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祕魯公平貿易旅遊(七):生態旅遊的幻境與現實

2013.05.14
瀏覽次數:

(圖:取自紀錄Madre de Doris河淘金的畫面,不法掏金已經將雨林破壞的體無完膚。)

馬爾多那多(Puerdo Maldonado)是祕魯鄰近玻利維亞省份Madre de Dios區域的市鎮,Madre de Dios河(原住民語意思為母親之河)是亞馬遜河的支流,近年因為開採金礦,大量的人口擠進Puerdo Maldonado,在雨林小鎮內形成一個人聲鼎沸的交易市場,但也帶來許多社會、環境、文化上的問題,例如雛妓、走私、盜採金礦、濫砍雨林等。尤其深入Madre de Dios河中段,嚴重盜採黃金已經將大遍雨林變成月球表面,煉金過程產生的重金屬廢水,未經處理直接倒入亞馬遜河裡,不僅摧毀河川生態,更威脅當地用水安全。然而盜挖金礦利益誘人,沿著Madre de Doris的原住民為了生存,在外來採礦者的利誘下大開家門,甚至加入採礦工作,對社會文化造成連鎖負面影響。

(圖:沿途經過雨林區部落的民宅。)

(圖:旅行公司的安排是很周到的,上車有點心,還是來自原始雨林的巴西堅果這類的當地產品。)

(圖:Tambopata河邊小艇的港口,第一眼看到亞馬遜河的支流,就已經興奮的不得了。)

我們特別選了在Madre de Doris區最具盛名的生態旅遊民宿Posada Amazona拜訪,該民宿是由祕魯生態旅遊公Rainforest Expenditions與當地的一個原始部落Ese’eja合作經營,位於Madre de Doris的支流Tambopata上。生態旅遊自1980年代在全球興起,以觀光客的話語來說,是體驗生態環境的一種旅遊模式,例如到南非看草原上奔跑的長頸鹿或羚羊等。但是,生態旅遊真的保存生態了嗎?生態旅遊就沒有環境衝擊了嗎?毫無疑問答案是否定的。而近年台灣觀光發展也出現了當地社區居民參與共同經營的形式,觀光發展與原始社區生活的衝擊是什麼?原住民的傳統在這樣的發展過程還能保存嗎?都是我們希望在Posada Amazona民宿裡探索的部分。

(圖:我們的導遊兼生態解說員Rodalfo)

(圖:公視「我們的島」攝影記者張光宗專心的取景,竟然出現拿步槍的畫面。)

(圖:河邊部落的居民,以河為家,在河裡洗澡、洗衣、戲水)

(圖:上岸的港口,看倒許多美麗的蝴蝶五彩繽紛的停在沙灘上,原來土壤裡有特殊的礦物質,吸引蝴蝶們吸食。)

Puerdo Maldonado的機場很小,但是非常多金髮碧眼的國際旅客穿插其中,我們從機場搭民宿安排的車先往Tambopata的港口開去,一上車每人分發到一盒點心,裡面是巴西堅果、香蕉與香蕉片等當地物產。我們的導遊Rodalfo是Infiernoi部落的人,路上經過一座座橋墩,導遊似乎很抱怨當地政府就是蓋不了橋,讓他們的旅客必須一路顛簸才能到港口。我們途中經過導遊的部落,沒有特別繞進去,不過看到火耕的田,也看到雨林居民的房子。到了港口,停靠了許多小艇,都是屬於Tambopata沿河民宿的,居民的港口跟小艇在另外一邊。我們坐了一個小時的船,才來到民宿,靜靜的坐落在叢林中,似乎完全融入在一起,我們的房間兩面沒有牆、沒有燈,旅客排泄物是採生態分解,丟垃圾需要分類,總之盡可能不打擾到雨林的生物。主要行程我們安排了去高約七層樓的瞭望台賞鳥、夜間看雨林中的昆蟲與生物、還有去看「Discovery」裡面才看得到的金剛鸚鵡吃泥土的畫面。

(圖:Posada Amazon民宿的房間兩面通風,隨時可以感受雨林的脈動。)

(圖:一早起來,就看到猴子在周遭跳來跳去。)

(圖:達七層樓高的觀景台。)

(圖:站在高處看巴西堅果樹,樹上圓形的果實就是巴西堅果。)

民宿裡的生活與導覽的行程真是非常愜意、但是經營民宿的原住民又面對什麼難題呢?當晚我們訪問導遊,沒想到他竟然一度黯然到快要落淚,讓我們也跟著沈重起來,一切要從頭開始說起。Rainforest Expenditions是由兩個祕魯人所創辦的,90年代他們來到Puerdo Maldonado來照顧金剛鸚鵡,因為感覺資金不足,所以在1992年決定要做生態旅遊,一方面帶人去叢林裡了解生態,一方面取得資金投入生態保育。剛開始最大的困難是坐船到叢林裡要長達8小時,於是他們決定要建造民宿,開始請Infierno部落的人工作。Infierno部落是祕魯政府於1976第一個給予領地的原住民部落。但是傳統部落只知道火耕,隨著人口增加對環境造成傷害,社區經濟重擔也越來越大,部落原本傳統上就注重環境,於是他們畫出了一小塊地方作為保育區,但是保育對他們的成本太高。一些在Rainforest Expenditions的部落成員,帶回了生態民宿與旅遊的概念給部落,於是Infierno部落決定跟Rainforest Expenditions談合作,發展生態觀光,一方面保護生態,一方面解決經濟需求。

(圖:俯瞰Posada Amazon附近的河域,雨林區被保護的很完整。)

(圖:民宿的其中一個活動是觀察金剛鸚鵡,他們會去吃含有特殊礦物質的泥土。)

1995年Infierno部落向Rainforest Expenditions公司提出要求,1996年簽訂一份20年的合約,公司負責管理民宿、訓練部落的人,而部落負責營運,1997年開始建設民宿。Rodalfo回憶說,他的父親那時與公司的人一起去南非參加一筆NGO資金投資的徵選活動,光是Tambopata這條河上去參加比賽的案子,就有200多個,競爭非常激烈,他們得到了第二名,取得美金30萬,成為第一桶金,但是這錢也不是這麼好用的,不但要在預算內建好民宿,這筆錢三年內還要歸還。合約明定民宿的利潤所得40%歸公司所有,60%歸社區。一開始獲利的使用是部落開會決定,久了大家意見分歧嚴重、開會又經常缺席,雖然部落有5人組成的小組委員會,但常常不知道如何善用資金,逐漸變成每家分錢。

Rodalfo痛苦的說,經營民宿真的很難讓所有的人參與,因為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所謂「責任」(就我的理解是:大家都只想分錢了事,但卻不管民宿未來營運的死活。)眼看2016年合約到期,Infierno部落即將擔任起所有民宿的經營責任,部落的年輕人卻只想繼續耕地種田。「大部分的人不想為了責任而工作」Rodalfo說。Rodalfo一開始就投入了這個案子,被公司送去上學、學英文、當導遊,對民宿有著深厚的情感,透過這樣的成長過程,他從經營民宿看到部落的未來,但是大部分的部落居民不懂,他們享受民宿營收帶來的教育、醫療、資訊網路、水、電等,卻不願意為工作扛責任。

(圖:夜間去看昆蟲,也不小心看到要睡覺的峰鳥。一早起來時,也會看到峰鳥很勤奮的在工作-採花蜜。)

(圖:生態旅遊目前的旅客多是歐美觀光客,少見華人的蹤跡。)

最後一天,我們來到利馬Rainforest Expenditions公司訪問正在該公司受訓的Infierno人。他們分別是負責會計、行銷與作為民宿與部落間協調的人。他們被公司送到利馬念書,接受專業訓練。從一開始參與這個生態民宿計畫迄今,看到民宿的營運為部落帶進錢,讓他們不用砍樹,保護了更多的原始雨林。而部落的人對於他們的文化更有自信,收入也增加,獲得教育機會。因為生態民宿,他們是這邊附近唯一有中學的部落,部落的人可以留在故鄉生活,不用外出。民宿的經營,有特意區分開部落的生活場域,讓部落不被觀光客打擾。部落的人參與民宿的經營,不但必須要遵守政府的規定,也必須遵守生態旅遊公司的規範,符合社會與生態的永續性,而這個學習過程,也讓部落的人更珍惜環境與尊重自己的文化。

他們認為最大的負面影響其實來自公路。從巴西經過祕魯的高速公路開通後,湧進很多人,打台計程車就可以到部落去,所以經常有人闖入部落裡,把部落的資源拿去市場販賣。另外,很多巴西的公司跑來,希望跟原住民買土地,而生態民宿的數量在這幾年也有增加,有些未必正規經營。

(圖:離開Puerdo Maldonado,我們回到利馬拜訪正在總部受訓,準備接棒經營民宿的部落成員。)

相較與公平貿易旅遊的模式,Posada Amazona的生態旅遊模式,雖然已經達到讓當地參與,卻沒辦法全部動員。在消費者的導向下,生態旅遊的經營方式必須投旅客所好,與原住民傳統文化產生了間距,原住民在這個「間距」中不斷的拉扯:到底要不要改變?已經投入生態旅遊的部落成員,接受了教育,不僅自己改變了,也看到了部落的改變,覺得不能夠走回頭路,而部落其他沒有參與經營的人,卻只看到分紅,不去思考部落的未來,而固守傳統,到底這樣的改變是好還是壞?對我而言,讓部落有受教育的機會,讓他們自己選擇與決定,或許才是對他們最好的,至少在沒有受教育之前,他們是沒有選擇機會的,然而一個受教育的機會,對當地部落居民來說仍然是困難重重的。

全文原刊登於生態綠部落格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