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計義也要計利

2012.07.15
瀏覽次數:

ROI計算利潤,SROI則計算利益。社會企業要評估經營績效,先要定義有哪些受益者,分析所從事的社會服務需要哪些資源輸入,以及可能產生的利益輸出,再儘可能將輸出量化,賦予比較客觀的金錢價值。

對任何一個國際大都會來說,美食無疑是一項重要的軟實力。美食領域中,素食很少成為老饕追逐的對象,然而素食文化卻反映了一個城市的居民對於飲食、健康、環保的認知,是關鍵軟實力指標之一。上海這個十里洋場,向來追求更大、更好、更新、更貴, 素食觀念當然不會缺席,開新式素食風氣之先的棗子樹餐廳,創辦人居然是一位原來從事房地產的台商。餐廳的菜式精緻健康又可口,是許多年輕上班族喜歡餐聚的場所,幾年間在上海開了好幾家分店。

有位朋友看到這是一個不錯的投資機會,打聽了一下,才知老闆開餐廳的目的不在賺錢,而是在推廣素食文化。他跟投資人約法三章,餐廳賺的錢八五%用來推廣素食、服務宗教和獎勵員工,剩下來的一五%利潤才拿來回饋股東;有興趣投資,必須認同這種理念——社會第一,賺錢其次。

美國有一家冰淇淋公司Ben & Jerry,也以強烈的社會使命為大眾所知,兩位創辦人每年捐出稅前利潤的七.五%,資助各種社會服務方案,同時規定:公司最高薪資不可高於最低薪資的七倍。它的營業額年年上升,除了冰淇淋口味好之外,也該歸功於許多客戶認同這些理念。二○○○年公司受到食品巨人Unilever(聯合利華)的覬覦,開價三億美元,提出併購的建議,但是兩位創辦人Ben 和Jerry 擔心傳統公司一切以股東利益優先, 無法維持公司創立以來堅持的社會理念,因此聯合了一些投資者競標,不料部分股東提出訴訟,控告公司經營者罔顧股東權益,最後經營者敗訴,競標也輸給Unilever,Ben 和Jerry 不得不忍痛讓出所有權和經營權。至於新東家Unilever 是否會持續相同的社會理念, 誰也不敢打包票。

社會企業難以適用的組織與績效

資本主義兩百年有成,公司的組織架構厥功至偉。營利導向的公司組織將所有權與經營權做了完美的分工,不僅局限了投資人的風險,也責成經營者必須以股東的利益為最終的經營目標。雖然近三十年來,管理學者擴大公司存在的宗旨,含括了員工和客戶的利益,甚至加入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的概念,但是因為股東當初投資的目的是為了獲取利潤,為股東謀取最大利潤自然是經營者的天職,而衡量經營者績效的標準,也化約成簡單的投資報酬率(Return on Investment,ROI)。

對社會創業者(Social Entrepreneur)而言,傳統的公司組織架構造成根本的困難,因為股東畢竟是公司的擁有者,股東既有權更換經營者,也可能以追求利潤為由,修改甚至否定公司創立時的社會理想;投資社會企業的投資人既不以賺錢為目的,傳統的投資報酬率失去參考價值,卻沒有其他量化指標可以取代,因此不知如何有效評估經營者的績效。

而行之有年的非營利組織機構,因為享有免稅資格,政府訂下重重法令加以管制;同時因為不像營利組織具有所有權的概念,也就無法轉讓、分割或合併;經營者雖然有董事會監督,但是董事會卻不必向股東負責。

組織變革:服務為主,利潤求永續

英美國家近年由於政府經費拮据,社會救濟需要卻日益殷切,有識者意識到必須借重社會創新來激發出非政府部門的能量。針對以上傳統公司或慈善組織的困難,英國官學界經過十餘年的思考,於二○○五年立法,提出一種新型的法人組織結構――「社區利益公司」(Community Interest Company,簡稱CIC);美國也不落其後,推出所謂「低利潤責任有限公司」(Low-profit Limited Liability Corporation,簡稱L3C)的法人組織。

CIC 基本上是一個公司組織,必須向政府繳稅,最大的差別是,CIC 的經營目的在服務某一項社區利益,而非為股東製造利潤;但是它可以合法地追求利潤,以利潤來擴充組織,進一步擴大服務的對象,因此它比非營利組織多出許多彈性。例如它可以從事商品買賣,或者對提供的勞務收費,一如其他商業行為牟取正當利潤,有了利潤,CIC 得以累積資源,永續經營。它也可以發行股票,募集資金,尋求新的投資人(投資人其實更像捐款者,因為認同服務社會的理想而投資,一如棗子樹餐廳的投資人),甚至進行借貸,以應付組織擴充的需要。由於具有這些優點,幾年之間,英國已經有超過四千家CIC 登記立案。

無論是CIC 或L3C,仍然面臨如何評估經營績效的挑戰。經過多年省思,英美的思想先驅大力推廣「社會投資報酬率」(Social Return on Investment,SROI) 的觀念。

績效計算:將利益量化

傳統的社會企業,往往以募款金額、義工人數、服務小時,或救濟人數來衡量績效, SROI更著重計算為社區帶來的實質利益。許多精神利益雖然無形,難以金錢估計, 但是概略地計算,總是比不做任何估算準確。傳統的ROI計算利潤(profit),SROI 計算利益(benefit)。要計算利益,先要定義有哪些受益者,然後分析所從事的社會服務需要哪些資源輸入,以及可能產生的利益輸出,再儘可能將輸出量化,賦予金錢價值。這一步也許最為困難,也難免落於過度主觀判斷,但如果社會創業者和投資人事前能夠達到共識,也不妨做為事後衡量的基準。

台灣是一個充滿愛心的社會,雖然沒有如CIC 或L3C 等法人組織,卻依然有相當多令人感動的社會企業,喜憨兒烘焙餐廳便是一個成功的例子。喜憨兒烘焙餐廳是喜憨兒基金會創辦的事業之一,除了餐廳收入之外,基金會也接受捐款和政府補助。由於歷年營運都有結餘,所以陸續成立喜憨兒農場、庇護工場等事業。如果用SROI來評估喜憨兒基金會的收益,喜憨兒本人的身心健康、家庭的經濟負擔、社會對喜憨兒的正確認知,這些效益適當量化後,社會大眾必然更加感謝基金會創辦者經營的用心。

孟子當年勸告梁惠王何必曰利,曰義才是上乘。只是,在資本主義社會裡,利究竟是普世共同的語言。要能釋放社會創新的能量,應當檢討合宜的社會企業組織形式,畢竟社會企業要可長可久,計算利益終究不得不爾。

全文摘自遠流出版《錫蘭式的邂逅:我在創意之都矽谷的近距離觀察》第三部新管理時代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