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向公眾打開私人收藏品的大門:收藏家夫婦創共享平台,讓珍貴藝術被更多人看見

2019.09.04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共益(兼益)公司立法大哉問/楊智銓

共益公司也可以很文藝:透過眾籌成立的私人收藏分享平台

4 月初筆者介紹 Kickstarter 募資平台,作為一家共益公司,該平台除了為新創公司展開募資計劃,也致力找尋獨具創意與設計的計畫,幫助藝術創造者匯集眾多微小的資金,獲得實現藝術創作的機會。(同場加映:「我們需要重新定義何謂成功」Kickstarter 變更登記為共益公司,推廣更以人為本的商業模式

這次就要介紹一個今年(2019 年)4 月甫透過 Kickstarter 募資,並於 7 月成立的共益公司 Collecteurs PBC,該公司旨在營運私人藝術收藏的網路社群平台,讓更多人知道私人蒐藏的品項,也讓眾多藝術品得以給更多藝術愛好者欣賞的機會。

作為一個線上藝術與社群平台,COLLECTEURS 自我定位是一「私人蒐藏的集合博物館(Collective Museum of Private Collections)」。作為一家共益公司,COLLECTEURS 也致力實現其帶領藝術品崇光的理念,或至少見光於線上平台。創辦人 Jessica Oralkan 及 Evrim Oralkan 夫妻兩人有感於自己的收藏已超過家中空間可負荷的數量,正苦於收藏與管理藝術品,又想要與大眾分享,變促成這個平台的概念發想。

含創辦人夫婦,亦有超過 1200 位使用者將其收藏資訊登錄並上傳至該平台上與他人分享交流。平台提供 3 種方案,基本方案是所有人皆可免費瀏覽,另兩種付費會員方案則提供用戶參與藝術展覽或接受訪談等機會。

使用者可以依照創作者、作品、關鍵字或其他特徵標籤搜尋站內資訊。除了資訊交流與分享的功能以外,許多收藏家也希望有適當的工具,協助他們能管理收藏或與藝廊負責人及創作者交流,乃至於隱晦地炫耀自己收藏。COLLECTEURS 正試圖利用社群平台媒體的力量,建立得以一窺原屬高度隱密及專屬性的私人藝術收藏的契機。

創新的數位科技,著實也是一把雙面刃,COLLECTEURS 最大的限制就是線上博物館的桎梏,「收藏」只能線上閱覽。創辦人 Mr. Oralkan 受訪提到:「不是每個人都有資源開一間私人博物館,其他人也開始思考有沒有其他的替代方案,數位化便呼之欲出。」

COLLECTEURS 試圖集管理軟體、社群媒體平台、有實體發行計畫的線上雜誌,與大眾的線上博物館於一身。創辦人認為該平台並不是特地為了藝術品交易而成立,而是提供知道藝術收藏資訊的管道。

然而「數位博物館」的發想並不算是創舉,許多傳統博物館均有線上館藏資訊,值得反思的是,究竟要如何判斷線上圖片資料庫可以成為數位博物館?更有甚者,COLLECTEURS 真的算是「博物館」嗎?

紐約城市大學藝術史教授 Claire Bishop 受訪時表示「這樣的型態並不符合任何博物館的定義。」她也認為,缺少研究精神、物件背景脈絡資訊不足,以及未有相關延伸創作等因素,COLLECTEURS 更接近社群平台,而非博物館。而且關於收藏的資訊是使用者自行填寫的,因此使用者選擇不同,有關資訊可能豐富或匱乏。

針對類似質疑,創辦人 Mr. Oralkan 則強調 COLLECTEURS 是一個綜合平台,目的是改變現有藝術珍藏被欣賞及分享的形態。他也解釋「現在正是重塑博物館樣貌的機會;在面對藝術品可能永遠不被大眾欣賞,或是透過數位媒介供人閱覽,後者絕對是較佳的選項。」

挑戰與障礙

位於紐約的獨立藝術顧問 Ronald Varney 受訪表示,「過去藝術收藏家如同一群由非常傳統,注重隱私與行為舉止的人所組成的小型私人俱樂部。但現在越來越多收藏家則是注重能否透過收藏而獲得公眾關注。」

雖然私人收藏的風氣日漸開放,但 Mr. Varney 仍表示仍有高度注重隱私的收藏家,如前幾年佳士得拍賣上,一幅作品拍賣售出後,於藝術家網站上就被列為「失蹤」,沒有人知道究竟買主為何人或單位。

Mr. Varney 也提出觀察,認為願意公開收藏的人士與另一些注重隱私不願公開身份的收藏家,對於收藏資訊是否應該分享給大眾的歧異極大,甚至有收藏家連自己或收藏品位於的州名都不願意提供。創辦人夫婦也提到對於隱私的質疑從來沒少過,因次他們特別強調該平台不會讓使用者資訊被追蹤,使用者也可以使用隱藏模式,不提供作品以外的其他資訊。

共益公司之啟發

於 COLLECTEURS 網站上,關於公司使命與理念提到其致力提供公開管道讓數百萬計散落於儲藏室或家中的藝術品被看到。創辦人認為具有歷史意義的藝術品不但應該要被看見,也應該要讓大家感受及討論,因此創立這家共益公司。

透過 COLLECTEURS 的案例可以知道,共益公司的社會使命或理念樣態可以很多元,從環境資源到文化推廣,只要是可以為社會帶來正向影響力的類型,都適合以共益公司為組織架構,確保公司使命不因負責人或大股東易主而被妥協。

全文轉載自共益(兼益)公司立法大哉問,原文標題:共益公司也可以很文藝:透過眾籌成立的私人收藏分享平台

參考資料
Art Disappears in Private Hands. Can Social Media Resurface It?(The New York Times)

延伸閱讀
>> 費城打造「無牆美術館」,讓人人更親近藝術
>> 他將童年被性侵故事搬上舞台,用劇場藝術說出性別弱勢心聲
>> 這家新創成立僅 3 年,年年提交公益報告:The Bee Corp 開發監測 app ,助蜂農把關蜂巢健康

作者簡介:楊智銓,律師高考及格,畢業於台大外文系及政大法科所,於法科所修課期間開始關注責任投資、共益公司相關議題,以及我國公司法修正動態。


社企流七週年論壇「社企十年:下一個十年,社會企業會消失嗎?」
早鳥優惠至 9/25 截止,隨票附贈社企流限量周邊!
>>> 馬上搶票

安養院倒閉,竟是因為老人太健康!上勝町「彩株式會社」把樹葉變黃金,雇用銀髮族創造億元商機

2019.08.30
合作轉載

銀享全球/楊寧茵

記得小時候看過一部電影,講一群住在高度都市化社會中的人,意外因為墜機而發現了世外桃源的故事,那時候第一次學到「香格里拉」這個名詞。自從 6 年前開始關注高齡領域,經常有機會走訪國內外不同創新案例,我也一直在尋找自己心目中的香格里拉,一個真的可以實現老有所用、讓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空間和尊嚴的生活方式,甚至於做到「最好的照顧就是不需要照顧」的地方。

上勝町就是這樣的一個地方。

這個位於日本四國德島縣、人口不滿兩千的小村莊,看似只有滿山遍野的森林,貫穿其中的勝浦川流水淙淙,卻有一家年營業額高達兩億日圓的公司「彩株式會社」,雇用的都是長輩,尤其是女性長輩,公司員工平均年齡 70 歲。最重要的是,他們每天都笑吟吟地樂在工作,並誓言「希望自己可以一直這樣工作下去,永不退休!」

在這個老年人口超過一半的村落,因為老人家實在太健康,顧客寥寥可數,所以安養院和醫院都只好關門大吉。透過勞動實現永不退休的他們,現在更成為世界進行資源保護的尖兵,為了保存這座美麗森林和他們的生活環境和經濟來源,他們嚴格執行垃圾分類,並宣示將在 2020 年成為日本,甚至於全世界第一個「零垃圾、零污染」的小鎮!

上勝町如何成功翻轉老年?他們是高齡社會的未來還是一個特例?我決定親自去這裡瞧一瞧!

一早從四國德島出發,車子沿著公路一路向西南前行,景致也逐漸從都市型態的房舍變成山林景色。來訪的時期正是七月底溽暑時節,老實說我覺得這裡的天氣有點像台灣的夏天,又濕又熱;景緻也很像台灣的鄉下,夏天滿山遍野綠意盎然,十分漂亮。

看了這麼多中外媒體的報導,我對這個小鎮的好奇不是只有一點點,但最讓我好奇的,還是讓這一切成為可能的幕後功臣——「橫石知二」先生,透過多次書信往返,利用谷歌翻譯寫成的日文信,一封封和他的同事來回反覆確認,終於敲定採訪行程。橫石知二在上勝町寫下的豐功偉業,讓他得到日本國內許多大獎的肯定,還曾經登上Newsweek 創新 100 人的榮譽榜,今天終於有機會親自和這位在我心目中屬於「偶像級」的人物談談,可以想像我的興奮!

意外發現名聞遐邇的彩株式會社其實並不大,除了橫石先生外,另有 5 名員工,其中 4 名都是年輕女性,另一名是和我聯繫的栗飯原啓吾先生,看起來也只有 30 出頭。到訪的當天下著大雨,還好我們不用舟車勞頓,因為驚喜發現「彩株式會社」的辦公室,竟然就在我們住的旅館四樓,只要搭電梯就可抵達。

橫石知二先生自己的書裡提到,他是日本四國德島人,1979 年自德島大學畢業後就到上勝町的農協來當農事指導員。當時 20 出頭的他幹勁十足,什麼都想做,沒想到上勝町的農民卻不把他當回事,總覺得他年紀輕,又是個外來者,也沒有實際從事農業的經驗,有什麼資格對他們指指點點,對他的好意並不領情。

當時的上勝町和許多其他德島的鄉鎮一樣,以種植柑橘為主,農民們辛苦了一整年,等著就是年底收成的時節,但畢竟是靠天吃飯的行業,收入不穩定,再加上交通不便鄉間生活不易又沒有娛樂,因此市役所(相當於台灣的鄉鎮公所)前經常會有喝醉酒的大叔們,抱怨政府給的補助太少,生活無以為繼,但對於想要他們改變的任何做法卻又都抱著封閉的心態,不願意接受。許多年輕人因為沒有工作,陸續搬到城裡,留下來都是老人和婦女,整個鎮更顯得暮氣沈沈。

有一年在農作物即將收成之際,竟然遇到寒害,所有的柑橘樹通通凍死了,一年的心血就此毀於一旦,讓這些農民真是欲哭無淚,但正所謂「置之死地而後生」,正因為所有樹都凍死了,他們終於願意死馬當活馬醫,聽聽橫石知二的意見,看看這個小老弟可以變出什麼花樣。

橫石知二知道,農民最需要的就是要有現金收入,那種什麼可以讓他們最快得到現金呢?青蔥!因此他大膽建議農家把凍死的柑橘樹都砍掉,搶種時節短的青蔥,果然幾個月的時間就收成上市,立馬有錢入袋。這招讓許多原本不相信橫石知二的農民們對他有些改觀,覺得他可能真的有兩把刷子。

但這畢竟不是長久之計,到底上勝町可以發展出什麼樣高附加價值的農業呢?

一次偶然到大阪出差的旅程,永遠改變了上勝町的命運。

當時橫石知二受邀到高級日本料理店作客,初出社會的他,以他的薪水和財力,是無法到這樣的料理亭吃飯的,所以他也對周遭十分好奇,不斷地東看西看,然後一件事情吸引了他的目光,他看到隔壁桌的兩位女性,拿著餐盤裡的新鮮葉子把玩,並一直說著好漂亮啊!然後還小心翼翼地把葉子夾進書裡,放進包裡,這些舉動都讓橫石知二看了大為吃驚,他心想:「這樣的葉子我們那裡到處都是,要多少有多少!有這麼稀奇嗎?!」想著想著,他突然靈光一現,「那我們就來賣葉子吧!」

回到村裡,他馬上跟大家說賣葉子這件事,果然引來眾人的一頓嘲笑,許多男性農民都說他應該是頭殼壞去,說什麼夢話!哪有人會花錢買葉子?!一陣訕笑後揚長而去。旁邊的媽媽和太太們,看著滿心熱切的橫石知二被這樣羞辱,覺得有些於心不忍,就安慰他說,沒關係!她們來幫他。其實這些婆婆媽媽們當初也不是真的相信橫石知二的賣葉子計畫,只是同情他,想幫幫他而已。

但憑著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憨膽和幹勁,橫石知二認真做起上勝町賣葉子的大夢。他知道高級的日本料理會用當季的新鮮葉子來作為餐盤上的裝飾,稱為「妻物」,而且這些妻物的內容隨著料理的內容和時節的不同而改變,裡面蘊含很深的日本飲食文化和學問,但這些細節已經逐漸流失,只有非常高級的日本料理店和資深的師傅才懂。

橫石知二幾乎把所有的薪水都貢獻給這些高級的日本料理亭,只要有機會到大阪京都等大城市出差,他就找當地最知名的料理亭吃一頓,想說能否因此對於妻物的學問多了解一下,但卻總是不得其門而入。這些高級日本料理亭的師傅們,根本就不願意分享這樣的知識,也讓橫石知二的葉子大夢一開始就踢了個鐵板,毫無進展。

從小就喜歡塗鴉的橫石知二,只好用最土法煉鋼的方式自學,他把每次不同食物如何搭配不同的餐盤,是用哪種妻物並如何擺放等一一畫下來。他經常的造訪和在餐廳裡特別的行徑,終於引起了一位高級料理亭主廚的注意,在得知橫石知二這麼做的原因後,有一天這位主廚終於開口問他想不想到後面的廚房看看,並一一介紹他們是如何取得、處理和使用這些新鮮的葉子「妻物」,使之成為日本料理美食的最佳搭配和精神象徵。

自此橫石知二總算踏入了研究妻物的大門,但離上勝町能夠開展葉子事業還有很長的一段距離,一來是他終於瞭解了妻物的博大精深,但也更加理解這個領域的專精和封閉,「並不是有葉子就好了!還得是餐廳想要的樣子才賣得進去!要不然日本到處都是森林,這個產業不是人人都可做嗎?!我到底該怎麼做呢?」

因此橫石知二只好更加努力地學習相關知識,更加努力到各個高級料理亭用餐,更加努力和這些資深師傅們搏感情,更加努力畫下這所有的學習,希望可以把自己所有知識從他們那裡學回來,然後轉換給山裡頭的奶奶們理解。

剛開始葉子總是被退件,品質不夠、大小不對、包裝不良,一次次的揣摩,一次次的重新製作與包裝,橫石知二和相信他的幾個奶奶們,在眾人不相信和嘲笑的眼光中進行著不知道有沒有未來的努力,「很奇怪,我從來沒有懷疑或想放棄過,我只覺得我們只要一直不斷地揣摩和改進,總有達到他們要求的一天。」

全文轉載自銀享全球,原文標題:安養院倒閉原因竟是村裡老人太健康?

延伸閱讀
>> 日本「零廢棄」小鎮新行動:建造 100% 以回收材料蓋成的釀酒廠
>> 從美化自家巷弄至發展社區企業,桃園鎮興里長:「青年對家鄉有感情,自然就會回來」
>>「只要彩色合作社一直繼續,我會做到一百歲」這家企業的員工全是老農民,開創千萬年收!


作者簡介:
Deborah Yang(楊寧茵)是銀享全球共同創辦人。曾任職台美的報紙、電視、網路等不同媒體,曾獲美國新加州傳媒(New California Media)年度最佳專題報導、最佳即時新聞報導和最佳多重優秀報導等榮譽;在矽谷高科技公司擔任全球公關和市場行銷主管多年。除銀享無國界外,還開設「第三人生」專欄,以全球為經、以本地為軸,探討並提供個人及社會如何以更積極正面的態度面對人生第三幕的總總可能和不同想像,鼓勵每個人自己的老年自己設計,活出幸福晚年。


2019 銀浪新創力國際週以「覺醒|我的生活我作主」為題,透過「共生與共好」、「復能與賦能」、「科技與設計」3 大主題,由日本、丹麥和荷蘭 3 位國際講者帶來成功案例,以及在地服務模式分享,為台灣快速步入超高齡社會時所面臨的種種挑戰,提出具有實證的解方和正向思維。
>>> 了解更多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