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公平貿易 vs 道德貿易

編譯:繆葶

你知道公平貿易(Fair Trade)與道德貿易(Ethical Trade)兩者間的差異嗎?其實它們雖然有著不同的起源,卻有著共同的目標:讓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興起的國際貿易,能夠對開發中國家以及第三世界人民更加友善。本篇簡單整理出公平貿易與道德消費的發展過程,以及兩者間的不同之處。

圖片來源

公平貿易(Fair Trade)

公平貿易起源於1980年代,迄今已有25年歷史,為了保護被低廉國際市場價格壓迫的生產者-多數為種植咖啡、可可、棉花等作物的農民-而誕生。「建立於貿易夥伴關係之上,強調對話、透明以及尊重,保證生產者獲得公平價格,藉以促進永續發展」乃為公平貿易核心。

在公平貿易風氣漸起之後,標記著公平貿易標示(國際公平貿易組織WFTO、公平貿易認證組織FLO)的產品提醒著大眾那些在傳統貿易中,受到低廉價格以及不公平對待的生產者們,在公平貿易制度下,除了可以獲得公平的交易價格之外,也鼓勵使用有機栽種,以天然的耕種方式友善土地,而生產者合作社也能獲得一筆社會發展基金,以改善當地教育及水資源等相關問題。

「公平貿易認證組織(FLO)」主要係為「材料」認證,除了廣為人知的咖啡、香蕉之外,鮮花、蜂蜜甚至像是運動用品、黃金等,都是FLO所認證的範圍;而」國際公平貿易組織(WFTO)」則是進行「組織」認證,舉凡生產者、進口商、零售商等在產銷鏈中參與的組織單位,均屬於WFTO的認證範疇。

道德貿易(Ethical Trade)

於1990年代正式興起的道德貿易一詞,緣起於全球化世代來臨,生產線遍布全球,在已開發國家多數廠商削價競爭之下,位於開發中國家的工廠往往藉由降低工人薪資來維持自身的競爭力,而工人卻只能被壓榨;此外,在不少國家中,保障勞工的法律體系並不完整,有愈來愈多製造成衣、鞋子、食物以及各類民生用品的工人們所處的嚴苛工作環境,陸續經由媒體以及相關人士的揭露而曝光。

作為道德貿易供應商,須具備9個條件:包含尊重勞工基本人權、保障工作環境安全、基本工資福利以及能夠組織工會等相關大項,主要概念為品牌及零售商應為改善生產線以及提供工人安全的工作環境負起相關責任。

然而在現代龐大供需體系之下,全球化的工廠,其中所含括的勞工問題是複雜且難以就單一標準來解決的,例如童工問題。雖然「禁止童工進入工廠工作」的本意良善,但要如何兼顧這些童工的家庭經濟需求,以及其他可能衍生的問題,都值得道德貿易提倡者深思並找出因地制宜的解決之道。

相異列表比一比

公平貿易(Fair Trade) 道德貿易(Ethical Trade)
專注於幫助開發中國家農民,使他們能夠自立、改善生活。 專注於保障生產線勞工的人權。
主要適用於「作物與商品」,而非公司體系。 著重於「企業端」(如品牌、零售商、與供應商)是否保障並尊重勞工的權力。
公平貿易是在肯定倫理消費的前提上,尋求能為第三世界帶來正向幫助的做法。 道德貿易是建立於倫理上的貿易關係,傾向降低經由貿易所造成的傷害。
公平貿易標示(國際公平貿易組織WFTO、公平貿易認證組織FLO)已被消費者廣泛認知。 著重於鼓勵企業端遵循道德貿易規範,並無相關認證標籤。

 


資料來源:

Ethical trade and fairtrade
Fair and Ethical Trade: An Explanation
What'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fair trade and ethical trade?

也可以販售世界風情的公平貿易巧克力

2014.01.05

文:蔡業中

10年前,當時占據世界手機市場的兩大品牌Motorola與Nokia,如何能想像最終動搖他們的對手竟是Apple與Google?商業優勢都是短暫的,從認知、動機、能力三方面來找出競爭者並進行動態博弈,是出身台灣的陳明哲博士-同為國際管理學會(Academy of Management)主席-著名的動態競爭(Competitive Dynamics)理論。

要確保其所創造出的社會、環境效益不打折,並能在財務面上存續,對於社會企業來說已經是個挑戰;還要進一步找出競爭者來決定商業策略,對於社會企業而言彷彿是另一個世界的語言。不過,市場競爭的確是社會企業推廣理念時需要兼顧的範疇。

社會企業的競爭對手是誰?在那些同類產品間也訴諸社會價值的主流企業。以英國的公平貿易巧克力為例,Cadbury的Dairy Milk、Mars的Maltesers,以及雀巢旗下的Kit Kat,這些包裝上載有公平貿易標誌的巧克力品牌(備註),都是由重量級公司出產的。

受惠於公平貿易的可可農人(圖片來源

愈來愈多大企業開始投入公平貿易市場已是事實,在這種環境下社會企業能否從動態競爭理論的啟示中找到突破點呢?在思索更靈活的應用之前,可先看看麥當勞奶昔的例子。

麥當勞奶昔的部分重要客群,看中的是奶昔可以迅速、便利地帶來飽足感,又不像小點心可能吃得滿地碎屑。因此麥當勞奶昔看待對手的範疇,應該跳脫其他速食店的奶昔類商品,而把競爭眼光放在餅乾和甜甜圈等甜點上:把奶昔調配得更濃稠、更能帶來飽足感,甚至放入小果粒來讓增加嚼感,都是正確的策略。

從奶昔回到公平貿易巧克力,就知道在推廣公平貿易的同時,也該思索其他有助於加分的元素。舉例來說,愛樂活推廣公平貿易巧克力的活動,其中也有部分巧克力經過了FLO國際公平貿易認證,而且愛樂活為活動下了值得思索的標題:給西非兒童的希望巧克力。抽掉哪個部分會讓標題的獨特性下降最多?兒童、希望、巧克力?我相信是西非!雖然個人見解不代表生意金頭腦,但我認為異國風具有商業市場的關鍵字眼。

市面上不乏來自五湖四海,身世顯赫的巧克力,例如比利時皇家巧克力Godiva。但不管是飲食還是各類產品,西非風的商品在市場上的稀有性,對於喜歡旅遊,卻被工作綁住的白領雅痞,或是阮囊羞澀,湊不出旅費的學生族群而言,帶著非洲元素的產品有張生猛的面孔。

公平貿易精神始終是最核心的議題,就好比麥當勞奶昔不論再怎麼創新,也不能不盯著肯德基奶昔的一舉一動。但是保持動態的戰略,不斷找出對的競爭者,並隨時調整應對策略,才是公平貿易巧克力,甚至是社會企業突破格局的關鍵。

備註:文中原先提到公平貿易認證的部分有些缺失,非常感謝生態綠創辦人余宛如來信指正。在此補上公平貿易認證的官方標準,讀者也可點擊連結進一步了解相關規範:市面上有些公平貿易巧克力是屬於組合產品(composite product),而根據Fairtrade International (FLO)的定義,若要獲得公平貿易認證標章,則產品的重要原料(例如巧克力中的可可粉)必須完全來自公平貿易可可豆,且這些原料需占組合產品乾燥重量(dry weight)的20%以上。在此雙重保證下,商品才能取得國際公平貿易的認證標籤。


延伸閱讀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