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每個人都有下廚的權利!新加坡設計師研發Oneware廚具,獨臂者也能輕鬆烹飪

俗話說「雙手萬能」,日常生活中常會必須使用兩隻手,像是煮飯、打掃、抖掉衣物灰塵等家務事,然而對獨臂者來說,以上事項都是不小的挑戰。為了讓單手使用者的挫折來源減少,新加坡設計師發想出專門為獨臂者設計的廚具Oneware。

新聞整理/郭潔鈴

榮獲2016年詹姆士.戴森國家獎的Oneware,是專門為只能使用一隻手下廚的身障者所設計的廚具,讓身障者可輕鬆切菜、洗碗盤,減少做家庭瑣事的負擔,更不用再擔心會摔破盤子或把食物掉在地上。

根據詹姆士.戴森基金會文章提到,被截肢者、天生獨臂者以及受中風所苦的患者,因為單手的限制,日常生活常須面臨諸多挑戰,例如切菜時缺少扶住蔬果的輔助,或者是洗碗時沒辦法抓住滑動的碗盤,導致鍋碗瓢盆永遠洗不乾淨。

然而,大多為身障者設計的產品皆和醫療領域相關,卻忽略了生活需求。因此,新加坡國立大學的工業設計系學生Loren Lim設計名為Oneware的系列廚具,目標讓身障者能用更省力的方式做事。(同場加映:產品設計如何發揮影響力:注意使用者情境和產品可用性

Oneware包括一塊可以卡在水槽內的模板及兩個能替換的組件,組件之一是帶著鋸齒的砧板,將食物固定在突出的鋸齒上,單手就能輕鬆切菜;另外一個組件則是矽膠材質的清洗網,能抓住碗盤,讓使用者毫不憂心地盡情刷洗。

根據Behance報導,Oneware的特別之處在於能兼顧美觀性跟功能性,社交場合時使用不會覺得尷尬,並能很快地上手,而且用小幅度的動作就可以對產品有足夠的掌控。為了更瞭解使用者的心理,Loren Lim在設計產品前做了田野調查,包括對真實使用者的訪談與觀察,隨後進行概念發想與打樣,經過無數次的改版和評估後,才將產品投入生產製作。

做足產品開發的準備,並非10天半個月能完成。根據Mashable Asia報導,設計師Loren Lim花了一年以上的時間在調查和研發,而且產品初期的打樣和現在極為不同,例如碗盤清洗網一開始更像充氣一半的氣球,它雖然能很好地讓碗盤安座於上,但是當沾濕後會變得十分滑溜;而砧板上的鋸齒原先是使用釘子,但因為高危險性而替換成現在的塑膠材質。

經過數次的修改後,幸好這些努力都沒白費,在Loren Lim發布的Oneware宣傳影片中,採訪了使用者對於產品的看法,兩位受訪者皆表示Oneware真的能幫助他們在洗碗盤和切菜時少一點挫折跟憂心。

 

然而,根據Mashable Asia報導,Oneware仍處於籌備階段,距離上市還有一段時間,但這項產品已獲得國際大企業的肯定,它在2016年接連獲得英國家電大廠戴森(Dyson)頒發的James Dyson Award國家獎新加坡得主,以及瑞典家具商Ikea的年輕設計師獎(Young Designer Award)。

未來,Loren Lim計畫用James Dyson Award的獎金英鎊2千元(約新台幣8萬元),讓Oneware朝商業性大量生產前進。

核稿編輯:林冠吟、魏守芸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 「視障並不能定義你是誰」:雙眼失明的她成為蘋果工程師,開發程式協助視障社群
>> 全新的「無障礙設計」思維:以身障者為老師,將其獨特的溝通方式,運用在每個人的生活場域
>> 「找回記憶中家的味道」:Taste of Home要讓上班族重回廚房,好好下廚吃頓飯

「街錄」思念:Miracle message替街友傳達想念,完成與家人重逢的心願

根據統計,在2013年,美國每天有60萬街友睡在街頭,完全與家人失去聯繫。現在,美國有家非營利組織「Miracle message」,幫助這些街友與家人再次團聚。

新聞整理/邱子容

街友Michael Kelly對著鏡頭說道:「媽媽,我想妳,我愛妳,我想再看看妳。」手持攝影機的正是Miracle message團隊的志工。這段影片讓離家十年的Michael,與心愛的媽媽再次取得聯繫。

根據風向新聞,Miracle message的創辦人為Kevin F. Adler,他的叔叔Mark因患有精神分裂症而在街頭流浪了30年,最後在街上走完他的人生。這件事使Kevin開始思考,是否能為這些在街頭遊蕩、卻被大眾遺忘的街友們做些什麼事。

於是Kevin決定成立Miracle message,用影片記錄街友對摯愛家人的思念,然後將影片PO上社群媒體,讓大眾聽見、看見並轉貼分享,共同為街友找到失散多年的家人。

他在2014年展開了「Homeless GoPro」計畫(「Miracle message」的前身),讓街友們配戴GoPro相機,以第一人稱視角記錄日常,讓大眾以不同的視角看到他們的生活樣貌。(延伸閱讀:英國街友變身最在地導遊

UpWorthy報導,某次工作時,Kevin聽到街友的談話:「失去家時,我不會認為自己無家可歸,但當失去支持我的家人和朋友時,我才真正有無家可歸的感受。」

Kevin於官網中提及,其實街友和多數人沒有什麼不同,都遭遇各種生活難題;同樣地,街友也和大多人一樣,擁有家庭、有愛他們和想念他們的家人。

Kevin體認到每個人都在某人心中佔有重要的位置,他認為自己可以做得更多,於是在2014年於indiegogo平台發起集資,成立「Miracle message」,他相信每個人都有權利,用最誠實的方式說出自己的故事。

Miracle message如何運作呢?根據官網,團隊志工會到街上、收容機構等地方,徵詢有意願拍攝、欲傳達想念給親人的街友;在錄製影片時,志工會適時提問和引導,讓街友清楚地自我介紹、說出所思念家人的具體資訊;這些訊息將成為協尋的關鍵線索,團隊將透過網路搜尋和社群媒體,盡可能幫助他們聯繫到想念的親人。

街友Jeffrey Gottshall與家人重聚是Miracle message第一個成功的故事。根據upworthy報導,Kevin一開始和Jeffrey談話時,他不怎麼在狀況內,但當一提到家人時,Jeffrey突然神智清醒地說:「我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22年)沒看到我的家人了。」經過詢問和同意後,Kevin替Jeffrey錄製了影片。透過這個簡單的點子,Kevin改變了Jeffrey的人生。

當晚,Kevin將影片轉發在他家鄉的FB上,短短幾分鐘內即湧入大量留言,令人振奮的是:Jeffrey的妹妹被tag在下方。接著Kevin接到了她的電話,三週後,Jeffrey的家鄉募得5000美元(約16萬元),讓他得以順利回家,與親人再次重逢。

然而,Miracle message的案例也未必都會成功。根據Seattleweekly報導 ,61歲的Bobby Flowers已經15年沒見過他兒子,他望著鏡頭:「我一直都有毒品成癮問題。」凝視著鏡頭後的攝影者,繼續說道:「我從未想要放棄戒毒,就像我從未放棄尋找我兒子。」

Bobby Flowers對著鏡頭說道:「我仍然是你的爸爸,我想你,我愛你。」

今年5月,團隊收到一封Bobby Flowers的兒子來信,但團隊至今仍聯絡不上Bobby Flowers,無法讓兩人順利取得聯繫。

截至目前,Miracle message已經錄製70位街友的心聲,並讓其中30位街友的親人接收到訊息,而當中,又有15個街友順利與家人重新取得聯繫。據Seattleweekly報導,目前約有850位志工負責尋找街友失散的家人,Kevin表示,他希望能在2021年前,讓全球總街友數的1%,也就是至少100萬人,都享有Miracle message的服務。

叔叔Mark的遭遇讓Kevin感到不捨,卻也促使他成立Miracle message,幫助更多街友能和家人再次團聚。「感謝叔叔Mark,賦予我成立Miracle message的靈感,我想念您。」Kevin於官網中說道。

核稿編輯:魏守芸、林冠吟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 街遊計畫/倫敦遊民地圖 注入社會議題
>> 英國Big Issue雜誌創立外帶咖啡店:讓街友變身咖啡師 重新回歸社會
>> 這群西雅圖青少年聯手打造「街友的移動城堡」,也上了一堂珍貴的生命功課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