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從土地中孵育出來的建築:「竹冶設計」揉合傳統與現代,打造最具文化底蘊的建築

2018.12.25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步入新竹關西老街,這裡是號稱全台最短的中正路,在百來公尺的街道上,竟有 20 多棟百年老屋。「對面那棟是日治時期蓋的警察局『關西分駐所』,這裡是清代就留下的樑柱,再前面那棟是民國初期的雕花風格⋯⋯」 3 年前紮根於此的建築師羅傑,興致勃勃地介紹關西老街,彷彿走入一座台灣近代史的建築博物館。

文:社企流

舊稱鹹菜甕的關西,由於地理位置四處環山,又離沿海都市有段距離,得以保留古樸的氛圍;再加上客家人重視祖產、老屋產權不清等因素,關西鎮成為全台現存老屋數一數二密集的地區。

2014 年,有位異鄉人看見關西之美,立志推動「十年文創小鎮計畫」,發揚在地文化。這名異鄉人現在是關西老街上「石店子 69 有機書店」的店長盧文鈞,他以二手書店為起點,透過「以書換書」活動帶動藝文交流;接著更進一步翻修周遭老屋,將之打造成文創空間,吸引年輕人迴游成為藝術家。

「藝術造鎮」行動帶起關西的藝術風氣,也吸引更多有志保存傳統文化的青年回到家鄉,身為新竹在地人的建築師羅傑正是其一。羅傑不僅協助翻修老屋,更盼望用融合傳統與創新的建築設計,重新包裝客家文化歷史記憶,以突顯並保存客家文化之美。

創新設計來自於傳統文化

就讀研究所期間,羅傑研讀過各式各樣的建築案例,卻發現台灣少有「地域性」的現代建築,羅傑舉例說明,「如果我現在蓋了一個漂亮的玻璃帷幕大樓,放在台灣可以,放在東京、歐洲也都可以,但是像傳統的三合院,放在其他國家就是很怪。也就是說,三合院只適合台灣,但是為何大部分人都要蓋所謂的現代建築,而不考慮蓋傳統建築呢?」

如此現象的原因,羅傑認為是源自於對自身文化的缺乏自信,「並不是外國的月亮就比較圓,」羅傑微微握拳地說道,「在農業時代時,傳統房子對大家來說是最棒的,為什麼工業時代後,突然間它就變成落後的、最不好的呢?我們開始在想,自己的東西真的不好嗎?」

為了刷新人們對傳統建築的眼界,羅傑於 2015 年創辦「竹冶聯合設計工作室」(以下簡稱竹冶設計),渴望將傳統文化融入現代建築之中。羅傑強調,並非一味地仿舊便是回歸傳統,更重要的是與時俱進,將在地與文化元素融入現代建築中。

「我們公司很重要的精神就是,創新設計來自於傳統文化。」為了達到此目標,羅傑援引「地域建築」的概念,落實於建築設計。「我們理解的地域建築是,所有材料、人力、工法,都跟在地環境是貼近的。它不用追求造型很特殊,但你一看就知道是這裡的東西。」

羅傑口中的地域建築理念,宛如讓建築從土地中「生長」出來,以竹冶設計的第一個計畫案「關西高中羊舍」為例,羊舍的外牆選用關西產的竹子,並由關西高中的學生親自編製竹子而成,人力物力皆採用在地資源,不僅節省成本,更使建築別具意義。

跨領域團隊轉譯文化,將設計融入常民生活歷史

為了使地域建築理念與傳統文化相輔相成,竹冶設計分為文化資產組、建築設計組和文化創意組,組成跨領域團隊,使建築不再單純停留於外型設計。

有別於一般的建築工作室,在丈量土地、確認客戶需求之後便開始畫設計圖,竹冶設計會先由文化資產組進行文史調查,藉由訪談耆老、翻閱書籍等方式,了解該地的文化歷史背景;接著交由建築設計組丈量土地,繪製 3D 模擬圖;最後再由文化創意組發揮想像力,將文化因子融入建築中。

「透過跨領域的合作,我們想把過去的東西轉譯出來,讓大家可以很輕鬆地去認識它,」羅傑以位於客家聚落中的竹東停車場為例,建築外觀上看似不規則的紅磚牆,其實是以竹東鎮內的老屋為靈感,「我們選取在地最漂亮的老屋,把它的屋脊線描繪出來,再以客家紅磚獨有的砌法堆疊而成,甚至連老屋開窗的規則都加上去。」

「這就是將過去智慧融合在地域建築中,這也不是我發明的,只是跟祖先學習的。」羅傑謙虛地說。由文化養分醞釀出來的現代建築,外型新穎卻不與環境衝突,更能使人們以全新的眼光重新領略傳統文化的美好。

從單點到全鎮,持續擴大影響力

目前竹冶設計經手過最具規模的計畫案,當為客委會委託的「關西老街招牌改造計畫」。台灣街道景觀往往充斥紛雜的招牌,電線電纜擋住蔚藍的天空,可說是另類的「台灣特色」。對此羅傑深深嘆息後說道,「如果我們可以把街道收乾淨、招牌變漂亮,把從清代到民國的老建築露出來,讓小孩子從小就能分辨好的美學,我們希望促成這樣的影響力。」

竹冶設計心目中的街道樣貌,並非只是將招牌縮小、美化,更希望能呼應歷史脈絡。「我們做了很多歷史調查,把以前老街的歷史照片找出來,再問居民:『這是你們家以前很老的字體,要不要改成這樣?』我們找到很多古今對照的東西,想要把過去的文化記憶找回來。」

為了將整個關西鎮改頭換面,關鍵之處為取得在地居民的支持。一開始,竹冶設計召開了 10 場以上的說明會,卻都沒有人上門,於是他們發揮客家人硬頸的精神,一家一家登門拜訪,「第一批拜訪結束後,已有大概 4 成的人要參加,」羅傑自豪地說。

為了擴大參與率,竹冶設計便蒐集不願參加者的意見,發現關鍵問題。「有些人擔心如果我現在參加,結果前面的招牌又凸出去,我不就被擋到了嗎?因此在合約之外,我們又寫了關西的自治條例。」如此願意參與的關西居民比例便提高到 6 成。

最後竹冶設計祭出殺手鐧,利用建築設計的專業,用 3D 動畫模擬全鎮招牌改造後的美麗樣貌。「現在整個鎮 80% 的人,總共 300 個店家、400 個招牌都願意參與,這已經叫做不可思議!」

未來竹冶設計將持續創造更多不可思議的計畫,包括籌備中、將落腳於桃園龍潭的客家茶文化館。「這座博物館會有 80% 在地下,因為這是茶葉博物館,我們希望在這地方看到的不是房子,而是茶園,所以希望把茶園用最大面積呈現。」

不僅如此,博物館園區內將特別設立全自動茶工廠,從澆灌、培養、製茶等多重工序皆採全自動化,盼望藉此帶動地方產業。「因為種茶很辛苦,茶園都荒廢了,轉做其他用途,我們希望它可以復耕,讓年輕人回來,」羅傑野心勃勃地說,「如果我們提供這樣的場域給農夫用,配合適度的科技種植,未來這些茶農能保證領先世界技術 20 年,也或許能把周邊的茶園通通找回來。」

從單一建築、到整座關西鎮,最後甚至影響整個地區的茶產業,竹冶設計的發展潛力不可限量,而初衷卻再簡單不過:「我只是希望把在地故事透過設計轉譯出來,用在地的人、做在地的事,把在地文化推向國際。」

全文轉載自勞動力發展數位服務平台

延伸閱讀
>> 日本「零廢棄」小鎮新行動:建造 100% 以回收材料蓋成的釀酒廠
>> 留住漂泊過客、找回流失人口:神山町重塑鄉鎮經濟,躍升地方創生典範
>> 認識歷史,就從生活的周遭開始——「進攻臺灣府」實境遊戲,帶孩子探索府城文化


社企流粉絲浮起來!社企流社群大調查

社企流期望能了解粉絲們的需求和想法,協助我們進一步優化服務,並更精準地提供你有興趣的資訊內容!只要花 5 分鐘完成問卷,就有機會抽中 Honeybank 蜂蜜禮盒、茶籽堂小鹿旅行袋等社企好禮!填問卷去

印度青年回收河中的廢棄鮮花,拯救恆河與 4 億人健康

2018.12.24
合作轉載

文:仁人學社

恆河,是印度教的聖河,印度幾億人口安身立命所依賴的母親之河。人們在恆河取水、沐浴、成長,並且死去。

恆河雖然神聖,但對印度以外的人而言,恆河極臭,污染亦相當嚴重。於 2015 年,兩位印度土生土長青年決心清潔恆河,鎖定每日以千噸計被扔進河的供奉後鮮花,成立社企 Help Us Green ,把鮮花回收升級再造成印度線香及有機肥料等產品,成功創建「flowerscycle」新經濟,兩人亦因此登上《福布斯》最具影響力的 30 歲以下傑出人物榜。

印度恆河的神聖意義無可比擬,但污染程度亦是全球數一數二。除了工業及家居廢料,當地人甚至會舉行河葬,不時有駭人的屍體浮於水面。

現年 29 歲的 Ankit Agarwal,大學時在印度修讀電腦工程,之後進入商學院攻讀「創新管理」碩士。在網絡保安巨企賽門鐵克(Symantec)工作 3 年後,他在 26 歲之齡毅然辭職,回到家鄉北部的坎普爾(Kanpur)創業。

Agarwal 表示,學生時代已對環境可持續發展方面深感興趣,尤其是當他研究過車胎廢料如何破壞環境後。他曾經在不同國際期刊就此發表過 13 份論文,並擁有一項專利。

80 萬噸棄花 變肥料薰香

他的拍檔是同齡的 Karan Rastogi,在英國華威大學商學院攻讀碩士期間,同樣離不開環保研究,其論文題目是氣候變化與碳交易的關係。兩人是兒時好友,在全球多個地方開過眼界後,回到坎普爾後一同來到恆河河畔,思考如何改變自己的城市。

兩人留意到不少信眾會將獻祭完的鮮花扔進恆河。他們指出,超過 12 億印度人會在寺廟、清真寺等宗教場所供奉鮮花。這些花代表獻身和敬畏,人們為尊重花的神聖意義,遂不顧後果地將花撒入恆河。然而,花朵腐爛不但會殺死魚類,為脆弱的河道生態圈帶來嚴重破壞,花朵沾有的農藥亦會令河水變酸並產生毒性。據統計,每年大約有 80 萬噸花卉廢物被傾倒在印度河流中,影響多達 4 億人的健康。

着重研發 巧思「花泡膠」

因此,兩個小伙子不理家人反對,開展這個將殘花升級再利用的工程。兩人著手研究如何將花朵製成堆肥,並約見許多植物學教授、農民、花卉貿易商以及對堆肥感興趣的人詳細討教,同時測試不同動物糞肥的組合,耗時 6 個月後,終於研發出含有 17 種天然配方的有機肥,其中成分還包括從咖啡店收集到的咖啡渣。

研發有機肥之後,他們又用花卉捲出條狀及雪糕筒狀的薰香。這種薰香據稱有淨化空氣及寧神等功效,成了不少遊印旅客的手信之選。

為了令產品突圍而出,兩人在產品包裝上亦花了不少心思。其中一款由於印有印度神明作裝潢,人們不願意棄掉,他們為此設計了一張「種子紙」,即紙中藏有植物種子,呼籲消費者在後院連同包裝紙埋入土中栽種起來。至現在則利用顏色鮮明的可愛插圖作包裝,令品牌形象再提升。

Help Us Green 十分重視研發,因為該公司深知不可能靠一兩樣產品持續經營。他們隨後利用廢棄花卉,發明出類似發泡膠的環保代替品,這項新產品名為「花泡膠」(Florafoam),它是一種高性能、可模塑和耐用的材料,而且 100% 可生物降解,可用於包裝電器、傢俬等用途。兩人的下一項新產品是純素皮革,相信在動物權益及環保意識日漸高漲的西方社會將不乏捧場客。

盼改善低種姓婦女生計

改善恆河生態及環保只是 Help Us Green 其中一個目標,該公司的另一希望是為一眾低種姓地位的婦女提供有尊嚴的生計。根據印度教傳統,出身為「不能觸碰」(Untouchables)的一群人,剛出生已被視為不潔,並飽受社會歧視,不少人長大後只能從事最髒的勞力工作。

有鑑於此,Help Us Green 打破傳統,特地為這群婦女提供工作、健康保險等。有婦女表示,自己加入公司前每日要清潔 20 個廁所,有時難受到飯也吃不下,她形容新工為自己及子女帶來新生。公司希望在 2022 年之前增聘這類弱勢婦女至 5 千名。

成績方面,Help Us Green 稱創辦 3 年多以來,已經為 173 名婦女帶來穩定的合理生計。她們一般賺取比之前多 3 倍的收入;協助了 19 名兒童上學;回收了 2753 公噸的鮮花。公司規模亦漸擴大,當初兩人只是以 7.2 萬盧比(約新台幣 3161 元)起步,隨後勝出多個初創比賽,並獲星展銀行、塔塔集團基金會等注資逾 4200 萬盧比(約新台幣 1844 萬元)。公司收入亦隨之大增,於 2018 年財政年度收入預期可達到 2 千萬盧比(約新台幣 878 萬元)。

這兩個不足 30 歲的印度環保界新星成就備受肯定,雙雙獲《福布斯》選為今年最具影響力的 30 歲以下傑出人物之一。其中 Agarwal 今年亦獲聯合國嘉許,在全球 8 千人當中獲選為 17 名年輕領袖之一。

不過,恆河距離潔淨目標仍然甚遠,今年 10 月,一名 86 歲的環保鬥士、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獲得環境工程博士學位的 GD Agarwal,因為不滿印度政府對相關問題無所作為而絕食抗議,結果在堅持 15 星期後不支死亡,事件反映出恆河污染問題依然嚴峻。

全文轉載至仁人學社,原文標題:印青冀恆河減廢 回收鮮花再造

延伸閱讀
>> 你帶垃圾來,我把它變成飾品:基隆女孩從故鄉河川裡找到永續使命
>> 荷蘭港都的升級環境思維:讓河川塑膠垃圾重生,製成一座座「生態漂浮公園」
>> 重金屬汙水幻化為美麗顏料——美國藝術家的淨水計畫,目標 100% 攔截水中的汙染物


社企流粉絲浮起來!社企流社群大調查

社企流期望能了解粉絲們的需求和想法,協助我們進一步優化服務,並更精準地提供你有興趣的資訊內容!只要花 5 分鐘完成問卷,就有機會抽中 Honeybank 蜂蜜禮盒、茶籽堂小鹿旅行袋等社企好禮!填問卷去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