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社企流

社企流新聞快報—地遠心不遠,看見偏鄉的改變契機

社企流

本周新聞看到越來越多人願意走入偏鄉!不僅有大學教授帶著自己的子弟兵下鄉,用程式改寫弱勢孩子的學習機會,大學生也自行成立單車合做社,透過修理單車進入社區發展陪伴教育;還有原民部落的年輕人返鄉探尋代表傳統文化的服飾,並將其帶入主流時尚。只要細心觀察,再遠的邊陲也能找到社會創新的火種!

新聞期間:0223-0304


時尚召喚 泰雅織出返鄉路

2015-02-28

遙遠的偏鄉中,一個又一個原住民部落正努力尋回傳統,召喚年輕人返鄉重振文化。當中,有人選擇「下山」,以傳統服飾「反攻」社會的主流時尚;有人「找回」,搶救部落失落數十年的傳統服飾。

教授教寫程式 助偏鄉童脫貧

2015-02-28

成功大學資工系教授蘇文鈺,去年起率研究生利用暑假走進偏鄉教孩子寫程式。孩子從漠然到積極的改變,讓蘇文鈺決定將原本的專案轉為人生志業,計畫退休前長期持續投入輔導,讓程式改寫城鄉落差的劣勢!

單車合做社 深入偏鄉陪伴孩童

2015-02-26

單車環島是對自我的挑戰,而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東華大學幾位學生將單車合作社帶入偏鄉,讓社區孩童學習修單車之餘,也能玩單車。

從社會企業 看企業永續經營

2015-02-23

資本主義的過度擴張與市場經濟的失靈,追求最大獲利的論點已經備受挑戰。社會企業的興起是改變的契機,企業將參照社會企業模式擬訂永續經營之道。

社企趨勢/打造平等夥伴關係

2015-02-26

來自不同的背景,擁有不同的思考模式的營利企業與社會企業該如何創造雙贏?透過「日本化纖大廠帝人公司」與非營利組織「和平風日本」為例,一探跨業界的新合縱連橫可能。

大企業投入社企-拯救富裕世界的貧民

2014-02-25

大企業該如何投入社會企業?歐洲的非營利協會「行動智庫」,集合大型多國企業與政府和非政府組織合作進行實驗,在法國發展社會企業,以低廉的價格,提供高品質的產品與服務給貧窮民眾。

(本文由林孟正、劉易軒、金靖恩共同整理)

教改二十年後,葉丙成:「老師最大的挑戰是要改變社會」

2015.02.26

文:劉致昕

「大學教授該是什麼樣子?」台大電機系副教授葉丙成在古亭的辦公室裡與社企流談對教育的想像,談他的實踐,還要回答我們的「許多」驚訝。因為他跟我們想像中的大學教授,太不一樣。

(圖片來源:葉丙成)

他喝了口水,繼續說。「答案其實也沒人知道。(大學教授)最重要的使命,我認為,是為這個社會提出一個更開創的想法,只是我認為只是提出想法而沒有實踐的話,是沒有說服力的,不能說服別人去改變。」

在學者的崗位,卻強調實踐,葉丙成的做法或許在某些家長眼中,不是他們所期待的「台大教授」。

在網上搜尋葉丙成的名字,會看見他的團隊在費城拿下全球第一屆教學創新冠軍,打敗全球包括哈佛大學等 427 所大學與團隊。接著你看見他在TED上面的精彩演講,然後是他在臉書上面分享學生們的成長、他的感動(以及他剪髮完後的自拍照),最近的一則新聞,則是他在鴻海千名員工以及郭董面前的三小時演講。

(葉丙成與其團隊在美國獲獎,圖片取自葉丙成臉書

大部份人認識的葉老師,是一個在台灣首推線上遊戲與學習結合的大學教授,接著他用遊戲化的教學方式讓教室翻轉,把學習的主動權放在學生手上,擔任台大MOOC計畫執行長的他也推動華文世界的線上學習風潮。慢慢的,葉丙成的身影穿梭在台灣與中國、體制內教育系統及體制外、以及創業圈與學術圈之間。像是一個橋樑也像是一個載體,葉丙成的角色讓各方對教育相關的願景、想像、經驗產生交流、傳承、互援,甚至各方力量在他身上交集出一些新的可能。

但以上所提,卻與傳統上對教授的定義不太一樣,而這樣對教育的傳統想像,正是葉丙成口中教改二十年後,老師們最大的挑戰。

以大學教授為例,現今對教授的評量標準包括教學、服務、研究、產學合作等,但當葉丙成以創立一家公司作為解答,社會會不會接受?

學術背景、擁有教學經驗的葉丙成近兩年前與矽谷創業圈好手Jason聯手,將線上遊戲與教學結合,成立BoniO ,讓上課、企業內訓、師生溝通都能與遊戲結合,公司產品第一波測試四、五週左右,就讓本來對課業興趣缺缺的中學生,一個人完成了五千八百多題題目。搭上了世界上學習遊戲化的風潮,產品已被美國財星五百大企業採用於內部訓練,與中國市場的互通性,也讓海外創投熱烈的參與BoniO的下一輪募資。

BoniO的產品幫助葉丙成教學、服務學生,線上平台的所有big data也都是研究的第一手資料 ,學生還能藉此學習業界經驗,不用提成立公司後就是產學合作。幸運的葉丙成身處學風自由、思考先進的台大,但當其他中小學老師,試著以符合現代的方式完成老師的使命時,卻往往被框架綁住。

「台灣很多老師是願意盡力把課教好的,最大的問題是他們沒法發揮,」葉丙成說,曾經一場週末舉辦的座談邀請葉丙成分享遊戲化學習的成果跟運用,全台灣超過千位的老師自費來參加。在新科技的加持下,全世界的教學方法不斷的進步,但台灣社會對於教育的討論還停留在大考的計分方法。

今年即將代表台灣受邀到歐洲教育科技研討會發表keynote的葉丙成指出,問題不在於我們沒有新科技,也不是我們的教師品質不足,而是當第一線老師試著將翻轉教育、桌遊教材、線上學習、小組共學引進學校時,卻總傳出因家長反彈而暫停的消息。

現在的老師,「風氣變了,他們彼此分享教材、打開教室給別人觀課,試著找出最好的教學方法,」葉丙成說,「但當社會對教育的想像還停留在過去,老師現在最大的挑戰,卻是要先改變社會,」他嘆道。

我們對教育的期待的確普遍以分數、成績為優先,也以此要求第一線的教師。特別是當中國大陸學生的努力、積極與台灣學生相對照時,不只老師背著分數的要求,連學生也總是被要求與中國學生一樣苦讀。

但葉丙成認為,被批評不夠狼性、不夠苦讀的台灣學生,以及在某些家長眼中不夠專注於分數的多元適性課程、小組合作學習等,或許正是台灣未來的機會。

跟虎媽、狼性對比,溫溫的、不務「苦讀正業」的台灣學生,葉丙成稱他們為「愛斯基摩犬」。他認為,台灣多元教育若真能讓人才適性發展,「十年、二十年後,他們在各界都會引領風騷。這些人從小一起長大可以一起跨界,別人是鬥起來的,我們是懂得合作、可以一起激盪的,」葉丙成說出他腦中的想像,一群合作無間的愛斯基摩犬對上一匹狼,「兩三個領域的人才一起發揮跨界的力量,我覺得那就是我們能以小搏大的可能。」

要創造如此可能性,就必須讓第一線的教師不再服膺傳統教育想像。

教育為一國競爭力的根本,如果我們都同意台灣的產業發展、國家競爭定位都需要更多新的可能,不妨從顛覆自己對教育的傳統想像開始,給老師更多的可能性,才能讓學生創造出除了分數之外更多樣的成就。


延伸閱讀:


改變社會,可能是三小時的靈光乍現,加上一千天的日夜磨練;
社會創業是一場馬拉松持久賽,不斷向前才能迎向終點。

與你分享「堅持的力量─比熱血更重要的事!」

社企流三週年論壇:堅持的力量,報名請點此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