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蘭花屋

面對氣候變遷 法專家:我們需要「可調節氣候」的建築概念

2016.05.12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特約記者李育琴(2016年4月29日)

氣候變遷不僅帶來自然環境的改變,人的生活型態、居住環境和人際關係也因極端氣候而面臨各種威脅,過去用冷暖氣來調節居住空間的方式,恐怕變得不再有效益。法國格勒諾布爾(Grenoble)國立高等建築學院教授帕斯卡‧侯列(Pascal Rollet)日前受邀來台,分析氣候變遷對人們居住環境的影響,指出可調節氣候的建築型態是未來建築的解決方案。

巴斯卡侯列
(圖:巴斯卡侯列在高美館演說,從氣候變遷下思考未來的建築解決方案。圖片來源

侯列也在目前高雄駁二鐵道園區展出的「2015高雄國際貨櫃藝術節」中,提出以貨櫃建構公共住宅的設計概念「方舟100」。他表示,用貨櫃設計緊急應變計畫中災民的彈性生活空間,除了展現高雄的在地特性外,民眾也能透過這個展覽思考台灣未來居住空間的議題。

可調節氣候的建築概念  為建築增加一層皮膚

去年巴黎召開的聯合國氣候大會,侯列名列法國文化部建築諮詢顧問。他指出,極端氣候造成水資源短缺、海洋生物死亡和人居空間變小,面對這些衝擊,當今全球不平衡的能源使用方式必須改變,並要重新思考我們的生活方式,才可能有效降低未來地球和後代子孫所要承受的生存成本。

侯列說,在極端氣候的影響下,過往四季分明的法國,農業型態已經在改變。原本在法國南部種植葡萄釀酒的農場,開始到北部尋找土地,遷移農場。人們的生活方式也受到影響,根據統計,氣溫在一週間出現大幅波動,或一天之內天氣劇烈變化的情況,幾乎成為常態,過去用冷暖氣來調節居住空間的方式,變得不再有效益。

侯列指出,現在的建築必須要能更快速調適這樣的極端氣候,「就好像人的皮膚為人體調節外在氣溫一樣。」


(圖:侯列建築師事務所設計的可調節氣候的建築。圖片來源

可調節氣候的建築概念,是現代建築師的挑戰和創新突破,使用可調式太陽能板屋頂、回收可再生的循環材料、自然素材的建材等,在建築技術的作法上,設計讓空氣流動,多開窗帶動熱空氣上升排出,使用厚泥土牆把熱氣隔絕並保濕,使室內涼爽,或者為建築外層增加隔熱層,阻擋熱氣進入等等。

公共空間的設計也一樣,綠色植栽和溝渠製造水循環的概念,讓廣場等公共空間成為調節城市氣候的據點。

都市蔓延、耕地縮減  城市設計的解決方案

除了單點的建築,城市規劃、都市設計也面臨重新思考的時刻。侯列指出,在水資源短缺之下,人與人之間因爭水造成的衝突,為了尋找水資源人們開始遷移,形成大量移民湧入都會地區的情況,都對社會帶來衝擊。

隨著全球人口快速增長,聯合國預估2100年,全球人口將達到110億人,然而地球資源最多只能容納80億人口,實際上,與目前的人口數已經相去不遠。

人們為了追求好的生活環境,更集中在都會區,造成「都市蔓延」(urban sprawl)的問題,農業耕地跟著流失。因此,要思考如何運用空間產生足夠的建築單位,同時把都市耕作的概念帶進來。侯列說,結合農業景觀的城市,會是未來的都會風景。

可調節氣候的建築
(圖:大量移民進入城市,結合農業景觀的城市成為未來的都市風景。圖片來源

目前在歐洲和法國的案例中,以100戶為單位的社區建築,透過舊建築空間改造,以創新建築技術、增加植栽空間並使用太陽能發電等,達到自給自足,侯列認為,這樣的解決方案是可行的。

舊+新  整合型建築改善居住空間

在台灣,居住空間的問題顯而易見。2014年,交通大學建築所團隊以台灣居住空間的解決方案,參加國際「太陽能建築十項全能競賽」(Solar Decathlon)而獲獎。他們提出的能源屋作品「蘭花屋」,試圖解決台灣常見的頂樓加蓋鐵皮屋的問題。該團隊指出,在都市熱島效應下,頂樓加蓋的鐵皮屋並不適宜人居,但卻是青年在房價高漲的城市中不得已的選擇。

蘭花屋
(圖:交大建築所參加太陽能建築十項全能綠色競賽作品「蘭花屋」。圖片來源

「蘭花屋」透過改造鐵皮屋頂,加上新建築技術,不僅讓頂樓加蓋住起來舒適,也能達到能源自給自足,身為當時競賽主席的侯列說,年輕人的發想讓看起來戲劇化的案例有可能實現,因為他們已經在行動。

侯列表示,為了讓全球增溫控制在1.5-2℃以內,新建築就是要降低排碳,並且能夠生產能源。以整合型的建築設計概念,把舊建築的外層透過可再生利用的材質重新改造,如木材、玻璃、太陽能板等等,而改造舊建築的經費,則可用太陽能發電的收入來支應。

侯列強調,「比起鋼筋水泥的耗能建築,可再生材質的建築成本現在看來比較貴,但是卻可以省下未來面對地球災害的大筆成本。」

改變生活方式  追求能源平等

從能源使用的角度來看,目前全球各國人均用電量是不平等的。已開發國家每人每年用電超過5000 KW,包括台灣也名列其中,而如海地等低度開發國家,人均用電僅32 KW。侯列認為,這種過度耗用和不平衡的方式,不可能一直持續下去,因此過度耗用能源的國家必須減低需求,根據研究,只有人均用電降低至2000 KW,全球能源供給才可能達到平衡。

呷飽未
(圖:2015高雄國際貨櫃藝術節作品之一「呷飽未」。圖片來源

「現在是時候重新思考我們的生活方式,」侯列說。改變人的移動方式,減少不必要的交通,在家工作;食物供給盡量採用在地而非跨國運輸;此外,都市設計以舊建築加上新的技術來改建,讓建築增加綠能生產和食物生產的功能。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

澳洲衝浪客花十年研發「海洋垃圾桶」 用泳池濾水原理淨化海洋

兩位熱愛海洋的衝浪客,為了改善海漂垃圾問題,耗費十年,打造一個海洋清道夫計畫...

新聞整理/林冠吟

兩位澳洲的衝浪客,觀察到海洋垃圾的汙染問題日漸嚴重,出於對海洋和衝浪的熱愛,兩人決定辭去工作,起身投入改變。他們發明了海洋垃圾桶「Seabin」,一種能自動將海漂垃圾吸進桶內的裝置,來解決海洋汙染問題。



遠見雜誌和ABC News報導,Seabin的原理很簡單,創辦人Andrew Turton和Pete Ceglinski,設計出附有濾網的垃圾桶,設置在人們較容易隨手將垃圾丟進海洋中的碼頭邊,岸上的幫浦將引導水流持續不斷地流進垃圾桶,帶入漂浮在海上的垃圾碎屑,再透過濾網袋分離垃圾與海水。如同濾網一般,將垃圾留在垃圾桶裡,讓乾淨的海水排出去。而它能吸入的東西從寶特瓶、紙張、油汙、燃料到清潔劑都行。

Seabin的發言人Richard Talmage在接受澳洲第九新聞台( 9 News)訪問時表示:「『海洋垃圾桶』和游泳池濾水器中的撇渣器概念很像。」

它的出現改善了清理海洋的方法,傳統的清理方式依賴人力將垃圾打撈,或是派漁船去收集垃圾,這些做法的維護經費高昂而且效率不高,然而,根據 Indiegogo上的資料,Seabin 提供高效率的清潔速度,可以二十四小時全年無休的運作,而且神奇地是,兩位創辦人表示,在四年的測試過程中,Seabin從未意外捕捉到任何海洋動物。

科技報橘和The Huffington Post(赫芬頓郵報)報導,團隊花費十年研究設計出Seabin的原型,現在他們以碼頭及遊艇俱樂部為主要市場。同時,他們也使用可回收的材料來製造Seabin,讓它從設計到功能都對環境友善。

「我們希望盡可能以永續和環保的方式來製造它,但這樣的話成本會提高,因此我們需要嘗試群眾募資。」Ceglinski 接受澳洲廣播公司(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訪問時說道。

目前,團隊已在美國第二大的群眾募資平台 Indiegogo上,成功獲得26萬美金(約台幣842萬)的資助,預計在今年底上市。


核稿編輯:金靖恩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 清大生研發「吸油海綿」,未來可協助清除海洋原油污染
>> 「史上最大淨化海洋計畫」將於明年啟航,清潔速度快上7千多倍 成本只要3%
>>  退役蛙人組海底漫步隊 復育珊瑚讓澎湖更美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