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閒置屋頂上蓋公園、社區內建銀髮共居住宅——你心目中理想的未來城市是什麼樣貌?

社企流/編譯:鄭伃倢

據學者預估,如果城市按照現在的速率不斷擴張,在 2100 年以前,全球的都市土地將會擴大超過 150 萬平方公里,相當於再造一座與曼哈頓一樣大的城市。為了讓城市能夠以更永續地方式成長,IKEA 創新實驗室「Space10」 推出新書《The Ideal City》,收錄來自 53 座城市的創新案例。

「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空前的大好機會,能夠藉由這次的出版,重新思考如何設計一座更安全、更健康、且對居民日常生活更有啟發性的城市,也希望讓在地經濟能夠成長的同時,能解決氣候變遷的危機。」Space10 公關部總監 Simon Caspersen 表示。

「聽起來這樣的主張似乎有點太過理想,因為如果做起來那麼簡單的話,世界各地的城市不是早就如願達成了嗎?可是我們後來發現,我們城市當中的改造者似乎都在孤軍奮戰,所以我們希望能夠以更宏觀的角度,將頂尖決策者、建築師、設計師、學者、企業、城市規劃師、社區領袖的想法統整在一起。這樣我們才有辦法從一片混亂當中找到一點雛形,然後跟現實世界的案例銜接、對照,去證明那些想法是可行的。」

Space10 邀請決策者、建築師、設計師等專家,共同思考如何設計一座更永續的城市。

這本書收錄了許多都市改造與創新的例子,像是在倫敦的廢棄地鐵站,設計師使用熱泵蒐集鄰近火車站的廢熱,送到當地的家戶中;倫敦的另一個角落,則正在建造一座對抗獨居孤獨的銀髮共居住宅。(同場加映:倫敦地下鐵回收「廢熱」為家戶供暖,有望降低全國近一半能源消耗 )

在胡志明市,有一棟辦公大樓的外牆舖滿菜農種的食物。為了收集降水,景觀建築師在哈爾濱蓋了一座像海綿一樣會吸水的公園。在印度的勒維爾(Lavale),一所貧困的女校是用拆除房子後的留下的建材所蓋成。在哥本哈根,則有座蓋在閒置屋頂上的公園。(同場加映:亞洲最大「屋頂農場」在曼谷校園——她結合設計與農業,打造讓人吃飽又友善環境的多功能有機農場 )

Space10 編輯團隊歸納出 5 點理想城市的原則:

  1. 善用資源(resourceful):注入循環經濟思維,兼顧經濟與環境永續
  2. 具可及性(accessible):能夠包容不同的族群來使用,且住宅是多數人可負擔的
  3. 共享(shared):促使社群形成並能創造社會互動
  4. 安全(safe):能減緩對環境與氣侯的衝擊,並能夠提供安全的食物、水源、居住地,讓綠地及醫療設施更容易被觸及
  5. 令人嚮往(desirable):以人為本的城市設計,包含生機蓬勃的公共空間,能供大眾休閒及學習

「我認為這些特點與目標都是有辦法達到的。2020 年教會我們什麼的話,過去一年,我們學習到,人類有能力團結起來去回應我們面臨的共同挑戰,城市就是面臨這些挑戰的中心,也是這樣解方的來源。我們有能力決定前進的方向,我相信我們做得到。」Caspersen 說道。

Caspersen 分享,近期令他印象深刻的城市案例,是巴黎市長 Anne Hidalgo 推出的「15 分鐘城市」——重新思考城市規劃策略,讓居民能以步行或騎車的方式到達,更便利省時地到達住所、超商、公園等場所。「隨著越來越多值得讓人效法的案例出現,我們將能找到人類與地球共存的解答。 」

巴黎市長 Anne Hidalgo 推出的「15 分鐘城市」重新思考城市規劃策略,讓居民能以步行或騎車的方式到達

核稿編輯:李沂霖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丹麥最新永續社區將誕生!看廢棄監獄如何成為宜居之地
>> 孤獨相當於日抽 15 根菸——這群奶奶花 20 年催生英國第一個「熟女共居社區」
>> 全台第一座發布報告、回應 SDGs 的城市——新北市如何成為讓人安居樂業的永續城市?

每個在地行動,都能為永續發展盡一份力。社企流最新專題《社區永續家》,帶你看台灣各地的社造者,如何接軌國際、實踐永續目標!>>>看專題

看見被遺忘的女性無家者——人生百味朱冠蓁:從共食到找回安全感,讓人不再從隙縫中掉出來

2021.03.22
合作轉載

倡議家/文:陳宏立

捲著舖蓋,睡在街頭,看見流浪街頭的無家者,社會大眾總是快步走過。鮮少被關注的無家者群體,外界又怎能看見裏頭還有女性的難題?

長期陪伴、培力街頭無家者的「人生百味」共同創辦人朱冠蓁,在「重修舊好」、「人生萬事屋」計畫中,導入女性視野,用「社群創造」概念幫助街頭大姊們站起來,以自己的姿態活著。

被忘記的女性無家者

「妳怎麼還不回家?」、「妳的媽媽、小孩難道不會擔心?」是女性無家者在街頭最常被問到的問題,同為女性的朱冠蓁發現,日常對話最能反映出社會對「好女性」的傳統期待。那麼,街頭這群被迫從家庭、血緣關係裡脫落的無家女性,該怎麼辦?

不同於男性無家者,失業是主因;女性大部分是曾遭家暴、被家庭趕出來,或患有精神疾病而流落街頭,朱冠蓁估計全台實際人數可能超過 2500 人。在街頭,她們體力較差,比男性面對更多安全顧慮、精神焦慮,身心狀態容易急遽下坡。

根據台大社會系教授黃克先與朱冠蓁研究,台灣街友男女比例為 9:1,由於人數遠不及男性,特別不受重視。全台僅兩個縣市非營利組織和官方機構,規劃有少數女性街友床位。2017 年,朱冠蓁偶然與團隊夥伴從國際新聞看到,美國公共廁所居然有提供衛生棉給女性,連無家者也受益,相當驚訝。

她反思,台灣對無家者的性別議題少有深入了解,幫助仍停留在提供空間、食物層次,也少有關注無家者的人際網絡、尊嚴、自我實現需求。這樣的起心動念,成為朱冠蓁貼緊女性無家者需求的切入點。

歸屬,不是非家不可

「街友,不就是拿了便當就吃的一群人?」一開始接觸街頭貧窮議題時,朱冠蓁屢次面對一般社會大眾的刻板認知,他們除了滿足最底層的生理需求以外,早就缺乏追求更高精神層次的動力。但朱冠蓁發現,事實並非如此;反而是她們在過往家庭角色中,頻頻被犧牲,根本沒有追求自我的機會。

朱冠蓁舉例,一位大姊 A 年幼時得去種田,長大去工廠工作,供弟妹讀書,很早結婚嫁給不認識的男性,經歷家暴,被家庭趕出來的悲慘境遇,她在家庭性別角色裡,一直做家庭勞務,為別人而活的日子;一旦被家庭拋棄,人際關係斷裂,社會救助門檻又過高時,只好淪落街頭。

「如果對女性的支持全部鎖定在家人、血緣關係,萬一連結沒那麼強,她就會掉落出來。」朱冠蓁說。人類是群居動物,她心想,若轉而幫女性無家者建立更多沒有血緣,但願意給予協助的人際社群網絡,從中找回生存權、安全感,生命一定能出現更多元選擇。

在街頭的人生重來

2019 年「人生百味」成立「重修舊好」餐飲、生活空間,特別規劃女性專屬洗澡空間。並且邀請無家者一起做菜,勾起人與人連結。「寫寫字」則是請街頭大哥大姊藉由書寫,回顧自己的生命經驗,增加人與人的熟悉度。有了熟悉就有安全感,陪伴女性無家者,這是第一步,朱冠蓁強調。

兩年多來的傾聽陪伴,團隊聽到不少女性的真實心聲。「以前在家庭裡,經濟和自由都被綁住,現在,在街頭反而是最自由的時候。」不少大姊語重心長地說。一旦除掉過去痛苦關係,就長出了勇氣追尋自由。

朱冠蓁分享,大姊 A 固定到教會學英文,看免費電影,人生過得比以前更充沛;也有人在團隊陪伴下,參加免費馬拉松賽跑,還染起頭髮讓自己變漂亮;甚至重拾情感需求,自由戀愛了。

陪伴帶來理解,人際支持產生力量。2020 年「人生萬事屋」計畫透過社區組織媒合弱勢家庭打掃需求,也與運動品牌合作修補服飾瑕疵品。不少街頭大姊曾身為母親,整理小孩衣物得心應手,或擁有工廠做事經驗,修補技能正好用上,「大姊們接到工作時,興奮得要命。」朱冠蓁開心地說。

眼見街頭大姊轉變,今年 31 歲的朱冠蓁很欣慰,「我喜歡正面而浪漫地看待,她們終於找到自己想要什麼。」朱冠蓁成長過程中,幸運地沒有被身旁親友以結婚生子傳統框架限制,得以追求自己理想,如今,大姊們的重生路竟也走得與自己更接近了,這無疑是很大的鼓舞力量,「藉著一群人努力,真的可以讓人生重來,而且擁有更多選擇性」。

那麼,為何社會觀念難以給予女性無家者,更多元的人生選擇呢?朱冠蓁認為是「馬斯洛需求金字塔所產生的誤解」。馬斯洛金字塔說明,人類得先滿足低層次生存需求,才會往上追求人際、尊嚴、自實踐等精神需求,「當社會給出這金字塔時,就限制了無家者的選擇性。」

另一方面,在傳統家庭觀念中,女性往往是「配角」,忘了她們也有自我追尋的需求。於是,在長久累積的馬斯洛思維加乘傳統觀念,女性無家者的人生選擇更狹窄,淪為弱勢中的弱勢。


不再從縫隙掉出去

透過「家」與「女人」反思對話,「人生百味」從街頭無家者議題,進一步切入性別觀點,倡議行動的對象更細緻,共創的社群網絡更廣。

看見女性無家的弱上加弱的處境,團隊與「台灣社區實踐協會」以及企業結盟,媒合女性無家者的工作能力;再與性別議題團體串聯,在街頭與無家者同志互動,提供不同性別者更多的幫助和包容。

「每個人多分一點點資源給其他人,整個社會網絡就會非常細膩,讓人不容易再從隙縫中掉落出來。」朱冠蓁強調。

全文轉載自倡議家,原文標題:街友中的「底層弱勢」-她們先是女性,才是無家者

延伸閱讀
>> 街頭人生百味/遊民與家的距離 隔了社會的重門
>> 家跟街頭...她選後者「流浪這10年,是最自由的時刻」
>> 成為遊民的前7天「我以為遊民屬於底層,現在我也是了」
>> 都市中的人生維修部——「重修舊好」咖啡館邀請街友吃飯洗澡,修復人與社會的關係
>> 專訪巫馥彤:「唯有親身去實踐,才能了解他們的需求」芒草心陪無家者走一段自立的路
>> 英國《大誌》攜手數位銀行助無家者開戶,更首創雜誌「重複銷售模式」、讓販售員收入成長 15%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