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面對全球友善經濟風潮,「計畫生產」是政府培育有機產業的當務之急

2016.04.22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GRi草根影響力新視野/文:陳聖傑

供需失衡導致「穀賤傷農」時有所聞,這個產業很容易受傷害,例如:病蟲害防治、極端氣候、產能失衡、環境汙染等等,都會造成難以預測的傷害風險。農民看天吃飯很容易血本無歸,尤其有機農糧作物,雖然被視為最有潛力產業,但畢竟一般農民受限人力和知識網絡,還須承擔「友善土地」的重責大任,容易落入崇高理想而不切實際,若無政府政策和創育輔導團隊加持,則很難成為台灣最有潛力的產業。

雖然有機產業鏈正蓬勃發展,但從事有機農糧作物的一級產業,仍然萬般痛苦水深火熱,主要原因在於通路端被壟斷,其價值鏈型態和傳統相似,利潤被大型通路商賺走,有機農民利潤還是微薄。

雖然政府部門非常重視有機產業發展,但從事有機農產者很難感受政府關懷和善意。筆者認為政府部門不能只視有機農產為安全農糧的生產而已,而是帶動精緻食品產業的火車頭,因此,必須思考有機農產的應用和產業結合,建立「計畫生產」機制,預防供需失衡導致「穀賤傷農」現象。

傳統農業要計畫生產也許不易,但有機農業卻單純許多,這關係友善產業的永續發展,因此,政府必須重視任由發展,如放任代表政府無能,有管理才能顯示值得信賴。過去政府每年都編列大筆預算補助,但協助輔導案例通常流於形式,仔細檢視內容有許多是本末倒置,例如舉辦大型行銷活動(如白玉蘿蔔祭等),每年一次大拜拜幫忙銷售農產,也許明年農民會種更多,假設不再辦更大活動恐怕又會供需失衡,如此不斷循環政府錢愈花愈多,卻與計畫生產原理背道而馳。


(圖片來源:陳聖傑

有機農糧生產如何與產業需求結合,必須和食品產業的計畫產量連結。食品產業的農糧需求量是很容易統計的,只要做好需求端統計就很容易計畫生產,以防止供需失衡現象發生,就是對農民最大幫助;其次有機農糧生機應用(種植與加工技術),過去產學合作通常公式化結案交差,但有機農產之應用是為了解決食品產業問題,例如:研發無糖低熱量食品、無防腐劑或化學添加劑的保存期限問題,無色素香料具自然香氣美味等。

這些問題關係食品業全球化發展,有些百年知名老店也常受困,甚至倒閉,建議政府資源應列為優先項目,而非舉辦行銷活動為優先,並鼓勵上游研發提供下游優質原料,如此正向循環「友善經濟」規模才能持續擴大。


(圖片來源:陳聖傑

農委會預算70%用在福利與補助,相對排斥「友善經濟」的資源投入。假設台灣的未來產業是「友善經濟」,那政府就應明白有限資源的優先順序,以加速未來產業發展。此刻,全球一片「友善經濟」風,台灣能缺席嗎?我們更應把握良機趁勢而起,以扭轉長期被忽略的農業潛能。有人說「改變才能看到未來」,政府的資源不應一再被特定團體壟斷,計畫執行不可形式而要有實質成果,更應確實執行有機相關法令,讓一些魚目混珠抱持僥倖心理者絕跡,以避免劣幣驅逐良幣事情發生。

「計畫生產」是農政單位的當務之急,也是「友善經濟」的成敗關鍵;學界在人才培育和解決方案方面,必須充分利用知識能量,培養人才和協助解決產業問題;在有機農糧認證機制落實與執行方面,認證機構也應扮演更積極角色,輔導農民落實生產履歷與農產加工標準化。

通往「友善經濟」公路不再塞車,首要在「計畫生產」與「創新研發」兩者相輔相成,畢竟擁有生存與發展有利環境,方能啟動希望列車開往幸福城市。

全文轉載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原文標題:「友善經濟」公路不塞車

延伸閱讀
>> 學習創業課程 建議先具備特殊專才
>> 新飛地國的崛起:想像的共同體
>> 關注食物浪費 全球城市展開反剩食創意行動
>> 當Tesla創辦人透過電動車掀起交通革命,他弟正在美國掀起「飲食革命」

你對「小農」的認知,是一廂情願的想像還是現實?「扭轉刻板印象 農業才有討論的空間」

2016.04.19

文:廖偉如

長期以來台灣社會討論農業議題時,常會出現「小農」的詞彙,不過,究竟大農和小農的差別是什麼?

「因為規模小,所以是小農?」

「大小農真的是問題的重點嗎?」

面對同樣的疑惑與現象,同是社會學出身的「文青別鬼扯」粉絲團版主鬼王劉志偉與「好食機」創辦人謝昇佑,卻激盪出截然不同的觀點與解方。

社企流於4月10日下午在台博館舉辦「全城社企」系列活動,邀請兩位講者齊聚一堂,從自身專業及經驗進行農業的思辨,分享他們眼中不同角度的食農想像。

鬼王:扭轉刻板印象 農業才有討論的空間

「假設我們沒有把問題的現象與本質建立清楚的話,未來討論農業問題時都是打一場混仗。」台北糧食協進會的的鬼王劉志偉率先點出問題盲點,認為普羅大眾對農業的認識是錯誤的。

鬼王指出,過去人們常以二分法將台灣農民界定為大農和小農,彷彿支持小農,在道德上就有著護身符;反之,若非支持小農,則容易被貼上擁護企業與大農的標籤。鬼王表示,早期會有大農、小農的分法,是因為早期農業多為糧食作物,田地大小決定一切,但是此分法至今已不符合時代需求,農業早已脫離只有種植糧作的生產情形。

其次,他認為台灣農業收入所呈現的數據偏低,是因為台灣有67%是屬於「兼業農」,而專業農與兼業農收入狀況不同,因此在制定農業政策時,應以主事農業維生的人為準。

最後,他表示農業不該侷限於「農民」,並以種植作物需施肥噴藥、畜牧業需要獸醫為例,將種植與畜牧的第一線生產者,以及加工買賣業的第二線業者等,皆歸入農業的一環。「想像與現實是有落差的」,鬼王以實際走訪農村的經驗,顛覆民眾對於傳統農業的想像。

鬼王指出,台灣農業的問題之一,在於農村勞動力未能徹底運用,而兼業農被誤解為主要的農民,也讓農業產值因此被低估,間接導致錯誤的農業關懷與政策。面對農業現況,他認為農民應拋去對農食上的色、香、味等非規格化的主觀見解,客觀的面對農產規格問題,更加著重於技術與經營管理層面。

謝昇佑:為小生產者找到合適的位置

面對農業議題,好食機創辦人謝昇佑則認為,任何產業本來即有大小之分,大農和小農其實是相對的概念。他表示,小農的「小」,應該是在「同類作物」的比較基準下,依據農民的經營能力、所選擇的農法、規模、產值、環境條件等面向來區分。

因此談到小農,是指相對而言,在同類作物上競爭較為不利的農民。不利之因或許是規模小、經營能力弱而造成產量受限,導致其在此類作物上缺乏競爭優勢,在這些條件下來分析大農與小農,才是有意義的討論方式。

謝昇佑認為生產與加工都應被歸類於農業系統中,因此相較於小農,昇佑選擇以「小生產者」來稱呼一般所認知的「小農」,認為小生產者的特色在於靈活度高、實驗成本低,在產業上扮演創新的動力,具有突破既有模式盲點的優勢,同時小生產者的存在也提醒著我們,對主流經濟體制的反思。

謝昇佑表示,小生產者讓我們有機會去思考目前主流制度的盲點,

「如果系統是公平的,不論是規模大小,每個人都可以找到自己最好的位置;但如果今天小生產者,無法得到好的公平對待,那表示整個社會系統設計還是有盲點的,這是必須思考與改善的。」

他認為小生產者對社會而言有其存在的價值,「我們生活中遍布各式各樣的小生產者,卻無法如日本一樣不斷有創新產品出現,」謝昇佑認為,問題是出在台灣缺乏整體性的小生產者支持系統,讓他們面臨缺乏競爭力的困境,而小生產者在經營管理能力上的缺乏,以及政府的社會福利式補救,造成某些人養成坐領政府補助的心態等,反而易造成小生產者更多的困境。

同時他認為,「並不是因為『小』就不能管理,而是要進行分級管理,不同類型適用不同的方法,這是除了品質之外,更重要的一件事。」

對此,他認為解決之道是輔導小生產者自立,重新為他們在產業鏈中找到合適的位置,並改變造成問題的社會結構,這是政府的責任,也是農食領域的社會企業面對的使命。

先走入現場  再來談解方

鬼王劉志偉與好食機的謝昇佑,兩人在實際走入農村後,由於看到的現象不盡相同,在分析問題與尋找解方上也有所不同。

劉志偉認為,唯有改變傳統認知,破除個人刻板印象與迷思,農業才有討論的空間。「對農村的認識不足,產生的政策即是錯誤的」,尤其當產銷弱勢者不斷尋求政策上的補助,自身卻不願投入相對資金,實難以讓農產品質提高。

好食機的謝昇佑則站在生產者的角度,相信之所以會有農食產業的相對弱勢,是結構性因素所造成,讓生產者立足點不一,因此若能夠創新與扶持農業的機制建立完善,改變農業上結構性的不平衡,才有機會改變農業。

身為當今農食的生產者、消費者,我們對農業的認知不應奠基於自己的想像與臆測,在接受各方思維衝擊後,更重要的是親自踏進農村,認識更為全面的農村樣貌。

就像鬼王過程中提到的,「社會對農業給予過多,雖然展現出人道主義關懷,卻沒有走入農村,觀察實際現象。」而謝昇佑亦提到「一個制度的形成是基於社會需求,然而台灣大多直接模仿國外制度,例如有機驗證,以致沒有考量到台灣農業實際的情況。」

也許拋開刻板印象,實際走入現場,並思考現況的不足,農業才有改變的空間。

核稿編輯:林冠吟、金靖恩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