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青春名人堂/張瓊齡:黑道的「最佳」歸宿

2014.04.24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聯合報/張瓊齡(2014年4月15日)

我在戒毒中心工作過幾年,曾經每周都要進監獄服務,相較於一般人,算是比較靠近過所謂的社會邊緣人。

總覺得讓更生人「回歸社會」這種說法不夠準確,據我了解,即使脫離原來的關係網絡,更生人也不是真的活在一般人的社會網絡裡。只要不作姦犯科,就讓他們活在一個有同路人相互關照的網絡,不用太強調「回歸社會」。

去年九月,從黑道退役轉入殯葬業的「冬瓜」大哥過世了,從業二十年來安葬過兩千具無人認領的屍體,長期在這個行業裡展現專業與敬業,讓他自人生退場時有個完美的句點,滿載著許多人的感念。

殯葬業是個處在社會邊緣的行業,黑白兩道都有需求,有黑道背景的「冬瓜」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讓黑白兩相安,自己有成就感。於他,這是一個好歸宿。

某些具有黑道背景或影響力的人,到某階段,會以從政為目標,往往透過選舉擔任民意代表,儘管不是基於「學而優則仕」的思維,但想要透過政治力來達到人生某種高峰,可想而知。然而這種高峰,卻未必像「冬瓜」大哥那樣,最終能贏得黑白兩道的肯定。

這幾年我關注「社會企業」的發展,簡單來說,社會企業是透過商業運營的機制達到公益使命的一種事業體。有個發源自德國的「黑暗體驗館」就是知名的成功案例,主要是在全黑的環境裡,讓健視人透過視障者的引領,以觸摸、說話和聽覺來進行溝通,親身感受視障者的世界,付費體驗的健視者從75分鐘的黑暗旅程中獲取平日得不到的學習與感悟,由衷肯定視障者對社會也有貢獻。

與其從事未必得到好評的政治活動,黑道人物何不考慮基於專長,設立一個「黑道體驗館」呢?想到日本黑道在阪神大地震、311海嘯都透過組織力量,到災區發送救災物資,國難當前他們也想為社會做些事(藉機觀察災後有無包工程機會的心思也是有的)。未必趁火打劫,「盜亦有道」呢!

至於「黑道體驗館」的公益性何在?一些不能再上「戰場」的老、殘黑道,可以當耆老說說當年勇,賺點零花錢或養老金;部分營業所得用來支付械鬥身亡者的家屬撫恤金或子女教養費,也可以吧!

資深的黑道梟雄們想為一生留下典範,可以更有創意些,趕快搶頭香當個全世界絕無僅有的「黑道體驗館」館長吧!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尤努斯:走出島國 想想能為世界做什麼

2014.04.24
合作轉載

聯合報/記者劉俐珊(2014年4月14日)

「列出兩張願望清單,寫下來,就有實現可能」,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尤努斯昨天對台灣青年學子說,拿起兩張紙,一張寫下對卅年後的世界的想像,另一張則是你二○三○年前想完成的夢想。

(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尤努斯(右)昨天與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左)座談,分享他們如何走不一樣的路去改變世界。記者鄭超文/攝影。圖片來源

尤努斯昨天出席大師青年論壇,和雲門創辦人林懷民對談,主持人形容兩人都是「行動家」,兩人暢談「反骨」奮鬥人生,也發現共通處,就是兩人當年都毅然離開美國,拋下舒適圈,回到自己家鄉奉獻所長。

尤努斯說,當今社會問題如青年高失業、健保等,不只是本地問題,而是全球問題。他鼓勵台灣年輕人,要勇於突破海島小國的思維,「不要只看台灣」,可以去思考,台灣可以為全球社會作出什麼貢獻。

尤努斯舉手機晶片為例,台灣以製造手機晶片聞名全球,但除了靠製造晶片賺更多錢以外,是否能進一步去解決問題。例如,以手機提供醫療診斷服務,讓偏遠地區或開發中國家人民,省去跋涉千里看診的不便。

尤努斯自己也列出一張清單,將近廿個項目,如社會企業成為主流商業不可或缺的一股力量、太陽能、水力及風力成為主要能源等。他說,別說不可能,回顧過去卅年,蘇聯政府解體、柏林圍牆倒下,這都是世界未曾預料。

尤努斯、林懷民同時表示,要為自己的決定負責,把失敗和挫折當成家常便飯。

林懷民回憶,雲門一九八八年曾解散,當時看似是失敗,回頭看卻不然;「我現在什麼都不怕,大不了再停一次,這個經驗變成我們的資產」,引起台下熱烈掌聲。

尤努斯提醒年輕一代,勿受既有價值觀牽引,定義自己想過的人生,然後採取行動。他說,不少人覺得賺錢很快樂,但對他來說,幫助別人卻「超快樂」,當然要選超快樂的事情來作,一旁主持人也忍不住說「超帥的」。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