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社會企業宜重目標輕形式、重改變輕定義

2013.03.03
瀏覽次數:

文:魏華星(Francis)

政府在扶貧委員會架構下將推出5億的社會創新及企業發展基金,勢必再次引起各界對社會企業的定義或成效作出討論。但其實過去幾年,社會企業得以在民間結集力量、廣泛傳播,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就是社會沒有輕易地把它定義下來。

世界各地對社會企業的看法都存在差異,假如真要作出一個定義我們只能說:社會企業是以雙底綫為目標的社會創效機構(Social Purpose Organization)—雙底綫為社會目標和商業目標。而我們要意識到這個「全新」的界別擁有非常廣闊的頻譜,由非牟利機構的市場行爲,如庇護工場;到商界創立以社會為先的企業;到中間一大類擁有混合目標(Hybrid)之機構形式(可以是盈利或非牟利的註冊),也算是社會企業的大家庭。

要看一家社會企業,我們先不問它是企業或非牟利註冊;分紅不分紅;用捐款或投資基金,我們應該先問它為社會帶來什麽改變。過去,社會各界對「社會企業」的討論大多集中在它形式和解決就業的功能,甚少提及如何利用社會創新的概念解決香港當前或未來的社會挑戰,其實這個才是社企在發達國家得以被大力推廣的真正原因。

國際上,在純粹的非牟利機構與商業企業之間,存在大量的混合模式,有商業主導的非牟利、有不派息的社企、也有社會目標爲主的牟利企業等。英國政府近年更推出新的企業形式「社區利益公司」(Community Interest Company, CIC),給限制派息比率的社會企業註冊,但效果並不太理想。

到最後,為社會帶來衝擊的是社會創新,而絕非更多不同種類的企業形式。政府公帑當然要小心運用,輕易流到私人企業風險難以控制,所以只支持非營利社會企業亦無可厚非。但這不代表屬於盈利部門的社會企業不能繼續生存、發揮對社會的功能。反之,其實社企有助非牟利機構學習更有效率的運營,又能對商業部門演示如何更好平衡盈利與社會利益。

商業目標為本(Business-driven)的主流備受質疑,社會目標為本(Socially-driven)的機構或服務逐漸受到關注,但在談如何「改變」之前,我們更需要對創新與改變一份包容、開放的態度。「定義」帶來簡單易明的機制,但卻少了好事「滋生」的平台、各界協作的氣氛。

照片授權Sven Cipido保留部分權利

本文原刊登於2013年2月1日香港社企驕陽


作者簡介:「香港社會創投基金」創始人兼首席行政總裁 ,也是「三十會」的核心組織者。隨著在市場營銷,廣告和戰略行業積累的經驗,Francis在致力於「香港社會創投基金」前曾擔任電訊盈科策略性發展的助理副總裁,負責在中國的企業發展和戰略信息和通信技術業務。他現在還是香港特區政府中央政策組兼職委員和大學客席講師。他希望能通過「香港社會創投基金」的平台促進年輕專業人士的參與社會企業家精神和社會創新。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