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放棄花旗高薪 她50歲重新投入銀髮產業,打造高齡長者的烏托邦

2015.01.28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銀浪新創力國際週回顧系列(一):創新模式美國篇

作者:王郁仁(銀享全球客座作者)

是什麼樣的契機,讓人放棄花旗銀行的高薪,重回學術圈的懷抱;並在五十歲完成學業後投身銀髮產業,開啟事業第二春?

(Laura Connors 現任美國Beacon Hill Village 執行董事。她應邀擔任2014年銀浪新創力國際論壇暨工作坊的演講嘉賓並帶領工作坊,分享BHV的創新服務模式。)

2001 年,Laura Connors 得知年邁的母親罹患阿茲海默症,他因此休了三個月的假希望能夠陪母親走到生命的盡頭。之後想重回職場時,他丈夫一百歲的母親決定要與他們同住,種種機緣下使他興起服務長者而非回到金融業的使命感。村落模式( Village Model )是Laura在校園攻讀碩士期間接觸到的服務模式,當時他也藉此機會接觸到Beacon Hill Village(BHV)的董事。

「我第一次接觸到Beacon Hill Village 的村落模式時,只能驚豔來形容!後來我有機會遇到當時的執行董事,記得當時心中默默想著:“Your job is my dream job! I want your job!“」

兩年後Laura 如願進到Beacon Hill Village工作,並擔任執行董事至今。

Laura 認為,隨著長者在總人口中佔有越來越高的比例,人們對「長者」這個詞也應該要重新定義了。長者不再是社會的負擔、福利政策的消耗者,應該改變觀念,視他們為貢獻社會的一份子。就因為如此,當代的長者與過去不同,他們想要取回生活的掌控權,他們想要自己決定要在哪生活、如何生活,並且參與設計自己後半段的精彩生命。在這個概念下發展出的來的村落模式,特別注重「不論年紀收入或是行動能力,都可以獨立地在社區或家裡生活」。

(工作坊學員們對於村落模式非常有興趣,腦力激盪刺激出精采的火花。陳娟妏攝)

Beacon Hill Village(BHV)利用既有創造新價值,打造長者在社區的歸屬感

在推廣村落模式之前,Beacon Hill 與哈佛大學合作進行一系列關於在地長者生活習慣的調查,由此得知組織提供的服務其實非常使用者導向。調查完成後兩年 Beacon Hill Village風光開幕,而他們所要打造的就是社區的「歸屬感」( sense of purpose )。Beacon Hill 的團隊並沒有在社區內建設任何新的硬體設施,他們所做的就是利用社區既有工具創造新的「價值」。The mind of the customer, and the proud of the owner 是他們賴以為繼的心法,服務長者的人們(包含 Laura 自己)認為他們並不是專家,長者自己才是。工作者的目標只是協助服務使用者追尋目標,讓他們得到一個獨立健康的人生。

在村落模式中,人們不會預設長者的身體虛弱、體弱多病,相反的服務聚焦提供各項社交資訊與社區內多樣化的活動。固然有些人很活躍,有些人有著急迫的照護需求,但過去我們總把長者定位為被照顧者,Beacon Hill Village 以及 Laura 的經驗告訴我們是時候翻轉這個定義了。

Laura 認為他的團隊提供的服務很類似在美國盛行的 Angie’s List,然而人們很難知道 Angie’s List 上找尋到的服務品質高低;不同的是在 Beacon Hill,人們知道他們可以信任這些提供服務與籌辦活動的人員。無論是打掃、煮飯、修電腦或是個人照護,我們都有內建一套資料庫讓會員們搜尋;前幾年甚至有一位長者利用他們的接駁車服務到投開票所投票。

建立可信任的服務提供者網絡和健全的社區網絡,讓長者可以獨立自主的生活

除了針對個人需求,Laura 還特別強調建立社區認同的重要性。「當你在隧道時,你不會知道盡頭在哪裡」,伴侶過世、照顧孫子,或者長者還要照顧他們90幾歲的父母親,社區認同強化了人與人之間的連結,當經驗可以被分享與傳承,人們可以活的更有自信,而且他們也知道現在有一個人可以信賴、可以聽我講話。

當我們把觀察的視角拉回台灣,村落模式適合這樣的社會背景嗎?在台灣住商混合人口集中於都市,而農村經歷人口大量外移後,留下來沒有搬走的都是長者與小孩。在台灣服務大部分以福利模式提供,而且外包分散在不同組織,就如同 Beacon Hill Village 尚未開始營運前一樣。此外台灣人沒有付費的習慣可能也會造成商業模式推出後的阻礙。美國是以鄰居維繫社區凝聚力,在台灣則仰賴宗親和家族的力量。

(Laura帶領學員思考村落模式是否適合台灣,引起熱烈的討論。陳娟妏攝)

村落模式後續在美國其他地區與國際上獲得廣泛迴響,相似的模式不斷被以因應在地脈絡的方式複製著,這也是 Laura 始料未及的成果。Laura 也期待村落模式會不會有朝一日在台灣實踐,更好奇倘若真的實現了又會以什麼在地化創新的方式出現。


作者簡介:王郁仁現就讀台灣大學工管系英語組三年級,雙主修社會系。學習之餘十分關注社會問題和弱勢族群,並實際到社會企業銀享全球擔任實習生,協助銀浪新創力國際週的策劃與執行。這篇文章的內容主要來自他擔任美國講師Laura Connors 創新服務模式工作坊的文字記錄和個人觀察。

三代同堂

嬰兒推車加輪椅 三代同堂樂出遊

2014.12.13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張嘉珈、李宛庭(2014年12月3日)

若家中有行動不便的年邁長者及需要照顧的嬰孩,出遊的選擇是否就因此減少了呢?畢業於樹德科技大學的鄭雲升及黃治中由 嬰兒推車發想,過程中觀察到台灣高齡化問題,便將嬰兒推車結合輪椅,設計出 「三代同堂」推車。「三代同堂」同時有老人推車及嬰兒背架的功能設計,出遊時能兼顧家中嬰兒與長者,讓家中老中青三代感情更緊密。

三代同堂
(圖:設計者鄭雲升介紹「三代同堂」設計概念。圖片來源

結合設計意見 擬定核心與規畫

「我原本是想往交通工具方面的設計走,但黃治中因為家中多了兩個嬰兒所以想往這類(嬰兒用品類)產品走,最後就把這兩樣結合起來了。」鄭雲升認為組成零件較多且複雜度較高的交通工具類來設計,未來往其他設計發展也會相對得心應手。

他與黃治中討論過後,決定將交通工具與嬰兒用品兩者結合。同時他們有鑑於台灣邁入人口高齡化的現象,行動不便的老人需要輪椅代步,於是有了「三代同堂」的初步概念,也就是輪椅加上嬰兒車。之後他們循著設計的核心與規範,例如:核心為輕便,規範則為嬰兒使用年齡限定為六個月到三歲的構想畫出草稿圖。

除了遵照設計的規定以外,他們也親自前往嬰兒用品店試推嬰兒推車,體驗不同商品以找尋設計靈感。 同時他們也觀察路上的行人,使用輪椅及助行器的情況,慢慢醞釀想法後,將作品也逐漸轉型到主打方便家庭三代出遊、輕鬆拆卸收納,兼具老人與嬰兒照顧的「三代同堂」。使用方式也簡單便利,行動不便長者坐上輪椅部分即可與嬰孩面對面,一同推出戶外享受天倫樂。

三代同堂
(圖:「三代同堂」由輪椅及嬰兒車組成,行動不便長者可與兒孫面對面,一同走出戶外。圖片來源

榮獲紅點獎 盼精進作品造福人群

當初拿著設計圖和廠商溝通細節,但由於作品是因應畢業設計展而推出,在製作時間、學生可負擔的成本考量及廠商技術有限的情況下,成品無法像原設想的製作圖一樣完美。鄭雲升說,成品沒辦法達到最理想的狀態,還是會覺得可惜。之後他們便自己動手,將不如預期的部分進行「後加工」。

雖有些不完美,「三代同堂」這項設計卻在二O一四年新一代設計展-產品設計類組中獲得「台灣區家具公會特別獎」金獎的肯定。之後也以3D模型圖投遞多項設計競賽,今年七月也得到二O一四年德國紅點設計概念獎的殊榮,遠赴新加坡受獎。

鄭雲升說:「通用設計真的很難做,尤其因為還是學生,很多事情無法做到最完美。」像是因為當初因設計展將至,成品展出日期迫在眉睫,在有限的時間內,他們無法將許多規範考慮進去,像是在嬰兒推車的安全規定方面,就有非常多規範。

不過目前黃治中已經進入輔具設計公司工作,公司在「三代同堂」部分也給予很大的支持,也將進行更完整的改善,未來也會將安全規範問題加入設計成品,希望有機會量產,使大眾家庭生活更為便利。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