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內心的脆弱被陪伴起來,才有辦法去承接別人」韌性城市講座社會場全記錄

2017.11.03
瀏覽次數:

社企流推出年度線上專題「打造韌性城市」,並同時舉辦系列實體活動,在系列活動中,我們將從社會、經濟、環境三個面向探討韌性城市的要素、分享國內外案例及發展趨勢,提供讀者更多交流的機會。第二場活動為:【社會場】「城市裡的社會兼容網」,邀請到夢想騎士計畫主任楊仁銘與芒草心慈善協會理事長曾文勤,一同探討如何強化社會網絡,網住社會中每一份子。

文:郭潔鈴

一個社會的韌性,與個人的韌性有關

長年陪伴失親與經濟弱勢青年的夢想騎士計畫主任楊仁銘認為,擁有足夠的韌性,就代表有足的能力和彈性去面對外在的困難,而夢想騎士渴望實現的目標,就是引導青年以自己的力量,長出更多生命的韌性。

楊仁銘以自身故事分享,自己 20 出頭甫加入夢想騎士時,人生還處在迷惘的狀態,不知道往哪裡去,卻在被好好陪伴後,找到了自己的方向,而當方向確立,克服難關的力量也自然而生。

20 歲仍感到迷惘的青年,絕非僅有楊仁銘一人。他參與教育部諮詢會議時得知,台灣的男性與女性相比,女性面對迷惘的未來時,較願意自己去探索、去找尋,而男性相對動力較少,比例約 7:3 左右。

他進一步分析,當生活太過安逸時,會不斷把困難的選擇往後推,推到不能再推為止,這時再去面對是很辛苦的,而青年迷惘造成的社會問題,更是整個社會需花很多成本去承擔的一件事。

因此夢想騎士希望在問題發生前,透過短期的體驗教育與長期陪伴,帶領青年去挑戰、跨過困難,進而發現自己的天賦,找到人生目標。「年輕的生命就像小獅子、小老虎,沒有用力奔跑過,怎麼知道自己的力量。」

舉例來說,夢想騎士其中一次的「出走課程」,一行 16 人花 3 天從台北到花蓮,當中所有吃住、交通皆不能使用金錢,也不能使用公共設施,更不能乞討,而是以和陌生人交換勞動的方式獲取資源,像是以打掃店面換取一頓午餐。(同場加映:時間銀行串起社會中的每份力量,讓「舉手之勞」成為另類的存款

「我們想要帶大家思考,如果沒有了錢,你還剩下什麼價值?」楊仁銘表示,「金錢是替代貨幣,替代了情感、勞力、知識等價值,當我們不用錢,就必須拿這些價值去跟人交換;也在這個過程中讓青年知道,原來我有很多價值可以跟人互動。」

夢想騎士認為,失親會造成 3 大困境:資源弱勢、社會價值低與代間複製,因此他們以 13 至 25 歲的失親青年做為關懷的目標對象。

以夢想騎士創辦人雷娜為例,她 14 歲遭雙親遺棄,從小到大想辦法自己生活,她假造身分證、接過各種打工,而跟雷娜在同間安置機構的少女,大部分皆很快就回到同樣的循環:早婚、生子、孩子又得自己長大。幸運的是,雷娜跳脫了此種惡性循環,關鍵在於她曾被心理師好好陪伴過。「內心的脆弱被陪伴起來,才有辦法去承接別人。」楊仁銘補充。

另一位曾參與夢想騎士出走計畫的青年啟俊,在西藏時因脾氣衝與楊仁銘發生爭執,甚至把人打了一頓後逃跑,後來楊仁銘仍追上啟俊,陪他走了 8 公里的山路,這樣的陪伴使啟俊感動,隔天把頭剃了,誓言自己要重新再來過,之後更開始學習與父親相處,慢慢接受曾因販毒坐牢的父親。

「我們嘗試承接這些受傷的年輕生命,並陪伴他們,讓他們知道,儘管你有所缺乏,嘴巴那麼衝、這麼驕傲逞強、還全身刺青,可是你說的話有人聽,你是值得被愛的。這種感動就有機會去改變他與家人的關係,以及與陌生人的互動。」

最後,楊仁銘表示:「我認為兼容是很浪漫的詞彙,從一個人學習到我不只是一個人,我要跟旁邊的人有所連結;從孤單到不孤單;從只看見自己的困境,到發現別人也在面對同樣的困境,於是一起往前邁進。」

「一個城市的韌性,其實也跟個人韌性有關。」楊仁銘表示。夢想騎士透過人與人之間的連結、信任、陪伴、集體行動與參與等價值,建立起一張安全網,網住迷惘的年輕人,讓他們有重新從谷底反彈、面對未來衝擊的能力。

把每一個人當作『人』來看待,建立更包容的社會

關懷社會中另一群失去家園者的台灣芒草心慈善協會理事長曾文勤,稱無家者為「被留下來的人」,她將無家者形成的原因分為兩大因素:結構因素與個人因素。

結構因素包括可負擔住屋短缺、福利供給不足、就業機會少等外部因素;個人因素則包括經濟弱勢、身心疾病、人際關係斷裂等原因。

上述因素中,曾文勤認為最重要的原因是人際關係斷裂,因為「當一個人碰到困難,再加上沒有人可以求助,就會直接到街頭流浪了。」例如美國曾調查在青少年之中,若本身性取向為同性戀、雙性戀或跨性別,那麼成為無家者的比例會比異性戀青少年高出 3 至 4 倍之多,因為他們較可能被邊緣化,或家庭關係破裂,因此遇上困難時求助無門。

於是芒草心為了幫助無家者重拾穩定生活,加強社會韌性,便從經濟與社會連結著手,啟動「自立支援網路」與「OPEN DOORS」兩大計畫。(同場加映:阿姆斯特丹把監獄改造成繽紛的難民文創中心,讓難民不再「生存以上,生活未滿」

「自立支援網路」中,芒草心提供無家者住所,共有 2 個駐點,總計 20 張床位。曾文勤規劃無家者住所時特意減少收容人數,降低人際紛爭發生的機率;更採取「低度管理」策略,不如其他庇護所有門禁或簽到限制,並邀請留宿者一同制定生活公約。由於生活品質提高,再加上社工固定陪伴,使在自立支援中心住滿 6 個月的住民中有 8 成能夠穩定就業。

不僅如此,芒草心的創會理事長發現無家者以中高年齡的藍領勞工為主,因為年紀大了而失去工作機會,因此想為他們重新組成工班,「修繕別人的房子,也同時修繕了自己的生活」。

另一方面,「OPEN DOORS」旨在撕掉無家者身上無數的標籤,透過社會溝通,讓原本隔著一扇門的不同群體打開心扉、有所互動。因此芒草心舉辦如流浪生活體驗營、街遊 Hidden Taipei、真人圖書館等活動,使民眾實際體驗無家者的生活、看見無家者眼中的臺北、並親耳聆聽無家者的真實人生故事。芒草心統計在街遊體驗後,有 8 成體驗者對無家者改觀,並認同他們需要經濟上與人際上的支持。

最後,曾文勤以《漢娜鄂蘭——思想的行動》紀錄片中提出的一句話,解釋為何社會的包容性非常重要。紀錄片中說道:「將人全都視為多餘的體制,在現在仍在。現在持續有許多人被貶為多餘,因為我們持續以功利的觀點看世界,而非將它看成人類共享的世界。」

「當我們用錢或生產力去衡量一個人,就會有一群人被劃分成不值得存在的群體,」曾文勤補充說明,「我們都是人,就算他不聰明,他也該有好好生活下去的權利。」

因此曾文勤認為,韌性城市中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是把「網子修補起來」,「把每一個人當作『人』來看待,不讓任何人掉下去。」芒草心透過撕掉邊緣群體的標籤,促進人們的溝通與理解,期盼未來能建立更兼容、有韌性的社會。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全球社區貨幣風潮:「自己的貨幣自己印」,擺脫被資本主義蠶食鯨吞的命運
>> 台東嘉蘭村重建之路:不只是把倒下的房子蓋起來,更要讓災民成為重建的主人
>> 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執行長李彥良:韌性,是建立城市與人之間的緊密連結,共同成就更美好的明天


社企流推出年度專題「打造韌性城市」與精華懶人包,並同時舉辦系列活動講座,從社會、經濟、環境三大層面分享國內外韌性案例及發展趨勢,邀請大家一起來幫城市做體檢,讓我們的城市更韌性!
手刀報名去

「當大浪來臨——與其抵擋,不如迎上它、與之共存」韌性城市講座總體場全記錄

2017.11.01

社企流推出年度線上專題「打造韌性城市」,並同時舉辦系列實體活動,在系列活動中,我們將從社會、經濟、環境三個面向探討韌性城市的要素、分享國內外案例及發展趨勢,提供讀者更多交流的機會。首先登場的活動為:【總體場】「韌性城市你我他」,邀請到交大建築所龔書章教授與台北市政府產發局林崇傑局長,共同為邁向韌性城市提出見解與行動方案。

文:李沂霖

從宜居城市到韌性城市

交大建築所龔書章教授以英國雜誌《Monocle》所提出的宜居城市評量指標來評量台北,包含城市面積與人口、 大學數量、飛機班次、公車捷運密度、發車頻率、綠地公園比例等,「就這些評量指標來看,台北具備密集便利的交通網路、大學與學術機構高密度分佈等要素,堪稱是蠻不錯的宜居城市。」接著龔書章也整理《Monocle》中指出的完美宜居城市要件,作為未來都市改善的策略,包含 :

  1. 將高價值輕工業及工作方帶入中心
  2. 提倡中小型商業
  3. 啟動一個 24 小時的生活城市
  4. 找到一位具遠見的創意總監
  5. 為所有住宅尋求擁有戶外空間的權利:陽台及屋頂綠地
  6. 積極建立 Urban Village(都市聚落):無車、社區鄰里感

其中, 完美的 Urban Village(都市聚落)應具備幾項特點:

  1. 型態緊湊(到大眾運輸 5 分鐘內)
  2. 密度適當
  3. 住宅區內主要為步行街道
  4. 居民可以步行或騎腳踏車在商業街購物
  5. 建築內部空間能適應不同的用途
  6. 城市聚落之間彼此以輕便的大眾運輸交通做連結
  7. 一個城市中能有好幾個不同的都市聚落、每個聚落各有特色
  8. 注重人文環境、環保與生態可持續發展的規劃思想

龔書章一一為台北做「體檢」,指出台北已符合上述的幾項特點,如型態緊湊、建築適應不同用途、可搭乘大眾運輸連結各區等,「但最後要回到注重人文、環保與生態可持續發展的規劃思想,也就是我們所講的韌性城市最後一步。」

「韌性城市對我來講是永續、隨機應變、 共創的概念,應該更積極地產生行動。」龔書章口中的行動,指的是「為社會服務的設計」,首先強調「和誰一起做,而非為誰而做」的共創精神,他表示:「應以設計為核心往外擴張,創造更新的教育系統,進而服務更多的社區。」再來則是「設計系統與機制,而非物件」,「設計出一個好的機制或方法,能讓別人再應用,將影響力擴大。」

龔書章提及荷蘭阿姆斯特丹的案例「WikiCity」 如何實現城市願景,「大家都知道 Wikipedia 是共創一個百科全書,而 WikiCity 則是共創一個城市。」該計畫的創新點為:遵循網路社會的共創概念,讓人民集思廣益,凝聚市政發展的共識。龔書章特別指出,阿姆斯特丹市長曾表示:「要理解阿姆斯特丹,一切都必須從民主與自由的概念開始。」這裡的民主與自由並不是指人權的民主自由,而是指當人們要做一件事情時,所使用的「方法」是民主自由的,強調落實民眾參與的重要,也就是實踐韌性城市的重要一環。

他認為,要共創城市、建立城市的韌性,政府、設計者與人民 3 個角色非常重要,並要謹記:「效益比效率還重要。」

最後,龔書章提出「共創式規劃法」應為開放性、多功能以及聰明的,還需能保持持續的討論及讓大眾專業化,龔書章表示,「目前台灣的共創方法都不夠聰明,要能持續地討論更是不容易,而最難的則是大眾的專業化。」

當大浪來臨:成為「衝浪者」,而非抵擋者

台北市政府產發局林崇傑局長則認為,目前 3 大改變全球的大勢為:氣候變遷、高齡化社會以及數據科技。因應全球氣候變遷,當極端氣候出現,現有的社會基盤設施可能無法阻擋,如大雨一來恐將淹水成災,解方不應只是持續挖深水溝;而高齡化社會的到來也將改變現有的機制,包含政府體系、社福單位運作等都需重新應對;再來,數據科技更進一步地改變了原本的營運模式及經濟架構,身處其中的我們該如何因應?

林崇傑接著說道:「我們建造不斷成長的城市架構,當我們能學結構做設計、創造一個能抵擋地震的房子,但卻無法料到會有飛機撞過去。這說明一件事:我們都在自身想像的限制因子下去做規劃,當改變出現,你原本所設想的計畫就會瓦解。」城市需具備面對變動的能力,是現今需要面對的重要議題。

林崇傑以「竹子」形容韌性的表現,他說:「竹子雖然扎根不深,看似禁不起強風,但竹子群聚在一起,面對狂風暴雨時,運用彼此的力量連結、互相分擔,即是韌性的展現。」林崇傑指出在面對思考韌性城市時,有 2 個主要的觀念:

1.在變動環境下持續發展
2.遭遇巨大變化後能迅速地恢復(並非恢復原樣)
(延伸閱讀:台東嘉蘭村重建之路:不只是把倒下的房子蓋起來,更要讓災民成為重建的主人

要達到上述目標,就需運用「調適治理」,第一,地區的簡單化與在地化,讓一切需求由在地供給,尋求永續的發展;再來,地方產生多樣的條件以適應風險,並具備一定的靈活度面對各種情況發生。調適治理的重點在於:確保彈性、重視網絡並分散權力。

林崇傑透過推行多項計畫,例如 URS 都市再生前進基地、都市空間分享平台、Open Green 等來活化城市空間,建立城市與人之間的連結,共同策動改變。

「我相信力量會彼此互相渲染,藉由獨立的小個體各自努力,針對想改變的社會做出行動,這些連結能產生互動的網絡關係,產生新的可能性,這樣的機制則最符合一個韌性城市的需要——面對不斷改變的外在世界,隨時可以因應挑戰、產生新的力量。」

(同場加映: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執行長李彥良:韌性,是建立城市與人之間的緊密連結,共同成就更美好的明天

最後,林崇傑以一張大浪來襲的圖片做結,圖中有人築起牆來防止大浪的威脅,也有人衝起浪,與之共存。大浪表示社會面臨的變動,期許人人都如衝浪者,不是一味地抵擋變動,而是保有彈性與之共處。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氣候愈來愈任性,我們的城市夠「韌性」嗎?
>> 洪水不是猛獸,而是能「與人共存」的自然變動——荷蘭把土地還給大自然,打造不怕水淹的城市
>> 想打造韌性城市,先建立韌性社區:培養面對天災的 4 大能力,讓社區站在防災最前線


社企流推出年度專題「打造韌性城市」與精華懶人包,並同時舉辦系列活動講座,從社會、經濟、環境三大層面分享國內外韌性案例及發展趨勢,邀請大家一起來幫城市做體檢,讓我們的城市更韌性!
→ 手刀報名去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