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新冠肺炎衝擊帶來的企業本質省思:從社會責任走向社會使命

2020.05.19
瀏覽次數:

文:文化大學教務長、社會企業暨創新法制研究中心召集人 方元沂

今年初突如其來的 Covid-19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奪走許多人寶貴的生命和健康,而相關防疫措施也改變了我們的生活習慣和經濟型態。

疫情會過去,但是其所帶來的影響已為既定的世界秩序帶來了改變的契機。例如,公眾重新思考商業的本質與企業的角色,也期待透過社會創新企業的社會使命和其善良治理商業模式,更有效利用資金和資源。

由此可知,藉由與其他社群及政府的協作、結合影響力投資的倡議,來解決全球性災難所帶來的社會或環境問題將是重要的新發展趨勢。

企業的本質與社會使命

企業的本質在目前一般傳統的認知下,是以追求最大利潤為其組織的目的,但從人類商業發展的歷史沿革上來看並非如此。古希臘時代,商人(businessman)是為提供社會服務為其存在的目的,其係為增進社區的福祉而存在;甚至到中世紀(西元 1500 到 1800),在教宗派加爾文主義(Calvinism)的影響下,商人被給予合法地位的理由是因為商業是以服務為目的(business as service)。

在公司概念崛起後,亦是因公司能提供優異的公共服務,所以賦予公司有限責任與獨立法人格之特權。然而,工業革命時代,資本主義興起後,企業的本質被認為應以利益最大化為目的。

以社會達爾文主義者(Social Darwinist,其係將達爾文進化論中物競天擇的思想應用於人類社會的一種社會理論)的觀點論之,在自由競爭的市場經濟下,僅最有效率的最適者能生存。

企業或商業本質應該回應其所處的社會和環境之需要;然而,放任資本主義的資本報酬率長期高於產出及所得的成長率,將導致財富分配嚴重不均。

美國在 2000 至 2010 間的所得集中化程度,已超過 1910 年代歷史高峰。為解決這世紀資本主義發展造成貧富差距的難題,近年來以社會使命為目的企業的興起,令人矚目。

美國、英國及德國等的公司法已擺脫上一世紀以股東利益和營利至上的舊思維,演進到 21 世紀的與社會和環境共益的資本家的立法思維,允許採用公司來經營非營利或兼顧社會利益的事業,並期待此能兼顧社會公平及公益,又能獲利的商業革命。

惟需要注意的是,社會使命企業與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簡稱 CSR)並不相同。社會使命是指企業本身存在的目的就是要解決社會或環境問題,而非以獲利為主。而企業社會責任(CSR)的目的在減緩獲利為主的公司在經營時、對社會、對環境的傷害。

從這次疫情的衝擊中可見到,雖然不論貧富都可能染疫生病,但兩者資源不同的情形,還是直接影響了暴露風險的機會以及治癒康復的狀態。又光靠政府的力量是無法面對如此廣泛的災情, 透過公私間的合作,才能有效因應疫情。因此,如何形成良好的社會創新組織生態系和市場,推廣並支持社會使命企業的發展,將是緩解貧富以及解決社會或環境問題的關鍵。

社會創新企業與其他社群及政府的協作

傳統掠奪式的企業經營,不重視長期的地方深耕,在耗盡所需資源就撤出。而非營利組織則單打獨鬥,往往因欠缺獲利的商業經營模式,無法有效利用資源,永續經營。另外,政府政策的扶助或補助若無法與當地產業和商業需求結合,常常淪為短期性的宣示性工具,不能逆轉人口流失的困境。

因此,以社會使命為目的之社創企業,為達成其使命發揮社會影響力,除了透過良好的獲利商業模式維繫永續經營外,也必須融入社會創新組織生態系;政府也應架構適合法規環境,透過開放合作與連結的相關政策,將不同的組織和利害關係人串接來發揮綜效,用以建構出創造價值、利益平衡、永續經營的生態系。

一加一大於二,透過公私協力,運用科技及商業模式來解決社會與環境問題的社會創新生態系,將有機會解決以往無法克服的結構性困境。

社會影響力投資的倡議

透過公私協力解決資本主義以獲利至上的結構性困境的潮流,體現在全球的社會影響力投資的倡議上。影響力投資(impact investing)的投資標的不以獲利至上的財務評估為主要標準,而是轉向評估其企業能發揮多少社會影響力。

例如美國非營利組織「GIIN」,致力於建立此種影響力評估指標。該組織現今將影響力評估與聯合國永續發展指標作結合,以及國內近來重視的ESG(environment social governance)指數、永續投資指數等等,都是很好的例子。

此外,社會影響力債券(Social Impact Bond,亦有譯為「社會效益債券」,簡稱 SIB),亦是影響力投資值得關注的發展。其自 2010 年在英國率先實踐以來,迅速擴展到美國等多個國家,成為社會創新和影響力投資的新焦點。

SIB 透過公私部門合作,將政府部門、服務提供者和各種投資者、資助者連結起來,經過研究社會問題並提出解決方案。投資者提供初期的資金,而政府在成果達成時,逐步支付本金與利息給債券持有者,因此 SIB 又稱為「為成功付費」(Pay For Success)。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針對新冠肺炎疫情對全球造成的災害,第一個提供民眾投資的「抗疫」社會債券(Fight COVID-19)於今年 4 月在倫敦證交所正式掛牌後,首波募資成功,從原先目標 30 億美元,增額認購暴增至 46 億美元,也為基於社會共好的投資市場立下新典範。

台灣社會創新組織的發展

從 2014 台灣社企元年至今,台灣從「社會企業」到「社會創新企業」的發展已進入了第六個年頭。除了提升市場競爭力之外,社企還必須從社會責任走向社會使命,才能發揮最大的影響力,積極協助解決全球性或地區性的疾病、社會與環境的災難,並實踐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DGs)。

但是社會創新企業的經營並不容易,其生命線要仰賴於持續而穩定的資本投入以及認同理念消費者的購買。因此,如何建構一個更為友善社企發展且更為明確的法規環境,以提供足夠的信任機制、降低溝通成本,並與國際接軌,將是台灣社創生態系夥伴們共同努力的目標。

這波新冠病毒對經濟層面的嚴重影響正漸漸浮現,回歸人的本質以及檢視社會體制的呼聲隨之而來。全球兩百位藝術家與科學家,包括勞勃迪尼洛、瑪丹娜與眾多諾貝爾獎得主,在法國世界報(Le Monde)論壇共同發表了一個「拒絕重返正常生活」的宣言,強調消費主義正將世界推向毀滅,唯有重新肯定生命的價值,人與彼此和萬物在理解與尊重的前提下共存共生,所謂的「正常生活」才值得回歸。

社會創新企業的精神不僅早已回應了這個宣言,更以實際行動提出了在目前經濟體制的框架下可突破的新路徑。然而,相較於傳統營利至上為主的企業,社會創新企業於此時負擔的成本更重,更需要政府和公眾的支持。透過社群合作,建構友善社會創新發展且更為明確的法規環境更待何時!

2020 台灣社會創新 CEO 高峰會
【新冠肺炎衝擊帶來的企業本質省思:從社會責任走向社會使命】
時間: 2020 年 5 月 29 日(五)09:30~17:30
地點:中國文化大學大夏館演奏廳(台北市建國南路二段 231 號 B1)
>>>點此報名
(因應疫情會場座位限制 60 位來賓以維持社交距離,同時開放遠距直播參與)

本文為讀者投稿,呈現作者觀點,不代表社企流立場。

延伸閱讀
>> 新冠肺炎疫情下的社會企業:9 成社企受影響、4 成社企營業額減少 26% 以上
>>「股東利益不再是唯一追求」美近 200 名 CEO 重新定義企業使命,籲更重視員工、消費者及社會
>> 林以涵 X 陳一強對談(上):台灣社企的下一個十年——從倡議走向結構變革,公私部門如何因應?

集資限定!Sunny X 唐鳳「Taiwan Can Help!新冠肺炎疫情下的社會創新動能」直播

在新冠肺炎疫情衝擊下,社會創新動能如何協助減緩疫情?唐鳳大神現身,與你線上面對面聊聊推動「口罩 3.0」政策背後的社會創新思維、社企創業家面對疫情的機會與挑戰,以及未來工作模式轉型的契機。此場直播僅開放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贊助者參與,快別錯過與天才大臣交流的機會!

>>>手刀加入集資計畫

為世界帶來效益、也為公司賺取收入——全球投資人矚目的「科技向善」新浪潮

自 2014 年起,社企流啟動 iLab 育成計畫,致力於成為社會創新創業者的成長引擎,至今已支持 112 位創業者以商業啟動更多、更深遠的社會影響力,計畫期間已創造超過 18 萬位受益者、合作團隊總募集資金也超過 1 億台幣。iLab 將於每月精選創業領域相關文章,與大家一同關注國內外最新趨勢與新知。

社企流/編譯:蘇郁晴

歐洲也許不像美國,有如 Google、Apple 或 Facebook 等突然急遽成長的科技公司,但他們在科技發展中擁有不同面向的領導地位——科技向善(tech for good)。

越來越多企業家和投資者開始證明,歐洲可以創造出對社會有益同時也可獲利的科技創新楷模,且將為全球樹立嶄新的準則——在環境、多樣性與隱私政策上的作為,將是驅動財務績效的關鍵。

歐洲各國的新創公司如雨後春筍般出現,他們紛紛表示會比上世代的企業更友善地對待地球、消費者和他們的員工。

科技向善——為世界和公司帶來效益的新趨勢

到底什麼是「科技向善」?目前尚未有一個明確的定義,廣義上來說,科技向善是指使用技術來解決重大社會和環境問題、改善數百萬人生活的新創,包含心理健康、教育、高齡化、貧窮、不平等、社會孤立或環境等領域。

科技向善光譜涵蓋範圍很廣,而歐洲獨特的定位並非僅僅體現於更環保的公司、或對女性更友善的工作場所中。他們也不是慈善機構,無法為每個承諾拯救世界的計畫提供免費的援助。

簡而言之,科技向善不僅能對世界帶來效益、也能為公司賺取收益——這也是投資者相較於過去對科技向善越來越感興趣的原因。

法國科技公司「Digitale」共同總經理兼共享交通平台「BlaBlaCar」創辦人 Frédéric Mazzella,於 2020 年 2 月在美國舊金山發起「Tech4Values」集會,召集企業創業者、學者、政府代表以及在歐洲領導目的驅動型經濟(purpose-driven economy)的創投者齊聚一堂。

Tech4Values 關注「共好趨勢」(‘good’ trend)如何影響人才招募,與會者包含許多新創公司,例如法國的醫療諮詢與預約平台「Doctolib」和推廣循環時尚的全球化時尚商品電商平台「Vestiaire Collective」。

「歐洲是科技向善的產業先驅。」帶領歐洲及法國境內 1500 家新創公司的產業協會「France Digitale」 代表人 Nicolas Brien 表示。

在「共好趨勢」驅動下,投資者開始將「暨能賺錢又能為世界帶來效益」的社會影響力納入投資評估中;而新創公司則發現,他們的社會影響力有助於品牌形象的加值,得以吸引消費者並招募符合組織文化之人才。

社會影響力——投資人評估投資的新指標

對於一間新創是否可以提出解方面對未來的挑戰,並同時獲利,是創投公司「Stockholm’s Norrsken Foundation」和專注於早期新創團隊的創投公司「London’s Bethnal Green Ventures (BGV)」評估是否投資該新創的關鍵。

「我們在尋找能結合社會影響力,同時能為企業創造商業價值與社會價值的商業模式。」BGV 的經營合夥人 Melanie Hayes 說。理想上,這表示一間公司的社會影響力越大,能帶來的商業收益也越高。

以 BGV 投資的案例為例,一款名為「How Do I?」的失智症 app 與英國政府機構 Essex Council 合作,預估未來 10 年內,有 3 千人將被診斷出患有失智症,根據 How Do I? 計算,在這群人之中,若有超過半數者使用這款 app,將有望延長他們能夠在家生活的時間約莫 3 週,意即可為當地政府省下一年 1 千萬英鎊(約新台幣 3.7 億)。

「這些企業不僅相較於一般企業創造更多正面影響力,更不會因此在財務獲利上有所減損。」Hayes 說。

「我們希望看見人們創業不只是為數百萬的生命帶來正面的影響,同時更帶來超過 5 千萬至 1 億英鎊(約台幣 18.5 億至 37 億)的產值。」Hayes 表示,「與其他早期的創投公司相比,我們的基金目標有望達成第一四分位(註一)以上的收益。目前多數人對於影響力的普遍看法是必須接受次優的回報,但我們不這麼認為。」

倫敦和巴黎的創投公司「Future Positive Capital」的共同創辦人 Sofia Hmich 也相信,新創公司正致力改善世上最嚴重的問題(如氣候變遷、癌症等),他們有潛力創造巨大影響力以及高獲利。

Hmich 相信,解決這些巨大且困難問題的好處,是能將解方全球化——一如氣候變遷和人口老化的問題是每個國家都存在的挑戰,能夠在這些領域中提供產品和服務以改善問題的公司,都相當有潛力能拓展海外市場。

Hmich 表示,他們欲投資的對象,必須必備「解決巨大社會問題」的熱情與渴望。

而在這波深具潛力的科技向善浪潮下,新創公司也紛紛採取行動,如專注於企業永續評比的法國新創公司「EcoVadis」,為了擴大開發可對公司旗下供應商進行社會責任評等的內部軟體,向投資人募資兩億美元(約台幣 59.8 億),其中也包含專注於投資歐美地區科技新創的私募股權投資公司 CVC Growth Partners。

如何評估企業影響力?

投資者已嘗試並測驗了許多評估新創公司商業績效的方法,但要評估他們的影響力就有些複雜。

總部位於法國、專注於成長型資本的私募股權投資公司「Gaia Capital Partners」並非影響力基金,但他們正嘗試將環境影響、公司治理、人才招募和工作創造等指標納入他們的估價模型中。

他們衡量並追蹤公司如何在這些方面做改善,也透過關鍵績效指摽(KPI)評估,同時也會從旁指導他們認為還可以提高報酬之處。

「我們期望,在我們的投資組合中, 100% 的新創公司都能實踐社會責任,這和公司的商業模式一樣重要。」Gaia Capital Partners 的共同創辦人 Elina Berrebi 說,「我們認為其關鍵在於確保這些團隊在規模擴張的同時,也能成為新創界的最佳典範。」

Gaia Capital Partners 計畫接下來幾個月要與其他投資者分享這項方法論,希望可以開啟對話,討論建置適用於整個生態圈的標準評估方法。

如同許多投資者,BGV 使用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簡稱 SDGs)作為評估和衡量影響力投資組合的框架。此外,BGV 還要求投資組合內的公司每季向他們報告公司的社會影響力。例如,為室內耕作設計氣耕灌溉系統(aeroponic irrigation systems)的公司「LettUs Grow」,就需要衡量自己相較於傳統農業與水耕技術(常被新創運用於室內耕作),減少了多少水和肥料的使用。

歐洲最大投資早期團隊的創投基金之一 Atomico 提及,不僅消費者對企業社會影響力的關注度提升,近年來,求職者也越來越重視企業是否對於社會及環境有正面影響。在這樣的趨勢驅動下,科技向善的案例將越來越多。(延伸閱讀:面對重視理念的求職世代,企業如何留住優質人才?

Atomico 剛創建「Conscious Scaling」的框架——此為投資者和團隊之間對話的框架,重點在於識別和減輕其團隊之商業模式或技術對社會、環境以及所有利益相關者的長期風險,同時能了解到降低這些風險,將產生更好的結果。「我們必須投資在那些擁有獲利、且對社會創造效益的公司上。否則,我們就是在毀壞資本主義。」Atomico 說。

具有社會責任感的新創公司並不會在短期內消失,致力於科技向善的企業也不會。近來已有越來越多資金願意支持新創公司。

「下一個機會圍繞於主流資本,它正在尋找發揮影響力的途徑。」BGV 的 Hayes 表示,「該如何確保我們符合需求,並能夠提供符合期待的產品——這是目前科技向善的真正機會。」

「若你決定讓你的所有投資活動具有影響力、或欲往這個領域配置資金的投資人,那麼你應該依循過往投資一般獲利公司的模式來投資科技向善的公司,這將會是你能最直接展現影響力的方式。」

註一:根據中國財經網站「21 財經」,四分位數是基準投資市場體系的重要劃分。一般認為第一四分位數以上的基金即是優秀基金。

核稿編輯:李沂霖

自 2014 年起,社企流啟動 iLab 育成計畫,致力於成為社會創新創業者的成長引擎,至今已支持 112 位創業團隊以商業啟動更多、更深遠的社會影響力,計畫期間已創造超過 18 萬位受益者、合作團隊總募集資金也超過 1 億台幣。iLab 將於每月精選創業領域相關文章,與大家一同關注國內外最新趨勢與新知。
>>> 了解更多 iLab 育成計畫
>>> 追蹤 iLab Medium

參考資料
Can tech for good be as profitable as plain old tech?(sifted)

延伸閱讀
>> 上網查資料就能愛地球?Ecosia 讓一次次搜尋紀錄,變成一座座綠意森林
>>「股東利益不再是唯一追求」美近 200 名 CEO 重新定義企業使命,籲更重視員工、消費者及社會
>> 全台第一個著重「社會影響力」的創業加速器:社企流 iLab 助社創家錨定發展方向,讓營收與影響力同步成長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