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日月光致力節能:盼層層擴大循環圈,持續發掘永續契機

身為世界級規模的半導體封測大廠日月光,這 10 年來深感自身對於維護環境生態責無旁貸的重任,於 2017 年,協同國內企業,成立「台灣永續供應協會(TASS – Taiwan Alliance for Sustainable Supply)」,盼聚集眾人智慧與技術,創立循環經濟體系,尋找自然與產業和諧共處、永續發展的光明大道。

文:社企流

踏入日月光高雄廠,接待人員送上一杯用白瓷馬克杯盛裝的熱騰騰茶水,這是日月光現在接待外賓的標準禮儀——絕不使用瓶裝水;此外,因應本次採訪而印製的資料,也都採以雙面列印的方式,減少紙張的耗費,從這些小細節中,能窺見日月光落實環境保護的決心。

日月光集團資深副總經理周光春上個月甫出席倫敦「國際水資源高峰會(Global Water Intelligence)」,他分享日月光於會議中發表的 5 項永續行動方案:減少浪費(Waste Less)、替代方案(Alternatives)、總成本評估(Total Cost)、足夠緩衝期(Enough Buffer)、再利用優先(Reuse First)。

以上 5 點,簡單扼要地說明日月光這幾年在永續議題上積極開發的項目,然而,永續發展是一個很大的題目,關係到全台灣,甚至是全球生態環境的未來走向,周光春表示,僅憑日月光一己之力,無法立即全面地扭轉人類對環境造成的損害。

物流的循環——技術共享,串聯產業共同進步

日月光以永續發展為目標推動各項工作,攜手供應商建立綠色供應鏈,並著手進行供應鏈流程改善,周光春指著一旁的黑色塑膠箱表示,「這是我們現在與其他廠商共同使用的標準規格導電箱,可以重複使用。光我們自己,一年就減少使用了 100 多萬個紙箱。」

周光春解釋,透過全國物流標準化,除了做到廢棄物減量之外,還能帶動封測產業之外的供應商也連帶改變,「若只有日月光一個廠,供應商不見得會為我們調整規格,但是當供應商加入封測產業,彼此相互支持,台灣整體產業模式也會逐漸轉變,之後大家都能達到進軍國際的標準,我稱之為『強上加強』的策略。」

於是,2017 年,日月光聯合華泰、力成、南茂等 6 家企業,共同成立台灣永續供應協會 (TASS——Taiwan Alliance for Sustainable Supply),進行上下游供應鏈的整合與串連,以永續發展標準為目標,建立整合供應管理、運籌流程與資訊共享的平台,共創產業鏈的新契機。

技術的循環——把工業廢棄物提升成「黃金」

每一回 TASS 的會議,除了廠商代表之外,材料、化工、化學等領域學者專家也會加入討論,他們帶回廠商在執行面上遇到的問題,回到實驗室進行研究,再提出替代解決辦法。「我們生產者只對自己的本行專精,不懂其他行業,透過通才的學者加入,從廢棄物中尋找潛在機會,進而推動先前沒想過的橫向串連,展開全新的循環。」

周光春拿起桌上一罐裝有黑色塑膠狀圓柱體的罐子介紹道,罐子裡這些貌似石頭的圓柱體為「膠餅」的邊料廢棄物。膠餅為半導體封裝的重要原料,經過壓製成模後會產生邊料廢棄物。過去,這些廢棄物只能以掩埋的方式處理,而誰也沒想到,如今這些原本位於生產線終端,似乎只能永埋地底的「垃圾」,其實也能成為其他產業求之不得的「黃金」,從烈焰餘燼中再生出一段燦爛的新生命。

「我們找專家一起研究,發現只要用高溫燒製,這些邊料廢棄物就會變成白色粉狀的二氧化矽。」而這些二氧化矽粉末,現在主要用來製作環保磚建材。

除此之外,在學者的研究之下,他們發現這些二氧化矽再經過一層技術轉換,可以從現在的彈珠狀粉末變成有孔洞的珊瑚狀粉末,「經過加工後的二氧化矽粉末若與橡膠攪拌混合,便可用來當作高級輪胎或運動鞋底的添加劑,因為耐磨性很高,產品經濟價值也大幅提升了。」周光春表示,「為了達到這項目標,我們正在建設能夠進行加工再製的工廠。」

知識的循環——環境教育拓展與傳承

日月光積極耕耘的不僅是技術上的循環,也投入大量心力在知識教育面的傳承,盼讓蘊藏在人類大腦的綠能種子及早發芽茁壯。如今,日月光文教基金會每年撥出一億元資金用於環保公益,對於「節能」議題更是不遺餘力。

周光春說:「孩子要是從小就能了解環境與人、工業的關係,這些想法等長大之後會改變他們的生活。」

日月光就近從楠梓地區的國中、小學開始,替每一間教室更換節能 LED 燈,讓原本用電量居高不下的學校達到省電的效益。從學校開始,將節能思維傳授給學童,學員便能更進一步能將此思維帶回每一個家庭,如此一來便構成持續轉動的正循環。「今年我們把這項計畫拓展到美濃、茂林、三民等區域,未來也預計持續擴大施行範圍。」

此外,日月光文教基金會固定的環境教育夥伴還有高雄科技大學,在這處環保署認證的環境教育機構中,基金會與高科大攜手針對學齡孩童、社區志工,以及來自各國中小的老師設計不同的環境教育課程。

周光春分享:「都市裡大部分小孩覺得氣候變遷離自己太遠,所以我們環境教育主要讓孩子先產生興趣,比如說老師會拿乾冰來告訴大家什麼是二氧化碳,他們覺得好玩,就會主動學習更多。」

周光春眉飛色舞地繼續解釋環境教育的內容,「我記得課堂中有位老師對植物如數家珍,會帶學生去戶外認識台灣原生植物,討論人類如何與自然相處,從小朋友的心得報告裡面,看得出他們很有體悟。」

在高科大行之有年的環境教育課程中,來自各科別的學校老師也是靈魂人物,有人教國文、有的是數學,他們一邊上課也同時思索如何以自身專業帶入環境教育課程開發,無形間也開啟了環境科學與其他知識的多重循環管道。

能源的循環——今年目標創下節能新紀錄

從內而外日月光持續以堅定的態度提倡永續概念,對外,從技術、知識面串連發展循環產業;對內,日月光同仁則培養出深入日常的環保舉措,除了不使用瓶裝水接待客戶,員工也都自備餐具,甚至員工餐廳也全面使用可清洗的美耐皿餐盤,此外,總經理羅瑞榮更一聲令下,吩咐外包清潔公司拒絕幫忙沒做好垃圾分類的部門清運垃圾。

周光春打趣地表示:「我們生活在這個環境,為什麼要自己搞破壞?環保就當作是為了自己做也很好啊,這也是一種循環的概念。」

而在今年度結束前,日月光再度設下超高難度的「節能」任務:高雄廠預計省下 5 千萬度的電,等於大社地區全體居民一年的總用電量。「這個題目非常有挑戰性,像車子一邊開一邊換輪胎,因為工廠要 24 小時運轉,同時更新設備又要保持產能。」周光春坦承現在進度還有待加強,但是絕對要「關關難過關關過」。

目前,日月光從 2017 年落成的女子宿舍大樓冷氣著手,以冷氣的熱泵原理產生比電熱多 3.8 倍的效能,能供應宿舍中央熱水系統,且同時循環產生免費冷氣。

工廠無塵室的冷卻與加溫系統則是另一個能省下許多電能的地方,「2、30 年前工廠落成時,大部分人還沒有永續概念,所以設計沒這麼周全,但其實仔細觀察工廠中,甚至是生活中,有無限多的機會等待我們用新思維改造。」更新電器設備對於日月光來說是負擔嗎?經過財務精算,一年內省下的電費,就可以回收投資設備的費用。

美好的循環——提前行動,守護寶島永遠美麗

永續議題的熱度在這個世紀隨著地球氣溫持續升高,原因一方面來自於人類的生存危機,一方面也是對地球萬物逐漸拓展的同理心。在全球電子生產業中,大家已經擁有企業責任的共識,日月光也是 「負責任商業聯盟 (Responsible Business Alliance)」會員之一,負起落實各項環境保護規範的責任。

周光春表示,如今國際客戶非常重視生產商的永續措施,「價錢便宜、交貨迅速」已經不再是全球電子製造商的主流價值。

對日月光來說,半導體封測製程中使用到的稀有金屬,在不久的將來會面臨礦產枯竭的情形。「循環經濟不要用『跟』的,最好早一步就做好準備,現在就要採取行動!」周光春說道。

日月光預計將現有生產方式逐步推入循環流動當中,當商業價值融合社會價值,就是源源不絕的永續動力,日月光便能以更有信心的態度穩健因應各種挑戰,引領產業創造相互串連的循環體系,讓這座美麗的島嶼永遠生生不息。

延伸閱讀
>> 第二屆亞太社企高峰會:國際社創領袖呼籲,一同啟動亞洲的「倫理革命」
>> 第二屆亞太社企高峰會:微軟鼓勵社企擁抱數位轉型,善用 AI 放大社會影響力
>> 用科技促進社會創新!他建置印度第一個數位廁所,致力推動創新方案改善社會問題

本文為啟動亞洲高峰會合作專欄,如欲轉載全文至其他介面,請來信洽詢社企流。

「民眾不只要認識、還要相信社會企業」願景工程執行長:公益揭露是關鍵

文:社企流

自 2006 年台灣出現「社會企業」一詞至今,社企發展走過逾 12 個年頭,其中,「聯合報系願景工程」(以下簡稱願景工程)就參與了近 6 年。

2011 年,聯合報懷抱著讓台灣更好的社會使命,催生了願景工程,開啟一段有別於傳統的媒體之路,自 2013 年起,他們更進一步投入社會企業的倡議行列。

2018 年底,活水社企投資開發公司總經理陳一強提出「台灣社企發展三階段」主張,並指出台灣已從「鼓勵創業」邁向下一個進程,來到社企新創規模化、永續化的階段。(同場加映:林以涵 X 陳一強對談(上):台灣社企的下一個十年——從倡議走向結構變革,公私部門如何因應?

與此同時,社企的概念在台灣越來越普及,相較過去「民眾沒聽過社會企業」的困境,市場中逐漸出現新的挑戰。面對時局改變,作為觀念倡議者的願景工程如何看待台灣社企的發展、又有哪些給社企創業家的建議?

讓台灣更好,以倡議推動制度改革

願景工程執行長羅國俊表示,近年來,台灣社會對於主流媒體的商業化、甚至成為政治傳聲筒感到失望。為回應社會期待,聯合報系成立願景工程,將大量資源投注於公共與民生議題,堪稱業界創舉。「願景工程的理念,就是要努力讓台灣更好。」羅國俊說。

願景工程每年大規模報導公共議題,更在制度面產生實質影響力。如 2012 年開始的「公路正義」追蹤報導,長年探討酒駕問題,成功促成立法院加重酒駕罰則;又如「搶救偏鄉教育」專題,呼籲提高偏鄉老師的任教誘因,也於近年催生了「偏遠地區學校教育發展條例」,鼓勵更多師資長留偏鄉。

對此,羅國俊表示:「我們很欣慰,在願景工程的倡議之下,無形中可能就挽回了幾百條人命、讓更多孩子能得到穩定的教育資源。我們會持之以恆,讓更多社會問題被看見。」(同場加映:當「花甲」企業踏入社會創新——聯合報系願景工程執行長羅國俊:願媒體與社企共創更好的台灣

傳統媒體跨足社創圈,促進大眾認知度

2013 年,願景工程首度針對社會企業進行大規模報導,帶領讀者認識台灣的社會企業。

身為國內最早關注 CSR(企業社會責任)的傳統媒體,對內,他們以身作則,不一味追求流量、銷量,著眼於媒體的社會影響力;對外,他們與社企流合作,出版《讓改變成真:台灣社創關鍵報告》、《開路:社會企業的 10 堂課》等書、舉辦亞太社企高峰會,推動國內的社會企業發展,以讓社會創新的思維更普及。

推動初期,民眾對社會企業所知甚少,較難引起共鳴。如今時隔多年,羅國俊說,台灣大眾對於社企的認識提高許多,是個可喜的現象。

根據台灣經濟研究院、星展銀行(台灣)及願景工程聯合發布的《2019 年社會創新大調查》,相較兩年前調查數據,民眾對社企的認知程度有顯著提升,如今有超過 3 成受訪者都聽過「社會企業」。

羅國俊也指出,許多中小企業都開始貫徹社企精神、為自己冠上「社企」稱號,可見社企一詞在台灣社會已廣泛受到接納,對企業形象也有加分效果。

在 2019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上,羅國俊和眾多社創圈領袖受邀參與「社會企業高階會議」。該會議由 Omplexity 系統管顧公司創辦人薛喬仁(Joe Hsueh)帶領參加者一同描繪台灣的社會企業生態系統圖,找到自家組織於生態系中的角色。(同場加映:從「社會創新」到「影響力投資」:社創圈「NAB 暖身小聚」,為台灣社企發展開拓下一哩路

根據生態系統圖,若要讓社會大眾支持社企,就需要先建立他們對社企的認知,而後才會使民眾產生購買、聲援的動力。羅國俊說:「作為媒體,願景工程透過議題報導、觀念傳播,提升公眾認知(public awareness),而這也是媒體最能發揮自身角色之處。我們很高興看到,台灣民眾對社企的認識越來越普及。」

欲降低公眾質疑,社企需讓營運更透明

不過,羅國俊也提到,根據最新的《社創大調查》結果,民眾對社企的認知雖然上升,認同度比率卻呈現些許下滑。

「這是一個值得關切的警訊。根據生態系統圖,公眾的懷疑會削弱他們對社企的支持。而在台灣,社創圈已經碰到了公共信任的困境。民眾開始質疑,憑什麼要相信社企會實踐承諾?社企能達到的實質影響力又有多少?」

羅國俊指出,社會企業不是慈善事業,而是銷售產品和服務的公司。由於社企需憑藉商業交易來發揮影響力,就必須取得更高的社會信任、受到更嚴格的檢視。

根據羅國俊觀察,台灣民眾對於社企產品及服務通常抱持著較高的期待、也對於該商品究竟產生多少公益影響力相當關注。因此,當消費者認為使用的產品性價比不足、且又未明確看到社企的公益成效,便會降低支持的意願。

回應這項需求,羅國俊建議,除了提升產品與服務品質,社企對於對自身的獲利、營運、以及實踐使命成果,都應主動向市場揭露,提供公開透明的資訊。如此一來,民眾便會更信任社企。

「不論是透過公開財報,或是第三方的專業認證,一家好社企,都應該主動向受眾揭露這些資訊,才能證明所賺的錢確實回歸使命與願景。」羅國俊說。

他也表示,在網路發達的時代,許多資訊未必要全然仰賴傳統傳媒,社群媒體、自媒體等傳播形式,都是社企揭露公益作為的好管道。如果社企能主動公開這些資訊,也更能有效創造後續的社群擴散聲量。

此外,羅國俊更指出,社會企業的定義模糊、缺乏法規約束,讓許多組織開始「洗綠」(green wash),也就是打著社會企業的名號,更以此在行銷上大作文章,營運時卻行使股東利潤極大化、沒有實踐公益使命。這些魚目混珠的亂象都會製造不透明的競爭環境,需要社創生態系中各方提出更多討論、一同解決,才能創造公平的市場。

持續扮演橋樑、帶動主流媒體關心社創

儘管挑戰重重,對於台灣的社會企業發展,羅國俊依然抱持樂觀態度:「相較新加坡等鄰近國家,台灣對社企的認知已算走在前端。面對新事物,台灣人的接受速度總是很快,這是社會創新在台灣的機會。」

羅國俊也表示,願景工程「吾道不孤」,近年來,許多傳統媒體都前來與他們合作,朝向讓台灣更永續的目標邁進。「要達成願景不能只靠自己,還得和志同道合的組織協力。」

例如:自 2017 年起,TVBS 電視台舉辦「全球華文永續報導獎」,願景工程也出力協助,鼓勵具永續發展思維的優質報導;今年,願景工程更首度與華視合作推出「綠生活實踐+」影音競賽,邀請大專院校學生投件,分享自己環保生活的實踐方案。

憑藉默默耕耘,願景工程在主流媒體圈發動了一場軟性革命,逐漸引領更多媒體發揮社會影響力。羅國俊期許,他們能持續為公共議題發聲,並扮演社創圈與大眾的橋樑,讓更多好理念有實現空間、讓更多年輕社創者一展長才。

本文為啟動亞洲高峰會合作專欄,如欲轉載全文至其他介面,請來信洽詢社企流。

延伸閱讀
>> 星展銀行深耕社會企業,厚植台灣社會創新能量
>> 第二屆亞太社企高峰會:國際社創領袖呼籲,一同啟動亞洲的「倫理革命」
>> 第二屆亞太社企高峰會:微軟鼓勵社企擁抱數位轉型,善用 AI 放大社會影響力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