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復興「鬼鎮」:社會企業結合在地文化,成功因應全球化的挑戰!

2016.10.27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黃昱珽

自由市場全球化的衝擊

回顧「社會企業」的發展史,可以發現社會企業的行動,許多發源於自20世紀中期。20世紀中後期開始,冷戰的兩大陣營中共產主義開始走向失敗,經濟自由化逐步成為顯學。

學者們與政府官僚普遍開始相信市場經濟,政策致力於推動解除管制。之後隨著「蘇東波」各國的解體以及柏林圍牆倒塌等事件陸續發生,資本主義迎來了全面勝利。

如今自由市場成為全世界共通的語言,可是就像許多人所發現的,「全球化」並不如宣傳中的那麼美好。它對在地經濟造成相當大衝擊,往往造成破壞性的後果。

社會企業的其中一項發展,即是在填補自由化市場造成的負面影響。

這很類似於Karl Polanyi所探討的「雙向運動」。當市場開始鋪展它的影響力的同時,社會也會展開自我保護的行動。

在地特色的消退與保存

在經濟全球化的近程裡,生產與製造的專業分工,成為各個地方產業的發展原則。區域的產業朝向規模化、單一化的產品進行生產,目的是在國際貿易比較利益的法則下,擴大市場佔有率、促使利潤的最大化。這樣的作法是經濟學理論的模型所支持的。在經濟學家看來,自由市場在短期內或許可能失靈,但長期而言將是達到均衡的最佳方式。

(全球化下,社企絞盡腦汁想保留當地特色。來源: PEXELS)

然而在現實過程中,一個地區生產品的單一化與集中化,其實意味著在地各項產業,將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許多原本供應在地日常生活必需品的地方生產者,因為無法與國際市場競爭而逐漸步向衰退,轉向投入其他的產業中。

對於經濟學來說,淘汰沒有「競爭力」的夕陽產業,乃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地區產業在全球化下的調整與再洗牌,是讓經濟體變得更為強健的必經之途。但是從地方社區與傳統文化的角度來看,卻會造成相當嚴重的問題。

對於在地居民的來說,地方性的店鋪不僅是購買日常生活必需品的所在,同時也是社區生活互動的場域,居民們透過日常的互動與交流,建立社會關係網絡,進而構築在地的文化風格。

當這些小店鋪、小攤販開始從生活環境的四周撤退,各種現代化的連鎖百貨超商取而代之時,往往也意味著這個地區失去了根,變成沒有特性的資本主義生產單元。

當我們翻閱過去的地圖,可以看到許多饒富趣味的古老地名,這些地名描繪了各種地籍人文的特色,顯示出當時生活環境周遭的豐富性,呈現出地方的特色與物產。這樣的地名在今天變得越來越少見,更多是以建築物或者行政單位作為地區的標示。越來越缺少特色的地域標籤,讓居民失去對土地的記憶及認同。

許多社會企業的行動,其中一個目的便在於發展在地產業,藉由經濟效益來達成眾多的目的。對於社會企業的行動者來說,一方面他們希望能夠尋找在地生產的利基,讓地方經濟能夠順利地融入全球化市場中;另一方面他們也希望能夠建立良性的循環,讓社區居民皆能夠從經濟發展中均沾雨露;

而最重要的,則是讓在地居民能夠繼續既有的生活文化,在文明進步的同時能夠維繫自身的認同。

經濟蕭條的「鬼鎮」與復興

經濟全球化所產生的更嚴重問題,則是整個社區遭受到的打擊與破壞。淘汰缺乏競爭力的產業、補上其他有利基的產業,並非是容易的一件事。更為常見的情況是,地方經濟「轉型失敗」,最終變成一個渺無人跡的「鬼城」。

21世紀前10年Walmart超市在美國中西部地區設立門市的經驗,正是地方經濟遭受破壞的經典案例。

Walmart超市以低廉的商品、全面性銷售作為號召,讓許多地區相當歡迎它。地方政府往往也提供數年的租稅優惠,鼓勵Walmart超市進駐。但是,對這些獨立城鎮而言,Walmart在當地設立店面的後果,卻無異於引狼入室。

Walmart大量傾銷低廉商品到小鎮上,首先受到衝擊的是販售相同商品的店鋪。這些人很可能已經在小鎮上居住了幾個世代,沿用傳統的方式進行銷售。和Walmart的價格與銷售手段的競爭中,很快就敗下了陣來。

當Walmart在銷售競爭上取得壓倒性的優勢時,它四周「沒競爭力」的店家開始歇業,大量的店面出租讓房地產的價格下跌,就業情況隨之惡化;城鎮最後僅存的工作,只剩下Walmart的聘用員工。

惡性循環之下小鎮購買力越來越低,最終在無利可圖的情況下,Walmart選擇撤出城鎮,只剩下地圖上留下的名字,小鎮成了一個「鬼鎮」。The Next News Network在2016年進行統計,指出全美這一類Walmart清掃下的鬼鎮,共計有154個之多。經濟全球化帶來商品價格的下跌,在局部不一定是件好事,反而可能成為地方經濟的致命毒藥。

許多社會企業在這個階段介入,透過活化廢棄的空間的手段,為整個失去生意的社區注入活力。

撤出的Walmart留下了廣大的賣場建築,結構非常完整而能夠作為其他用處。美國德州McAllen市便將整個Walmart商場改建成圖書館,成為市民新的活動空間。

地區經濟的衰退與重組

一些郊區、偏遠的村鎮,雖然沒有直接受到Walmart進駐的炸彈式洗禮,但是仍免不了受到市場機制的影響。由於地理區位不佳或者沒有發展出具備競爭力的產品,村鎮青壯人口因此持續移動到大都市裡找尋工作機會,侵蝕了村鎮發展的能量。在都市地區的磁吸效應下,這些村鎮到了後來,都剩下老人與小孩這種「非生產力」人口,經濟的發展也居於停滯和萎縮之間。

雖然說「高齡社會」是最近才開始熱門的話題,但這恰好正是這些村鎮的寫照。這些村鎮可能早在20、30年就已經面臨高齡化的壓力,隨著居民年齡不斷增高而逐步走向崩解、廢村的命運。日本學者大野晃在1991年將65歲以上人口在村中比例超過50%的村落,定義為「限界集落」,開始受到政策的關心。這樣的情況發生在世界各地。

社會企業參與這些衰退村鎮的再造,最近一條新的途徑是透過村鎮的「法人化」。社區重新組合成一個法人公司,透過企業經營來創造生機。

在前一集報導中我們提到,英國在2004年立法通過了「社區利益公司」(Community Interest Company, CIC)的組織,讓社區能夠以組織合作社等各種手段、重建地方經濟、並吸引青壯人口回流。英國社會企業村Aston Moor,就是一個成功的社區利益公司的案例。未來社會企業可望有相當的資源,投入社區經濟的重組與振興中。

全文轉載自新作坊,原文標題:社會企業概念專題報導(二):社會企業面對全球化。

延伸閱讀 
>> 面對全球友善經濟風潮,「計畫生產」是政府培育有機產業的當務之急
>> 打造零浪費企業 Google承諾用循環經濟改變世界
>> 老寮Hostel創辦人談社區營造:先讓在地農民溫飽,再來談思想和政治選擇

翻轉封閉職場:美國業者提供職能訓練,培訓5000名自閉症者進入科技業工作

僅有58%自閉症者在20歲以前離開家庭庇蔭進入職場,一個由美國電信公司AT&T所贊助的就業計畫希望改變這個現況,培訓自閉症者進入職場的能力,發揮長期被忽視的天賦。

編譯:黃思敏

根據統計,下個十年預計有50萬名自閉症者進入美國職場,但多數將在找尋第一份工作時碰壁。

卓克索大學(Drexel University)2015年的報告指出,每10個自閉症成人中就有4人在20歲以前沒有工作經驗。

相較之下,患有其他學習或語言障礙的同齡身心障礙族群,卻有90%能找到工作,但其中將近80%是兼職,時薪平均約9美元(約290台幣),僅略高於基本工資7.25(約235台幣)美元。

現在,一項新的就業計畫希望能替自閉症者銜接職場,發揮他們長期被忽視的長處。這項計畫由20間公司孕育而成,目標是在2020年前,培訓5,000名自閉症者進入科技業工作

本計畫的合夥公司包含AT&T、Meticulon(加拿大軟體顧問公司)和MindSparks Technologies(科技服務供應商)等將會提供職能訓練和職缺。 AT&T將提供大部分的資金,其他公司提供人力資源及相關花費。

美國專為身心障礙者媒合職業的仲介商LaunchAbility

透過訓練,自閉症者能克服障礙,適應職場

以德州一家專為身心障礙者媒合職業的仲介商LaunchAbility為例,他們培訓一位身心障礙者的平均成本為7,000至8,000美元(約25萬台幣)。「很多人都能透過教育訓練受雇於傳統工作場域。但是在他們具備的能力,與獲得那些職位所需的能力之間,存在著鴻溝。」LaunchAbility的行政主管Kathryn Parsons指出。

自閉症是因腦部異常而引致的一種發展障礙,影響患者與他人溝通、互動的能力。有些自閉症者會表現得孤僻、冷漠或情緒不定,也可能無法正常地進行對話、接受回饋和與他人合作。

Parsons指出,其實透過適當的訓練,自閉症者可以習得職場上的應對進退,包含書信禮儀,例如讓客戶優先反應、傳達簡短的訊息等。

「許多職員認為任用自閉症者是很困難的,因為他們會忽略社會線索(註一),但是你可以教他們理解規則,而這正是傳統訓練所忽略的。」Parsons進一步補充,例如在科技業中軟體測試這種尋找安全漏洞或偵錯的工作,需要密集的注意力來處理細節,和不斷重複同樣的任務,正好是自閉症者擅長的。

但是訓練自閉症者需要更加嚴厲與耐心,Parsons指出。自閉症者不擅長改變,訓練必須有一致性、每天遵從相同的模式,且教練必須給予極為詳細的工作描述與指導。

「重複和一致性對於自閉症者和其他身心障礙者是非常重要的。」一名46歲,患有自閉症的的圖像設計師Ron Kerns指出,求職面試對自閉症者而言,極具挑戰性,因為他們需要更多時間與面試官建立連結和溝通。

「當你在面試的情境中,你只有5至10分鐘就要與對方產生連結,而這通常不會發生,也正是屏障所在。」Kerns近期在電視訪問中表示,「我需要花一些時間才能表達出心裡想說的話,而這在面試當中並不是很理想。」

Kerns指出LaunchAbility的培訓幫助他擁有自信,知道怎麼回答問題。「以我為例,培訓員花了3小時模擬面試問題,包含自我介紹。」他說,「有5億種答案出現在我腦中,而我不知道要說出哪個,所以她真的幫助我化解困難與準備。」

研究顯示雇用自閉症者對企業有益

科技產業聯合培訓、雇用自閉症者

LaunchAbility於今年五月在達拉斯(Dallas)啟動一個新的自閉症者求職培訓的計畫,參與的企業如MindSpark Technologies和Ultra Testing,也將陸續執行培訓計畫,以達成2020年培訓5,000名自閉症者進入科技業的目標。

Parsons指出,沒有任何一間公司承諾培訓結束後雇用自閉症者,但她相信他們會這麼做。

AT&T的多元化及包容性總經理Belinda Grant-Anderson表示,AT&T長久以來任用身心障礙員工為技師、零售業務和顧客服務代表,「我們相信有一個多元並能容納身心障礙者的就業環境,將幫助我們創新。」。

「光是得到工作是不夠的,我們必須證明這是可持續的。」Parsons指出,這項就業計畫的成功與否,並不能單用受訓人數來衡量。確保受訓者能受雇並穩定的工作,才是更大的挑戰。提供培訓的組織打算調查公司員工對於受訓過的自閉症員工的表現是否滿意,他們亦將指導自閉症者更加了解自己,以及如何在工作上精進。

註一:社會線索(Social cues)為人們藉由手勢、面部表情等非語言行為所傳遞的訊息。

核稿編輯:黃培陞、林冠吟

資料來源
Can this job initiative help young people with autism beat unemployment?

延伸閱讀
>> 「給釣竿,同時活絡漁場」社企聯手庇護工廠,解決身障就業問題
>> 成為「亞洲矽谷」之前,台灣科技業不妨先效法Google、蘋果、微軟三巨頭,點亮身心障礙議題
>> 起家工作室 為街友開修繕工班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