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中國女權倡議者創辦「農家女學校」,助 30 萬名農村女性改變貧困生活

2018.10.23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仁人學社

人口問題不僅是數量問題,人口的質素、教育情況、健康及自身價值等問題都影響了社會整體的發展。中國人口逾 10 億,中國女性人口佔世界女性人口的 1/4,而中國農村婦女又佔全國婦女約 80%,她們大多目不識丁,經濟能力和家庭地位低微,缺乏自信和社交能力,成為社會轉型期中弱勢社群之一。

當前國家政策和市場經濟給農村婦女帶來前所未有的機遇,卻又加劇了男女之間和婦女之間的經濟分化和不平等,使她們承擔了發展的代價。要改變農村的落後狀況,就先要改變女性。有鑑及此,中國知名的女權宣導者吳青於 1998 年創辦非牟利的農家女學校,帶領農村婦女走出困局。

吳青是著名文學家和詩人冰心之女。從小受母親影響甚深,一直意識到婦女要做一個獨立的人,要自愛和自強。在 1950 年反右運動中,她的父母、哥哥、舅舅先後被打為右派;文革中又被抄家,像大部分中國人一樣,她的家庭曾經因此而支離破碎。這些痛苦的經歷,令她對民主和體制不停地反思。

吳青在 1961 年畢業於北京外國語學院英語系,後留校任教,先後到美國麻省理工大學和斯旦福大學進修。在 1984 年和 1988 年,吳青分別當選北京海澱區人大代表和北京市人大代表。作為人大代表,她才一上任就投唯一的「反對票」,強調法治,引起全國注目。

創辦「打工妹之家」

在 1980 年代末,吳青因工作而到訪甘肅定西等地方,看到那裏的生活條件惡劣,村民愚昧無知,婦女過得特別艱苦。這種現象,令吳青寢食難安,決心改變數以億計的婦女的命運。1993 年,吳青與「中國婦女報」副總編謝麗華謝麗華辦起「農家女百事通」雜誌。母親冰心悉數捐出《冰心全集》的 9 萬元稿費給雜誌社,成立農村婦女教育與發展基金,專門用來幫助貧困地區的農村婦女。

由於城巿發展迅速,農民紛紛跑到城巿工作。離家在外打工的農民比例從 1987 年的 7% 高漲至 2013 年的 30%,其中超過 1/3 是女性。她們經常受到暴力、性侵犯和各種不平等待。吳青遂於 1996 年創辦「打工妹之家」,維護打工妹權益。

1998 年,吳青創辦了社會公益組織「北京農家女實用技能培訓學校」,為農村婦女提供免費的實用技能和品格培訓,提高她們的自我發展能力,實現農村婦女自我賦權和發展。讓她們能參與農村經濟建設和社區發展,並學習獨立自主。吳青在農村婦女中展開掃盲活動。

每一課都有特定內容,其中包括家庭和睦、環境保護、婦女權利、衛生習慣等;還邀請當地的專家,如律師、醫生、工程師等,結合當地的例子來講解,讓婦女了解周圍發生的事情。婦女們學會寫會算後,增強了自信心,同時提高家庭收入,有助於改善生活。迄今已開辦 340 多個掃盲班,幫助一萬多位文盲婦女脫盲。

助 30 萬農村女改變生活

農家女學校是一所民辦公益性學校,免費提供 1 至 3 個月的職業技能短期培訓,開設有農業科技班、電腦操作班、服裝裁剪班、美容家政服務等專業班;同時進行公民意識和性別意識教育,讓她們克服自卑,增強自信,發展潛能,更好地立足現代社會、融入現代社會。學校位於北京近郊,佔地 7 千多方米,除了教室外,還建有學生宿舍、圖書館、食堂、浴室、多功能教學廳等。2000 年註冊為「農家女文化發展中心」,統籌各項活動。

為培養留守兒童,尤其是女童的自我保護能力,中心在 2010 年起,在農村中小學開展青春期教育,同時通過培訓當地學校教師、監護人、農村婦女骨幹,提高農村社區保護留守兒童的意識,並建構學校、家庭、社區的保護支援網路。

為了幫助有創業需求的農村婦女實現自己的創業夢想,中心在 2014 年在北京舉辦農村婦女微創業培訓班,教授創業與管理微型企業的相關知識。2010 年中心開創了多項嶄新的工作,包括農家女自殺干預專案、居家養老服務中心為社區老人提供專業的養老護理服務、農家女書社豐富農民的精神生活等,現已發展成為一個集「扶貧與發展、傳媒與出版、研究與推廣」於一體的非營利性機構。

這些工作得到了廣泛的認可,並逐步擴大到湖北、河北、甘肅等 16 個省份。由創立至今已經幫助了 30 多萬農村女性,徹底改變了她們的生活。

吳青不斷努力,在國際講壇上演講,為中國農村婦女募捐教育基金,獲得國際組織如福特基金會、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等在經費與技術上的支持。她在 2001 年獲得了麥格塞塞公共服務獎; 在 2011 年獲得了西亞斯女性領導力獎(Sias Women’s Leadership Award); 在 2013 年獲得了加拿大總督獎章。此外,在 2003 年,她被施瓦布基金會(Schwab Foundation)選為年度社會企業家。

全文轉載至仁人學社,原文標題:改變農村婦女宿命社企家

延伸閱讀
>> 世界六成以上的糧食出自她們之手,聽聽農村婦女的聲音
>> 在戲劇中找到人生解答:來自農村的現代「花旦」,透過參與式戲劇翻轉人生思維
>> 兩名哈佛畢業生以設計思考改變緬甸農村,助 400 萬名小農年收增加 3 成,逐步脫離貧窮


10/30 社企流 Startup Night 【社會企業的數位轉型大哉問】
台灣 IBM x 為台灣而教 x 鮮乳坊 x 玖樓,分享數位實戰經驗!
>>>名額有限,報名由此去

給被市場否認的蔬果第二次機會——她創「格外品故事」,用心綻放醜果價值

2018.10.22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鄭郁平、李青縈

相貌不佳的蔬果就只能遭到市場淘汰嗎?蘇暉筑不以為然,她認為這些醜蔬果雖然受限於外在缺陷,品質卻不輸一般選品。她打造格外品故事品牌,將這些不小心掉出規範之外的格外蔬果製成果乾,把不完美轉換成完美的營養價值。

給它一個機會 醜果也要亮麗重生

呈色金黃的鳳梨乾、果肉飽滿的無籽檸檬乾、紅寶石色澤的火龍果乾,打開密封袋,來自水果的天然清香撲鼻而來,然而這些果乾,都是遭鳥啄、嗑傷的格外水果所製成。在格外品故事創辦人蘇暉筑眼中,這些格外水果就像一個個犯錯的小孩, 「就像孩子做錯了一些事情,或是沒有做得那麼完美的時候,可能我們第一個反應就是去責備他,但在幾次之後,我發現,我小時候就是這樣的小孩。」

創立格外品故事之時,蘇暉筑也正面臨孩子從學齡前到學齡的過渡期,回想自己成長的經歷中曾被比較、被嚴格對待,回過頭來,這不是她想給孩子的教育方式。「放慢速度,或是說從不同型態去看待事情或看待人,得到出來的結果其實都是很驚豔的。」除了孩子,這些被市場否認的格外蔬果,她也希望能給它們第二次機會,證明醜蔬果也同樣美味。

蘇暉筑的老家正是盛產蓮霧的屏東,蓮霧價格波動大,且一旦有雨水過量或過甜熟或是造成裂果等問題,少說就會產生 3 至 5 倍的價格落差。蘇暉筑大學讀的是中文系,畢業後,她遠赴美國西肯塔基大學修習組織溝通,這兩個看似與創辦格外品故事毫無關聯的學歷,蘇暉筑卻認為是思考格外品故事未來方向的重要養分。「簡單的說是故事行銷」她說,品牌背後的設計和故事,不一定能使消費者買單,但如果沒有根基,很容易就被挑戰或著受到質疑。

她回想起早期還沒有「格外品」這個名詞的時候,長輩總會將外觀不好看的蘿蔔製成蘿蔔乾、較小顆的高麗菜醃漬成泡菜,「為什麼我們不把它發揚光大?這其實就是智慧,如果說重新包裝,用這個世代的想法去看格外品,那它可以是很流行的東西。」她開始試著自己烘烤果乾,也在過程中發現到,果乾的製作技巧其實不難,但美味需要付出耐心,「我學習到的不是技巧,是等待。」

高品質創造美味 唯有用心值得根留台灣

蘇暉筑堅持與擁有高技術、高自尊、高品質的作物的農友合作,合作的農友中,有在南投養土 12 年的有機農戶,更有不停研發、創新提升品質的第二代蓮霧農,因為優質的水果是製作美味果乾的不二法門。格外品故事強調的不是契作,而是她親自到原產地拜訪的用心農友。

「如果為了台灣的貿易整體概念好的話,我們為什麼不去鼓勵努力遵守法規,然後努力去鑽研技術的農民呢?」蘇暉筑說,雖然格外品故事還只是個小公司,對某些已經小有名氣的農友而言,不過是錦上添花,但她仍堅持這份信念,「我想讓大家認識到有這麼一大群農夫,他們不是小農,但他們的用心程度不輸給任何人。」

賣相難以統一 打入市場「格外」困難

為了讓產銷緊密連結,蘇暉筑也常實際造訪原產地與農友交流,怎樣的脆度、硬度、甜度的水果適合拿來做果乾,有時農友並不清楚鮮甜的水果經過烘培後,怎樣最能符合市場需求,藉由不斷的試吃,蘇暉筑對製作美味果乾的方法有所體悟,例如果乾需經過短時間的高溫殺菌,因此纖維和營養不易因溫度、乾度而流失的水果,就是首選,但有時這些道理也並非如此生硬,「好吃的就是適合啊!」蘇暉筑說。

這些格外品製成果乾打入市場,儘管品質優良,但在賣相上卻面臨挑戰。鳳梨乾就曾在進駐精品市場時,因果乾顏色深淺不一遭受質疑,讓蘇暉筑感到有些諷刺。「我就是賣格外品啊!它的美醜本來就不應該是我們的選擇條件。」

事實上,鳳梨乾的色澤是取決於每一顆鳳梨維他命的含量,含量越多越容易氧化,呈色偏黃黑,形成特別的鳳梨乾色階。酸甜風味也各有不同,分別吸引著不同族群,「越年輕的喜歡顏色越深的,那像奶奶輩的都會跟我說她喜歡偏白色, 因為感覺比較健康。」面對要求品質一致的大通路,蘇暉筑加強篩選,「但我覺得這樣你可能只能吃到一種滋味的果乾,比較可惜。」

熟客與攤友相伴 創業之路從不孤單

一個人創業,蘇暉筑從找供應商、設計包裝到出產、零售、販賣全都一手包辦,顧及事業同時又身兼母職,忙起來甚至得帶著孩子去談生意,「但我覺得好處就是,我的理念比較不會受到動搖。」她帶著產品四處參加市集活動,結識理念相同的攤友,也收穫不少常客,更獲得許多志同道合夥伴的支持,小森市集直賣所就是其中之一。

小森市集直賣所,一間由農夫市集轉型而成的店面型農創直賣所,集結各種友善耕作農產、安心食材加工品,格外品故事也是這裡的一員。「一個人創業的時候一定會受到動搖,像小森這樣的市集就會鼓勵你,讓你知道其實你沒有走錯、沒有走偏,只是要花更長的時間去走。」蘇暉筑說。小森市集中不乏其他攤友的各類商品,有些成本高得嚇人,但他們仍堅守理念、不受動搖。「這些攤友,擺第一的不是只有利益,還有信任跟用心。」看見其他創業者的堅持,蘇暉筑勉勵自己,他們都可以這樣做,為什麼我不行?

除了攤友,蘇暉筑也珍惜著每個支持格外品故事的客人們,時常有客人對她熱情打招呼,客人的一句「我上次也有看到妳,我今天還要再買一包。」讓她備感安心,「從來不會覺得我要收掉,即使我沒有大賺錢,但至少有這樣的人支持或是喜愛著,我覺得這樣就夠了。」

「我們擺市集時會有試吃品,有時候我遞試吃品給小朋友之後,小朋友會自己偷偷跑過來,再跟我要試吃品。」蘇暉筑說,因為孩子的舌頭是最天然、最不會騙人的,小小的舉動,顯示出他們對這些果乾真心的喜愛,「我覺得這才是我未來繼續做下去的動力。」

採訪側記

如果說醜蔬果是犯錯的孩子,我想創辦人蘇暉筑就是那個鼓勵他們相信自己、發揮長才的幼兒園老師。溫暖而誠懇,是我從她話語內所得到的強烈感受,這種感覺濃郁卻不膩,就如同格外品故事的果乾。我可以一個下午就靜靜地坐在那聽她同我分享故事,從這些故事裡,都能感受到她對這些人事物滿滿的愛。她告訴我們,在擺市集時她遇見一對老夫婦,老婆婆以為鳳梨乾是一朵小黃花,而老先生回應她:跟你一樣漂亮的花,隨後兩人笑著離去,不過不久老先生自己跑了過來,買了兩包,只留下一句:這是要給我老婆吃的。我想,這個故事能如此讓她記憶猶新,原因從來就不在對方買了幾包果乾,而是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我又偷偷地想,要是這些格外品得知他們有如此價值,是不是也會和我一樣會心一笑呢?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醜果也能很流行 格外品故事綻放價值

延伸閱讀
>> 解決食物浪費 乾一杯「用麵包釀的酒」
>> 來自臺、美的剩食解方:從產地到廚房,讓生、熟廚餘完美再生
>> 當永續風吹進餐酒館——剩飯化身甜點、雞冠也成佳餚,大廚們為你變出更好的一餐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