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這場世界級的豪賭,能換來經濟復甦的美夢?絢爛展館背後的美麗與哀愁

「世博討論著食物,但最重要的農夫在這裡卻像被轉了靜音,無處發聲」—慢食創辦人卡羅派屈尼(Carlo Petrini)

文:郭又甄

富家子弟、黑手黨和米蘭世博

米蘭街頭酒吧裡,一群義大利老先生看著螢幕上播出的世博開幕人潮,再探頭看看窗外反世博的示威人群,嘟噥的喊了聲「幹的好!」就開始可以持續八百年的高談闊論,在這裡,社區的小酒吧等於咖啡館也是附近居民聊天的八卦集散地,熱辣辣的評論比新聞裡的還精彩。

時間拉回2008年米蘭以八十六票擊敗土耳其伊斯米爾(Izmir)取得世博主辦權的現場,當時的義大利正是女友陣容比政績精彩的花邊總理貝魯斯柯尼(Silvio Berlusconi)短暫下台又上台的關口,政局一片混亂、經濟狀況也欲振乏力,成功申辦世博像是一劑藥效太短的強心針,政府原以為義大利人最自豪的食物做為主題的世博可以激勵民心,視為重大政績推廣,奈何同年9月爆發的金融風暴讓全球哀鴻遍野,義大利的經濟困境自是雪上加霜,面對砸大錢的世博,大部分的百姓似乎無動於衷。

世博在醜聞爭議中持續籌備,預算25億歐元的世博先是在徵用場館用地時補助休耕、低價徵收1000公頃農地的爭議引發農民團體反彈,慢食創辦人卡羅派屈尼(Carlo Petrini)公開表示:「世博討論食物,但最重要的農夫在世博裡卻像被轉了靜音,無處發聲」;週邊非農業用地也將在世博後由與米蘭官方友好的建商重建標售,炒作地產疑雲甚囂塵上。

接著2014年爆出工程發包舞弊案,七名相關人員遭起訴;貪腐層級過高讓英美等主要參展國一度暫停投資及策展計畫,米蘭當局被迫找來曾審理黑手黨的檢察官成立反貪腐小組,確保貪腐與內線交易不再發生,但是多數義大利民眾都相信,這只是檯面上的帳,蓋在遮羞布下的機關算計才是真的精采,當然,百姓們無從得知。

義式熱情裡的隱性歷史傷痕

比起米蘭大教堂廣場上的遊客如織,距離兩個路口處的噴泉廣場(Piazza Fontana)顯得冷清許多,廣場上一個小立牌寫著一串像密碼的名字與日期,熟悉義大利近代歷史的人就明白這個廣場的特殊意義,1969年12月12日下午四點三十七分,一顆引爆在國家農業銀行的炸彈劃破17位罹難者的血肉之軀,同一天在米蘭和羅馬還有兩起爆炸案,和數顆陸續被找到的未爆彈,隨後的調查過程中,嫌犯與偵辦檢察官先後離奇死亡,整起事件至今未真正破案。

這一炸也炸開義大利六○到八○年代二十多年的嚴重政治社會動盪,像電影情節般的失蹤、綁架、爆炸和謀殺案天天在社會版真實上演,極左右兩派的攻訐牽扯黑手黨的派系鬥爭,背後還有大西洋另一端的美國特勤政治。永遠找不到兇手的懸案難以計數,2007年政府宣布五月九號為恐怖攻擊及各種政治謀殺受害者紀念日,噴泉廣場上的立牌是這段腥風血雨歲月的微縮膠捲,刻滿義大利近代史上風霜的一頁,企圖遺忘卻早已淪肌浹髓的國殤,總在某些時刻如魅影般糾纏。

這段歷史和世博有什麼關聯?

和義大利人聊天很容易發現他們總有許多不滿,政府、稅制、火車班次到選舉候選人,有趣的是,問他們有什麼方法改善,最後結論永遠是:做什麼都沒用啦!政府就是這樣,不能相信!經歷過那段日子的長輩總會告誡年輕人,不要管政治、政治很黑暗。

這些話你覺得熟悉嗎?眼前的老人面孔開始模糊,恍惚間疊上了經歷二二八和白色恐怖的台灣臉譜,出自恐懼壓迫的焦慮情緒,投射成對政府的高度懷疑與對公眾事務的集體冷漠,因為未曾正式與過去告別,表面節痂的傷口也未曾痊癒,即使歲月荏苒,歷史陰影似乎從未真正消弭。

反世博在反什麼?

這個歐盟第三大的經濟體目前全國有29.9%人口生活在貧窮線之下,在過去七年內公債比節節高升至133%,青年失業率高達40%,這些數據化成一張張憤怒的臉孔,日復一日找不到出口。

總理倫齊(Matteo Renzi)在世博開幕典禮中明白表示:「我們對世博賭一把,賭它能讓義大利經濟再起飛。」政府押寶世博能帶來兩千萬全球遊客、創造八萬個工作機會和九十億歐元經濟效益。

義大利農業產值占全國GDP2.2%,食物出口量占全國總出口量7.9%,去年(2014年)就出口了270億歐元食品;食品加工業的年產值約1300億歐元,在全義大約有40萬工作與食品加工業相關;在搶糧爭食的白熱化的全球市場,義大利希望藉由這次盛會鞏固自己在國際舞台的投資出口亮點地位。

然而,義大利食品傳統以小規模生產,達二十人以上的企業僅有有2800家,百人以上的大型資本更是屈指可數,這是為什麼場外抗議的反世博團體認為政府誇大數據,並指出世博只能圖利特定對象的主因,他們也認為世博團隊提供的工作機會薪資不合理且濫用志工名目,為數眾多的免費勞動將加速破壞勞工權利。

攤開世博參展名單,除了國家經費建館,許多場館背後都由大型企業撐腰,美國館的微軟、義大利館的聖保羅銀行,甚至可口可樂、雀巢、麥當勞等爭議跨國食品廠商設館參展,更對標榜「永續發展」及「友善糧食環境」的世博是一大諷刺,場內一字排開的大型廠商宣傳旗幟,世博更像一場以食物為名的招商大會。

義大利政府渴望透過這場世界級的豪賭,換一場經濟復甦的美夢,但對許多人而言,寄望單一會展活動拯救全國經濟,就如同盼望超級英雄出現拯救世界一樣不夠實際。在當地人眼中,義大利或許更像慣於浪擲千金的富家子弟不得不開始面對生活的現實,學習在逐漸傾頹的家業中重新立基打底,脫下合身的訂製西服,挽起袖子、滴下汗珠,用他們慣有的樂觀,迎向略為顛簸卻仍然有機會精采的前途。

更多關於世界食農創新趨勢:【6/5 新食農革命分享會
社企流跨國採訪面對面分享:米蘭世博第一手觀察、獨家幕後、深入慢食大學、一年修讀精華等。報名連結

同場加映:
>>【米蘭世博】 10個數字、2張圖、1份議定書,社企流幫你看懂世博!
>>【米蘭世博】讓食物與人的關係回歸誠實與透明,直擊「未來超市」!
>>【米蘭世博】把蝸牛送進你家的「小農版ASAP」
>>【米蘭世博】米蘭人玩透「共享經濟」,看世博中五大新創如何解決「吃」的問題
>>【米蘭世博】我在都靈老公寓的屋頂上看見「生活」—兩個建築博士的4000棟房頂改造計畫

(歡迎分享文章網址,禁止全文轉載至其他介面)

稻田裡的饗宴 創造農業新價值

2015.05.06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鍾佾錚、陳俊元(2015年5月2日)

在一個微風徐徐的農村午後,有一群人坐在稻田的中央,一張張的桌椅,上頭擺滿著利用在地食材精心製作而成的佳餚,以及冰涼舒暢的飲料,隨風搖曳的稻穗圍繞在四周,昆蟲的鳴叫與人們開心的笑聲交織成曼妙的旋律。此刻浮現在腦海裡的畫面不禁讓你我疑問:「這難道是真的嗎?」不要懷疑,這是「幸福果食」團隊所提出的「稻田裡的餐桌計畫」,邀情來自各地的人們,回到鄉村體驗採收果實的樂趣、專業種植技術的教學,帶領人們重新認識農村,並且找尋台灣土地的價值,期望能夠拉近人們與大地之間的連結。

改變 從行動做起

「幸福果食」負責人廖誌汶是宜蘭縣三星鄉的農家子弟,過去曾經是樂團的吉他手,創作過許多耳熟能詳的廣告配樂和音樂,專輯更曾經入圍過金曲獎。從未停止關懷社會議題的他,在音樂圈創作了二十多年,然而,在驚覺台灣農村已經「沒有人」,年輕人不僅不願繼續待在農村,農村的勞動價值亦連帶不再受到重視,因此廖誌汶下定決心回到故鄉宜蘭,用行動拾回農村的美好。此時,廖誌汶恰巧結識了有著多年金融業背景的簡家旗,因同樣抱持著復興農村價值的想法,兩人一拍即合,隨後,又在藝術家陳德平(Aguce)的加入下,三人於二O一三年成立了「幸福果食」。

「稻田裡的餐桌計畫」是廖誌汶最早提出的想法,透過網路邀請來自各地的人們來到農村,以每人一次兩千一百元的價格,提供當地農村體驗活動。體驗活動多自午後開始至晚餐結束,內容則因地點與季節的不同而有所變化,有時是在稻田裡割稻、有時是在葡萄園裡採收新鮮葡萄,有時在茶園裡親採嫩葉並學習如何揉茶。

有趣的是,在每次體驗活動之後,幸福果食團隊都會以現採的當地食材為來賓製作美味的餐點,安排前來的人們在稻田裡、茶園內、魚塭旁,甚至是在沙灘上享用,偶爾更會搭配現場的音樂表演,讓饗宴的氣氛達到最高點。廖誌汶說:「只有最直接地付出行動,去了解農村的生活,才能夠將農村價值不斷地傳達出去。」

聊起數次活動,廖誌汶說,非常推薦位於台中外埔的麥田圈場次,「不是給你玩玩的,是真的要付出苦力的喲!」不單單是簡易的體驗,而是必須捲起衣袖,盡情地在麥田中揮灑汗水,參與的來賓與戴起斗笠的農夫不分你我地在麥田中收割。同時,幸福果食也增加體驗活動的趣味性,模仿電影裡頭外星人在麥田所留下的「記號」,事先畫好設計圖,讓來賓一同創作「不規則圖形」。

全新商業模式 顛覆傳統農業思維

簡家旗說:「台灣農業文化長期被低估,所以我們必須用全新的商業模式,來翻轉農業傳統的獲利模式。」傳統農業透過種植與農產品買賣,獲得微薄的利潤,然而,快速下滑的農業產值早已遠遠地超過我們的想像。「稻田裡的餐桌計畫」不僅提供人們體驗農村,透過深度體驗課程,讓他們學習逐漸消失的農業技術,更讓在地農民藉機獲得基本產值之外的利潤,同時,將農產品藉此經由人們的傳播,銷售到都會區、銷售到消費市場。

強調「施與受(give and take)」,「稻田裡的餐桌計畫」就是讓付出金錢的人得到體驗與農業文化,也讓付出勞動力與傳授手工技術的人得到相對的利潤。以茶農為例,他們可以藉由活動舉辦、技術的教授得到額外的收入,而參與的來賓則是可以經由費用的付出,得到親近自然、體驗農事的機會和難忘的經驗。

廖誌汶說,台灣政府長期重視知識型產業,相較之下,勞動價值卻未受到同等的重視,也因此日漸式微。幸福果食團隊以休閒產業與農村的結合,建立嶄新的商業模式。不僅讓在地農民在三級產業服務教學中得到利潤,更減輕農民在一級產業中承受的壓力。

目前「稻田裡的餐桌計畫」系列活動,至今已舉辦超過二百個場次,參加人數預估超過一萬人,幾乎場場爆滿。幸福果食藉由網路號召人群,逐漸打響品牌知名度,甚至延伸發展其它計畫。

夢行者計畫 散播理念

曾經參與餐桌計畫的人們,更會呼朋引伴再次回到幸福果食團隊,成為其中的一份子。緊接著「稻田裡的餐桌計畫」所提出的是「夢行者計畫」。透過網路的號召,加上不間斷的參與「稻田裡的餐桌計畫」擔任小幫手,將全台灣對農村有各種想像的青年們都聚集起來。經由每一次的餐桌活動結識對方,並且彼此互相學習。而每一次的活動,我們都能看見不同夢行者的身影在奔波、幫忙,和細心地協助參與的民眾。

參與活動的過程中,「夢行者」不但可以從中學習到如何策展、經營、推銷,更可以認識各地的小農。「幸福果食除了扮演著生產者的角色,更重要的是擔任著媒合的角色,讓夢行者與夢行者互相幫助,也讓他們與在地農民建立起深厚的連結。」廖誌汶說。

建立互助聯盟 展望未來

未來,幸福果食更計畫在全省建立二十個據點,透過三百多位夢行者彼此橫向的串聯互相支持,還有在地農民的合作,在每一個縣市尋找一個代表的農產品,形成一個互助的聯盟。幸福果食不僅鼓勵青年回鄉,更給予資源的導入,以及資金的協助,期望在地農民能夠建立自己的「品牌」,翻轉台灣農業的價值。

每一場稻田裡的餐桌計畫,我們都能看見廖誌汶熱情地帶領來賓、簡家旗細心的協助,更可以在每一次活動結束後,透過粉絲專頁上一張張由藝術總監Aguce側拍的照片,細細品味置身在農村的滋味。而那群熱情洋溢的夢行者身影,更讓我們看見了農村重燃的希望。不僅如此,幸福果食在數次餐桌活動中,看見了許多閒置在農村的空間、老舊的房舍。二O一五年他們提出了計畫已久的「稻田裡的辦公室計畫」,未來也將邀請企業到回到農村進行會議、研討會,活用在農村裡的閒置空間。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



延伸閱讀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