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守護山間古道的無名英雄:台灣第一批「榮譽步道師」誕生,讓永續修繕工法百世流傳

2019.01.24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廖靜蕙(2019 年 1 月 9 日)

一條保存良好的古道,不僅僅是沿線可見的風光景緻,或古意盎然的石橋、駁坎、老房子,還有人們在這塊土地上生活、與大自然長時間互動形成的文化氛圍。而先民在沒有現代機具輔助與外來材料的情況下,發揮智慧、就地取材的修繕工法,不僅反映當地的自然特色,也蘊藏各族群適應環境所形成的文化內涵。

台灣千里步道協會於 2019 年 1 月 5 日舉辦首屆「步道師」授證大會,接下此證書的人們,代表經過兩年培訓、透過民間第三方認證、且願意奉獻於自然步道的「手作步道種子教師」。

千里步道協會也同時頒發 3 座「榮譽步道師」尊榮,給來自屏東來義的呂來謀(Valuavu Tuquljingid)、新竹關西羅吉榮,以及南投信義的伍玉龍等 3 位匠師,表彰他們對社會不可輕估的貢獻。

培育步道師作為環境保護的實踐

千里步道協會推動「手作步道」十餘年,2013 年起,規劃以「步道」為核心,跨科際、跨領域的「步道學」專業志工培訓課程,並於 2015 年發展出「步道師」認證體系,透過步道學及從實務工作做中學的訓練,逐步養成具備知識、具有社會行動實踐力的專業志工。

2018 年該會首開先例,創立「榮譽步道師」,邀集來自景觀、登山、文化、建築、古道、生態監測及生態工法等領域的專家學者,效法文化資產審議精神組成審議小組,認可呂來謀、羅吉榮、伍玉龍 3 位匠師的價值。

「步道代表著人來人往的空間,過去人們沿著它尋找獵物、開拓運作產品、有利經濟的道路,它和社會發展關係密切。步道的設計,也成當代優質生活的指標。」前交通部長賀陳旦表示,古道和部落發展間的關係,其歷史價值往往被忽略了,只剩下步道連結遊憩的商業功能。

過去仰賴就地取材修築而成的優質步道,背後都是靠著經驗、耐心,以及徒步找出最適合環境的路線,這必須具備全才,憑藉的智慧和經驗都令人讚嘆。「榮譽步道師」,便是為了表彰這些工藝師對永續的貢獻。賀陳旦說,未來藉由標章和認證來培育出更多的步道師,讓優質步道持續受到維護,古道修繕工藝也得以傳承。

「步道師從事的工作,絕對是環保運動的一環。」審議委員之一的中央社董事長、自然文學作家劉克襄指出,舖路要素盡量擷取在地現有的自然資材,而非藉重機械,這是立基於反對水泥工程,以「減法」面對區域未來發展的技能。未來這個頭銜該獲得嚴謹的規範。

首屆榮譽步道師 手作步道點燃的永續微光現年 87 歲的呂來謀,來自屏東三地門排灣族的達瓦達旺(Tjavatjavang)部落,由屏東科技大學森林系社區林業研究室推薦。他從小生活在舊部落的「石頭城市」,由石板構築成的家屋、石頭鋪成的道路,更是他努力推動傳承的使命。

頒獎典禮現場,他以族語表達對獲獎的感謝。從小他就跟著家人一邊看一邊學,利用石板做成的步道,即使大雨天也不易沖刷侵蝕。他很願意教年輕人這些工法。

劉克襄曾以他為主角,撰述一篇文章盛讚其成就。在《砌石成金的人——「步道師」之我見》一文中提及,「步道師」是尊稱大量付出體力、辛苦修路,以和善的工法,在允當的場地,以最輕微的干擾,鋪設一條貼近環境的小路的人。「是孤單的先行者,直接以土地創作,長期地豐厚了這個行業的榮光。日後則繼續用熱情承傳,給予後代條條小路通往郊野的美好價值。」

 

80 歲的羅吉榮,從小生長的新竹關西,是古大漢溪河道沖積區,紅土卵石是當地標誌性的特色元素,他不僅習得一身運用卵石疊砌駁坎的技藝,各種客家人就地取材、善用山林資源的生活器具也難不倒他。

羅吉榮在影片中示範乾砌卵石時,先用竹桿與細繩拉出名為「三分水」的內傾水準線,依序不規則的交疊卵石,特別強調每顆石頭上下左右之間,都必須緊密靠近、咬合。每砌完一層就用沙耙將土石回填駁砍後方,如此層層依水準線向內退縮,最後完成穩固的駁坎。

同為關西人的台灣藝術大學古蹟藝術修護學系教授陳邦畛(陳板)說,第一次遇到羅吉榮,才知道生活環境中充滿他打造的步道。自從有機會接觸台灣歷史文化場景,他對步道十分喜愛,但很少知道誰做了這些步道,以為是與生俱來,殊不知是出自匠師工藝,因此對每塊石頭都很有感情。

乾砌工法不須水泥就能固定牆基,這樣的能力十分珍貴,卻未有機制把這些工藝傳承下來。他希望透過榮譽步道師的尊榮,同時將羅吉榮的手藝留下來。

 

伍玉龍(Eumeen)是 3 位榮譽步道師中,最年輕的一位。他是南投縣信義鄉東埔部落布農族人,曾任玉山國家公園嚮導、巡山員、神鷹搜救隊隊長,指導拉庫拉庫溪流域布農族傳統營建技術傳習,2009 年更率領歐都納世界「七頂峰」攀登隊,在登山界有「台灣雪巴」之稱。

第一個誇他為登山天才的,是已故古道專家楊南郡。一開始,楊南郡並不看好伍玉龍。長年和丈夫楊南郡走遍古道的徐如林,回憶起伍玉龍首次當他們登山助手的過往時提到,他們當年本來是要雇用他叔叔,因這趟路是沿著中橫的迴頭彎下切,沿著陶塞溪直上中央尖山,沿途陡峭難行,當時仍未有人走過。

沒想到實際來報到的,卻是年輕且沒有登山經驗的伍玉龍,這讓楊南郡十分不高興,敦促他離去。但是徐如林留下他,讓他試試看。這趟回來,果然讓楊南郡改變看法、誇伍玉龍是登山天才,事後證明果然如此。

千里步道執行長周聖心表示,現行法規有所限制,無法滿足對步道傳統工法、國寶級匠師保護與傳承的功能。協會授證彰顯這 3 位榮譽步道師的用意,是希望帶動社會關注。

 

工藝大師日益凋零 有待系統性的發掘紀錄

千里步道協會也發布「榮譽步道師審議與認定辦法」。文件中解釋了手作步道的基本原則首重環境生態,「以人力方式運用非動力工具輔助進行步道施作,並依循相關基本原則,使步道降低對生態環境與歷史空間的擾動,增進步道的永續性與整體性」。這是強調順應步道所在地的氣候、地質、 原生生態習性等。

而許多傳統建築和步道的修繕工法,往往是數百年來居住於此的人們,順應環境所發展出來,兼顧了使用者特性與棲地的整體性,所以手作步道的第二原則便是考量人文歷史,考證、探索、依循與再現傳統工藝技術、在地知識,進行因地制宜的「適切設計」。

隨著現代化與科技的發展,許多反映在地環境的工藝逐漸為新式材料與工具替代,甚至消失,步道的營造方式也失去對人與土地互動關係的思考。

「手作步道關切的,不僅止於技術層面的施作工法理念,更希望透過對生活哲學的探究,喚醒人們對環境倫理的反思。」周聖心說,傳統工法的保存與傳承,同時兼具不同層次的關照內涵,而保有如此傳統工法技術與在地智慧的匠師,隨著時間日益凋零、佚失,因此需系統性的發掘與紀錄。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首屆榮譽「步道師」誕生 頌揚百年工藝 傳承永續成就

延伸閱讀
>> 這條老街不招商,依然有人排隊觀光——「打狗文史再興會社」重新詮釋文史保存
>> 從土地中孵育出來的建築:「竹冶設計」揉合傳統與現代,打造最具文化底蘊的建築
>> 守護北台灣最後一座三合院聚落群—— 蘆竹湳社區從修屋瓦到辦祭典,奮力保存 300 年歷史文化資產

城市綠化只能多種樹?為建築物掛上「城市窗簾」,吸碳效果約等於 20 棵樹

編譯:魏守芸

目前世界上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正達到一個重大的轉折點。根據聯合國最新的報告指出,全球必須在 2050 年達到二氧化碳零排放,否則就會加速氣候變遷,面臨到災難性的後果。(延伸閱讀:當氣候變遷預言成真,「碳棄世代」如何邁向不需嘆氣的未來?

在愛爾蘭,當地政府致力於制訂策略欲抵擋這股趨勢,如將風力發電、電動車等產業擴大規模。同時,在都柏林的一棟建築物則進行了一項小型實驗計畫──「城市窗簾」(urban curtain),能吸收空氣中的污染物與二氧化碳並用來培養藻類。

這項計畫名為 Photo.Synth.Etica ,從 2018 年 11 月初開始,有時效性地覆蓋在這棟位於都柏林城堡建築的第一、二樓上。一張張超過 20 呎長(約 6 公尺)的大型生物塑膠布料,內嵌充滿了藻類的隧道。當髒空氣從布料底部進入後,藻類便吸收其中的二氧化碳和汙染物,並從頂部釋放氧氣。隧道彎曲的路徑能幫助優化這一系列物質的流動。都柏林的這項實驗,每天能夠從空氣中吸收大約一公斤的二氧化碳,約與 20 棵樹有同等的效果。

發明這項設計的公司 ecoLogicStudio 位於倫敦,在 2018 年的氣候創新高峰會上提出這項計畫。建築師 Claudia Pasquero 與Marco Poletto 重新思考了建築物的外牆設計,將其視為一個具生命的系統。「這個概念揭示了未來建築的想像——未來建築物能夠『活過來』,產生能源、代謝汙染物,進而成為一個城市中的生物偵測器。」

Claudia Pasquero 表示,成長迅速的藻類,比起樹木能更有效率地行光合作用。藻類還能被用來製作成食品或是產生能源。「為什麼我們只能把城市綠化的觀念限縮在植物呢?」

這不是建築物應用藻類的首例。在德國漢堡,一棟公寓外牆就裝設著充滿藻類的生物反應器(bioreactors),提供建物本身所需要的熱能,也同時為建築物遮風擋雨。然而,這種設計必須是永久性,而且成本高昂,造價高達 450 萬歐元(約台幣 1.6 億元)(同場加映:海藻妙用多,好吃、環保還可以用來蓋房子——世界首棟「藻能建築」,台灣也適合建造!

都柏林的這項計畫與米蘭博覽會上所曝光的一項設計相似——來自義大利建築師 Cesare Griffa 設計一種輕量級生態數位遮蓬(bio-digital canopy)。這類能吸收二氧化碳的面料雖不是根本的解決之道,但仍是現代社會中能發展的替代方案之一——我們仍然需要在這個世紀中前,達成零排放的目標以阻止氣候變遷惡化,而藻類能夠幫助抵銷一部分的碳排放,並幫助淨化城市空氣。

「這項設計為後人類世(註一)提供了一種新的生產模式。」 Pasquero 表示。她表示,生物科技(biological intelligence)可以成為解法,就像是在實驗室培養的人造肉,或是用蘑菇製成的仿動物皮革,人們將不再需要繁殖、飼養和屠宰動物。

目前這群建築師正在澳洲一間新開幕的微生物博物館安裝這項設計的永久性裝置,為大規模地應用嘗試探索各種可能。

註一:「人類世」一詞由1995年諾貝爾獎得主,荷蘭大氣化學家保羅·克魯岑( Paul Crutzen )在 2000 年所提出,認為人類活動對地球的影響足以成立一個新的地質時代。

核稿編輯:李沂霖

參考資料
These algae-filled “urban curtains” suck CO2 from the air (Fast Company)

延伸閱讀
>> 不用常開冷氣,也能維持最佳室溫:被動式房屋為住戶省下 7 成空調電力
>> Facebook 永續宣言:2020 年將 100% 使用可再生能源、減少 75% 溫室氣體排放量
>> 屬於時尚業的「氣候憲章」:Burberry 、H&M 等全球 40 家品牌,承諾 2050 年零碳排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