠐螬,回報提供給我們美麗新鮮的雞蛋!花園的設計具有很強的樸門永續設計原則(permaculture design principles)。

菜園空間的一角,不定期出售有從菜園裡分株種植的植物,可供學校販賣募款使用

Majura 小學食農教育的原則

  • 我們鼓勵孩子們彼此談話和思考,讓孩子使用所有的感官沉浸在學習中。
  • 我們強調味道和質地的樂趣,避免只以健康作為描述食物的唯一目的。
  • 我們的菜單計劃圍繞著季節性供應,不斷推陳出新。例如:大量的羅勒可以考慮製造香料醬,或大量的綠西紅柿酸辣醬及泡菜。
  • 我們尋求拓展孩子們的烹飪視野,使新的食品和文化差異都令人著迷,而不是感到陌生。
  • 我們尋求拓展孩子們描述食物風味與質地的詞彙,以及對菜園與植物的理解。
  • 我們使用當季盛產的新鮮食材。例如:藥草科植物不應過季採收或放讓其雜草叢生、老化。
  • 我們烹飪時很小心翼翼計算蔬果的保鮮時間,避免食物在孩子們眼前呈現看起來不好吃的樣子。
  • 我們相信大家一起圍著一張桌子分享,一起準備一頓飯的內在價值。
  • 我們認為「校園菜園計劃」是整個社會的資產和資源。
  • 我們看重志工、菜園和廚房專家及教師的作用,可以讓孩童享受充滿樂趣的學習體驗。

位在門的右側的廚房和室外用餐區,則連接著家長為小朋友構築,停放上下學腳踏車的車棚屋頂。

從國家級的廚房菜園食農計畫,到唯一獲得全額補助的小學案例;從熱心家長開始構思,找尋適當獎金申請、慢慢地組織學生父母親、慢慢地改造相關需要空間,可以看出澳洲民間參與公共事務的蓬勃發展。

而在這個食農教育計畫的相關軟硬體配套措施,包含其中豐富的教育內容資源、季節性菜單、培訓專業教育師資,除了為現代都會小學生們樹立了完整的食材健康教育學習資源,也擴展出附近居民和家長們能夠互動、凝聚向心力的心空間。


註一:https://www.kitchengardenfoundation.org.au/content/kitchen-garden-community
註二:如何解決每年5000億元的食物浪費?英專家:從教小孩煮飯做起
註三:School Revitalisation – front yard blitz. On 29 November, a large group of parents, friends and supporters spent a few hours planting out the front garden as part of our school revitalisation plan. This is time lapse video that gives you a feel for the day.

作者簡介:Janelee Li,“Cogito, ergo sum" 學習永無止境,期能在不斷探索當代永續概念中,串起多元文化之間彼此的正向交流,共同打造怡居新視界。

全文轉載自眼底城事,原文標題:直擊校園的食材環境教育:澳洲田園城市食農小學計畫

延伸閱讀
>> 羅商食農教育 餐飲科要學種田
>> 食安問題層出不窮 立委呼籲推動「食農教育法」
>> 「食在安心」,消費者面對有機和自然農法應具備的知識力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