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點燃孩子學習熱忱、將知識化為行動!玩轉學校將打造以孩子為本的學習基地

​社企流/文:蘇郁晴

「我們希望把印度兩間知名學校——河濱學校(the Riverside School)及綠色學校(Green School)的精神及系統帶進台灣,讓孩子可以開心學習、我們也能做自己喜歡的事。」談及玩轉學校的新計畫,兩位創辦人黎孔平和林哲宇興奮地描述在自己心中萌芽的理想校園。

為了引發孩子自主學習的熱忱,玩轉學校自 2015 年成立以來,研發多個議題式遊戲,並走入校園,開辦冬夏令營等青少年課程活動,讓孩子能在玩樂中學到團隊合作、國際事務、社會與環境議題等;此外,他們也為老師開設教學工作坊、提供免費教材,讓更多教育工作者能共同參與、推動改變。(延伸閱讀:「當小學生握有核武,會是什麼樣子?」玩轉學校推「世界和平遊戲」,讓孩子從中學習國際議題

「我們不只想教導孩子知識,還希望他們可以因此產生行動、建立價值觀,學會關注社會議題、國際事務、甚至落實社會參與等,這都是需要很長的陪伴才能做到的。」林哲宇說,他們近期體悟到,玩轉學校目前的模式,雖然能觸及較多孩子,但因為孩子長時間還是待在學校或家中,短期的營隊或課程或許能帶給他們新的啟發,卻難以有更深遠的影響。

​打造一所以孩子為本的學習基地

於是,打造一所能供孩子長期穩定經營的學習基地,成了玩轉學校接下來的目標。

黎孔平和林哲宇進一步分享,由於玩轉學校目前的商業模式,是前往不同合作學校帶議題式遊戲教學,雖然過程中不乏有孩子因為想出一個「扭轉國家危機」的方法時的笑聲及歡呼聲,但由於場地是向他人短期租借的,這些孩子的成長故事難以累積在一處,讓外界輕易看見與學習;而團隊也常因為場地限制,在教材設計、空間規劃上,只能以輕便、好攜帶、好整理為主,難以將孩子的創意發揮得淋漓盡致。

​因此,兩人決定追尋他們心目中理想的校園樣貌——河濱學校與綠色學校,建立一所台灣專屬、以孩子為本的學習基地。目前,他們預計與兩校取得聯繫,引進相關的課程系統,打造讓學童快樂自在學習的教育環境。

聞名全球的綠色學校,以打造「以學生為中心的教育環境」為願景,他們不只教導學生基本學科知識,更強調孩子能在實踐中學習,並推出自己的綠色課程,帶著學生落實永續,提高他們的社會與責任意識等。

而河濱學校,不僅注教授學科知識,更培養孩子解決問題、溝通及合作等能力,並著重讓孩子探索自己的熱情所在。

「綠色學校和河濱學校都沒有收很多學生、河濱學校甚至全球只有一間,但每年還是有很多人飛去那裡參訪。」黎孔平分享,玩轉學校也希望能成為台灣教育領域的典範,讓外界知道在不一昧追求學科成績、學到什麼的學習環境中,孩子仍能有很好的發展、或甚至超越現存的教育制度。

​加入 iLab 加速器計畫,讓夢想成為可實行的藍圖

在打造玩轉學校基地的路上,黎孔平和林哲宇表示,社企流 iLab 加速器計畫給予他們很大的支持與陪伴。

iLab 加速器主要為團隊提供 3 對 1 的導師諮詢、及 4 堂成長課程,並深度陪伴每個創業團隊,讓他們能夠在半年的時間內加速成長。過去,玩轉學校已是 iLab 的孵化器團隊之一,去年底,他們希望公司能在營運面有所成長,因此申請加入加速器計畫。

回望這半年,林哲宇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加速器導師們在為期六個月的計畫期間,從旁給予商業與執行上的評估與規劃建議。他笑說:「若沒有他們一直在旁提點我們、給我們創業的相關建議,作為我們最有力的支持,我們根本沒有勇氣設立基地。」

此外,林哲宇覺得加速器執委會也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我碰到問題時,很常打電話求救,他們都會在短時間內回答我的問題。」

「我覺得 iLab 加速器讓我們的夢想不再只是夢想,而是能夠實行的藍圖。」林哲宇說道。

​回應 108 課綱:點燃孩子的學習熱忱才是關鍵

今年是玩轉學校創立的第 6 年,雖然台灣已端出以核心素養為軸的 108 課綱,但兩位共同創辦人認為,即便改了課綱,但教育的「遊戲規則」沒改仍是枉然。

「108 課綱本身是好的,但孩子還是要考試、仍有升學壓力,這樣可能會讓孩子的壓力更大,因為他要兼顧學科與核心素養。」黎孔平表示,目前的遊戲規則,只會消弭孩子學習的熱忱。

這也是玩轉學校致力以情境式遊戲促進學習的主因,他們期許孩子能透過好玩的方式,了解台灣、乃至於這個世界發生什麼事,更透過角色扮演,親自提出解決危機的解方,希望能透過遊戲及議題的結合,讓這個快樂的經驗,成為往後孩子主動關注各種議題的啟發。

​未來,孩子都能好好玩、自在的學習

如今,玩轉學校觸及過的學生及老師都已超過 8 千位,不僅是孩子喜歡玩他們的議題式遊戲,老師也紛紛前來參與工作坊,以獲得教學靈感。接下來,他們在現有服務持續發展的同時,也要用心規劃屬於玩轉學校與孩子的基地,為台灣教育帶來新的可能性。

為了有效發揮影響力,黎孔平和林哲宇希望這趟改變的路程能邀請大家一同參與。玩轉學校提供針對企業 CSR 部門 3 種不同的合作方式,包括將企業所關注的議題變為好玩易懂的遊戲、與企業一同培力較弱勢的兒童與少年、或是由玩轉學校合作的種子教師前往全國各地企業舉辦 CSR 課程,讓各公司在獲利的同時,也能為社會帶來正面影響。

針對大眾,他們則希望能徵求台北近郊一處待活化的閒置土地或校舍,與他們一起建立創新教育模式的據點。

訪談尾聲,問及兩位創辦人對台灣未來的教育有什麼願景?喜獲寶貝兒子不久的林哲宇期許,未來的孩子能不再被遊戲規則限制,能好好的玩、用力地闖,不會因為被迫學習自己不感興趣的事物,而失去對世界的好奇、及對學習的熱忱。

這不僅是身為爸爸的兩位創辦人的期望,也是玩轉學校不斷努力邁進的方向。

核稿編輯:李沂霖

【iLab 育成計畫徵件開跑,找尋社創新星,一起加速共好新常態!】

即日起至 6 月 10 日,iLab 孵化器與加速器開放第三屆最後一梯次的招募!

在你的創業路上,iLab 從 0 到 100 無縫支持具備社會使命的創業團隊。只要你正致力於改善某個社會議題、透過商業創造影響力,無論你正在驗證點子或商業模式、測試市場與產品服務、市場及業務擴張階段,在 iLab 育成計畫裡,你都能找到對應的專業服務與資源,以及近 200 組與你志同道合的創業團隊社群

了解更多 iLab 孵化器 
了解更多 iLab 加速器
這次孵化器與加速器同時開啟徵件,還搞不清楚自己適合哪個計畫嗎?
>> iLab 診斷測驗,8 個問題馬上搞懂

延伸閱讀
>> 「我學到了專注力和自信心」大吉國中射箭隊,培養孩子面對人生的態度
>> 一所沒有校園的大學!「Minerva」不教應付考試的課程,將學習場域推向全世界
>> 苦茶樹園中的文化復興——「茶籽堂」拾起土地上的美好,盼讓台灣文化驕傲地站上世界舞台

咖啡除了提神還能當燃料、製鏡框!英國新創 Bio-Bean 讓廢棄物從垃圾場重生

2021.05.14
合作轉載

咖啡渣有什麼用?很多咖啡廳都會讓客戶免費帶走用過的咖啡渣。它們除了除臭,還可以增香、驅蟲、甚至能當堆肥!來自英國的大學生 Arthur Kay 想要為咖啡渣找到更多的用途,於是將它們回收後轉化為生物燃料,讓咖啡不但能夠「提神」,還能夠「暖身」。

創新拿鐵/文:戴羽

Arthur 的大學是在倫敦大學學院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就讀建築系。一天,當他在喝咖啡時,忽然想到每天都在喝咖啡,那咖啡渣會被如何處理?在深入了解後,Arthur 發現在英國每年都有數十萬噸的咖啡渣被送到垃圾掩埋場。而這些咖啡渣在被分解的過程中又會產生大量溫室氣體,加劇全球暖化。於是,Arthur 就開始思考如何再利用這些咖啡渣,讓喝咖啡可以變得更環保。

由於咖啡本身有很多油脂,Arthur 覺得它可以用來當燃料。再加上英國還有些家庭在冬天時會用燒木材取暖(那些家中還有壁爐的),因此 Arthur 決定這是可以嘗試的。而且,他也留意到咖啡渣在使用過後因為還很潮濕,所以咖啡廳都會將它們另外集中處理。這讓收集這些咖啡渣變得相對簡單。

雖然如此,Arthur 知道他想做的事不管是技術、涉及的供應鏈、商業模式、甚至他身為創辦人都是未經驗證的。因此,想要有機會成功他需要找到最頂尖的人才一起工作。他招募了一支由所需要人才組成的團隊,其中包括英國少數擁有「顆粒燃料」(從生物質壓縮製成的供暖燃料)博士學位的人,以及油脂萃取專家!

因為 Arthur 將「咖啡渣」變成「燃料」的構思夠創新,也正好搭上了「環保」這個近來備受重視的議題。因此,他在找尋人才和資金方面都相對的容易。Bio-Bean 在 2013 年成立,在兩年內 Arthur 就已經募得了超過 200 萬英鎊(約新台幣 7744 萬)的資金,以供他的 20 人的新創團隊研發他們的產品。

咖啡渣當材燒,能夠燒得更久更熱

由於 Arthur 最初的想法是要用咖啡渣來取代木材供一般家庭取暖,所以他們研發的第一個產品就被命名為「Coffee Logs」(咖啡木塊)。

首先,Arthur 和速溶咖啡廠、連鎖咖啡廳合作,將它們用過的咖啡渣回收並運送到 Bio-Bean 位於劍橋郡佔地兩萬平方公尺的工廠。在這全世界第一間每年能處理 5 萬噸咖啡渣的「咖啡回收廠」裡,含有 60% 水份的咖啡渣被烘乾與清潔,然後再和木屑混合並壓緊,最後再將蠟塗在表層,做成「碳中性」的生物燃料。

每一塊 Coffee Logs 大約是一瓶汽水罐的大小,是由 25 杯咖啡的咖啡渣所組成的,一包有 16 塊共重 8 公斤。目前,一包 Coffee Logs 售價是 6.99 鎊(約新台幣 270 元),在英國各大超市都有出售。

根據 Bio-Bean 的研究, 燃燒 Coffee Logs 比一般木材能提供 20% 更多的熱能,以及燒的時間。雖然 Coffee Logs 在燃燒過程中仍會產生溫室氣體,但由於它是由廢棄的咖啡渣製做而成,因此就不用砍伐其他樹木來燃燒。Bio-Bean 估計,這比將咖啡渣丟棄在掩埋場減少約 80% 的溫室氣體排放。(同場加映:Bio-Bean 回收咖啡渣以減少溫室氣體,這家公司直接回收「溫室氣體」!請看:「污染」只是沒有被善用的資源!這家廢氣回收公司用創新技術,將溫室效應的元兇變成我們常見的商品

但由於 Coffee Logs 是在冬天才會有需求,因此,Arthur 需要開發新的產品以確保 Bio-Bean 在其他季節也能夠有收入。

開擴工廠的需求,創造更大的「量」與「影響」

Arthur 在研發新產品是發現很多工廠因為環保原因開始改用生物質鍋爐。於是,他靈機一動,就想到將 Coffee Logs 稍做變化,開始生產讓這些鍋爐使用的顆粒燃料:Coffee Pellets。

由於 Coffee Pellets 主要目標是工廠,而且使用量比 Coffee Logs 大很多。這不但帶來更大的市場,也對環境有更大的正面影響。Coffee Pellets 能夠讓工廠擺脫燃燒化石燃料,減緩對全球暖化的影響。也能夠讓已經轉用生物質鍋爐工廠能夠減少對木材的依賴,並使用更環保的顆粒燃料。

和 Coffee Logs 一樣,Coffee Pellets 相比起其他的木材顆粒燃料產生更多的能量。它的低水份含量、高密度、高熔點的特性,讓它能夠燒更久。因此,對工廠來說它不但環保,而且也更省錢。畢竟,同樣的量就能產生出更多能量、燒更久,就代表工廠需要的量比較少,就可以節省運送和儲藏的成本。

除了顆粒燃料, Arthur 在 2017 年也和倫敦公車合作進行了一個實驗計畫。Bio-Bean 提供 6 千公升由咖啡渣萃取的油,讓一台公車可以使用這些油行駛一年。 最特別的是,這台公車是使用一般的柴油引擎。因為 Bio-Bean 在萃取「咖啡油」的過程中,會混入其他燃料,最後生產出符合「B20」生物柴油(用未加工過的或者使用過的植物油以及動物脂肪生產出來的環保的生質燃料)規格的燃料。

雖然這個實驗計畫受到當時倫敦市長,現在的英國首相強森的重視。但在完成了一年的計畫後,Arthur  就判斷這在商業上並不可行,而將它終止。

將咖啡渣變成原物料,供應給有需要的新創公司

今天,Bio-Bean 募得的資金已經超過 700 萬美元。而它也研發出更多的產品。

Arthur 發現用過的咖啡渣中,還保留了多達 1/3 新鮮烘焙咖啡豆的香氣。於是,Bio-Bean 的化學工程師團隊就研發出了特殊的處理方法,將這些香氣變成天然的調味品。之後,這些調味品就可以再次被當成食物或飲料的添加物。由於它們是完全天然的,需要在食品中添加咖啡口味的廠商,也不用去購買化學品調出的添加物。

另外,Arthur 也看到在市面上有越來越多的新創開始「重用」咖啡渣來生產各種產品。例如,Ochis 就主打用咖啡渣製造的眼鏡框,Kaffee Form 則是研究用咖啡渣做咖啡杯。有很多的 3D 列印廠商甚至開始推廣用咖啡渣來做 3D 列印的材料。

這些創新的共同點就是它們需要大量經過處理的咖啡渣,但剛使用過的咖啡渣並不好處理。有鑑於此,Arthur 就運用 Bio-Bean 既有的回收系統和處理機制,提供有需要對的新創公司「品質良好」的咖啡渣,讓它們可以專注在生產它們的產品。

Arthur 認為隨著越來越多的人移居到城市裡,我們需要設計出更有效率的城市。這也是為什麼他當初會選修建築系。對他來說,回收並利用咖啡渣只是第一步,接下來他還要做更多相關的事。

2018 年,Arthur 創辦了一家名為 Skyroom 的公司。它用特殊的設計與技術在既有建築物上方的空置區域中建造房屋,為居住在城市中的勞工提供廉價但舒適的住宅。這看來和「回收咖啡渣」是完全不一樣的事,但對 Arthur 來說,這都是讓城市變得更有效率的方法而已,不同的只是這次他是「回收閒置空間」而已。

全文轉載自創新拿鐵,原文標題:咖啡除了「提神」還可以當公車燃料?這位創業家將回收的「咖啡渣」變成「咖啡木材」,成功募集到 700 萬美元的資金

延伸閱讀
>> 麥當勞廢料成福特製車材料!咖啡渣變身車燈外殼
>> 倫敦巴士也愛喝咖啡:以咖啡渣為燃料,不只打擊空汙還可減碳 60%
>> 用過期麵包、咖啡渣來釀酒!新加坡新創推客製化的「剩食啤酒」,要讓食物再造思維更普及

每個在地行動,都能為永續發展盡一份力。社企流最新專題《社區永續家》,帶你看台灣各地的社造者,如何接軌國際、實踐永續目標!>>>看專題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