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他將童年被性侵故事搬上舞台,用劇場藝術說出性別弱勢心聲

2019.01.22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蔣亞岑、傅家鈺

姚尚德 12 歲那年被性侵,成為表演藝術者後,他將童年被性侵故事搬上舞台,創作戲劇《孩子》。表演結束後,一位男生走向他說:「尚德老師,謝謝你演出我的故事。」對姚尚德來說,他選擇「善用」過去仇視的悲劇,成立野孩子肢體劇場,透過藝術解讀社會議題。

國小畢業那年,姚尚德獨自從樹林前往新莊上課,卻意外坐過站,到了台北。人生地不熟的他,拿起公共電話打回家求救,卻換來母親一句「我很忙,自己去找警察」。

忽然一場大雨,他急忙跑到公園的亭子下躲雨,一位蓬頭垢面的阿伯走向他,遞給他幾張衛生紙說:「小朋友你會著涼,要不要帶你回家洗個熱水澡,我再送你回家,這樣你就不會被爸爸媽媽罵。」就因為這句 「不會被爸爸媽媽罵 」,姚尚德就跟著阿伯回家。

姚尚德只記得喝完一碗熱湯後,身體開始癱軟,接著就昏睡了。「再一次醒來是被痛醒的,我能看到斑駁的牆壁、聞到棉被的霉味、聽到床因為搖晃而發出的聲音和那位叔叔骯髒的臉孔」他閉上眼,搖著頭說:「當下我只知道我在進行一件很骯髒的事情」。

默劇起家 成立劇場

大學畢業後,姚尚德選擇到法國學習他一直嚮往的表演藝術,罹患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他,一度忘記被性侵的創傷,直到有天夢見這場悲劇,所有將吞噬他的記憶才湧現。回台灣後,他極度畏懼人群,連搭乘公車時,上下車的人群,都足以讓他窒息難耐。

於是 2011 年他決定透過雲門流浪者計畫,到中國進行為期 3 個月的「默劇出走」,畫上一張黑白兩色加上誇張大紅唇的花臉,穿上一件黑白條紋的上衣搭配黑色褲,「默劇不必說話,卻能與人建立連結。」面譜對於姚尚德,就像一個保護罩,讓害怕人群的他可以躲在濃妝後,他行走中國 20 餘個偏鄉,為弱勢提供義演和教學,在過程中學習捕捉生活裡的歡笑,也學習給予歡笑。

2012 年他決定將計劃拉回台灣,通過國家文藝基金會補助,成立「野孩子肢體劇場」,延續過去利用肢體展現探討社會現況的方式,解讀社會弱勢,如:跨性別者、新移民團體、原住民部落等。

童年悲劇搬上舞台 承攬標籤重量

姚尚德首度以性別為主軸的創作為《孩子》,他將童年性侵故事搬上舞台,一切的情緒坦露在聚光燈下。表演結束後,一位男生走向他說:「尚德老師,我可以抱抱你嗎?」接著在姚尚德的耳朵輕語:「尚德老師,謝謝你演出我的故事。」

演出《孩子》後,姚尚德開啟一連串校園演講,公開性侵的故事,「每次只要演講結束,總是會收到一、兩封紙條,說他們也有相同的經驗」他若有所思的說。因此,他決定善用「性侵倖存者」的標籤,將「性別」元素放入戲劇,因為他知道唯有這樣的重量,才能間接甚至直接影響他人,讓世界上跟他遭遇同樣事情的人能正面釋放。

性別元素融入創作 解讀性別弱勢

2014 年嘉義草草戲劇節,姚尚德創作小品「呼吸是你的臉」,他身穿婚紗般的澎澎裙,在瀰漫尿騷味、消毒水的男生公廁跳舞、哼歌。小品中,設計了一個與觀眾互動的橋段,姚尚德抓起一位觀眾的手,撫摸自己,撫摸幾下後,往自己臉上狠狠的甩了幾下巴掌。接著,他又捧起另一位觀眾的腳,往自己肚子踹。

姚尚德想透過這齣小品,訴諸 2010 年葉永鋕事件,葉永鋕生前因為性別氣質,國中時遭同學霸凌,不敢在下課時間去上廁所。事發當天,他在接近下課時,提前離開教室去上廁所,後來被發現傷重倒臥在血泊中,送醫後不幸離世。他在戲劇探討,倘若葉永鋕還有話想要講,他想講什麼?

姚尚德希望讓觀眾反思,其實旁觀者很容易變成加害者,「很可惜的是,當下觀眾的反應都是笑」他停頓了很久說:「或許葉永鋕面臨到的生活也是受到如此的冷眼旁觀」。他透過創作捕捉葉永鋕成長過程中面臨到的困難,因為這也是他成長過程中所經歷的,「但他再也沒機會訴說他的痛」身為創作者的他,葉永鋕是影響他在性別創作很深的故事。

《繁花盛母》看性別與慾望盛開

2018 年,野孩子肢體劇場演出法國作家惹內《繁花聖母》作品,《繁花盛母》是一部探討同志、跨性別、性產業與凸顯情慾多元盛開的寫實小說。演出前,演員們訪問了台灣 18 位隱匿跨性別者與變裝者,從被隱匿的底層出發,檢視當代同志、性產業合法化、死刑存廢等議題。

姚尚德坦言受訪後,打破以前對性別膚淺的想像。例如一位女跨男,原本愛的是男生,卻愛上女生,跨性後,又發現喜歡男同志。對姚尚德來說,不論是性別,抑或慾望,都是種流動的狀態。

此外,有位完成變性手術的女跨男,敘述變性手術的過程,需先擷取一段尿管,接著在小腿養皮,以完成陰莖的植皮手術,養皮過程小腿會凸出一塊形似異形的肉。手術失敗後,更是一輩子活在害怕被揭穿的自卑感中,曾經有位男跨女手術後,陰道還是會充血,發生性行為時總害怕嚇跑另一半。姚尚德否定大眾認為跨性別者完成變性手術即可追求自我的錯誤想像。事實上,往往背上更多害怕被揭穿的擔憂跟恐懼,反而選擇隱入社會。

因此,姚尚德決定將變性手術搬上舞台,將水球、水管、海綿綁在演員身上,象徵性器官,將變性手術的過程以戲劇誇大的方式呈現,「很多變性者看完這段後,都說很心驚膽跳」他笑著說。在《繁花盛母》中飾演妓女的蘇淩,演出前也接觸許多真正的性工作者,並將性工作者真正狀態搬上舞台,他希望讓觀眾看完演出後,學會真正的包容,打破對情慾的恐懼。

未來,野孩子肢體劇場也希望將性別議題跨足兒童劇,「如果教育能從小認識性別,必定能減少很多跟我一樣的霸凌」對姚尚德來說,性別兒童劇並非教導小孩何謂跨性別、何謂變裝者,而是讓小孩認知原來社會上如此多元的性別選擇是理所當然的。

創作不僅撫平傷口 更釋放黑暗想法

會不會害怕探討太多性別元素,性侵倖存者標籤越黏越牢?曾經有人提醒姚尚德:「現在 Google 搜尋你,全都是跟性侵有關的新聞,你不怕掩蓋你在戲劇中的演出嗎?」姚尚德以「變相的禮物」形容童年悲劇,近幾年姚尚德試著站在加害者的角度去解讀童年的意外,加害者犯罪前那一大段生活的背景是什麼?犯罪動機又是什麼?

他認為台灣社會太流於情感至上,每當性侵案件發生時、大眾往往一面倒向被害人,咒罵加害人,「但他也是社會上的公民憑什麼不去討論、琢磨加害人呢?」他激動著說,他認為大眾應該多些理性的思維,剖析是怎麼樣的社會造成這樣的舉動?

姚尚德反觀自己,被性侵過後,他曾經很負面,他的負面甚至可能讓他犯罪,「但或許加害者成長背景也有同樣的悲劇,只是我比他幸運,找到出口得以釋放,而他只能一個人去觸碰黑暗面。」因此,姚尚德不只希望自己的創作能帶給性別弱勢正面釋放,更能讓曾經有黑暗想法的人放下、釋懷。

採訪側記

這是我第二次接觸姚尚德,第一次的身份是在台下聆聽演講的聽眾,第二次則是面對面採訪的記者。前後相差兩年,以聽眾的身份,我對他童年故事印象深刻,甚至影響我成為性別線記者 。以記者的身份,我特別喜歡他希望創作成為有黑暗想法的人的出口之理念,並對他站在加害者角度解讀童年事件的勇氣感到敬佩。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扛性侵倖存者重量 劇場解讀性別底層

延伸閱讀
>> 保障女性安全,印度政府要求手機配置「一鍵求救」
>> 中國女權倡議者創辦「農家女學校」,助 30 萬名農村女性改變貧困生活
>> 這台女性專用的粉紅三輪車,成功防治性騷擾!讓巴基斯坦的女性安心搭乘

檳榔鞘葉的循環再生——原民工藝品牌「拿鞘」,傳承部落永續智慧

2019.01.16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田蕙欣、鄭詠方

檳榔在大眾的眼光中,一直都和口腔癌和土石流聯想在一起,屬於較負面的形象,但回歸到原住民文化,檳榔其實和部落生活是息息相關的。 「拿鞘」於 2016 年創業,致力於將檳榔葉鞘再生設計,轉化燈具、拖鞋、置物盒、壁畫等成符合現代生活的用品。使用自然掉落於土地上的檳榔鞘葉,製作成工藝品,透過再生、結合與創新,創造友善土地的價值。

來自都市的原住民 重回部落探尋文化

拿鞘創辦人劉大衛是從小生長在都市的泰雅族原住民,原本對於自己族人的文化一點也不了解,從淡江俄文系畢業後的劉大衛,因緣際會下進入原住民族委員會工作,才再次連繫起他和部落之間的情感。

劉大衛說在原民會工作的 4 年,是他人生的轉折點。在那期間,他走訪了全台各地的原住民部落,深入花蓮、台東、新竹、嘉義等部落地區,看到不同族群、不同文化的族人,用自己的方式展現自身的生命力。讓從原本對原住民文化一竅不通的劉大衛,開始思考了自己未來的方向。

離開原民會後的劉大衛將志向訂在和原住民文化相關的產業,而加入了一間企劃公司,在那裡的最後一檔企劃,便是一個以展示月桃葉、竹葉、檳榔鞘為主,名叫「鞘部落」的展覽,在展覽結束後,他想著若葉鞘這塊產業沒有繼續發展下去,實在可惜,便下定決心辭去工作,開創屬於自己的事業,在 2016 年,創立了「拿鞘 Nature」品牌。

落葉再生 扭轉檳榔形象

拿鞘的商品以檳榔葉鞘作為主要素材,將掉落的葉鞘製作成鞘筆記本、鞘燈、鞘畫、鞘盒子、鞘拖鞋等商品。商品設計成小清新的風格,將實用的生活小物融合葉鞘,讓鞘文化走入人們的生活,不僅能夠將廢物再生循環利用,也能傳承祖先友善土地的生活智慧。

劉大衛認為,檳榔葉鞘不像月桃葉和竹子一樣,被大眾所熟知且接受,市面上還沒有出現過和檳榔鞘有關的產品,這個陌生又熟悉的素材,劉大衛希望能夠以創新的想法,讓拿鞘在一開始就能夠闖出自己的名號。

「一般人想到檳榔葉,就會想到口腔癌跟土石流,它在台灣其實給人算比較負面的感覺。」劉大衛說,檳榔文化其實和原住民的生活息息相關,從它的果實、樹葉、樹幹,在以前的生活都會被拿來食用。甚至是在婚嫁、慶典的時候,檳榔都會被當作嫁妝和禮物,卻因為擁有龐大商機而被商人大量種植,導致各種社會及健康問題,慢慢的在人們心中留下負面印象。

劉大衛希望能夠從文化層面出發,透過拿鞘的商品,把原住民文化的故事及文化傳遞給更多人,讓檳榔在人們的心中不只有單一角度的看法,顛覆人們對於傳統原住民文化和檳榔的看法。

使用葉鞘原型 融合現代設計

一開始對於檳榔葉鞘這樣新素材,為了了解檳榔葉鞘的各種特性,劉大衛也是下了一番苦心。從葉鞘的香氣、泡水測試軟化程度、敲擊測量延展性、加熱後的狀態維持、彎折後的定型時間到葉鞘本身的排水耗時,都是經過一層層的實驗,前後花費至少半年的時間,才讓劉大衛從零開始,將檳榔葉鞘的底細給摸透。

經過繁瑣的實驗後,葉鞘要製作成產品也須經過一道道程序。首先要泡水軟化,將葉鞘彎折製作造型後風乾讓水分蒸發,最後將產品塑形、打洞再組合起來。

 拿鞘的產品採最自然的方式製作出產品,將檳榔葉鞘原本最自然的樣子,每個產品都擁有每片葉鞘獨特的紋路、脈絡,讓每個產品都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

拿鞘推出的第一個產品 — 「鞘燈」,是和在 2015 年得到德國紅點設計獎的設計師都新羽合作,將原本體積較大且有內外兩層的大型燈具,改良成較簡約且小型的樣式後推出的產品。鞘燈從阿美族傳統文化「石頭火鍋」為發想,使用石頭火鍋的造型,折疊葉鞘定型,加上特別訂製的黑鐵具,成為融合了原住民特色,又兼具現代簡約性的燈具。

原民精神 自然分解友善土地

雖然現在台灣不鼓勵吃檳榔、種檳榔,但還是有許多種植檳榔樹的土地和廢園,拿鞘把浪費在路邊的自然素材做回收,達到垃圾減量,也不使用非自然的素材去做產品開發,增加大自然的負擔,就是一種對土地的關愛。為了落實自然素材的真實,每款商品也都沒有另外塗上防水塗料,因此不管是鞘盒子還是鞘燈,只要在不再使用時將它放入土中,慢慢的就會自然分解於土壤,回歸大自然。

「對於原住民來說,環保並不是一個要特別去做的事,而是我們生活原本的東西。」劉大衛說,「像檳榔鞘本來就是自然的東西,我們把它再生,都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

在部落早期,使用如樹皮、月桃、檳榔葉、香蕉絲等自然素材,就地取材製作物品,就是族人的日常生活。劉大衛認為拿鞘不過是用部落以前生活的藝術和工法,去實踐老祖宗的生活方式而已。

照著感覺走 創立原民分享平台

「部落的商品其實很多元,但缺乏平台跟通路。把這些東西整合起來,也是我自己心中的小願望,和我創業一樣,成不成功無所謂,做了再說。」這句話包括了劉大衛創業以來的理想與目標。

為了讓多樣的原住民工藝品能夠被看見,劉大衛在年初開設了「Hbun 河文原住民生活工場」,在店內擺放了來自不同部落的手工藝品,如:琉璃珠算盤、木雕、月桃葉手環、手工編織包等等。將空間整合成原民文化的分享平台,讓大眾和部落年輕人都能看到部落不同的面貌。

未來拿鞘將繼續從部落文化中尋找靈感,推出不同素材的新商品,除了原有的燈和置物盒等商品外,將計畫設計椅子、桌子等家具。劉大衛希望拿鞘這個品牌能夠將形象建構在家的感覺上,按照自己的步調發展品牌,結合現代與傳統同時傳遞原住民文化,成功翻轉加諸在部落的刻板印象。

採訪側記

一直以來,一般人對原住民文化留有很多刻板印象,其實都不是原住民他們真正的樣子,看到「拿鞘」以及到了「Hbun 河文原住民族生活工場」後,發現現在的原住民手工藝,已經和我們印象中不一樣了。檳榔葉鞘也是,誰都想不到會有這種用途,做出的產品也很有質感,又可以廢物利用、永續環境,也可以兼具時尚和部落文化色彩。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檳榔「鞘」麗變身 點亮原民之美

延伸閱讀
>> 將族群歷史「刻」在身上──排灣族青年從紋身尋根,找回失傳的部落文化
>> 深山裡的地方創生:18 戶泰雅農家成立合作社,以「五月桃」重振部落經濟
>>「不讓部落傳統隨著耆老離開世界」青年迴游救文化,用金工和旅遊振興高士部落


收看社企流「暖暖餐桌」:每天中午,為你加菜!

新的一年,讓我們陪你暖暖地開始!社企流精選 2018 年度高峰會精彩創業故事,01/07-01/20 每天一集,讓你吃飯配影片不孤單!
>>> 點我收看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