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一場關於價值的商業戰爭-香蕉戰爭與公平貿易新書推薦

2013.07.11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圖:香蕉戰爭與公平貿易一書已正式上市,迫不及待的拆開到手的新書)

一場關於價值的商業戰爭

在生態綠創辦之初,我們用了一個很特別的行銷方式來介紹公平貿易,讓客人在生態綠點一杯咖啡時是自己決定支付的價格,生態綠並沒有給一杯咖啡的訂價。當初之所以想以這樣的方式來經營,主要是因為公平貿易初次進到台灣市場,我們並不想讓消費者直覺性的去進行價格上的比較,而忽略了消費主義下我們逐漸喪失的價值。

沒有訂價的經營模式,讓初次進來消費的朋友驚慌失措,在不知道該如何支付合理價格的時候,我們正好可以進行機會教育:「不訂價是希望消費者思考價格與價值的關係,在商品化的世界裡,人們已經習慣了每樣物品都有價格,於是消費者習慣比價殺價、商家進行削價競爭,只有價格沒有價值的消費模式,為了降低生產成本,農民跟土地就開始倒楣了,最終可能還是消費者自己受害。」

四年前我們舉辦第一屆「公平貿易影展」,其中放映一片「沃爾瑪-低價的代價」,該片揭露了沃爾瑪超市(Wal-Mart)席捲美國、沃爾頓(Walton)家族成為出全球富豪的過程。沃爾瑪以廉價商品來吸引購買的民眾,這種大型、便利、什麼都有、天天在促銷的超市,是富裕與現代化的象徵,是前蘇聯領導人葉爾欽在自傳裡提到的資本主義震撼。

可是這些低價商品的背後,是利用亞洲的血汗工廠為其代工,以及犧牲沃爾瑪超市員工的勞動條件為代價,甚至沃爾瑪的人資部門還協助員工申請聯邦政府的低收入津貼,利用政府津貼來彌補勞工過低的薪資。

他們每到一個城鎮,起初小鎮居民莫不歡欣迎接這能滿足人們購物慾望的超市,麵包店的老闆去沃爾瑪為自己的車子換廉價輪胎、雜貨店老闆進去買廉價的麵包、汽車保養廠的老闆進去買廉價的日用品,最終無論是麵包店、雜貨店、保養廠通通都關門了,然後這些小老闆們全部成為沃爾瑪的員工,變成低薪無保障的沃爾瑪員工。

台灣沒有沃爾瑪,所以上述的故事離我們很遙遠嗎?

從二十年前開始,明亮燈光、整齊的貨架、二十四小時不打烊的便利商店出現在台灣,剛開始有些人覺得便利商店既沒有柑仔店的人情味而且售價還比較貴,隨著都市化程度越來越高,鄰里關係越來越淡薄,再加上工作時間的彈性,二十四小時的便利很快的侵入每個人的消費生活。

排列整齊的零食、飲料、生活用品打垮了柑仔店,代收代付節省了我們跑銀行、郵局的時間,飯糰、便當加上飲料的組合優惠,是許多上班族一日三餐最便利的選擇。我們在便利商店買咖啡看不到專業的吧台手、買便當看不到揮汗如雨的廚師,看似衛生的現代化包裝商品,卻老是引爆食品安全的炸彈。

雜貨店、文具店、自助餐店一個個不見了,取而代之的就是無所不在的便利商店,他們提供大量的工作機會,但時薪只是基本工資的水準,還需要二十四小時輪班且全年無休。

在工資低迷與忙碌的生活中,便利商店所提供的快速與廉價商品,各式優惠的組合創造了銅板經濟的奇蹟。只需要幾個銅板的代價,我們不只得到味蕾的滿足、甜食的愉悅,另外集點所換來的贈品還可在平凡生活中帶來小確幸的欣喜。

只是當我們面對食品工業不斷進入到我們的生活中時,從三聚氫胺、塑化劑、毒澱粉事件,消費者權益豈能停留在價格的層次,又或者說,如果我們只看價格而不思考低價背後隱藏的成本,只是被動的依賴食品檢驗的技術或法律的保障,那豈不是讓自己一直暴露在高風險的環境。一次次的踢爆,代表我們越來越安全,還是證明我們其實身處在以謊言堆積的商品世界裡?

某次在大學裡演講,結束後有個同學舉手問,老師您說得很好,可是公平貿易商品比較貴阿?我見他正好桌上有瓶知名品牌的燕麥奶。我說,你那瓶燕麥奶35元,如果我用有機燕麥加上台灣本土知名的牧場鮮乳,製作一瓶同樣容量的燕麥奶大概需要多少錢?那位同學答,可能要70元以上。我當場在黑板上算了一下,其實也不過35元左右。更何況同學手上那瓶燕麥奶,只是用少許奶粉泡製成稀薄的牛奶,加上些許燕麥調製,然後用結藍膠、乳化劑與鹿角菜膠來增稠,最後再加上容易造成肥胖、以基因改造玉米製成的高果糖玉米糖漿。

所以,花同樣的錢,哪種比較划算?同樣道理,買一斤三千元的正港台灣茶,泡一大杯只需要三十塊錢,不用擔心茶精的問題,還可以振興台茶產業;買公平貿易咖啡豆,一杯不到二十元,還可以減少貧窮人口與保護生態環境。只看到眼前的價格卻忽略掉真實的成本,正是銅板經濟塑造的假象。

銅板經濟奠基在廉價的勞動成本與廉價的食材上,以價格為糖衣將血汗包裝成福利,就算消費者知道它潛在的風險,卻還是抵不住廉價與便利的誘惑。支撐銅板經濟的往往是收入不高的受薪階級,於是窮人依賴窮人生產的商品,更加鞏固了這種剝削他人的商業模式。廉價像種毒品,建構了一個人吃人的市場,又讓人無法自拔。

我十年前在英國唸書時,公平貿易商品在本書作者藍姆女士的帶領下,才正開始向大眾通路邁進,當時學校合作社所販售的公平貿易咖啡比一般商業咖啡大概貴了一英鎊(五十元新台幣)。兩年前重回英國,已經有多種公平貿易品牌在通路販售。比較了價格,大概只比一般咖啡貴二十便士(十元新台幣)。在消費者的支持下,公平貿易商品因為有規模經濟,價格降低了許多。除此之外,公平貿易商品從大眾熟知的咖啡、巧克力、茶葉,發展到上千種商品,包括餅乾、衣服、葡萄酒、黃金、花卉、甚至可樂。

透過公平貿易,農民合作社有機會建立自己的工廠、興建自己的學校、搭一座便橋來改善交通、減少農藥來保護自己的健康、在田間發展糧食作物來降低對進口糧食的依賴;而消費者可以在一個透明、可責的商業體系裡安心的消費。公平貿易已經不只是一種援助農民的慈善活動,也不只是一種不會讓自己感到罪惡的消費方式,它更代表著我們對當前的商業體系的不滿,而且過去十年公平貿易組織證明了建立一種合理的商業模式是可能的,「讓剝削遠離,讓幸福靠近」不是一個夢想,公平貿易標籤正連結著生產者與消費者一同改造這個世界。

Will you join our crusade?

文 by 徐文彥/生態綠創辦人/台灣公平貿易協會理事長

線上訂購新書「香蕉戰爭與公平貿易」,請到:

全文原刊登於生態綠部落格

社會企業也可變身為精品業

編譯:林子豪

編按:本文改寫自Living Furniture Project創辦人Alastair Sloan所撰寫之文章。Living Furniture Project是一家倫敦的社會企業,旨在協助街友以丟棄的舊家具為素材,設計並改裝成時尚的新家具。全文為作者第一人稱敘述。


當你的企業銷售不佳即將面臨倒閉時,該怎麼辦呢?你可以拉高產品價格,暫時求取生存,但也可能會失去僅剩的客戶。再說如果你是一家社會企業,而且客戶大多來自窮人時,提高價格基本上是死路一條。相反的,如果你選擇壓低價格,或許可以吸引更多客戶,但是以目前大多數的社會企業來說,並沒有足夠的資本來承擔銷售折扣,最終還是必須關門大吉。那麼,社會企業難道無路可走了嗎?其實不然,我與其他社企同好認為,某些社會企業或許還有第三條路:那就是創造高附加價值變身為精品,來吸引中高階級的消費者。我們來參考以下三個例子:

Living Furniture Project

首先以我創辦的社會企業為例,Living Furniture Project僱用倫敦街友、培訓他們所需的木工技能、並利用丟棄的舊家具為素材,以全新的設計重新打造時尚的新家具。我們也邀請許多知名設計師為客戶量身訂做。我認為我們顯著的三重基線(設計家具、為街友創造工作機會、回收舊家具減少垃圾)是受到客戶青睞的主要原因(編按:三重基線廣泛指兼顧財務績效、社會影響、環境保護三基線)。當然,身為家具業者要賺錢並不容易。但是,我認為只要我們獲得一些關心社會環境的高消費族群,我們就有生存和成長的空間。


圖片來源

Nueluxe

Nueluxe是個提倡社會環境永續性的精品平台,以三重基線為本,來評選及認證具有社會環境永續性的豪華精品,包括酒店、民宿、家具、服飾、珠寶、化妝品等等。短短開站幾個月以來,已經獲得許多好評。Nueluxe創辦人Nina Rennie表示,現今越來越多的品牌開始重視並標榜永續性,尤其他們面對的是較會挑剔的高消費族群,精品的品牌定位將會是一個關鍵。Rennie解釋,她並不是要為一些知名品牌打廣告。即使是個小品牌,只要符合Nueluxe開出的永續性標準,也可以在該平台上有發聲的機會。Rennie希望藉此平台,集合許多重視永續性的豪華精品,並同時建立一個推崇永續性的消費社群,使他們能有更愉快的綠色購物體驗。


(圖:Nueluxe代表三重基線的認證標誌/圖片來源

Rubies in the Rubble

在英國,每年超市共約丟棄了上千萬噸的剩餘蔬果。Jenny Dawson身為一位美食愛好者,實在無法忍受這種浪費,而創辦了Rubies in the Rubble,從超市取得剩餘蔬果並製作果醬和甜酸醬。除了成功地把砂礫變成珍珠之外,更提供了一些新的工作機會。Rubies in the Rubble成立之初僅在菜市場擺攤,現在已經可以在倫敦的二十餘家超市中看到他們的產品(每罐定價約新台幣230元),包括有皇室認證的Fortnum & Mason。Dawson表示,許多超商認為他們做的事很有意義,所以願意協助銷售。但是,他們最在乎的還是甜酸醬的品質。Dawson認為這是做為社會企業家必須要有的認知:消費者不會僅僅為了公益而來買你的產品,到頭來你還是得與其他產品競爭,來證明你確實物有所值。為此,Rubies in the Rubble很認真地做出消費者滿意的口味,希望大家繼續支持「砂礫中的珍珠」。


(圖:Rubies in the Rubble創辦人Jenny Dawson(右)/圖片來源

以上三個範例充分顯示創造高附加價值是社會企業值得考慮的一條路。另外,SharedImpact是一家提供社會投資(social investment)的線上交易網站,其董事長Paul Cheng也表示,社會企業應朝著精品的方向定位,以吸引更多的社會投資。Cheng說:「就像鑽石,本質上只是有色的石頭,並不值錢。但是經由業者多年來巧妙的行銷,使它們成為許多人夢寐以求的精品,賦予無限價值。我希望我們也可以效仿這種行為經濟學(Behavioral Economics),把社會企業推廣給更多投資人。」

總結來說,我認為社會投資是目前許多社會企業欠缺的催化劑。普遍投資人認為社會企業就是犧牲利益以追求公益,但是,如果我們能夠證明整合三重基線而創造的附加價值是有錢也買不到的,或許就可以把社會企業發揚光大。


資料來源

延伸閱讀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