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祕魯公平貿易之旅(五)-超越公平貿易?!

2013.03.03
瀏覽次數:

(圖:為了推廣台灣,我在演講的簡報與內容動了些手腳,強化台灣環境、民主、傳統文化的曝光,宣傳台灣的形象。)

其實,這次前往祕魯的主要目的,是受到祕魯外貿協會ADEX與祕魯外貿與旅遊推廣局PromPeru的邀請,擔任祕魯今年2012食品展「PeruNatura高峰會」的講者,對來自全世界的食品賣家與買家,介紹台灣公平貿易的發展現況。很高興生態綠以及我個人這幾年在台灣推動道德市場(Ethical Market)的發展,得到國際的肯定。祕魯以農業、礦業、觀光產業為主,每年的食品展國家都傾全力動員,聯繫海內海外業界人士參與,非常盛重。我們這次也遇到幾位親切友善的台灣貿易商。

(圖:感謝祕魯駐台北商務辦事處與ADEX的邀請,讓我有機會分享生態綠多年推動公平貿易的經驗。)

(圖:祕魯的食品展非常國際,為了撮合買賣方貿易,細心規劃了很多配對的活動,我自己也從中受益很多,每一家拜會生態綠的公司都非常有趣。)

今年的會場在祕魯軍方營區,搭乘ADEX安排的遊覽車,我們經過軍方的檢查哨進入,食品展是不對一般消費者開放的,這跟我們在台灣食品展看到穿著拖鞋、拿著拐杖、或是帶著大包小包的景象完全不一樣。第一天展覽結束,大會邀請所有的外賓蒞臨他們精心策劃的雞尾酒會,酒會裡佈置的還是祕魯各色各樣的水果與雨林裡的原生作物。一開場播放的是一個以印加文明的觀光宣傳短片,不知道是製作的方式還是印加文明,對我這種人很有吸引力、氣象萬千。穿著正式的侍者,端著祕魯傳統的雞尾酒Pisco Sour與精緻的餐點,穿梭在國際賓客之間,親切的詢問我們的需求。不過我們跟公視記者因為一整天拍訪,已經餓倒在地,意思到的共襄盛舉後,幾乎是用衝的離開去找餐廳大吃大喝,酒會裡的精緻點心只能塞牙縫。

(圖:開幕雞尾酒會上,擺放許多祕魯食材,呈現祕魯的多樣性與傳統。)

(圖:遇到台灣駐祕魯代表,與代表夫妻合影。)

食品展第二天一大早,就是「PeruNatura高峰會」第一天,因為我的行程關係,大會經我要求後安排我在祕魯經濟部長、瑞士大使開場後,第一個上台演講。事實上,PeruNatura不只是一個以專題演講為主的高峰會,它也是2012祕魯食品展裡某一整個展區的主題,而且還是這次食品展的亮點。PeruNatura專區是為了推廣祕魯境內既符合「生物多樣性」、又符合「社會上、經濟上與環境上永續」的可出口產品,是祕魯今年度最盛大的「生態貿易(Bio-trade,Biodiversity+Trade)」推廣活動。我們整天的行程都專注在PeruNatura展區,產品多是從雨林裡塞選出來、有些結合生物科技證實健康療效,有些改變樣貌做成藥丸或是精力棒,還有些做成甜點,非常豐富。我們特別訪問了一間以生態貿易為核心價值的公司:Candela,以便深入了解生態貿易的內涵。Candela公司的主要產品為巴西堅果(Brazil Nut),聽起來跟一般開心果好像沒兩樣?!但是差別很大很大…。

(圖:專訪Candela公司的創辦人,提到雨林破壞時,相當沈重。)

巴西堅果樹是一種只存在於「原始雨林」的樹種,平均一棵樹與42種生物的活動有關。此樹約70歲才開始結「巴西堅果」,一年一次自然落果、只需撿拾不需摘採,是雨林裡的生物與人類食物的來源之一。然而這半世紀以來,人類爭奪自然資源,為求溫飽不惜殘害自然生態,因人為造成的「去雨林化」,不僅巴西堅果樹逐漸減少,對生態體系的破壞成連鎖反應。巴西堅果樹是原始雨林的重要指標,一棵樹少說有上百年歷史,到目前為止人為復育沒有成功過,引發國際關注。在雨林區的原住民,很早就開始撿拾巴西堅果,直到西班牙人到這裡採集橡膠,對於巴西堅果的經濟管理才開始成形。一些國際組織發現巴西堅果的經濟價值,以公平貿易的方式鼓勵原住民以撿拾巴西堅果取代傳統的火耕,以保存原始雨林,為人類的存亡與生態多樣性而努力。

(圖:進入原始雨林,是沒有「路」的,避免巴西堅果掉下來砸到頭,必須帶著安全帽。)

在祕魯Puerdo Maldonado地區,因為採礦與木材行業興起,濫砍雨林成嚴重問題,祕魯政府不得不積極管理原始雨林,當地居民如果以撿拾巴西堅果為業,可以向政府租地。承租政府土地的農民只有40年的權限,並且每五年檢查農民是否有其他不法開墾行為,並發放過樹苗,讓農民拿去雨林區種植。不過,巴西堅果有時也無法養活農民,一年只有一次的撿拾機會,當市場需求或是價格下降時,農民還是必須尋找其他收入來源,例如跟政府申請合法的砍樹、販售木材以求生存。巴西堅果的案例也指出有機運動或著公平貿易運動,與經濟行為結合,也許為主流社會帶進環境保育、社會永續的概念與實際行動,然而面對雨林消失、多元生態消失、物種消滅或是傳統智慧消失這種文化永續的問題,該怎麼辦?

(圖:原住民撿拾巴西堅果是有Know How的,要帶上手套小心奇怪的昆蟲細菌等。巴西堅果的外殼非常堅硬,敲開需要費力。)

(圖:巴西堅果的品質影響它的收購價,所以撿拾時間跟曬乾過程非常重要。看著果實想著百年大樹,希望巴西堅果永遠是長生果,不過可不是我長生,是雨林長生。)

(圖:聯合國Bio-trade專案的協調者,也是第一任祕魯駐台灣代表Jaime在訪問後與我們合照。)

20年前,在巴西里約召開的聯合國永續發展大會,已經明確的指出暖化、氣候變異、損失生態多樣性、貧窮等世界問題。20年後,這些問題需要更具體的行動來解決,其中一個方案就是由聯合國所領導的「生態(多樣性)貿易(Bio-trade)」跨國專案。我們透過祕魯駐台北商務辦事處郭棟及代表聯繫到Proyecto BIO-CAF,Bio-trade祕魯區域的協調者Jaime,他不僅是生態系的教授,也是祕魯第一位派來台灣的代表。Jaime指出:「我們有「品質市場(Quality Market)」、「價格市場(Price Market)」,但不是所有市場都是社會永續、經濟永續、環境永續兼具的,還有很多市場需要發展。」「生產鏈上有很多環節,我們在思考如何讓每個環節都能獲得加值,讓每個環節都能公平的得到合理報酬」,對於Bio-trade的解釋,Jaime如是說。

(圖:這大概會成為我記憶中最深的合照之一了。不管是認同Candela與雨林保護的農民、還是擔任我們翻譯從英國跑去雨林的生物學家,在原始雨林裡的相會都是很難得的緣份。)

(圖:拜訪祕魯農業部長請益祕魯有機農業的發展現況。)

Bio-trade專案於1996年由聯合國貿易與發展會議啟動,透過對生態多樣性的貿易與投資以支持永續發展。他們看到在食品、美妝品與醫藥市場對天然與多樣性作物的強勁需求,也看到傳統知識與原生物種創造出的龐大市場,然而很多發展中的貧窮國家沒看到自己國內的這一塊優勢,許多原生物種也隨著不當開發、氣候暖化快速消失中,又沒有能力將天然作物與傳統知識轉化供應市場需求,因此cooking生態貿易專案。以祕魯為例,祕魯被列為全球四大生態多樣性最豐富的國家,卻也面對基因改造作物(GMO)扣關進門的龐大壓力,前一任的農業部長就是因為偏向開放GMO而下台。Jaime認為基因作物一定會對祕魯的生態多樣性造成不好的影響,這時發展Bio-trade就更加急迫與重要。

(圖:附近居民撿拾巴西堅果後翻滾日曬,是主要的收入。)

實際走進雨林、看到居民為了生存與環境保護之間的拉拔,接觸到生態貿易與看到祕魯今年食品展重點戲PeruNatura的各種從雨林走出來的食品,有一種多年前我剛聽到公平貿易時,那種公平貿易超越了有機的感覺,我覺得Biotrade超越了公平貿易,因為他更細緻的定義了我們也關心的多樣性議題:無論是在文化上或是生態上,喊出「Natural Justice」、「Sourcing with Respect」。不過,剛起步的生態貿易仍有很多議題需要處理,像是認證、品質等。也許這不會是一個大市場,如同Jaime所言:「這個市場雖然很小,但是也許小才好」,但這個市場對全人類來說,絕對值得開發。

全文原刊登於生態綠部落格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