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後勤行政費用是浪費還是投資?(下)

2014.03.23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余孟勳(Simon)

史丹佛社會創新評論(Standford Social Innovation Review,SSIR)在The Nonprofit Starvation Cycle裡提到,根據一份印地安那大學的研究(針對22000份國稅局報表,深入剖析1500個個案年收入達十萬美金的非營利組織)常見的後勤行政投資不足問題有:電腦系統無法運作、工作人員無法獲得其職務所需技能的教育訓練,還有聽來有點荒謬的,傢俱太老舊以致於沒人想清理老舊傢俱。而根據Bridgespan訪問100名非營利組織執行長,有56%卻說要繼續削減後勤行政支出。

圖片來源

非營利組織飢餓循環

這篇評論認為對後勤行政投資不足會造成惡性循環,也就是它標題指稱的「非營利組織飢餓循環」(Nonprofit Starvation Cycle)。第一步開始於捐款人對非營利組織的誤解,特別是經營非營利組織所需的成本;第二步則是非營利組織為滿足這樣的誤解而感到經營壓力;第三步非營利組織採取二個方式回應:後勤行政支出減少到不可思議的程度,以及在財務報表上低報支出。這樣的投資不足以及支出低報,坐實了捐款人的誤解並加以延續,於是非營利組織逐漸陷入飢餓窘境。

圖片來源

除了該文上述的因素,公益組織認為自己應該「非營利」而不願與捐款人溝通需要,或是對未來捐款充滿不安全感而持續壓低開支,像是吝於給予組織工作人員合理薪資而且更正當化「剝削」勞動力,造成與營利企業薪資差距過大,專業技能者不願投入或是過度依賴志工,並且降低工作人員技能升級的意願。更大範圍來看這個結構性的問題,投入此部門的人力持續不足或甚至下降,對社會長久發展絕非好事。

要阻止這樣的惡性循環,SSIR該文認為最有效也最關鍵在於第一步,也就是消除捐款人的迷思,這也是Charity Navigator等機構推動Overhead Myth運動的原因。Dan Pallotta在TED的演說「我們對慈善的思想是完全錯誤(The way we think about charity is dead wrong)」即明確有力地指出,太多非營利組織被讚賞如何少開支,而不是它們做了什麼。如果非營利組織是要解決問題,怎麼可能沒有後勤行政支出?

負責任的捐款

對捐款人而言,我們要負起捐款人的責任,透過透明度(transparency)、治理(governance)、領導(leadership)和成果(results)等多面向做捐款決策,不要再以做功德的心態餵養公益組織,或是以單一指標評價任何組織。

高效率的組織

對公益組織而言,NPQ的文章New Study: Low Nonprofit Overhead Does Not = Greater Efficiency指出,真正的問題不是低開支,而是需要高效率。

如果我們回到財務比率上來看投資報酬率output/input,要提高這個比率不只是單純提高output或降低input,還有一個常被忽略的是output與input之間的相對關係,也就是效率。同樣支出1元,但可以獲得更好的成果,而不是把1元砍成0元,連成果也一起砍了。這個也是台灣公益組織可以思考的點,管理和流程上的效率提升,自然能帶來好的結果,而且通常沒有副作用,讓組織的責信更名副其實。

後勤行政支出定義與討論請參考「後勤行政費用是浪費還是投資?(上)」。


嘿,夢想家,只有熱血還不夠!
在追夢的旅程中,你需要懂的還很多。

創意、耐力、眼界、同理心…,社企流邀請八位築夢踏實的有志之士,告訴你那些比熱血更重要的事。

按此進活動網頁

後勤行政費用是浪費還是投資?(上)

2014.03.23
合作轉載

文:余孟勳(Simon)

2013年美國慈善機構評鑑的三大巨頭,Charity NavigatorGuidestarBBB Wise Giving Alliance共同發起了一項名為Overhead Myth的運動。這項行動是以專業評鑑機構的角度,希望破除大家以後勤行政費用("Overhead")衡量公益組織績效的迷思。

圖片來源

是浪費?

後勤行政費用,或稱之為「間接成本」,是相對於專案服務的「直接成本」概念,一般可再區分為「募款費用」(例如募款人員的薪資,廣告文宣支出等)以及「管理費用」(例如會計人員的薪資,辦公室租金和水電費等)。

後勤行政費用衡量公益組織績效主要引用自營利企業概念,投資報酬率等於報酬除以成本,也就是產出除以投入output/input。output可以代入財務報酬,或是社會影響力等;input則可以是全部成本,或是管銷成本。理論上這個投資報酬率應該愈高愈好,也就是說分母(總成本或管銷成本)應該愈低愈好。

再者,管銷成本率也是常用的評估指標,其計算方式是以管銷成本除以全部成本,也就是這些後勤支援的費用佔全部費用的比例。理論上這個比率愈低愈好,因為管銷成本與直接服務沒有相關。

此外,捐款人對於明確的專案勸募比較容易被打動,也容易跟議題產生連結。因此總是希望捐款能直接運用在受助對象或議題上,Kiva能夠以群眾募資crowdfunding方式結合小額信貸,其成功因素之一即為將受助對象與借款人直接聯結。但換個角度說,一般人常認為後勤行政成本是不必要的浪費,是沒有效益的支出而不是投資。台灣的公益捐款,例如先前的319鄉鎮兒童藝術工程,就出現各鄉鎮認募金額踴躍但後勤行政支出大幅赤字的尷尬情況。如果捐款人指定用途,公益組織有錢做專案卻沒錢營運不足為奇。

是投資?

英國衛報引用GivewellGiving Evidence的研究指出,在2011年,在其專業領域被認為是高效益的慈善團體,平均多花費11.5%的行政成本。相反地,那些沒有被推薦為有效益的慈善團體,則比平均支出少了10.8%。2008及2009年也呈現類似的結果。

GiveWell對慈善機構進行評等,並建議有哪些值得捐款的組織。雖然機構的成本效益是推薦的標準之一,但Givewell也表示:「由於成本效益的估計有很多限制,在舉薦慈善機構時,我們對估算出的成本效益只給予有限的權重」。

Charity Navigator等三機構在致美國捐款人公開信裡提到:

我們希望您注意到評估非營利組織表現的其他因素:透明度(transparency)、治理(governance)、領導(leadership)和成果(results)。......這並不是指後勤行政費用在評估公益組織責信時不重要。......對於詐欺和財務管理不善,這可以是一個提供訊息的指標。然而在大多數情況下,專注於此而沒有考慮到其他狀況和組織績效,將會弊多於利。

事實上,許多慈善機構應該花更多的後勤行政支出,包括對慈善機構進行投資以增進工作效能,例如投資在培訓、規劃、評估和內部系統,以及他們努力籌集資金,使得計畫能夠順利進行。這些費用讓一個慈善機構能夠維持(如同一個家庭必須支付電費)或改善本身(一個家庭可能投資在大學學費)。

財務比率以管窺天

以財務比率來衡量公益組織的績效,主要的問題有:

一、以財務比率評斷公益組織不免有失公允,而且背離公益組織之所以存在的脈絡。

如何量化公益組織的output?社會影響力?跟常見的valuation model一樣包含太多的估計和假設及主觀判斷,於是易於量化比較的財務比率反而成為判斷組織良窳的主要標準。然而公益組織與營利企業的差別正是它二重底線(baseline)的性質,既要財務上能持續經營,又要產生社會影響,不能單純只看財務面的表現。

二、過猶不及,反而對直接服務帶來傷害。

為了財務比率,只好壓低input,特別是後勤行政成本。比方說會計人員都以志工擔任,造成人員流動性高、作業穩定性低,或是只能處理日常作業無法提供更深入的預算或專案成本分析,對組織來說都是相對短視的做法(會計人員的問題另專文討論)。這就像是為了節能減碳,晚上只點蠟燭給孩子寫功課。

三、財務比率沒有絕對標準。

公益組織的規模及服務性質差異大,收入來源組成不同,甚至財務報表表達在台灣並無統一標準,比較時要格外謹慎。此外,實務上在申請補助或呈報主管機關時,公益組織為了存活會用一些手法調節財務報表,這也是我們必須共同面對的陰暗面

後勤行政支出縮減對公益組織造成的惡性循環,請參考「後勤行政支出是浪費還是投資?(下)」。


嘿,夢想家,只有熱血還不夠!
在追夢的旅程中,你需要懂的還很多。

創意、耐力、眼界、同理心…,社企流邀請八位築夢踏實的有志之士,告訴你那些比熱血更重要的事。

按此進活動網頁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