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巧克力帶起零奴隸革命!東尼的寂寞巧克力呼籲:即使我們是滄海一粟,仍可為世界帶來巨大的影響力Photo Credit: Tony's Chocolonely 粉絲專頁
社企流/文:蘇郁晴
商品貨架上一片片價格低廉的巧克力,是能讓我們放鬆心情、又可輕易獲得的食物,然而,這項口味甜膩、令人心情愉悅的產品背後,可能隱藏著苦不堪言的奴隸制度。
2020 年亞太社會創新高峰會邀請致力改善巧克力奴隸制度的 Tony’s Chocolonely(東尼的寂寞巧克力)國際發言人 Ynzo Van Zanten,與大家分享 Tony’s Chocolonely 如何透過企業內部改善整個產業的奴隸問題。
「巧克力是讓人開心的事物,但背後卻有殘忍的故事。身為 Tony’s Chocolonely 的國際發言人,今天我想與大家分享巧克力背後的故事。」演講的一開始,Ynzo 破題式地開場,接著娓娓道來 Tony’s Chocolonely 的成立、目前發展、以及正解決的可可產地奴隸問題。
((Tony’s Chocolonely 的國際發言人 Ynzo Van Zanten。來源:亞太社會創新高峰會

以「改善奴隸問題」為宗旨的巧克力公司

可可是製造巧克力的主要原料。全球 60% 的可可皆由非洲迦納與象牙海岸的 250 萬位可可農所種植,其中有 230 萬位為 6-9 歲的兒童,他們多在不人道的環境下工作,每天可能會用到不同的化學用品、尖銳的開山刀,甚至還需要扛著一袋袋約 64 公斤的可可豆。
然而,荷蘭的巧克力商通常只支付 5%-6% 的巧克力費用給可可農,每人每天只有約 72 歐元可花費,處於極度赤貧的狀態。
為此,美國議員 Tom Harkin 和 Eliot Engel 於 2001 年成立可可協會「The Harkin-Engel Protocol」,盼在 5 年內解決違法勞動的問題,許多巧克力商也接二連三地加入,一切看似充滿希望。
但 2005 年,一位新聞工作者 Teun van Keuken 調查可可背後的非法勞動,赫然發現可可協議訂定的 4 年後,仍沒有一項目標被達成。為了讓更多人正視問題,Teun 刻意吃了非法勞動生產的巧克力,並向自己提告,卻只換來法官向他說:「道德上你是對的,但法律上我沒辦法逮捕你。因為我無法證明你吃的巧克力與這些非法的關聯性。」
於是,Teun 決定從內部改變這個產業,他成立巧克力公司 Tony’s Chocolonely,代表他在這個產業獨自奮戰的精神。「一開始,我們只是很小的公司,但我們有很大的目標,不僅要讓我們自己的巧克力 100% 零奴隸,更要把全球的巧克力都變為零奴隸。」Ynzo 說。
「現在,我們要很驕傲地說,我們只花了 6-7 年的時間就成為荷蘭第一大巧克力公司,且在很多國家都可以買到我們的產品,可以說我們是一間國際企業。」Ynzo 分享。「但我們在意的不是國際企業,而是我們希望造成的國際影響力。」

由下至上發起的零奴隸巧克力革命

Tony’s Chocolonely 如何做到從一間於荷蘭落地生根、一人堅守零奴隸的小公司,轉變為一間享有盛譽、發揮影響力的國際企業?
Tony’s Chocolonely 採取的第一步就是向大眾倡議,希望消費者與零售商可以一同思考巧克力背後的奴隸制度問題。「他們知道這件事,就會開始有壓力,有壓力就會有所改變。」Ynzo 表示。Tony’s Chocolonely 想做的,是發起由下至上的巧克力革命,一旦越來越多人開始正視問題,就可能影響政府或是各國際組織的行動。
不只是改變消費者、零售商的行為,Tony’s Chocolonely 也竭力帶動巧克力商製造 100% 零奴隸制度的巧克力。他們向業界同仁宣導及溝通,巧克力不僅美味,還能友善環境、尊重人權,更呼籲身在此行業的夥伴需要為自己使用的原料負起責任。
(Tony’s Chocolonely 盼攜手巧克力產業的所有人,達到全球巧克力 100% 零奴隸。來源:Tony’s Chocolonely
目前,Tony’s Chocolonely 與 6500 位迦納和象牙海岸的可可農合作,給予可可農更高的費用,讓他們都能擁有基本薪資。「我們認為農夫應該有更好的生活品質,同時也能提升農場的生產效率。」Ynzo 說。
「我們將 Tony’s Chocolonely 改善奴隸制度的步驟與行動整理成『東尼公開鏈』(Tony’s Open Chain)模型,並放置網路上,這是一個有效的策略,若是看到任何產業有勞動剝削的情形,大家都可以自由複製使用,希望可以激勵每一個組織。」Ynzo 表示。

巧克力的創意行銷,讓消費者成為自主傳播媒體

2019 年底,Tony’s Chocolonely 正式進軍台灣,打開一片巧克力的包裝,就能看見 Tony’s Chocolonely 的公司理念、以及他們欲解決的問題,底下更以紅色粗體字寫上他們的核心價值「Crazy about chocolate, serious about people」(對巧克力瘋狂,但對人嚴正以待)。
「我們非常重視我們的生產者與消費者。」Ynzo 不只一次說道。「我們深信若要達成 100% 零奴隸,就需要設法影響很多人。」Tony’s Chocolonely 秉著每天都可以發揮影響力的精神,推出各種創意的行銷手法,讓更多人知道巧克力背後的血淚故事。
其中最淺顯易見的就是 Tony’s Chocolonely 所製造的巧克力,它不像其他巧克力一樣,擁有工整平分的裂痕,取而代之的是不均勻的龜裂樣貌。「當時我們在思考,大家吃巧克力的時候真的會平分嗎?」Ynzo 從中獲得行銷靈感,既然巧克力不會被平分食用,為何需要工整的切分?
「Tony’s Chocolonely 的巧克力上有很多奇怪的裂痕,我們希望透過這些不均勻的裂痕,提醒消費者這個世界是很不公平的,讓他們一面享用巧克力的同時,也能一面思考我們想傳達的意涵。」Ynzo 說。
(Tony’s Chocolonely 的巧克力有著不均勻的裂痕。來源:Tony’s Chocolonely
不僅如此,Tony’s Chocolonely 更將可可豆的產地地圖,藏在被不均勻切分的巧克力中。
「很多人原本不知道我們的品牌故事,但透過巧克力的設計,消費者自然地成為我們的傳播媒體,為我們宣導理念。」Ynzo 分享。有了消費者最有效的傳播,Tony’s Chocolonely 幾乎不刊登廣告行銷,他們將費用省下來,回饋給消費者,再讓他們透過巧克力傳遞故事給更多人。
舉例來說,Tony’s Chocolonely 設置一筆金費給成為新手父母的消費者。若是消費者生小孩、想要購買巧克力作為與親友分享喜訊的伴手禮,Tony’s Chocolonely 會提供專屬優惠;若消費者為低收入戶,Tony’s Chocolonely 則會全額贊助。
(Tony’s Chocolonely 將可可產地藏在巧克力中。來源:亞太社會創新高峰會
透過消費者的傳遞,Ynzo 相信,只要大家肯攜手合作,就可以摒除巧克力產業的奴隸現象。
演講的尾聲,Ynzo 帶著大家思考一句話,「一旦知道或意識到一件事,我們就要對我們的行動、和無所作為負起責任。」Ynzo 呼籲每一位知道巧克力背後的奴隸問題的人,每一次的選擇、與每一次的購物都要為自己與世界負責。
最後,Ynzo 勉勵每一位認為自己的所作所為微不足道的人,「有一句話是這樣說的,『如果覺得自己的影響力很小,那就想像蚊子在空氣中的感受,因為蚊子雖然體型小,卻可以帶來很大的影響。』因此,即使是滄海一粟的我們仍可為世界帶來巨大的影響力,沒有人是小到無法帶來改變的。」
核稿編輯:李沂霖
本文為第三屆亞太社會創新高峰會「想響亞洲」合作專欄,歡迎分享文章網址,禁止全文轉載至其他介面。

文章標籤

  • 亞太社會創新高峰會:「想嚮亞洲」

    亞太社會創新高峰會:「想嚮亞洲」

    2020 年,全球邁向後疫新時代,在劇變發生後「亞太社企高峰會」的籌劃並沒有因此中斷,反而為了發掘更多台灣社會創新經驗,今年更正式更名為「亞太社會創新高峰會 Asia Pacific Social Innovation Summit」、以「想響亞洲 Reimagine Asia」為題,盼透過社會創新的能量開啟亞洲的新想像。 更多詳情請見>>第三屆亞太社會創新高峰會「想響亞洲」
NPO加速器-側欄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