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RE100 國際綠電年報紀要:台灣首度被寫入報告、企業對綠能需求看漲

2019.05.03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我們了解到,使用具成本效益(cost-effective)的低碳能源,是讓企業持續成長、而且提高韌性(resilience)的關鍵!」

低碳生活部落格/文:高宜凡

趕在去年底於波蘭舉辦的 COP24 前,百分百綠倡議組織 RE100 提早發表了 2018 年報《MOVING TO TRULY GLOBAL IMPACT: INFLUENCING RENEWABLE ELECTRICITY MARKETS》,這不但是該組織第四度發表年度工作報告,更彰顯了「企業」對綠電市場發揮強大主宰力的趨勢。

亞太成亮點,「台灣」首次被寫入

年報首先揭露,截至 2018 年 11 月,RE100 已吸引全球 155 家企業加入,短短一年內增加了 37 家新會員,包括兩家台灣企業:大江生醫(TCL)、科毅研究(3dL Inc),事實上,另一家歐萊德(O'right)也在不久前加入,只是來不及列入統計。巧的是,RE100 前三名台灣會員,清一色皆來自美妝與保養品產業。

上述 37 家新面孔,即有10家來自日本,大洋洲也在去年出現天字第一號:澳大利亞聯邦銀行(Commonwealth Bank of Australia),整個亞洲和大洋洲累積已有 25 家 RE100 成員,僅次於歐洲(77家)和北美(53家)兩大區域。

從企業總部所在國家來看,美國(51家)和英國(29家)依舊遙遙領先,急起直追的日本(13 家)也可列入領先群。值得一提的是,「台灣」不僅首次被 RE100 寫入,年報內容還多次提及,似乎頗為關注台灣的綠能市場發展。

能源消費部分,這 155 家企業每年合計能源需求高達 188 TWh(太瓦時,10 億度電力),若將其視為一個國家,足以名列全球第 23 大電力消費國。(去年數據為:122 家企業、用電需求 159 TWh、世界第 24 大用電國)

平均目標 2026 年,逾 1/4 已用 95% 綠電

進入正題,該報告統計的是 2017 年的能源使用狀況,那一年,RE100 會員合計採購了 72 TWh 由再生能源產製的電力,比前年(2016 年為 51 TWh)成長超過 4 成。這些清潔電力大可滿足孟加拉、斯里蘭卡兩個氣候高風險國家的用電需求。

綜合上述兩組數字可算出,現階段 RE100 會員的平均綠電採用率為 38.3%,這般水平遠超過 REN 21 報告《Renewables 2018 Global Status Report》揭露的全球綠電平均值(26.5%)。至於外界關心的 100% 綠能達成時間,現階段 RE100 俱樂部平均設定年份為 2026 年,多數(逾 3/4)都把目標設定在 2030 年以前,有意跟進的企業可多參考。

再看各別公司表現,超過 20 家公司已實現了 100% 再生能源終極目標,近 1/4 的綠電使用率超過 95%。要選「最佳進步獎」的話,《MOVING TO TRULY GLOBAL IMPACT: INFLUENCING RENEWABLE ELECTRICITY MARKETS》特別表揚了「惠普公司」(HP),他們在 2017 年有一半電力產自再生能源,大幅超越 2016 年的 16% 之外,更提前突破之前設定的 2020 年綠電目標(40%)。

「我們了解到,使用具成本效益(cost-effective)的低碳能源,是讓企業持續成長、而且提高韌性(resilience)的關鍵!」惠普永續長 Nate Hurst 直說。

除了惠普,彭博(Bloomberg)、強生(Johnson & Johnson)、匯豐(HSBC)、數據中心運營商 Equinix 等企業,也有不錯進展。印度乳品業 Hatsun Agro 也被點名,該公司去年才加入 RE100,透過大量的自發自用機組和「再生能源購電契約」(Power Purchase Agreement,簡稱PPA),綠電使用率快速飆升到 69%。

觀察行業類別,「金融業」(Financials)仍然是 RE100 最大宗的會員來源,2018 年成長到 39 家,其次為「非必需消費品」(Consumer Discretionary)的 33 家,和「日用品」(Consumer Staples)產業的 23 家,行業分布趨勢和去年一致。

可是,若從綠電使用率來看,2017 年平均綠電使用率達 73% 的「資訊業」(Information Technology),可說是鶴立雞群,接下來才是金融業的 58% 和「材料業」(Materials)的 44%。反觀能源需求最多的日用品業,綠電採用率(18%)竟在各行業中墊底。

資訊業帶頭拚綠電的狀況,去年底的 Bloomberg 報導〈Tech Investments Are Powering Up Clean Energy〉寫得很清楚。包括 Alphabet(Google 母公司)、Apple(蘋果)、亞馬遜(Amazon)、微軟(Microsoft)和Facebook(臉書)等科技巨擘,自 2010 年來透過各種手段,合計採購了近 18GW 的綠色電力,堪稱各國綠能市場上的大買家。

值得注意的是,科技業投資綠電的動機,除了彰顯自家企業社會責任(CSR),還有理性的經濟誘因及財務考量,更可能是為往後商機鋪路的佈局策略,如 Alphabet 自 2009 年啟動的無人自駕車「Waymo」研發計畫,假使有朝一日成功上路,便得投入後端的基礎設施,需要大量由再生能源供應的清潔電力和充電服務網絡。

3 大取得管道,PPA 直購最被看好

外界最關心的取得管道,「非捆綁式能源證書(Unbundled energy attribute certificate purchase,簡稱 EAC,即購買綠電憑證)以 46% 的比重奪回第一,「供應商合約」(Contract with suppliers,公用事業提供的綠電)小跌至 35%,廣被看好的「再生能源購電協議」(Direct procurement from off-site grid connected generators,又稱 Power Purchase Agreement,簡稱 PPA)則繼續攀升至 16%,可說是當前最主流的 3 種綠電採購方式。

由於再生能源獲取管道受限於各國法規及綠能推廣進度,檢視不同的區域市場,便會發現明顯差異。以 RE100 會員數最多、再生能源用量也最大的美國為例,當地多達 2/3 綠電都仰賴 EAC,歐洲地區的會員,則習慣向既有電廠購買綠電(62%)。

急起直追的亞洲,則是「自發自用」(self-generation and consumption)的愛好者,這次年報統計 RE100 會員合計擁有 350GW 的自發自用綠能機組,其中 42% 都位於亞洲(僅次於歐洲的43%),而且近 6 成都用「太陽能」,而非 RE100 俱樂部主流的「風力」。

企業需求看漲,就怕「政策」卡關

有鑑於各國推動綠能的狀況不一,RE100 每年都會對成員進行意見調查,挖掘企業應用綠能的驅動力和障礙為何。

呼應前述 Bloomberg 報導的觀點,RE100 成員表示投入綠能的前兩大誘因為:「管理溫室氣體」(95%)和「企業社會責任」(95%),緊追在後的便是「再生能源的經濟效益」(80%)。如美國企業 Iron Mountain 表示,再生能源每年可替他們創造兩百萬美元的成本節約效益,電信龍頭 T-Mobile 則估算,該公司在美國投資的清潔能源設施可在未來 15 年省下一億美元相關支出。

相對的,當問及推廣障礙為何?第一名是「監管制度的不確定和複雜性」(78%),其次為「再生能源的成本競爭力」(76%)。

值得注意的是,前 5 高的障礙,竟然有 4 項都屬於「政策」因素,包括:電力批發市場不健全、欠缺稅務優惠等誘因、不易申請具公信力的憑證等。顯見在企業推廣綠能的路途上,仍得仰賴政府提供更多協助,打通繁瑣的行政流程及法規環節。

當初 RE100 成立的動機,即是希望透過企業採購和產業鏈帶動效應,擴大綠能的市場規模和普及率。這次年報統計的 155 家成員,每年合計營收超過 4.5 兆美元(約 5% 全球 GDP),經營範疇遍及 140 個市場。為獲取更多、更穩定的綠電,RE100 俱樂部已投入上千億美元,成為能源市場上難以忽視的強大力量。

從直接採購、供應鏈管理、到提出政策建言,企業主宰綠能市場的趨勢愈來愈清晰。去年便有多家 RE100 日本會員發起連署,呼籲政府加快制定 2050 年零排放政策,蘋果也開始對亞洲供應商施予壓力、要求改用清潔電力,釀酒業龍頭 AB InBev(百威)更在美國推出標榜 100% 綠電製造的環保啤酒。

面對企業「我要綠電」的強大需求,相關單位(政府及電廠)可得好好接招。

全文轉載自低碳生活部落格,原文標題:RE100 2018 年報密語:企業大採購,政府快幫忙!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企業瘋綠電【上篇】 RE100 年報洩天機,綠電「直購」將成主流
>> 企業瘋綠電【下篇】 IRENA 報告:綠電不求人,「自發自用」受歡迎
>>「川普退巴」週年,美國排碳不增反減!
>> 全台首座 100% 綠能浪浪之家:卓媽媽用再生電力,為浪犬點夜燈、洗熱水澡
>> 看氣象就知道可賣多少太陽能!日本氣象預報分析「日照量」數據,助發電戶掌握市場供需

社企流 iLab 提供創業家從 0 到 100 的無縫支持,助你用商業啟動社會影響力 !
>> 第三屆 iLab 育成計畫強力徵件中,更多資訊請上 iLab 官網

【循環時尚】寶特瓶變布料、廢漁網變太陽眼鏡!B 型企業打開永續商機,讓廢棄物進入循環之路

2019.04.29
合作轉載

垃圾已不是一個國家的問題,而是全球的危機。一家 B 型企業「線國際」(Thread Int’l)發揮影響力商業模式,連結當地回收業者、紡織業者,將塑膠瓶從海地的街道和運河收集起來並將其轉變「地球上最負責任的布料」;完整了循環經濟的商業模式,也於首輪募資中,募得 2800 萬美金。更協助連結各機構在海地等積極行動,穩定當地社區發展及回收塑膠的商業活動,不僅解決了品牌商在供應鏈上的痛點(勞工權益等),將供應鏈源頭地那些弱勢的人群也納入企業的策略品牌思維及行動中。更獲得 HP、Timberland、Reebok 等品牌使用。

另,廢棄漁網造成海洋棲地與生物嚴重影響,殺害有經濟價值的魚類、危害漁夫和潛水人且阻塞海港,B 型企業「美好」(Bureo Inc.)在智利政府的支持下建立了首個漁網收集和回收「積極網」(Net Positiva)計劃,使用廢棄漁網設計和製造一系列如滑板、太陽眼鏡等的永續產品。透過計畫為漁民提供可回收漁網設備的處理場,購買「美好」產品的消費者,也能支持廢棄漁網的回收並進一步活絡當地就業增長。

文:B 型企業協會

回收業多半是有著濃濃草根味的場所,好聽的叫做資源,難聽點是垃圾,與光鮮亮麗伸展台上的時尚產業有著不太「門當戶對」的相遇,但這應該也是很多動人故事的起點不是嗎?

天然資源稀少的島內居民很能理解這種概念,但即便是位於回收前段班資優生的台灣也是受限於法令禁止回收寶特瓶材料用於食品容器及包裝,也因此台灣每年仍須消耗 7 千萬公升以上的原油製作塑膠寶特瓶。眼前情況雖然令人無奈,但在目前尚無最好替代作法的過渡期,台灣有企業如大愛感恩科技,結合回收塑膠技術,與許多紡織業者在人造纖維、環保織布的領域研發創新,在迫切的環境危機中找到商機。

放眼全球,國外也有企業發揮社會創新及環境影響力,將石化產品的垃圾如廢棄漁網(尼龍)、塑膠瓶回收,不僅循環回收資源與多方組織合作,更創造了永續的商業模式,提供當地民眾穩定的工作機會及收入,更為所服務的品牌商之永續價值加分,使消費者對其品牌產生肯定和認同。一起來看看 B 型企業的循環時尚之路是如何開展的?

以「線」到全面的循環時尚——「線國際」(Thread International)

在地球的另一端,台灣的邦交國海地的太子港會讓你想到什麼,優雅的加勒比海海灘,還是滿山滿谷的垃圾?無論你的想像是什麼,很可惜現實是後者,不僅是垃圾,更是覆天蓋地的垃圾山,人們就住在垃圾旁邊。此景況已不是全推給天災(地震颶風),更是人禍所造成的。

除了全球的非政府組織(NPO)在人道救援物資配送工作上盡力降低這個國家因天災所受的苦難,更有一家很特別的 B 型企業「線國際」(Thread International)發揮永續的商業模式,連結當地回收業者、紡織業者,將塑膠瓶從海地的街道和運河收集起來,並將其轉變為「地球上最負責任的布料」。不僅完整了循環經濟的商業模式,也在首輪募資中,募得 2800 萬美金,除了機構投資人外,也有知名休閒運動品牌 Under Armor 策略及消費者關係之副總的大力資金支持。

線國際協助連結各機構在海地提供當地人訓練、合理薪資、兒童及青少年獎學金、微型貸款等積極行動,穩定當地社區發展及回收塑膠的商業活動,不僅解決了品牌商在供應鏈上的痛點(勞工權益等),將供應鏈源頭地那些弱勢的人群也納入企業的策略品牌思維及行動中。更獲得 HP、Timberland、Reebok、Kennth Cole 等品牌商更使用線國際在海地回收塑膠瓶製成的聚酯纖維布料,以作為其新款商品。

線國際創辦人 Ian Rosenberger 在其影響力報告中說到:「我們看到供應鏈的源頭(The First Mile)是一個經常被忽視的區域,這些地區往往會帶來生態和人類的傷害。通常,這個階段的工作是非正式的、不受管制的且難以監控,使其變得難以準確跟踪並瞭解原材料的源頭。 雖然有些服裝品牌願意變得越來越透明和公開他們的供應商,許多品牌只能列出他們的第一及二級的剪裁和縫製的供應商。但紡織品供應鏈漫長而復雜,在織品完成之前,必須經過許多加工程序如紡紗、織布、染整的供應商。因此,我們構建了負責任且透明的供應鏈 GroundtoGood™ ,連結許多機構,在供應鏈的源頭 - 在海地這個國家的地上從拾起塑膠瓶開始,公開列出每個紡織品的供應商,更透明的揭露那些收集塑膠瓶子的夥伴。我們要繼續做下去,直到這樣的公開透明的程度是司空見慣的,直到產業界都對供應鏈源頭有著完整的理解,直到有更多企業瞭解到要為其供應鏈源頭的社會及環境負責為止。」

根據 Appreal Magazine 報導,與 Thread 合作的品牌商 Timerland 表示:「從『瓶子到靴子』的過程始於海地,有超過千名當地人收集了塑膠瓶並開發成 Thread™ 布料。 每一碼布料,從收集瓶子、布料製作到將捆布交付給品牌商的供應商,這當中旅程的每一步都會被追踪。我們與 Thread 的合作能使 Timberland 的消費者充分的了解他們所購買的每雙靴子、鞋子,包包和 T-Shirt 背後有著不一樣的社會及環境影響力,讓他們也能參與在其中,並持續對永續生活的渴望。」

在台灣,位居環保紗製程最上游,同時也是 B 型企業的「大愛感恩科技」,早在 2008 年成立時,就證明「循環時尚真的好時尚」。環保紗織品從內衣、罩衫、眼鏡、背心,甚至拉鍊都可來自回收寶特瓶再製。

據《經理人》報導,大愛感恩科技說明:「要做為紡織原料的保特瓶,必須乾淨、無雜質,否則抽紗過程中容易斷裂,無法織成布。然而,由於一般資源回收場在分類和處理過程,往往不夠細緻,連帶影響保特瓶的品質;為此,大愛感恩科技定出一套保特瓶回收的 SOP(標準作業程序),並且派員到慈濟全省的 4500 個回收站,一一向環保志工幹部們解釋原理及標準步驟。為了確保原料的純度,志工必須先挑出 1 號 PET 材質的寶特瓶,依顏色分類、拆解瓶蓋與瓶圈、去除瓶身標籤、壓成保特瓶磚;再交給下游業者粉碎成瓶片,並經過清洗、除雜質、乾燥後,塑化成再生聚脂粒;最後,紡織業者才能開始抽紗。」

台灣的紡織業者也在回收聚酯纖維中找到永續商機,如 Patagonia 供應商之一的「興采實業」將咖啡渣製成 S.Café 紗系列產品、「台南紡織」用台灣鯛魚鱗研發優膚美(Umorfil Beauty Fiber)、「新光合纖」也透過遠見雜誌的訪問說,與線國際合作,將海地收集而來的寶特瓶製成再生聚酯纖維,一方面符合環保趨勢,又解決南美地區欠缺良好紡織產業的困境,也藉此模式提供海地民眾工作謀生機會,改善當地生活。

線國際的創辦人 Ian Rosenberger 最後談到了企業使命及超越商品的商業影響力:「我們從貧窮的社區帶走垃圾,使其成為人們可以工作的場域、並「循環」那些塑膠垃圾,與企業的合作更將其轉化成人們喜愛且有用的時尚商品。 我們的使命是結合多方資源共同努力解決現今社會所面臨的多重面向之貧窮問題,;我們相信解方就是在那些經濟貧窮的社區中盡可能的創造更多有尊嚴、永續的工作機會,這就是我們的商業影響力。」

回收廢棄漁網,循環時尚讓海洋更美麗更好的「美好」(Bureo Inc.)

廢棄魚網在全球各地造成許多傷害,廢棄漁網及幽靈漁具(ghost gear)不只對於海洋棲地與生物影響嚴重,海中漂流的漁網會網住海洋生物,甚至覆蓋在珊瑚礁上,破壞生物棲地,而且也會影響漁業本身,因為這些魚網會殺害有經濟價值的魚類、危害漁夫和潛水人且阻塞海港。 根據《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報導,從 2002 到 2012 年,單是美國華盛頓州清理出的870張廢棄漁網裡,就包含了 3 萬 2 千隻海洋生物。

根據估計,幽靈漁具佔海洋垃圾的 10%。這些漁具有的是暴風雨中遺落在海裡,也有些被刻意丟棄,由於許多港口缺乏回收漁網的設備,直接丟到海裡對漁家來說是簡單又便宜的處理辦法。

在台灣,根據《農傳媒》報導,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調查台灣海域海面漂流垃圾時,發現有 7% 海漂垃圾屬於漁業用具,而海洋委員會海洋保育署也公布 107 年 1 月至 6 月各縣市共清除海洋垃圾 55 公噸,其中有 4.44 公噸是漁網漁具,約佔總垃圾量的 8%。另外,環境資訊中心也報導,目前台灣地方政府的回收廢棄物處理量能不足,衍生漁民配合回收後,也無法處理大量廢棄漁具的問題。

廢棄漁網氾濫是全球性的問題,但有企業不只看到問題,而是看到翻轉的商機。有一家 B 型企業「美好」(Bureo Inc.),Bureo 是西班牙文的「美好」之意,這家企業在智利政府的支持下建立了首個漁網收集和回收「積極網」(Net Positiva)計劃,使用廢棄漁網設計和製造一系列如滑板、太陽眼鏡等的永續產品。

透過計畫,為漁民提供可回收漁網設備的處理場,美好則轉化那些廢棄漁網為可高度回收和耐用的原材料;購買「美好」產品的消費者也能支持廢棄漁網的回收,並進一步活絡當地就業增長。

美好的創始人 Ben Kneppers 說:「漁民其實是第一個認識到廢棄漁網及幽靈漁具的問題的人,但他們的選擇非常有限。 以合理的方式丟棄漁網所需的額外基礎設施和成本,讓他們負擔不起,特別是對那些個體戶漁民而言。 現在,每回收一公斤魚網,美好就會向當地的非政府組織撥款,將其改造成滑板、太陽眼鏡。」

這樣聽起來很理想,那麼廢棄漁網的問題就能解決了嗎?

根據《衛報》報導,漁網是由尼龍組成,而尼龍則是一種由聚合物製成的合成纖維,不易分解,約佔海洋中碎片(debris)的 10% 。 根據世界動物保護協會(World Society for the Protection of Animals)的統計,漁民經常丟棄不能用的漁網,因為如果要妥善處理,需要支付一大筆錢。每年有超過 60 萬噸的漁具被傾倒入海洋,包括尼龍網。

然而,回收廢棄尼龍漁網並沒有很吸引人的經濟理由。 美國麻州大學(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Lowell)塑膠工程副教授約翰斯頓(Stephen Johnston)為美好開展了一項關於再生漁網的研究項目。

他說:「尼龍不是一種容易或廉價的回收材料。另外,污染是另一個問題,與在高溫下熔化的金屬和玻璃不同,尼龍在較低溫度下熔化,這意味著一些不可回收的材料和微生物或細菌可以存活,因此在回收過程之前必須徹底清潔所有尼龍。 所以我大力支持循環經濟商業模式,若企業盡可能地使用資源並在其中找到最大價值,並回收和再利用生產出來的產品和材料 , 如果我們收取所有廢棄物的費用,如果生產的公司必須負責回收他們生產的產品,那就將會翻轉整個產業。」

「美好」使用廢棄尼龍漁網所製作的太陽眼鏡,為消費者提供終身保固,客戶將獲得免費修理任何一副眼鏡,如果他們的產品無法修復,將提供新的眼鏡框架, 舊框架則被回收。

另外,美好的廢棄漁網材料也曾交由智利的另一家 B 型企業太陽眼鏡製造商 Karün 作為其最新系列太陽鏡的主要材料。Karün 也與一家促進拉丁美洲微地區發展(micro territorial development)的社會企業 Baloon Latam 合作,從其購買當地的廢棄材料(漁網、樹木等),採購金額則提供當地社區發展的基金。

Karün 非常關注其營運對環境所造成的影響,如該創辦人 Thomas Kimber 在部落格中所說:「透過時尚產業做出貢獻,將設計眼鏡作為改變人們觀點的象徵,重新思考我們看待生意的方式,我們生活的方式,及我們如何建立一個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社會。」

全球知名戶外運動品牌 Patagonia 也在其產品陣容中添加了更多的再生尼龍。據自由時報及蘋果日報報導,Patagonia 與台灣的供應商「福懋」(Formosa Taffeta)合作,從智利回收、清洗、裁切、運輸等,將整理過的廢棄漁網送到越南的工廠熔融,再送回「台灣化學纖維」在台灣的工廠抽絲,最後由福懋負責織布,預期 2020 年有再生尼龍布量產,不僅環保又可降低海洋污染。

根據《衛報》報導,Patagonia 的材料創新經理 Matt Dwyer 表示:「目前我們擁有 50 多種含有不同比例的再生尼龍的產品。 如Torrentshell夾克的外層紡織品採用 100% 回收尼龍製成。 我們花了近 15 年的時間才開發出使回收聚酯材料與原生聚酯一樣好用的技術。尼龍與聚酯學習之旅也是相似的,關鍵在於確保實施回收材料確實優於原始材料,且其質量及性能符合我們的標準。」

他繼續:「Patagonia 透過投資 Bureo 兩千萬美金 ,不僅僅是要使用再生尼龍,而是期待創造所有時尚製造業的未來,也就是我們必須找到廢物的價值;目前,尼龍只是我們生活中的一種材料。 想像一下,如果我們能循環所有的材料,那我們的未來就會如海洋一樣湛藍了。 」

全文轉載自 B 型企業協會,原文標題:循環時尚是門好生意 再生寶特瓶變時尚衣服鞋子、廢棄漁網變太陽眼鏡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循環時尚】面對時尚真正的代價,企業、消費者能做些什麼?
>>【循環時尚】回收丹寧布做牛仔褲再出租——「泥土牛仔褲」打造時尚業的永續循環模式
>>【循環時尚】杜絕時尚業中的現代奴隸:英國 B 型企業齊聲呼籲服飾品牌檢視供應鏈、慎選供應商

社企流 iLab 提供創業家從 0 到 100 的無縫支持,助你用商業啟動社會影響力 !
>> 第三屆 iLab 育成計畫強力徵件中,更多資訊請上 iLab 官網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