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他14歲就創業,現正率領6千萬名回收大軍,拯救世界脫離垃圾海

2015.02.14
瀏覽次數:

編譯:繆葶

發想自運用蚯蚓糞便製作有機肥的概念,TerraCycle成立於2001年,持續將回收物重新製作成價格親民的創新日用品,現正快速的成長中,被認為是世界上回收物再利用的先驅公司,在美國與百家知名品牌合作,亦於海外26個國家營運,年收入超過2千5百萬美元。

(圖片來源:TerraCycle)

針對不易進行回收的材質,像是咖啡膠囊、化妝品包裝或是香菸頭等等,TerraCycle提供免費廢棄物回收專案,透過開發由志工帶領的回收系統,讓有心人能夠組成回收特定廢棄物的組織;目前他們在26個國家已有6千萬名志工幫忙從事回收!TerraCycle也成為世界第一家回收香菸頭的公司,將其再製成塑膠顆粒,作為製造運輸貨盤等工業產品的原料。

創辦人Tom Szazy在14歲時便創了第一家公司,雖然只是單純的設計公司,員工人數也不多,不過他已對企業的概念深深著迷,也就是「只要你有想法,並且為了這個想法而努力,你的夢想將有機會成真。」

就讀大學期間,廢棄物成為他希望解決的核心問題,TerraCycle由此而生,他也一腳踏入了社會企業。社會企業並不是Tom原先專注的核心,然而在發現社會企業所帶來的正面能量與成果後,他慶幸自己選擇了社會企業而非其他行業。

圖說:2010年美國最大連鎖超市沃爾瑪推出TerraCycle專區,專區內擺放知名企業使用TerraCycle的回收物再製而成的產品。像是Capri、Lays以及Oreos等。(圖片來源:TerraCycle

Tom表示,在企業中,獲利是最大的成就:在想法成真的那刻,名與利隨之而來;然而在社會企業裡,除了金錢獲益之外,還能獲得更多附加價值,而這些附加價值不僅僅是讓自己的夢以最有意義、超越金錢的方式實現,對於工作團隊甚至是利害關係人而言,這一切也更有意義。

在社會企業裡,人們為了讓社會更好而工作,抱怨變少,也更想要參與其中,同仁彼此間的付出也更加有效率。抱著讓社會變得更好的目標,除了較容易吸引媒體的目光,也有助於親近組織的高階領導人,像是夥伴企業的CEO。

TerraCycle的志工花了很多時間與精力去收集那些原本被認為無法回收的廢棄物,並進行觀念倡導,而這一切,他們不求回報。相較於傳統企業的營運模式,這些社會企業參與者付出更多努力,只為了讓社會變得更好。

即便TerraCycle已營運了11年,Tom認為仍有努力的空間。對他來說,社會企業應該成功到像間營利企業,同時又能創造出傳統企業所欠缺的那些價值。如同行銷大師Seth Godin所說的,關鍵是要持續探索與開啟從目的獲致的大量價值。既然社會企業還是個非常年輕的趨勢,自然還有更多值得發掘的地方。

TerraCycle一直在開發新領域,發想如何將廢棄物轉變為有價商品的方案。他們也慢慢的發現,像是鋁、紙張與玻璃等都還有經濟價值,而鋁廢棄物可被重新利用的經濟價值又遠大於回收處理的成本。因此TerraCycle致力於讓群眾、品牌甚至是城市都共同參與其中,使廢棄物變得更有利於回收、降低回收成本,讓城市變得更乾淨。

編按:原文是由英國Pioneer Post編輯訪問TerraCycle創辦人Tom Szazy的採訪問答稿,本篇根據訪談內容整理而成。


資料來源:A 60 million strong army is growing and could save the world from a sea of waste

延伸閱讀:


嘿,夢想家
別讓年紀和資源絆住你追夢的決心
現在就到社企流三週年論壇讓自己經驗加值,戰力加倍!

社企流三週年論壇:堅持的力量,報名請點此

社會企業

把問題當轉機!面對就會進化

2015.02.13
合作轉載

聯合報/胡哲生/輔大社會企業碩士學位學程教授(2015年2月2日)

社會企業為了解決社會問題,所面對經營挑戰比一般企業更多。如何務實體察問題、分析問題發掘需要、創新設計社會產品、社會價值的呈現,以及社會企業永續經營?都考驗社會企業家是否真正知道問題原委。

懸而未決的社會問題,通常都是社會體制的結構性問題、政策盲點或企業無意願服務的需求,它的形成是社會長期觀念與多面向偏誤所致,如果是很容易體察、很單純可解、很易於施力,也就不會成為社會問題了,千萬不可簡慢心態以對。走入問題、體察內部形成結構,是社會創業家必須的務實心態。

體悟特定社群真實的生活,便可以對問題形成的歷史演進與錯縱關係,有深入與正確的邏輯認識,也才能覺悟到社會問題有其成因,在既有的社會結構下,問題會持續存在,深入尋思問題成因可以幫助有心人確認問題癥結所在,也才能確認社會需要。例如偏鄉教育品質問題,其核心問題也許是偏鄉經濟蕭條。

在問題結構分析中,不宿命悲觀的人,會用積極的態度看到一些既有結構中沒有的元素或活動,加入它就會改變社會結構的重力場,讓社會結構趨勢轉向,扭轉原有的悲觀發展,我們將該元素稱之為社會創新。

為解決特定問題所設計的社會產品,產品本身或其製造配銷過程就應該要創造社會價值(如弱勢就業、環境改善、社區活化、生態農業等),不論該產品是直接提供弱勢族群消費,或是藉由一般消費間接扶助弱勢族群,都應設法在產銷的投入與產出過程中,與想要幫助的社群相連結。

社會企業必須追求經營獲利,以支持本身的經營持續,多數社會企業不乏受市場歡迎的產品,但往往基於社會理念而自我限制產銷數額,就是希望企業經營能夠與環境永續、工作者健康與家庭生活、手工或傳統技藝先天的上限達成均衡,不會因為有更大獲利機會而破壞社區與環境生態。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