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奧運延期、綠能準備不延期!東京主場館屋頂加裝「透明太陽能板」,目標 100% 以再生能源發電

2020.04.16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文:宋瑞文(2020 年 4 月 14 日)

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緊張。東京奧運也因此宣佈延期一年。這項籌備多年的體育最高賽事,一般人的焦點,主要放在選手的表現;不過,日本政府呈現給世界的,還有規劃 10 年以上的再生能源準備。儘管短期內觀眾無緣親眼看見,但相關建設仍能在線了解。

以備受矚目的奧運主場館來說,往往是主辦國向世界宣傳的招牌。由著名日本建築師隈研吾操刀的主場館「國立競技場」(上圖),屋頂加裝由鐘化集團製作,透明的(see-through)高效率薄膜太陽能板。因為透光的關係,利於場地草坪生長。另有火災安全功能。

這種太陽能電池,原本就是為一般建築物的窗戶、天窗設計。因為透明如玻璃窗,可以確保採光與視野(下圖)。是對零能源消費大樓很有貢獻的創能技術。適合重視環保或永續的企業大樓或公共建設,因而被這次奧運主場館所採用。

東奧主場館使用太陽能板,並非偶一為之的環保點綴,而是長年規劃下來,永續計劃的一小部份。東京奧運組織委員會,在 2016 年公佈永續經營架構,2017 年公佈「永續經營企劃第一版」,2018 年 6 月,又公佈「永續經營企劃第二版」。

在「永續經營企劃第一版」裡,提出氣候變遷、資源管理、大氣、水、綠、生物多樣性等 5 項主題。其中再生能源的規劃,屬於第一項的「氣候變遷」,大目標為「Towards Zero Carbon 邁向零碳社會」。第二版具體地寫明,主要設施 100% 使用再生能源的目標。

包括新建的主場館國立競技場、有明體育館等 7 個主要會場,都會使用太陽能板。4 個會場會使用太陽熱利用設備等再生能源設備。還有 3 個會場使用地中熱利用設備,提高節能程度。

其他的比賽會場、國際新聞中心、國際廣播中心,與選手村等,將 100% 使用再生能源。和再生能源比率高的電力公司買電,不足的部份使用綠色電力憑證。並積極利用東北地方使用再生能源所生產的氫能。

此外,4 個會場都會引進建築能源管理系統(Building Energy Management System)、電動車、燃料電池車、混合動力車。大會所製造的排碳量,會使用綠色電力證書、綠色憑證等,做到碳排實質為零的程度。減少因為大會所帶來的碳足跡。

東京奧運對於再生能源的需求,會帶動所在縣市的再生能源供給。做為奧運主辦區域的東京都,在 2008 年制定「環境基本計劃」,以奧運舉辦年度的 2020 年為目標,希望在這之前,都內能源的消費量有 20% 是再生能源。因此積極地以太陽能為首,擴大再生能源利用。

推動線上「太陽能屋頂帳本」 可隨時查詢太陽能潛力地點

東京都為了發展太陽能,自 2009 年開始透過補助擴大利用。並且開全國風氣之先,在 2014 年推出「太陽能屋頂帳本」。這個帳本的做法,是在網頁上呈現都內地圖,任何人都可以在地圖上查詢任一地點的太陽能潛力,提高裝設的動力。

另一方面,相對於太陽能板,較少受到注意的太陽熱利用。東京都也從出租大樓等住宅供給業者開始,推廣「利用太陽熱來生產熱水暖氣,會比用電更有效率的多」等相關資訊,提高業者或市民的利用程度。

為了盡早達成 20% 使用再生能源,東京都又召集民間業者、學界與有識之士等,設立「東京都再生能源擴大檢討會」,經過半年的各式發想,制定了「東京都長期 VISION」,其中一項目標為,在 2024 年裝設太陽光電 100 萬 kW。雄心不在話下。

儘管東京奧運因為疫情延期,但相關的再生能源準備,或者成為基礎建設,或者已是上市產品,應用於日本國民的生活之中。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奧運再生能源準備不延期 東京主場館的透明太陽能板 滋養草坪又能發電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 東京奧運大推「循環經濟」:向全民回收舊手機製成奧運獎牌
>> 環保和活動該如何串連?奧運、音樂節將永續納入活動規劃,盼達零廢棄目標
>> 二手衣再製成東奧隊服!運動品牌發起「舊衣募集」活動,數位日本知名運動員響應

想要讓家鄉變得更好,卻不知道從何開始嗎?來看《社區自造家:第一次做社區營造就上手》專題,以移居者、返鄉者及師生團隊 3 種角色切入,帶你一探社造心法,齊心創造永續共好的生活環境!
>>>看專題

讓四月雪飄揚雲霧之間——他號召青年手植千棵流蘇,不只種樹更種回部落文化

2020.04.15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文:孫文臨(2020 年 3 月 20 日)

為響應 3 月 12 日的植樹節與 3 月 21 日的國際森林日,每年林務局都將 3 月訂為植樹月,然而,跟都市年輕人談起「植樹」,恐怕腦海中浮現的不是數學考題裡的質數,就是日劇裡面的半澤直樹,畢竟種樹造林對於一般民眾是如此遙不可及,特別是在寸土寸金城市裡面生活,別說要找塊地種樹,恐怕連找個採光適合的陽台,養活多肉植物盆栽也不容易。

一位部落青年黃一峯,6 年前因為杜鵑颱風對老家咖啡園造成的災害,意外啟發了「一樹一山」活動,邀請民眾來他的家鄉——新竹縣尖石鄉馬胎部落,種下台灣原生種的流蘇樹。如今這場活動已經吸引將近 500 位熱愛自然的「森林系」青年男女,在尖石鄉的 6 個部落、8 所小學種下 1360 棵流蘇。跟著記者的腳步,走往雲霧所在的馬胎,一窺黃一峯如何種回自己的部落。

回到原鄉以台灣原生種重新出發,手植千顆流蘇盼土地不再流失

當天上午艷陽高照,近百人聚集在新竹縣尖石鄉的綜合運動場,參與的民眾來自台灣各地,有些人就住在新竹騎車上山,也有人一早從高雄搭高鐵過來,從台北來的民眾則自駕車四處問路,從尖石岩轉彎,才找的這個 Google 地標上還沒有的綜合運動場。

民眾用徒手用接力的方式,把 60 棵近 3 公尺高、重達 30 公斤的流蘇樹苗木搬到操場。黃一峯與工作人員先示範如何種樹,「先挖一個深約 30 公分的樹穴,要比泥球更大,網袋拆除後埋入土中,再用泥土將其覆蓋,要確保整個泥球都不會露出表面,才能提高樹苗的存活率。」接著發下手套、鏟子、繩子與竹竿,「待會 3、4 個人一組,樹木埋好後,把 3 根竹竿敲入土中,再用棉繩將竹竿與樹木綁好,以免颱風來將樹苗給吹倒。」

2020 年「一樹一山」活動分為兩天進行,除了尖石鄉綜合運動場,還有嘉興國小義興分校及尖石國中 3 個地點,共計要種下 180 棵樹,黃一峯沿途指著路邊的樹木,「那些是我們去年種的。」目前已經累積種下 1360 棵流蘇,更發下宏願要種 1 萬 4 千棵。

「我希望 30 年後,尖石到了每年 4 月就會下起流蘇雪。」而這一切的起源,要從 6 年前的杜鵑颱風說起。

親眼目睹杜鵑颱風災情,才知水土保持重要性

2015 年,黃一峯的父親因病過世,在台北經營美髮事業的他回到新竹陪伴母親,「我很擔心爸爸走了以後,媽媽會失去生活重心。」因此他決定帶泰雅族的媽媽回到尖石鄉的部落,「我那時候已經快 30 年沒有回去過,只知道外公的家在深山裡,好不容易找到了,卻發現房子的屋頂已經塌陷,梯田也都成為荒煙蔓草。」

黃一峯跟母親回到部落,著手整理外公留下來的房子和梯田,「起先其實不知道要做什麼,只希望可以幫媽媽找事做,聽別人介紹花了一筆錢種咖啡樹園。」然而,咖啡樹並不適合當地,再加上種樹方法不夠熟稔,因此咖啡樹長的並不好,「那年 9 月強颱杜鵑來襲,我們種下的咖啡樹全部都被吹得東倒西歪,血本無歸。」

每個禮拜得往返新竹尖石鄉馬胎部落,回到台北市中山區經營髮廊的他,看到風災慘況原本打算要放棄,所幸在朋友的鼓勵下決定重新把梯田改成營地,以自己的泰雅族名「雷沙達岜斯」命名,「這是祖先留下來的土地,也是族先留給我的名字。」他開始在營區種植景觀植物,也跟鄉公所申請了幾百棵肖楠種在後山。

多年來在城市生活的黃一峯說,或許是因為身上有一半原住民血統,「每次回到山上都覺得找回了自己,但不是每個部落的孩子都有機會回來,部落生活並不容易。」經常回部落後,黃一峯發現部落的人口外移的很嚴重,許多人跟他一樣到城市工作以後就沒有再回來,家鄉的土地沒人生活也沒人耕作,荒廢了以後就開始賣土地,

「因為留著也沒有用,土地失去了價值只剩下寫在賣地牌子上的標價,每次我下山都很想沿途把那些賣地的廣告拆掉。」他想要留住部落的土地,但光是拆掉賣地廣告並沒有用,「我那時候開始想,希望 30 年後的部落會是什麼模樣?」

部落的人口外移,土地一塊一塊的賣掉

「如果部落土地都賣掉了,只剩下雷沙達岜斯保護得很美麗,其實沒有意義。」黃一峯發覺,台灣民眾旅遊特別熱衷賞櫻、賞梅、賞油桐,「司馬庫斯的櫻花就很有名,但我希望馬胎也能有自己的特色。」

黃一峯說,櫻花與油桐花都是外來種,種在台灣的山裡顯得格格不入,再加上種咖啡樹的經驗告訴他,適合當地生長的樹種才能長的漂亮,「不是改變土地的樣貌,而是融入原本的環境。」因而選擇山區原先就有的台灣原生種「流蘇」。他開玩笑的說,「主要也是因為我很喜歡白色,而且被稱為四月雪的流蘇花花期又是我的生日。」

他從身邊的朋友開始號召,透過網路的影響力,逐漸將「一樹一山」的理念傳遞出去,現在他的 IG 已經有將近兩萬人追蹤,「在夥伴的幫助下,去年首次擴大舉辦一樹一山,募集到超過 450 棵流蘇花,花了三天兩夜的時間才把樹種完,橫跨馬胎、水田、嘉樂、那羅、馬里光、石磊 6 個尖石的部落。」

「馬胎」在泰雅族語是有雲霧的地方,因此馬胎部落又被稱為雲霧部落,到了下午起了濃霧,接著飄起了雨,彷彿是在替剛剛植下的苗木們澆灌。一位參與植樹的民眾說,「這是我第一次來馬胎部落,但種下了樹就有了責任,以後會常常回來看他,也希望能長得漂亮。」

尖石鄉一共有 11 所國小和一所國中,黃一峯目前已經完成了 8 間學校的種植,只剩下尖石、新光、梅花、田埔 4 所國小,就能把所有的小學種完,「進到學校還有也能讓小朋友能一起種樹,也會帶書包、鞋子送給他們。」

黃一峯說,部落的孩子雖然資源相對缺乏,卻擁有值得珍惜的大自然和原住民文化,「從小就培養敬愛自然、保護環境、維護部落的價值。」

留住土地只是第一步,讓被遺忘的泰雅文化跟著樹一起長回來

黃一峯希望發揮號召力,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去年贊助募集到的樹很多,但參加的人不多,最後大家種得筋疲力盡,今年則是募集到的樹很少,但參加的人很多。」他還賒帳,自掏腰包多買了好幾棵樹。參與民眾無論大人小孩都種的非常賣力,許多人說,「原本以為是小樹苗,沒想到是種真正的樹木。」

黃一峯坦言,其實第二年就有種過小株的樹苗,便宜、種起來也輕鬆,「但樹苗在野外難以生存,大約只有兩成活下來,我希望種樹不只是擺擺樣子,而是要讓樹能真正活下來,否則種再多都沒有意義。」大型的苗木存活率可以到 9 成以上,「第一年種下去的已經開始開花了。」

植樹,一個漫長的工作,可能 5 年、10 年才能看到成果。「以前大家都笑說山上到處都是樹,幹嘛要種樹,但最近也開始有人來接洽,希望在家裡種下流蘇。」黃一峯說,種樹不只營造景觀、水土保持,也有助於減碳,減緩氣候變遷,「如果大家願意幫忙,我也會持續努力,種 30 年,讓尖石鄉的每個部落,都有四月雪的降臨。」

黃一峯的夢想是從尖石鄉種到新竹市,「希望 30 年後的新竹和尖石會跟日本的大阪和京都一樣,各地的遊客每年 4 月都會來到這裡,欣賞流蘇花盛開的四月雪。」這不僅能做到水土保持,更要讓土地有價值,「部落的土地不會一塊一塊被標售而流失。」

不只回部落種樹,黃一峯也替小朋友義剪,並開設「自然學堂」讓部落的孩子有機會找到一技之長,今年則要籌組「織布教室」、重新舉辦「太陽豐收祭」,「我希望部落文化可以跟著樹木一起成長。」從樹木、土地到文化,雷沙達岜斯要種回部落繁盛的美麗模樣。

新竹林管處樂見其成:「未來有機會合作,提供植樹的協助。」

新竹林管處處長夏榮生表示,流蘇是台灣的原生種,然而隨著開發,天然分布逐漸減少,「目前只剩下桃園復興角板山、南崁、林口台地還有生長,不過人為繁殖的種苗充足,生長韌性良好,很適合種植在淺山地帶。」

夏榮生也提醒,種樹就像照顧小朋友,種植以後也要注意後續的撫育工作,防止土壤流失、劣化,讓根域基礎可以生長強健,「長到一定的程度後適當修剪枯枝、病枝,也有助於通風、防治病蟲害,不過流蘇的生長速度較慢,要注意不要過度修剪影響生長。」

夏榮生說,雖然山上的樹看起來很多,但多種樹仍有助於減碳、水土保持與環境綠美化,「雖然僅種植單一樹種,但種植地點都是在小學、公園,這些本來就人為活動的地區,並不會對生物多樣性造成負面的影響。」他表示,淺山地帶除了流蘇,也很適合種植杜英、楓香、苦練等樹木,可應造多樣化的環境。

此外,夏榮生也提到,林務局作除了每年舉辦植樹月活動鼓勵民眾多種樹,「若企業、機關、團體或個人有較大的植樹需求,也可以向地方政府提出申請,若有苗木的需求,林務局也可以提供相關的協助,依照地區選擇的適當的樹種,提供栽植的建議。

夏榮生說,相當樂見民眾發起植樹活動,「新竹林管處也會主動跟他接洽,希望能有後續的合作與交流,看看是不是有什麼我們可以幫忙的地方。」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一樹一山」從原生種出發 部落青年返鄉 種樹也種回部落文化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 左鄰右舍一起來造公園!這款好上手的工具包,助居民輕鬆開闢綠色空間
>> 大豆接班人?未來作物「樹豆」耐旱又營養,台大開發農產品為部落點亮新商機
>> 全球第一座「國家公園城市」——守護生態、超過半數面積是綠化帶,倫敦如何辦到?

想要讓家鄉變得更好,卻不知道從何開始嗎?來看《社區自造家:第一次做社區營造就上手》專題,以移居者、返鄉者及師生團隊 3 種角色切入,帶你一探社造心法,齊心創造永續共好的生活環境!
>>>看專題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