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當香水配方不再是秘密,而是引發過敏的危機

編譯:任亮欣

美國清潔用品龍頭企業高樂氏(Clorox)公開了其產品引發過敏的香料,其他生產具香氣產品的企業未來是否會願意跟進,公布「商業機密」甚至不再添加含過敏原的香料,值得大眾關注。

,
(圖片來源)

法國香水製造歷史悠久,百年前香水專家以手工製作世界頂級的香水噴霧、香皂、香粉,其中的成分和配方一向是香水界中的商業機密。香水的成分(通常至少有150~300種)在商業機密的保護傘下,無須印製在產品標籤上,但由於環保健康倡議者的人數持續增長,越來越多聲音呼籲公開香水的化學成分,並鼓勵政策制定者和企業選擇公開透明。

今年九月,高樂氏成為率先公布旗下所有香氛產品之過敏原的大型消費品公司,有鑑於其他企業為了保護商業機密而不願公開此資訊,高樂氏此舉已算是邁開業界的一大步。當然,這也是為了回應消費者的需求,根據2013年地球女性之聲非營利組織的研究,對香水過敏原具危機意識的消費者比例已達到11%,。

高樂氏最大的競爭對手嬌生企業(Johnson & Johnson)則表示配方屬機密,因此並未特別公開個別產品的成分,但可提供有疑慮或可能會有過敏反應的消費者查詢所有該公司所使用的原料。對高樂氏而言,獲得消費者的信任和忠誠比保密配方更重要—即使需要付出較高的成本。其全球管理部門副總裁Catherine de Lacy指出,自從高樂氏在2009年成為最大的消費品公司後,他們便為了揭露與溝通產品成分而投入不少成本,但此舉也為他們贏得了顧客的信任。

高樂氏宣布企業新方針的同時,也推出了新的內部產品開發工具:高樂氏愛好成分計算器(Clorox Preferred Ingredient Calculator),能幫助產品開發人員以健康及永續性為基礎,快速且輕鬆地評估各式產品成分及可能的替代成分,透過產品配方公開,更利於消費者的選擇。企業需要在公開透明化和保有競爭力之間取得完美的平衡,國際香水協會(IFRA)揭露現今全世界有三千多種化學原料用來製作具香氣的產品,根據內部的評估標準,他們聲稱產品安全無虞。

「安全美妝」(Safe Cosmetics)活動的共同創始人及『不僅有美麗的一張臉:美妝業的醜陋面』(Not Just a Pretty Face: The Ugly Side of the Beauty Industry.)一書的作者Stacy Malkan認為,保護商業機密對香水產業來說已經過時,任何企業都可解開香水配方的秘密—結果這個公開的秘密,只有消費者不知情。不僅公共健康倡議者欲推動揭開香水的秘密,某些個人護理產品企業也想看到情況有所轉變。天然個人護理品牌Badger就表示,他們不在產品中使用任何香氛成分,即使是天然有機的香氛也拒絕往來,因為那些製造香水的企業都沒有公佈原料配方。他們也認為香水工業中的商業機密保護是一種不公平的商業優勢—若要求美妝公司列出產品的全成分,那麼香水公司也不應該是例外。


資料來源

Perfume remains a 'secretive trade,' but US cleaner giant moves to transparency

延伸閱讀

優質概念零售商 推動環境教育

2015.03.12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賴郁薇、葉韋辰、賴亭吟(2015年3月5日)

小朋友們專心地製作道具,希望能夠透過自己的作品,成功捕獲到素有台灣生態殺手之稱的福壽螺。優質概念零售商創辦人李名偉,改變以往傳統的授課方式,藉由指導學員親手設計捕捉福壽螺的陷阱,或是以鳥為雛型的紙飛機,讓民眾能夠透過參與,實際了解環境教育的價值。

圖片來源

優質概念零售商 行銷保育概念

優質概念零售商的創業概念源自於二O一二年七月二十一日的一場聚會。創辦人李名偉畢業於嘉義大學生物資源管理系,當時,他與其他幾位同樣科系的朋友們聚在一起喝酒聊天。當聊到未來可以從事的職業時,李名偉赫然發現除了公務員跟生態調查員之外,他沒有其他的選擇。那天晚上,李名偉不斷想著:什麼才是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

隔天早上酒醒後,李名偉突然想通自己要的是什麼,於是順手在一張紙上畫下了自己的想法:他想發揮自身專長,替環境做對的事,透過行銷環境保護概念,扭轉保育的弱勢地位。李名偉笑說,是酒精催化了他的創業點子。

於是,李名偉和幾位同為生態領域的好朋友,憑藉著自己的的專業背景,創立了PCR優質概念零售商(Premium Concept Reseller),透過扮演酵素的中介角色,讓環境保護概念的傳遞過程能夠更加順暢。

團隊第一步 打造恆春生態農場

二O一二年底,PCR團隊透過其中一位夥伴的父親,而接觸到恆春生態農場。當時農場正在申請環境教育的場所認證,因此促成了PCR與恆春生態農場的合作,讓PCR有機會能夠替恆春生態農場打造生態遊程。

二O一三年起,PCR團隊除了親自到恆春勘察以外,更努力做功課了解當地的生態背景。在整理恆春生態池的時候,福壽螺的問題帶給PCR很大的困擾,團隊利用水草種植隔絕池塘外圍,並且利用寶特瓶製作陷阱,透過在瓶中放置福壽螺喜歡的食物,吸引福壽螺跑進寶特瓶,才讓池塘裡的生態免於受外來物種福壽螺的侵襲而被破壞,原本荒廢的池塘也被改造為青蛙生態池塘。

PCR有別於一般的生態團隊,不僅單純從事與生態相關的事情,甚至將生態與商業連結,利用螢火蟲開發螢光意象的文創規劃,打造一個能與螢火蟲合照的看板,提供民眾在遊覽生態農場時不一樣的體驗。農場更將景點數位化呈現給民眾,打造實物與圖像之間對照式的圖鑑,讓遊客知道農場內部的生態狀況。

DIY課程 加深環境教育意義

李名偉強調,「體驗感」是讓環境保護概念被消費市場接受的重要賣點。唯有透過體驗,加強消費者與環境之間的互動連結,才能讓消費者體會到環境的重要,進而自發地參與友善環境行為。

PCR致力於提供環境教育,李名偉表示環境教育不只有單純的自然保育,還包括了氣候變遷、災害急救、公安防治、文化保存、學校及社會環境教育、環境及資源管理、社區參與等八大層面。環境教育目地在傳達正確的知識給參與者,進而做出正確的行為,並且生活中落實環境保護概念。


團隊目前以接案子的方式運作,接洽單位有政府機構、學校或者一般的民間單位。團隊的授課方式以DIY環境教育課程為主,讓不同年齡層的團體能夠透過簡單動手做的過程,了解生態環境的重要性。

PCR曾經帶領學生以福壽螺對生態的危機做為科展題目的發想,引導學生以不破壞生態的方式,製作陷阱捕捉福壽螺。學員們經過研究討論後,找出福壽螺最喜歡吃的食物,例如秧苗,除了把飼料放置在陷阱容器中,學員們更將飼料塗抹於容器的瓶身,以散發更多氣味來吸引福壽螺,讓捕捉福壽螺的成效大大提升。

除了動手製作捕捉福壽螺陷阱之外,PCR也會帶領學員製作鳥型的紙飛機。學員在製作鳥型紙飛機的過程中,必須仔細地觀察生活中的鳥類特徵,才能將鳥類神韻、毛色呈現在模型飛機上。

李名偉表示,PCR曾經帶著一群小朋友製作鳥型紙飛機,他將完成的紙飛機擺放在門口,過了一會兒,他發現有一個小弟弟站在門口,瞪大眼睛盯著紙飛機,於是李名偉將一架鳥型紙飛機送給小弟弟。看著小弟弟開心地將鳥型紙飛機射向藍天,這一刻,李名偉深信自己在做對的事:透過DIY環境教育課程,傳遞生態的「體驗感」讓生態圈中的各環節進入體驗者的生活記憶,將體驗者心中「關心土地」的動機激發出來。

政府政策模糊 環境教育遇瓶頸

然而在推動環境教育的過程中,模糊的政策法規是PCR團隊面臨的最大困境。同為PCR團隊創辦人的林毓鴻說,「政府只規範出一個框架,框架內卻什麼都不管」,不僅環境教育課程設計的規定相當模糊,也沒有明確的規則可遵循。

《環境教育法》法規中沒有規定從事環境教育的人員必須通過相關認證,導致雖然有正式的專業認證,卻不是從事環境教育工作的必要條件,任何不具備專業生態背景的人,都能夠從事環境教育相關的工作。李名偉說,這樣的方式不僅剝奪專業環境教育者的教學機會,也無法讓民眾從課程中學習到生態環境的專業知識。

對此,李名偉和林毓鴻都表示,雖然現在環境教育的概念還沒那麼普及,但他們堅信這是一件對的事情,而對的事情就應該去做,他們也會努力讓PCR運轉下去。

目前團隊並沒有專門的辦公室,所以計畫在二O一五年,以專案方式爭取參與台中市「光復新村青年創業計畫」,希望能夠在光復新村成立自己的工作室,讓團隊能夠正式有個落腳之處。爭取台中創業基地的目地,是為了破除對於環境教育的刻板印象,除了跳脫傳統教育的窠臼,更要建立出服務顧問的形象。

團隊目前規畫了三大切入點:幫助鄰近光復新村的九二一地震園區設計活動課程、替其他進駐光復新村的單位做串連整合、用文創力量幫生態保育進行發聲。這三點不僅是PCR爭取創業基地的重點,也是未來團隊工作的主軸,期望藉由這三大點為環境教育多盡一份心力。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


延伸閱讀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