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來看創業教父和92歲高年級實習生 如何幫助年輕人

2016.10.03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聯合報/記者魏忻忻(2016年09月28日)

秋日近午時分,位於北市北平東路的國際藝術村一樓整修,電梯不能用,郭哲佑奮力把1個大冷藏櫃搬上2樓,他是鮮乳坊小農直送的營運推手,冷藏櫃裡是他引以為傲的公平交易鮮乳。

有別1樓的混亂,2樓人聲鼎沸,空氣中充滿蘊釀已久的興奮與期待。創立「HONEY BANK」的洪浩傑站在一個蜂箱前比手畫腳解釋蜜蜂和生態,沒錯,蜂箱裡很有精神拍著翅膀的是一隻隻蜜蜂。

社企流協助年輕人創業 青創老師是「接生婆 」

這天是社企流iLab社會企業育成計畫第二屆的開學典禮,郭哲佑、洪浩傑和康思芸與其他十五位獲選的合作創業者,即將邁向成立社會企業的第1哩路,但他們不是唯一的主角。落實改變社會的熱情,需要指引,如果說iLab是社企孵化器,資深導師便是接生婆,他們和年輕創業者一起「青銀共創」,建立共識,進而共創。

(第2屆社企流iLab社會企業育成計畫開學典禮。來源:<a  data-cke-saved-href='https://video.udn.com/news/568198' href='https://video.udn.com/news/568198'>記者王騰毅</a>

年輕熱情的說 青創導師認真聽

典禮還沒開始,認真聽洪浩傑說話、不時提供意見的,一位是iLab校長顏漏有,曾任專業財務顧問服務卅年,兩年前退休,開始為青年創業家奔走、幫他們串聯資源;另一位是稻禾餐飲集團創辦人嚴心鏞,曾任亞都麗緻服務管理學苑總經理,現在致力打造餐飲界的「幸福企業」。

嚴心鏞和顏漏有都是iLab的青創導師,屋子裡和年輕創業者彼鄰而坐,還有肯夢集團創辦人朱平與許多創業家和企業高階經理人,他們放下平日滿到不行的行程,撥出時間,專心傾聽,盡己所能,幫年輕人把理想化為行動。

(第2屆社企流iLab社會企業育成計畫開學典禮,iLab校長顏漏有(左一)致詞。來源:<a  data-cke-saved-href='https://video.udn.com/news/5

無私幫助他人 是人類最近才有的合作模式

朱平對每個年輕人的點子都繞富興味,問起他最近接受雜誌採訪,介紹了一間開在古宅裡的餐廳,他的眼睛更亮了,直說:「這個年輕人做的好,我們要幫他一下嘛!」朱平說,老人幫助年輕人,年輕人照顧老人,「這是存在DNA裡的事情,人類就是這樣才得以延續嘛!」說的沒錯,但台大社會系馮燕認為,老提攜小,在家族中理所當然,但現在的「青銀共創」,打破血緣、利益,資深社會人無私幫助年輕人,是人類最近才有的合作模式。 

92歲奶奶應徵設計師 

這樣的合作模式不只有在社企流,陽明大學醫工中心主任張正雖65歲了,但仍在第一線,他說因為自己愛做,而且「年輕人很可憐」,所以願意付出心力,輔導年輕人。

今年92歲的老奶奶芭芭拉.貝斯金(Barbara Beskind),3年前毛遂自薦應徵美國矽谷頂尖設計公司IDEO,意外錄取,成為該公司最高齡員工,也展開她的第二人生。她提供自身經驗,也幫忙搜集老人生活上的各項需求,協助設計師研判可行性,「不只是為了老人設計,而是與老人一起設計」。

顏漏有:並不都是我們在教他們

顏漏有的工作資歷讓年輕人仰之彌高,但他說:「不要以為都是我在教他們。」接觸年輕人,也讓他學到許多新事務,過去他的工作領域偏向科技業,現在透過哲佑向他分析國內酪農生態,他因此認識了另一個世界。

創業有成者不見得能當青創導師

社企流執行長林以涵說,創業有成的人難免因自己的經驗而下指導棋,但不見得適合目前還在起步階段的年輕人,所以並不是每個人都適合當青創導師。青創導師雖然經驗豐富,成績顯赫,但對年輕人寬容不挑剔,年輕人尊重青創導師的智慧,把理念付諸實行。馮燕認為,這是青銀共創最重要的精神。

(社企流共同創辦人陳玟成(左起)、執行長林以涵、Third Thinking創辦人陳郁敏、肯夢集團創辦人朱平、iLab校長顏漏有到場與創業家交流互動。)

全文轉載自聯合影音

延伸閱讀
>> 給社企創業家:悶著頭想出來的點子不一定能解決問題,用「人本設計」來驗證你的想法!
>> 「在公益拓荒期,創業家是最寶貴的」:銀杏基金會投資的不是企業,而是社會創業家
>> 培育1萬個社會創業家、從育成到投資的十年經驗談:專訪英國大社會資本執行長Cliff Prior

「吃剩的食物放進去,會變成你吃的食物」:BIOVESSEL讓廚餘變身,成為植物有機肥

根據主婦聯盟的調查,在臺灣廚餘的回收率僅有38%,其餘的可能混入一般垃圾,被棄置於掩埋場。而今,有間新創公司企圖扭轉生廚餘命運,成為居家植栽的有機養分。

文:羅令婕/圖:羅令婕、林語彤

生物設計實驗室BIONICRAFT創辦人趙晟翔回憶道,大學就讀建築設計相關科系的他,對於物質的循環充滿好奇,「我很感興趣的是,這世界上物質最後是怎麼被銷毀的?」

因此在尋找畢業專題靈感時,他造訪焚化廠與垃圾掩埋場,意外發現廚餘廢棄問題相當嚴重,「這件事情一直在我的腦海裡」。因此畢業工作幾年後,他便自組團隊著手研發廚餘處理器BIOVESSEL。

BIONICRAFT團隊集結各領域專家,跨域結合激盪更多創意。

BIOVESSEL的外觀是個純白色的船型容器,裡頭裝有土壤,以及1,200隻紅蚯蚓。紅蚯蚓有個特色就是牠擅於消化分解,每天可進食自身體重一半的廚餘量,而且排出的糞便是極為營養的有機肥料。

趙晟翔與團隊借用紅蚯蚓的特性,將生廚餘變成肥料。使用者每天可在BIOVESSEL投入500克如小黃瓜頭、果皮等生廚餘,經過適當澆水,維持一定濕度,透過紅蚯蚓消化、分解、排便後,即可生成天然有機肥,提供植物所需,整個過程全不耗電。

BIOVESSEL利用紅蚯蚓擅於分解的特性,將生廚餘變成肥料。

我們希望藉由BIOVESSEL創造一個循環,「你吃剩的食物放進去,會變成你吃的食物。」趙晟翔說。

使用者每天可在BIOVESSEL投入500克生廚餘,經過適當澆水,透過紅蚯蚓分解排便後,即可生成天然有機肥。


為了營造適合紅蚯蚓生存的環境,使其能夠有效消化生廚餘,趙晟翔表示,BIOVESSEL的容器表面曲度與氣孔位置皆經過精密計算後才設計出來,「所以這個形、開口或是密度,都不是我們決定的,而是為了生物決定的。」

BIONICRAFT團隊集結建築設計師、生物學家、景觀設計師、植物學家、工業設計師等專家,他坦言,跨領域的結合能激盪出更多創意,同時也產生不少限制,因此在研發過程中,必須不斷協商討論,但如此的過程相當有趣。

受限於容積大小,BIOVESSEL僅能容納、處理家庭廚餘,「我想先從小型的、家庭的,深入到每一個人的生活裡面開始做起。」他說。同時,團隊現正積極研發BIOVESSEL-Pro,可處理更大量廚餘,未來將進攻餐飲市場。


目前BIOVESSEL已登上國際集資平台 Kickstarter進行募資,除了想藉此了解市場反應,也希望達到宣傳理念的效果,藉此可讓更多人省思食物浪費的問題,進而珍惜食物,「我們把BIOVESSEL想成一個movement。對我們而言,這樣的意義可能會大於多賣幾個BIOVESSEL。」

8月底BIONICRAFT團隊舉行BIOVESSEL發佈派對,於現場展示產品使用流程。

廚餘問題跨國界 HomeBioGas讓廚餘轉為燃料

不只臺灣有公司關注廚餘處理議題,遠在以色列,另一家新創公司研發廚餘處理裝置HomeBioGas,可將廚餘和動物糞便等堆肥器無法處理的產物,轉化為烹飪用的天然瓦斯和液態肥料。

HomeBioGas運用細菌加入水和廚餘中發酵,產生甲烷和二氧化碳的原理,每年可處理一噸的有機廢物。除了減少廚餘燃燒後,所產生的有害氣體排放量,也讓原本使用傳統燃燒木材烹煮食物的低收入戶家庭,免於罹患空污相關疾病,維持肺部健康,既環保又可幫助貧窮社區。

核稿編輯:林冠吟

延伸閱讀
>> 丟棄食物前,你可以有另一種選擇!這個App能「追蹤剩食」,並且直接送到飢餓者手中
>> 這台機器把你每天的廚餘,轉換為足以烹調三餐的天然瓦斯,還能幫助貧窮社區
>> 「不讓又髒又臭的廚餘汙染家園」:清大博士生用科技與堆肥打造永續循環的農業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