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7 年內達成「零廢棄」、12 年內減 10 億噸碳排——零售業龍頭發布永續宣言,盼引領業內永續運動

2018.08.27
瀏覽次數:

做環保不只得靠個人力量,如果大型企業能對自身課予責任,改善環境的進程將能如魚得水、突飛猛進。全球最大零售業者沃爾瑪(Walmart)近期宣示:他們會在 2025 年前讓一般垃圾量歸零,並致力於 2030 年前減去 10 億噸的碳排放,甚至期許引領業內的永續運動。

整理/梁元齡

全球連鎖超市沃爾瑪(Walmart)近期發布公司 2018 年全球責任報告,指出沃爾瑪去年在美國滯銷的產品、包裝及其他廢棄物,有 81% 免於進入垃圾場的命運;在全球沃爾瑪供應鏈中,原本要被丟棄的垃圾也有 78% 被「救」了回來。

沃爾瑪在報告中寫道,公司將致力朝向「零廢棄」(zero waste)的目標邁進,希望 2025 年前,公司在加拿大、日本、英國和美國的供應鏈都能不再製造廢棄物。根據「國際零廢棄物聯盟」(Zero Waste International Alliance)指出,這意味著沃爾瑪公司「至少得將垃圾分流率(註一)達到 90%,讓垃圾免於進入垃圾場、焚化爐和自然環境中」,同時制定未來目標,持續走向「零廢棄」。

為了達成這項目標,沃爾瑪計劃投資能改善數據採集的技術,以讓決策過程更迅速、資訊更完備。另外,他們也試圖與消費者、供應商,甚至競爭對手合作,以建立改善垃圾減量、回收、再利用等範圍更廣的生態系,在上下游避免產品及用材成為垃圾,追求更為循環的經濟模式。(同場加映:讓家裡的閒置家電循環再生:多元管道回收廢棄 3C,將成科技公司新品製作材料

2017 年間,沃爾瑪成功分流的垃圾中,有 69% 是透過回收,進而轉換成資源、再行利用。其中轉捐給民眾或製成動物飼料的比例各佔 4%,另如堆肥、厭氧消化(註二)、焚化或廢棄物轉換能源(註三)等垃圾分流作法,則佔 1% 以下。

不過,垃圾減量、循環利用只是沃爾瑪永續目標的其中一環。這家零售巨擘也誓言,要從他們的供應鏈中減少溫室氣體排放,計劃 2030 年前能減少 10 億噸碳排,他們稱之為「10 億噸計畫」(Project Gigaton)。

公司報告指出,「10 億噸計畫」實施第一年,他們就削減了 2 千萬噸的溫室氣體排放。

沃爾瑪首席永續執行官員 Kathleen McLaughlin 在報告中說:「我們的目標不僅是減少自己的碳排放量,也期許在零售供應產業中拋磚引玉,緩和碳排放增加的趨勢——在能源、廢棄物、農業、包裝、自然資本和產品設計等領域中發起行動,省去 10 億噸的碳排放。」(同場加映:這座墨西哥釀酒廠,每個細節都是為了「循環經濟」而設計——要為一切廢棄物找到新用途

沃爾瑪這項永續目標的獨特性在於,他們不只要反求諸己、降低公司本身的碳足跡,而是要貫穿整條供應鏈,期望能影響整個產業。身為全球最大零售業者,沃爾瑪也自詡扮演全球的領導角色,率領各大企業一同步向零廢棄。

註一:垃圾分流率(diversion rate)與回收率(recycling rate)的差異
根據日本全球環境策略研究院(IGES)資料庫,「分流率」或「垃圾分流率」意指可回收再利用、卻被丟棄的用材,從廢棄物中被分流出來,最終免於進入垃圾場的比例;「回收率」則指回收物佔整體垃圾製造量的比例。

註二:厭氧消化(anaerobic digestion)
又稱厭氧發酵,指微生物在缺乏氧氣下,把構造複雜的有機物分解成簡單的成分,產生甲烷、二氧化碳等氣體。

註三:廢棄物轉換能源(WTE)
意即將「固態廢棄物轉換成能源」(waste-to-energy) ,能減少垃圾掩埋、產生永續性能源。根據國家實驗研究院資料,比起化石燃料,WTE 可減少 35% 的溫室氣體排放。

核稿編輯:李沂霖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芬蘭設計師推可持續包裝服務「RePack」,有效減少 96% 的包裝垃圾
>>「循環經濟不只是回收,更是創造價值」國內外企業從垃圾堆裡創造零廢棄商機
>> 當「牛糞衣」站上伸展台:歐洲時尚界吹起循環經濟風潮,Adidas、H&M 都響應

下一件衣服,拒絕再為不平等買單:時尚公司於衣物標籤揭示「企業良心」,盼扭轉成衣工低薪困境

「你的每一筆消費,都在為你心目中的社會投票。」這句話我們都聽過,許多人也深諳此理,卻未必有時間關注各家企業的社會作為。如果每件衣服的掛牌上,都標註這家公司如何對待勞工、公司支付的最低工資,而你拿起了某家「慣老闆」企業的產品,這件衣服,你買得下去嗎?

編譯:梁元齡

每當買到一件便宜的衣服,很多人都會高興得手舞足蹈。但你想過,衣服為什麼能這麼便宜嗎?快時尚衣料的價格越來越低,對消費者而言著實是個好消息,但對製衣者來說,可就不是如此了。

全球大部分成衣工人的薪資其實都不足以維生。在柬埔寨,替各大快時尚品牌縫製上衣的成衣工,時薪僅約新台幣 26 元;某些印度的成衣工時薪可能只有新台幣 17 元;在孟加拉,成衣工的平均時薪甚至低達新台幣 10 元,即便他們每週工作 60 小時,要支付日常生活所需依然捉襟見肘。

生產衣著、包款、鞋品和珠寶的時尚品牌 Able,是一家致力協助女性終止世代貧窮的社會企業。他們正在努力說服整個成衣產業,公開底下員工的薪資。Able 已經著手公布自家資料,把美國納什維爾(Nashville)工廠工人的最低薪資攤在陽光下,供大眾檢視。全球其他 Able 的工廠將比照辦理,他們也期待業內其他公司能跟進。

「我想,這波行動得透過消費者的選擇來實踐。」Able 執行長 Barrett Ward 表示:「我們希望自己能既可信又透明,讓消費者握有所需資訊,做出良好的消費選擇。」

「我們想藉由『計分卡』的形式,簡便快速地做到這件事。」這張計分卡長得很像營養標示,標有這間工廠所支付的最低工資。

「這很重要,不能是平均工資、不能是某件衣物普遍花費的勞工成本。」Ward 說:「我們得標註最低工資,以確實保障最低階層的那群人。」

計分卡上也會顯示,這筆薪資在「生活工資」(living wages)——也就是維持基本生活所需的金額中——佔了多少百分比。(同場加映:工時薪資透明化運動:翻轉台灣求職生態,打造友善勞動環境

除此之外,這張標籤還會為企業的職場平等、安全、工資及福利政策打分數,包括產假和理財知識培訓等。這些評分都會由第三方團隊 GoodOps 審核、調查而來。

GoodOps 是個專門審核供應鏈管理狀況的公司,他們已經著手建立一個非營利組織,以公正的方式,持續提供業內各企業的評價資訊。

Able 計劃,今年秋天會公布他們在衣索比亞工廠的計分表,全球各地與他們簽約合作的工廠之後都將跟進。公司資料一經公開,會一併連結至 Able 網站的每項單品上。

「每當人們造訪我們的網站、看到這筆資訊,就可以點進去觀看詳細的製程審核資料,優缺點一覽無遺。」Ward 表示:「我們所做的這些努力,不是為了表彰自己有多完美。」

他說,這項作法的目的幾乎恰恰相反,而是為了達到完全透明化,讓消費者有效監督公司。Ward 分享,這項審核機制幫公司發現了納什維爾的職安問題,促使他們做出改善。

他期待這張標籤就如食品上的營養標示般成為常態,影響消費者的行為,進而成為改變人們挑選產品的依據。

Ward 表示:「對我來說,一想到我們身上每天穿的、享用的,可能出自某個難以維生者之手,實在無法接受。」

參考資料:
Why this clothing company is making its factory wages public(Fast Company)

延伸閱讀
>> 你的衣服從哪兒來?公平貿易翻轉時尚產業
>>「婦女培力,就像和她們談一場愛情」不只幫她們找工作,還要找到理想的生活
>> 從垃圾場中蛻變的時尚品牌:菲律賓「Rags2Riches」將破布化為時尚單品,助千名女性發揮最大潛能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