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全球第一台「桌上型」廚餘處理器:台灣新創 Bionicraft 用大自然的方法,讓剩食化身桌上的綠意

「Bionicraft」是第二屆社企流 iLab 育成計畫的參與團隊之一。社企流編輯室透過第一線的採訪,帶讀者全方位認識 Bionicraft 團隊的社會創新模式,以及其在經營管理上的成功關鍵與挑戰。

 

文:郭潔鈴

座落在信義區,大片透明的落地窗,再加上一整面盆栽牆,這裡不是時下流行的咖啡廳,而是新創團隊 Bionicraft 的辦公室。

榮獲無數設計獎項,甚至曾名列美國知名媒體 Fast Company 挑選的 2017 World Changing Ideas 決選者,這間成立才短短一年半的公司,短時間內就以創新的廚餘處理產品,讓世人眼睛一亮。

步入充滿綠意的辦公空間,不難看出 Bionicraft 創辦人趙晟翔對大自然的愛好,而這份對自然、對環境的關懷,也成為他關注剩食議題的契機。(同場加映: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我們吃不完的食物進了垃圾桶,卻送不到那些需要的人手中

大學就讀建築科系的趙晟翔,當時和剩食回收領域可說是八竿子打不著,卻在一次走訪掩埋場的過程中,正視到大量廚餘廢棄物對環境造成的問題。「我在大學念建築系時,畢業設計就是做跟環境、廢棄物處理有關的主題。那時候因緣際會去了掩埋場跟焚化廠,很驚訝地發現,其實我們每天丟棄的垃圾,很大一部分的組成是有機垃圾,也就是剩食、廚餘,那些根本就還沒被煮過或吃剩的東西。」

趙晟翔指出,廚餘佔廢棄物的比例約有三、四成,是所有廢棄物類別中佔比最高的。不過數量如此多的廢棄物,回收起來卻是困難重重,「因為廚餘如果直接拿去燒,會造成很多環境汙染,它含水分非常高,會降低焚化爐爐心的溫度。」

廚餘含水量高達 76%,運送過程中十分容易發酵酸臭,不僅會產生較高額的運輸成本,廚餘滲水外漏也有可能汙染環境,因此大部分廚餘會送往焚化爐焚毀。然而含水量高的廚餘,燃燒時不僅需耗費更高的燃料成本,還會間接產生有毒氣體,甚至可能縮短焚化爐的使用年限。

「回收產業大部分是回收塑膠、金屬,這些東西只要純度夠高,皆可回收再投入生產;問題是,廚餘沒辦法『回收』,沒辦法蹦的一聲就變成新產品,這是個有趣的挑戰。」

除了進焚化爐或掩埋場之外,趙晟翔盼望讓廚餘和塑膠、金屬一樣,升級回收後能成為有用資源,「我們不想要把廚餘視為一個問題,我們想把它視為一個機會,試著讓廚餘更有價值。」

取材自大自然的居家廚餘處理器

為了開發創新的廚餘處理方法,趙晟翔於 2016 年 9 月創辦 Bionicraft,並在半年之後推出了第一個產品——Biovessel 居家廚餘處理器。

Biovessel 內含土壤,以及 1200 隻紅蚯蚓,使用者將果皮、葉菜等生廚餘投入後,可透過紅蚯蚓的消化、分解、排便過程,生成天然的有機肥料,過程全部依靠自然分解,無須消耗電力。此外,由於廚餘在發酵前即被分解,不會產生酸臭味,因此 Biovessel 不像一般須放在戶外的廚餘回收桶,能夠直接放在室內空間,對於沒有戶外庭院的都市人來說是一大福音。

「這是世上第一台可以放在桌面上的廚餘處理器,你可以把它放到室內的任何一個角落。我們希望 Biovessel 可以融入你的生活,你隨時可以去看看它,甚至邊做菜邊把廚餘丟進去。」Bionicraft 的營運總監楊凱雯表示。

Biovessel 的外形十分獨特,純白色的容器乍看像是一個盆栽,近看卻又發現外觀呈不規則的凹凸形狀,宛如鐘乳石的孔洞。其實這樣的外形並非為了美感,而是為了打造最合宜的生物分解環境。

趙晟翔解釋道:「Biovessel 的形狀會這麼奇怪,是因為它是演算法跑出來的,並不是我決定這邊要凹進去、這邊要凸出來,這不是一個經考量美感的設計,它其實反映了很多(觀察),比如說蚯蚓在裡面要如何比較有效率、你丟廚餘進去時有沒有符合人體工學等等。」

構想 Biovessel 之際,由生物學家、產品設計師、建築設計師組成的跨領域設計團隊,花了 1 萬 5 千個小時觀察並歸納食物在自然環境中分解的數值,並透過演算法將實驗數據帶入,最後才完成產品的整體設計。

如此繁複費時的過程,源自於趙晟翔的堅持。「我們的靈感就是大自然,產品都是用大自然的方法,我們不希望做一個機器。」趙晟翔以空氣清淨機舉例說明,空氣汙染的原因之一,就是因為工業生產大量製造機器,然而廠商大規模生產空氣清淨機,讓消費者淨化家中空氣後,外面的空氣卻越來越糟,「我覺得這很弔詭,很不合邏輯。」

「我們應該要回到自然,去想如果沒有人類的話,大自然會用什麼方法解決,」趙晟翔表示,「生物機制或許不像機器這麼有效率,但它某種程度對環境是比較友善的。」

募資成功後的意外收穫

產品設計大致抵定後,Bionicraft 團隊決定將 Biovessel 放上 Kickstarter 募資平台,以測試前期消費者的反應,最後成功募得 6 萬美金(約 180 萬台幣),獲得將近 400 位贊助者支持。

問及成功募資的心法,趙晟翔坦言,行銷方法其實不是最重要的因素,「專注在我們相信的事情,好好把產品做好,人們鐵定會肯定這個產品,而不是肯定行銷的方法。」

至於為何選擇國外而非台灣的募資平台,趙晟翔解釋道,「這個產品(Biovessel)基本上是處理生廚餘,相較於西方國家,亞洲國家的飲食習慣大部分都是吃重油、重鹽、炒過的食物,這比較不是現在這個產品想要服務的對象。」

由於熟知產品特性及消費者習慣,Bionicraft 從一開始就瞄準國外客戶為銷售對象,再加上 Kickstarter 募資成功後帶來的曝光效應,使得 Biovessel 順利打入國際市場,目前約有 3/5 到 2/3 的客戶皆來自國外。

楊凱雯表示,「Kickstarter 帶給我們的不只是募資,因為它還是全球最大的募資平台,關注它的不只是消費者,還有媒體和通路商。你在上面募資成功了,媒體就會主動報導,經銷商就會主動接洽,展覽也會主動邀請。」

不過在募資平台發起專案絕非沒有風險,綜觀國內外的募資專案,募資成功後因技術問題無法按時生產,或與廠商發生糾紛等爭議時有所聞,而產品製程較為特殊的 Bionicraft,於募資成功時也曾面臨過相似的狀況。

「我們的生產方式是用吹膜的,所以才會有那麼特殊的外形,」趙晟翔表示,「募資結束後,大概 delay 了 3、4 個月,因為生產廠商一直達不到我們對品質的要求。」

面臨贊助者紛紛詢問產品進度的壓力,趙晟翔採用正面對決的方式,向客戶誠實以告,「我們就是很誠實地跟他們說我們在幹嘛,遇到什麼問題,現在怎麼想辦法解決。」直接了當的方法順利獲得贊助者的諒解,最後產品也順利地生產,化解了此次危機。

從源頭到末端皆要齊力減少剩食

創業路上,一群人一起走比較不孤單,於是公司慢慢步上軌道後,趙晟翔申請了社企流的 iLab 育成計畫,「我們覺得這個機會蠻有意義的,因為它不僅僅是新創,而是跟社會議題比較有關的新創。知道大家在做什麼、互相交流,過程還蠻有趣的。」

不僅如此,iLab 提供的課程,也能給予創業家檢視公司現況的機會,「上課之前,iLab 都會請大家『交功課』,確實有幫我們整理了各階段的想法。」

目前 Bionicraft 已售出將近一千件 Biovessel,估計去年在全世界已處理 70 多噸的廚餘,未來 Bionicraft 將持續聚焦於開發創新的廚餘處理方法,研發中的品項包括商用版的 Biovessel —— Biovessel Pro,以及可利用廚餘發電的 Bio-E。(同場加映:別把新台幣丟進垃圾桶—我們有時偷偷倒掉、懶得回收的廚餘,還有這些好商機

除了上述兩項持續開發中的產品之外,Bionicraft 將在近期推出一項新產品,趙晟翔透露道,「它會更直接的處理廚餘這件事,把廚餘變成一種材料,做成任何你想得到的產品。」

Bionicraft 將透過向合作的餐廳業者大規模地蒐集廚餘,再利用烘乾、絞碎等生產技術,將廚餘轉化成各式各樣的產品。「餐廳處理廚餘,需要花一筆錢請人家處理,對他們來講是一個成本,如果我們免費跟他們收廚餘,他們省(回收)成本,我們也省掉(原料)成本,我們希望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正循環機會。」

致力於廚餘處理的趙晟翔認為,其實每個人都能為減少廚餘盡一份力,他笑著說道,「最簡單、最直覺的方法,就是你把廚餘吃完。」至於人類無法消化的果皮、果核等生廚餘,趙晟翔認為政府可以扮演更積極的角色,例如韓國的廚餘秤重收費政策,或是法國的即期品強制捐贈政策,都是可以借鏡的對象。(同場加映:「買一送一」將在超市內絕跡:法國擬法打擊食物浪費、保障農民收入

「這項計畫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喚起人們對於剩食的意識。」辦公室的一整面盆栽牆上,用 Biovessel 施肥的種子正悄悄發著芽,同樣地,Bionicraft 帶給人們對食物的關懷,也正悄悄地生根茁壯。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這位「食物設計師」把醜蔬果製成美麗的染料,重新定義廚餘的價值
>> 剩食做堆肥不再髒或臭:這款家用廚餘機讓你優雅處理剩食,一天可分解一週廚餘
>>「吃剩的食物放進去,會變成你吃的食物」:BIOVESSEL 讓廚餘變身,成為植物有機肥


主題演講、平行論壇、社會創業大師工作坊、社企電影欣賞以及夏日社會企業市集,5/5 & 5/6 邀請你一同為明日亞洲提出解方! 點此了解更多高峰會資訊

專訪「阿滴英文」:150 萬訂閱的成就背後,是冒險者勇於破風的精神

2018.05.01

感受、想像、實踐、分享,「全球孩童創意行動挑戰」(Design for Change Challenge,簡稱 DFC 挑戰)認為,只要掌握這 4 步驟,每個人都能擁有解決問題的超能力!

DFC 臺灣更相信,若能活用這 4 步驟,人人都能化身探索者、冒險者、實踐者、拓荒者、指路人 5 大超級英雄。創造 YouTube 百萬訂閱成就的「阿滴」,便是富有想像力的「冒險者」,不僅將專長結合創意,「想像」英語教學的創新模式,更善用 DFC 解決問題的 4 步驟,不斷嘗試與進化、持續為觀眾帶來新的驚喜。

文:社企流

如果你是喜歡逛 YouTube 的人,一定看過「阿滴英文」這個名字;如果你是喜歡學習英文的人,就更不可能錯過這個有 150 萬訂閱者、影片觀看累積次數即將破億的全台灣最大知識型頻道。

這麼輝煌的成績,是怎麼做到的?聽起來可能很難置信,但阿滴說,他也曾有過英文很爛的時候。阿滴 10 歲時,跟 7 歲的滴妹,一起被爸媽送去新加坡學英文。新加坡以英文為官方語言,阿滴跟滴妹當時自然無法銜接上同年級的英語程度,加上離鄉背井,「那時候很討厭英文,常想著我為什麼要來這邊,學一個跟我沒有關係的語言?」阿滴說。

直到阿滴遇到了一位家教老師,啟發他對英文的興趣。老師問他,「有什麼事情是你在新加坡,因為不會英文而做不到的?」阿滴回答,「買遊戲王卡。」於是老師教阿滴怎麼用英文開口,還給他兩塊錢去雜貨店「買買看」,那是阿滴第一次用英文買到想要的東西,也從此改變他對這門語言的態度。

創意結合專長,發揮巨大影響力

在 DFC 解決問題的 4 步驟中,第一步是感受,也就是察覺自己與環境的變化。阿滴在建立對英文的學習興趣後,發現自己的另一項特質,是樂於分享和為他人解決問題,也喜歡用有創意的教法,讓不懂的人弄懂,因此高中時,他成為班上同學的英文小老師,也建立起教學、分享的熱忱。

DFC 解決問題的第二步,則是運用創意和想像,為週遭帶來改變。阿滴在念輔大英文系時常逛 YouTube,對 YouTube 的內容呈現方式很熟悉,加上當時修課培養了攝影跟剪接能力,因此研究所畢業後,他一邊工作一邊思考,也許能把英文、攝影、剪輯這 3 大能力結合起來做點事情,就這樣創立了「阿滴英文」YouTube 頻道。滴妹則是從第一支影片開始,就跟阿滴一起合作,從早期的幕後掌鏡,漸漸走到鏡頭前。

然而剛出道的 YouTuber,要培養觀眾並不容易。阿滴與滴妹回憶,他們第一支被注意到的影片,主題是「4 個創意背英文單字的方式」,「上線第一週就破一千觀看次數!」阿滴回憶中仍掩不住興奮。以前在補習班教英文的他,一班最多 50 個學生,但一支影片竟然可以讓一千個人學到英文,這激勵了他,決定每週都要出一支影片,最後更在 2016 年辭去工作,成為全職的 YouTuber,滴妹也決定和哥哥一起穩定事業,加入全職團隊。

滴妹表示,無論是粉專還是 YouTube,都有粉絲留言表示自己英文進步神速,有人多益進步了幾百分、更有人因著影片教學順利考上大學,「一方面為他們開心,也覺得我們做的事情是有意義的,因為有幫助到粉絲生活不同的難處。」

兩度遇到低潮期,摸索新內容方向

「阿滴英文」目前全職經營兩年,雖然已於 2017 年 7 月突破百萬人訂閱,更出書、募資、組了團隊,卻並不是一路都順風順水。這兩年遇過兩次低潮期,一次是阿滴剛辭職做全職 YouTuber 的時候,大約經歷了 3 個月的低潮。「那時候我把時間都花在設計節目跟製作,卻沒有吸引到更多觀眾,觀看人數甚至下降。」

阿滴說,當時想做一些艱澀文法的教學,但發現觀眾對這種跟自己無關的內容興趣不大,加上還在摸索當全職 YouTuber 要怎麼分配時間,所以經歷了 3 個月左右的撞牆期。後來他調整內容,開始製作更具實用性跟趣味性的影片,終於找回觀眾。「我們突破僵局的那支影片,叫做『10 句常用英文』第一集,這個影片模式也一直沿用到現在。」阿滴說。

另外一個低潮期,則讓人意想不到,竟然發生在去年突破百萬訂閱之際。原來,在還沒破百萬、以及剛破百萬時,頻道都聚集了粉絲集氣跟媒體關注,阿滴形容這是「蜜月期」,但蜜月期過了之後,觀看次數就往下降,進入一個相對低潮的時期。

「看得出來觀眾對內容比較沒有共鳴了,我們就開始思考,哪邊做錯了?或者需要改進?」滴妹表示,親看每一篇留言,是他們從頻道開創初期便養成的習慣,這個習慣不僅幫助他們「圈粉」,更是他們持續進步、獲得靈感的來源。後來他們把內容調整為更具時事性跟娛樂性,也開始嘗試以前沒做過的主題,例如出外景,或加入彈琴等新元素,「想辦法把英文學習,包裝成大家可以消化的新格式。」阿滴說。

冒險者精神,要勇於走到沒人挑戰過的地方

當成長卡關,就開始思考如何調整內容,以更精準掌握觀眾的需求及喜好,這樣的思考模式,背後有一套阿滴解決問題的哲學。

「我覺得遇到問題的時候,要先分析成因,看看現在有什麼可以做的,分析清楚問題,想出一個解決方式,實際做了之後,再看看有沒有真的解決問題,還是反而衍生出更多問題?」阿滴兄妹兩年來,不斷實踐著感受、想像、實踐與分享的循環。

對阿滴來說,每解決一次問題,「下次遇到新的挑戰,就比較知道該怎麼靜下心來處理,讓頻道越來越壯大。」他發現,現在的自己跟 3 年前相比,各項能力都精進許多,因此才能不斷創作出更好的內容。而這個進步的基礎與動力,來自於分析與解決問題的能力,以及一顆勇於冒險的心。

在 DFC 臺灣的定義裡,「冒險者」指的是擁有一顆開放的心,可以接受各種可能性,並運用想像力發想出創新的解決方式。

阿滴認為,正是這樣的冒險者特質,成就了現在的阿滴英文。因為勇於冒險,3 年前,他決定辭職成為全職 YouTuber,「如果沒有辭職,我現在應該還是上班族,雖然還是可以做有興趣、有熱情的工作,但是是為別人做事。就是因為有冒險者的精神,才決定辭職。」

這樣的特質也體現在阿滴英文的每一支影片上。「我們現在已經是台灣最大的知識型頻道,即使是國外最大的頻道,訂閱數跟觀看次數也跟我們差不多而已,所以我們在同類型頻道中是破風者,」阿滴說,當前面已經沒有人可以依循或參考,要怎麼走下一步,不斷提升內容品質、找到更多觀眾,就需要冒險者的精神。每次嘗試新的影片類型和主題,便意味著要去到沒有人去過的地方,如果沒有冒險精神是做不到的。

可以預料的是,阿滴英文不會就此停住腳步,更不會以目前的成績自滿。阿滴說,「我們希望一直帶給觀眾新的驚喜,讓他們更享受學習英文這件事。」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專訪葉丙成:讓學生有動力學習,是身為老師一輩子的追求
>>「知道和做到之間,永遠都有很大的差距」DFC Taiwan 讓孩子起而行,解決周遭問題
>> 這隻糖尿病童的「熊麻吉」,將病童感到不安的時刻,都變成遊戲的一部分——專訪 Sproutel 共同創辦人


【第八屆 DFC 挑戰分享季】與孩子一起用設計改變世界

一起來看全臺孩子們都感受到並且解決什麼問題吧!

5/26 至 6/10,全臺超級英雄集合在花博園區—流行館,透過為期 16 天的問題解決故事展及一場故事分享大會,介紹隱藏在臺灣各個角落的超級英雄。

點此了解更多詳細資訊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