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20 年「地方創生」經驗談:從社區再造邁向智慧鄉鎮,歐盟 LEADER 計畫成功創造人口回流的可能

2018.10.17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陳文姿(2018 年 10 月 8 日)

挪威小鎮在礦場關閉後,轉身成為觀光小鎮,並被聯合國列為世界文化遺產;蘇格蘭高地偏遠小鎮找回地方特色,成立只用傳統語言教學的學校;英國偏遠離島重建地方經濟、完成獨立電網。這些成功的範例都得力於歐盟鄉村發展 LEADER 計畫(註一),歐盟 2017 年更提出新計畫──智慧鄉鎮(smart village)。

英國上議院農村經濟特別委員會專家顧問、英國新堡大學社會更新研究主任舒赫史密斯(Mark Shucksmith)日前應邀來台參與「新歸農國際研討會」。他除了以實例說明 LEADER 計畫與歐盟鄉村計畫最新發展,也務實地道出地方發展的困境。

找回地方榮耀  建構地方能力與活力

在人口紛紛往城市移動的時代,許多國家重新檢視鄉村價值,談論地方創生或是農村再生。歐盟支助鄉村經濟發展的計畫 LEADER 始於 1990 年代。

曾任歐洲鄉村社會學會科學委員會主席的舒赫史密斯指出,LEADER 發展的過程中存在由外人主導的開發計畫,也存在由地方發起的計畫,但這兩種方式都有其侷限。當地方能力無法建構的時候,計畫就會隨外來資金的停止而中止。意識到這個問題,LEADER 開始發展網絡式的架構,本地人參與的同時也融入外界資源,例如政府資金、學校、專家、市場經濟等,類型也不限農業、可能加入工業或文化,或是跨領域的整合。

由於各地特色與資源不同,LEADER 有各種可能,舒赫史密斯以三個鄉村發展為例,首先是挪威銅礦小鎮威勒羅斯(Røros)。這裡 300 多年來倚靠銅礦生存,但礦場 1977 年關閉後,小鎮卻沒有因此沒落。在市長帶領下引入民間與政府資源,保留百年木造老屋,礦區遺跡成為博物館,觀光成為主要收入,並被聯合國列入世界文化遺產。

另一個範例則是蘇格蘭西北偏遠的天空島(Isle of Skye),這裡人口嚴重外移,從 1800 年代的 2 萬 3 千多人,到 1970 年僅剩 1/3,如今成功讓人口回流,舒赫史密斯指出幾個因素,包括重新形塑自我認同,找回地方驕傲與自信,促進社區領導力等。最特別的一點是當地學校 Sabhal Mor 只使用蘇格蘭高地的傳統語言「蘇格蘭蓋爾語」(Scottish Gaelic)教學。

蘇格蘭的埃格島(The Isle of Eigg)則展現社區土地信託計畫(community land trust)的成果。這是座距離陸地 24 公里的小島,多數土地由地主持有。直到 1977 年居民成立的社區土地信託計畫買下土地,商店、觀光、水力設施與風電陸續發展。2008 年成為世界上第一個擁有風能、水力和太陽能獨立電網的社區。

舒赫史密斯表示,LEADER 計畫很重要的一點是地方的活力與能力建構,在對外與對內的合作、協商過程中達到利益的共享。不過,LEADER 計畫中也不乏失敗的案例,討論過程中因無法達成願景的共識,反而造成地方分裂。

他舉例,蘇格蘭某地區曾有過開礦計畫,部分民眾支持開發計畫帶來的就業機會;環保人士反對計畫因為這會剷平山頭;另一派人士也不樂見開發,擔心外界的物質主義會入侵原本的生活。另一種常引發爭議的就是風機架設,有人希望藉此帶來社區基金,有人則不希望景觀被破壞。

減少發展的不平等   歐盟新計畫強調以人為主

舒赫史密斯引用英國鄉村部部長麥可(Alun Michael)的話說明 LEADER 的重點在賦予地方社區能力,由地方指出自己的發展需求,但他指出,實務上鄉村開發有諸多限制,例如官僚體制、法規,或資源分配的不平均。

他舉例,曾經拿過補助的地方,更容易再次成功得到補助。地方「自助」聽起來很好,但在社區內部也存在不平等,決策權或是發言權常落在少數有力人士手中,彼此間意見分歧,這樣很難長期發展。

LEADER 歷經不同時期的變革,從 1991 年的 LEADER 1 到後期的 LEADER 2、LEADER+ 等。2017 年,歐盟提出新概念──智慧鄉鎮,目的之一就是弭平不平等,增加合作機會。

舒赫史密斯指出,從字面來看,智慧鄉鎮跟這些年很熱門的智慧城市有點相似,都想借助最新數位科技,例如網路、手機。不過,智慧鄉鎮的核心在人,而非技術。主體也不侷限在鄉鎮本身,而是跨區、甚至是跨國、跨領域的合作,以更有效地結合外界的資源與機會。

註一:LEADER 為歐盟所提出的鄉村政策,LEADER 為法文 Liaison Entre Actions de Developpement de L'Economie Rurale 的縮寫,意指鄉村經濟發展行動連結(Links Between Actions for Development of the Rural Economy)。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老牌「地方創生」 LEADER鄉村計畫實施20多年 歐專家談成敗教訓

延伸閱讀
>> 翻轉地層下陷區劣勢,雲林農村建高腳屋「與水共生」
>> 大港推動生活化的「香草運動」,用社會企業的精神照顧社區
>>「有空間就會有人,有人就會有改變」86 設計公寓用空間串聯在地社群,助基隆青年返鄉創業

「社企流」和「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共同製作的《碳棄世代》專題重磅登場!一同來看看你我如何於生活中執行創新的減碳解方,迎向不需嘆氣的未來。
>>> 5 分鐘帶你認識《碳棄世代》
>>>《碳棄世代》完整專題這裡看

就像塑膠吸管一樣方便!這款「可分解吸管」可彎曲又耐用,僅需 6 個月便能自然分解

2018.10.16

編譯:郭潔鈴

近期全球皆興起一股禁塑潮流,而這對於環保公司「Repurpose」 的創辦人與執行長 Lauren Gropper 來說,可謂是一大樂事。

Repurpose 專門以天然材料製作可分解的餐具,與傳統難以分解的塑膠餐具不同,Repurpose 提供的餐具於工業用分解機中僅需 6 個月即可分解;即使未分解完成,這些餐具最終仍會在掩埋場自然化為二氧化碳與水,且過程中不會產生任何有毒物質。

Gropper 表示,「我們時常領先於市場的趨勢,令消費者一開始難以接受。而現在正是我們求之不得的好時機。」

曾修習建築學的 Gropper,初入職場時擔任永續建築計畫案的顧問,隨著資歷漸深,她開始於洛杉磯的電影與電視節目中擔任永續顧問,並於節目中了解到人們每天製造了多少塑膠垃圾,且這個問題正在持續變糟。

2009 年,Gropper 遇見了現在的合夥人 Brian Chung,並得知他有一位台灣的親戚已成功使用天然材料製成產品。

「我不禁思考,為什麼全世界不使用這種材料呢?為什麼我們從地底開採石油,卻拿來製作用過即丟的產品呢?」Gropper 表示,「這對我來說一點都不合理。」

受到這項新技術的啟發,Gropper 與她的團隊於 2010 年成立 Repurpose,並於 2011 年推出的第一個產品——可隔熱的咖啡杯與杯蓋,企圖取代通勤族常用的外帶咖啡紙杯。

根據 Gropper 所述,Repurpose 的營運目標奠基於一個簡單的概念。「我們觀察市場上現有的產品,並試著創造更好且可分解的替代品。」

Repurpose 近期推出這款可分解、可彎曲的吸管,同樣落實這個理念。事實上,在星巴克與迪士尼等大企業宣布將逐步淘汰一次性吸管之前,Repurpose 已花上超過一年的時間研發這項產品。(同場加映:他 9 歲就發起「拒用吸管運動」,連迪士尼也承諾不再提供塑膠吸管

比起容易破損的紙吸管,Repurpose 的可分解吸管,可用於熱飲或冷飲,就如一般的塑膠吸管一樣,更貼近現代使用者體驗。此外,這款吸管並不含有用來黏合紙吸管的化學黏劑,將更能達到乾淨且有機的分解過程。

儘管吸管看似是一項簡單的產品,Gropper 的團隊改良了 6 次產品原型,才確定最終的版本。研發過程包括測試不同種的有機混合物,以找到既具有可彎曲的彈性又兼顧韌性的材質,最後他們採用了玉米材質的材料。

Gropper 坦承,並非所有產品都能像吸管一樣獲得消費者的目光,但由於禁用一次性吸管的熱潮,使 Repurpose 取得大眾的關注。自從今年 5 月推出可分解吸管至今,Repurpose 已售出超過 3 千箱吸管,每一箱含有 20 盒 50 入裝的吸管,這代表他們在短短 4 個月裡,已售出超過 300 萬支吸管。

這是 Repurpose 有史以來最暢銷的商品,與其他自家產品相比,可分解吸管的銷售數量多出了 4 倍之多。

Gropper 認為吸管商品的成功,歸功於消費者意識到塑膠吸管帶來的環境危害。「我們用過的每一個塑膠,在我們的有生之年都會持續待在地球上,人們開始逐漸意識到這點。」她說。

過去他們通常很難說服顧客購買可分解的產品,但隨著塑膠吸管禁令的發酵,加速了消費者選擇以替代品取代塑膠的過程。(同場加映:不讓塑膠吸管傷害海洋,這間公司讓你喝完飲料直接把吸管「吃掉」

一盒 50 入裝的可分解吸管零售價為 2.79 美金(約 86 元台幣),通常與其他可分解產品的價差不會超過 0.5 美元。

儘管 Repurpose 有一些來自食物通路商的客戶,但這只占其事業體的非常小一部分,Gropper 估計他們的營收有約 90% 來自消費者,這是個帶有目的性的決定。「我們希望解決沒有人解決過的問題。」

透過親民的訂價策略,並積極經營主流社群媒體和廣告,Repurpose 正打算進攻容易產生浪費的 BBQ 與外帶飲料市場。

然而,許多人對於塑膠吸管禁令有不少意見,產生爭議的的主要原因是這項政策的影響力並不夠大。由於塑膠對環境造成巨大的負擔,例如一個寶特瓶平均需要 400 年才能分解,因此只禁止塑膠吸管的政策成效不大。

某種程度上,Gropper 可以理解此種觀點,「我部分同意這件事,為什麼人們可以使用塑膠杯,卻不能用塑膠吸管?但是禁用塑膠吸管是一種讓人更注意塑膠污染問題的簡單方式,我希望這成為未來更全面禁止塑膠製品的第一步。」

核稿編輯:李沂霖

參考資料
One Big Winner From The Plastic Straw Bans: Repurpose Inc.

延伸閱讀
>> 是吸管也是點心!3 個好吃又環保的無塑吸管提案
>> 英國麥當勞的減塑大計:以「紙吸管」取代塑膠,讓喝可樂更加環保
>> 終結塑膠吸管!星巴克 2020 年將全面改用「寶寶杯」,每年預計減少 10 億隻吸管垃圾

「社企流」和「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共同製作的《碳棄世代》專題重磅登場!一同來看看你我如何於生活中執行創新的減碳解方,迎向不需嘆氣的未來。
>>> 5 分鐘帶你認識《碳棄世代》
>>>《碳棄世代》完整專題這裡看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