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在地酒商將 311 震災的眼淚化為美酒,「水蜜桃的眼淚」拿下全國金牌

2017.08.15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姚巧梅

周日上午 10 點鐘,日本福島縣觀光物產館,少數幾名觀光客悠閒逛著。「歡迎惠顧,謝謝光臨!」宏亮的聲音劃破冷清的會館,4 月才從東京調回家鄉的副館長櫻田武,精神飽滿地在館內四處走動招呼客人

「2 天前,我們才收到通知,我們製造的日本酒得到全國第一,這已經是第五年獲獎了,」櫻田武喜不自勝地分享喜訊。在他身後琳瑯滿目的日本酒櫃台,豎立着「日本第一金賞」的立牌,寫滿得獎的 22 個品牌。

由廣島市酒類綜合研究所主辦的全國新酒(清酒)評鑑會,福島縣五連勝奪下金牌獎,這個紀錄僅廣島縣足以匹敵。「311 震災後,和許多農產品一樣,福島產的酒也受到消費者的質疑,」櫻田坦承。但是,堅守提供消費者最佳產品的承諾,視「復興福島」為共同目標的酒商、農民們,化悲憤為挑戰,因而突破眾人的質疑,逆轉厄運。 

賣不出去的水蜜桃,流下懊惱的眼淚 

新品日本酒「水蜜桃的眼淚」正是一例。大和川造酒廠社長佐藤和典回憶,他聽說一位濱海受核災影響的果農收到一封顧客的來信:「觀光客銳減,我愛吃的水蜜桃賣不出去,讓我流下了懊惱的眼淚。」聽到連消費者都為了福島的命運而落淚,激發佐藤的鬥志與韌性,為了回饋暗中鼓舞的消費者,即使環境艱困,也要努力將懊惱的眼淚化成歡欣的笑容。

於是,他特地用代表福島的水蜜桃做材料,結合批發商、設計公司,研製出微甜帶純米酒味的「水蜜桃的眼淚」。透明的磨砂玻璃瓶外貼著粉色標籤和一滴眼淚的標誌,推出第一年就大受歡迎,狂銷 3 萬瓶。

「不能辜負消費者對復興福島的期許,」佐藤說,「這是一瓶裝滿了祈願者強烈心情的酒。」

「水蜜桃的眼淚」

大和川造酒位於福島縣靠內陸的山區奧會津喜多方市,是入選金牌獎的 22 個品牌其中之一。福島縣地理分成 3 大區塊,奧會津以外,還有平坦的內陸「中通區」和受到核災影響最嚴重的太平洋沿岸「濱通區」。3 種地形型塑成迴異的氣候與風土,使得福島的酒較東北其他縣呈現出更繁複多樣的口味,而有「日本酒的百貨公司」之譽。 

「福島的 56 座釀酒廠中,只有幾家蓋在濱通區,大部分集中在中通區和奧會津。到現在,酒不曾被檢測出輻射含量,是我們的驕傲,」櫻田武從地理位置說明福島酒的安全性。福島造酒公會理事長新城豬之吉則舉嚴格的檢測表示,不僅稻米、水質和發酵醪需要檢測,各釀酒廠的原酒、瓶裝等也必須通過檢測,至今所有產品都在 10 貝克安全範圍以內。

堅持手工,不想提供半吊子的酒給消費者

福島還有位傳奇的女造酒師林百合(林ゆり)。今年 49 歲的她,在 20 年前研製出純米大吟釀「yuri」(音譯,百合之意),迄今仍是她經營的鶴乃江釀酒廠的長銷酒。相較於早年流行的日本酒,通常帶著葡萄酒般酸甜的風味,酒精度也低,這品酒含在口中,感覺米香擴散後是凛冽卻甘甜的酒氣,簡勁中不失圓潤,出乎意料之外大受女性歡迎。

「不想提供半吊子的酒給消費者。」秉著這種信念,當時剛從東京農業大學釀造系畢業的林百合,回鄉繼承家業,把所有精力投注在開發 yuri 達 1 年之久。其中最困難的是麴米和醪的溫度管理。麴米是釀酒用的米,醪是發酵中的液體。大酒槽裡的溫度必須維持 2 至 3 度,即使是嚴寒的 2 月,也必須半夜起床工作約 2 小時。

「溫度太低,酵母會失去元氣,所以要用毛毯蓋住酒槽或用燈泡溫熱,」林百合透露,而這種微調必須持續 30 天,每天重複兩次。堅持手工、講究細節,終於做出個性十足的酒。

手工釀造酒的相當需要勞力。

傳統釀法費時耗力,卻反映出企業承諾的初衷

現在日本釀酒廠普遍導入機器,像她這種不願妥協的造酒商,同鄉中還有兩家——「仁井田本家」和「大七酒造」。他們選擇全日本剩不及 10% 人採用的傳統造酒技術「生酛釀造法」,花費雙倍的時間與人力來製酒。為維持安定的發酵,員工必須半夜起床到清晨為止,每隔 3 小時用木槳在酒槽裡攪拌,對耐力和勞力是很大的挑戰。

創業 300 年的「仁井田本家」社長仁井田穩彥,遵循家訓「酒一定要健康好喝」,不僅選擇不辭辛勞的釀酒技術,作為日本酒原料的稻米也是自己栽種,不用農藥和化學肥料。目前,正進一步研究如何將稻草、米糠混進酒渣中當做堆肥,力圖實踐循環型農業。

1752 年創業的「大七酒造」社長太田英晴,以「讓消費者感知豐潤的日本酒世界」的精神,採傳統釀法以外,更特別重視水質,將釀酒廠蓋在地下水水脈之上,擁有 4 座水井。他家的酒每每被拿來招待外賓,首相安倍晉三在法國的宴客酒也是。

堅持採用耗力費時的「生酛釀造法」,反映出福島酒商看重企業對消費者的承諾。正是因為不忘初心,才能在外界的質疑中逆轉勝,在艱難處境中啜飲一口甘醇的勝利滋味。

全文轉載自天下雜誌CSR@天下,原文標題:水蜜桃的眼淚——看福島清酒如何逆轉勝,拿下日本金牌

延伸閱讀
>>【書摘】這本雜誌生猛新鮮 淋點威士忌味道更棒
>> People Tree 慢慢買 更快樂
>> 解決食物浪費 乾一杯「用麵包釀的酒」
>>「濁水化醇酒」:政府與民間協力整治河川,用昔日污水釀出今日新酒味
>> 把氣候變遷喝掉!荷蘭企業Hemelswater用雨水釀啤酒,有效運用水資源


社企流數年來緊追台灣社企發展脈絡、掌握國際社企趨勢,與聯合報系願景工程、星展銀行攜手,將多年深刻觀察精煉出10大心法,《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是台灣唯一深入探討「社會企業」的進階巨作,更多精采內容都在書中。→ 點此搶購!

經濟與環保無法並存嗎?德國最大煤礦公司與政府合作,將煤礦場轉為綠能

2017.08.07

文:顏和正

「亞泥,比五年前我拍看見台灣的時候挖更深了。」這是齊柏林上個月在花蓮空拍太平洋鯨群,飛越太魯閣上方的亞洲水泥礦場時,所發出的嘆息。《看見台灣》4年前上映時,蒼鬱東海岸上方一塊亞泥採礦的「斷頭山」景象,令人震撼。今年三月礦業法修法前夕,經濟部通過讓從1957年就開始在此挖礦的亞泥,繼續延展20年的採礦權,再度引爆經濟成長與永續發展這個看似永無解法的爭議。隨著齊柏林的不幸逝世,網路上也發起撤銷亞泥採礦權的連署。

然而,經濟與環保真的無法並存嗎?德國將煤礦變綠能的案例,可以提供另一種思考。今年三月,德國西北部北萊茵—西發利亞省(North-Rhine Westphalia)政府宣佈,位在當地的普斯波(Prosper-Haniel)煤礦,預計在明年結束採礦後,改造成一個巨大的「電池」,計畫結合風力、太陽能、與水力發電,產出200百萬瓦(megawatt)的再生能源,提供40萬戶家庭用電。

利用風力、水力、與太陽能,將黑煤轉綠能

煤礦主人、也是德國最大煤礦公司RAG AG,正與當地政府及杜伊斯堡-埃森大學(University of Duisburg-Essen)合作,預計將這個於1974年啟用至今的煤礦,轉成再生能源的抽蓄電廠。一方面在礦坑最上層裝置風力與太陽能發電設備,一方面利用礦坑深達1200公尺的縱深與延綿26公里長的坑道,注入100萬立方米的水量,在用電離峰時段利用便宜、多餘的電力,將水抽到在礦坑表面改建的水庫,在用電高峰時段再將水向下放,啟動位在坑底的渦輪發電。如此一來,礦坑產出的不再是黑烏烏的煤炭,而是乾淨環保的綠能。

北萊茵—西發利亞省是德國重要的經濟重鎮,富含煤鐵礦,以採礦煉鋼等重工業著名的魯爾工業區(Ruhr)即位於此,可說是德國工業革命的搖籃。雖然高污染的重工業已逐漸凋零,但這裡仍是德國人口最多的一省,也是對德國經濟貢獻最大的地區,佔全國GDP的五分之一,發電量更佔了三分之一,德國主要的電力公司都聚集在此,包括RWE、E.ON、Steag、Uniper、Innogy等。因此,在德國廢核電、拼綠能的「能源革命」(energiewende)中,這個「黑煤轉綠能」的計畫,就成為一個重要指標。

一石二鳥的改造計畫,解決失業與環保問題

這個計畫可說是一石二鳥。一方面解決礦工下崗的失業問題,因為他們可以轉成電廠的員工;一方面激勵再生能源的應用。德國預計在2022年全面廢核,2025年再生能源發電量需佔總用電量40~45%;2035年目標進一步提高到55~60%。目前德國全國已經有27座火力發電廠申請退役,如果這個計畫成功,預計未來還會有更多的煤礦起而效尤。

美國也有類似做法。過去是產煤重鎮的維吉尼亞州(Virginia),也打算將好幾個廢棄煤礦改建成利用水力發電的「儲備電池」。肯德基州(Kentucky)的礦業公司柏克萊能源集團(Berkeley Energy Group),則是正跟EDF再生能源(EDF Renewable Energy)合作,計畫將兩個位在山頂的舊煤礦,改造成該州最大的太陽能發電廠。這個計畫正在進行可行性評估,預計總發電量可達到50~100百萬瓦,同時也能提供礦工新的工作機會。

雖然德國與美國的狀況跟台灣不盡相同,但是從高污染的黑煤變成乾淨的綠能,從破壞生態到友善地球,這說明了經濟與永續發展,不必然是毫無交集的平行線。在高喊非核家園、追求綠能發展的時候,台灣政府與企業是否聽到了齊柏林的嘆息?

全文轉載自天下雜誌CSR@天下,原文標題:齊柏林的嘆息—看德國如何改造煤礦變成綠能發電廠

延伸閱讀
>> 韓國賣場不賣塑膠袋 血拚別忘自備購物袋
>> 全球每秒賣出2萬個寶特瓶 生物分解來得及吃光塑膠海?
>> 政院版《礦業法》修正草案出爐:學者盼促成自然資源的「轉型正義」


社企流數年來緊追台灣社企發展脈絡、掌握國際社企趨勢,與聯合報系願景工程、星展銀行攜手,將多年深刻觀察精煉出10大心法,《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是台灣唯一深入探討「社會企業」的進階巨作,更多精采內容都在書中。→ 點此搶購!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