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社會企業要懂得持續創造客戶的價值

2015.04.22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誠品生活股份有限公司獨立董事顏漏有。曾任華鴻創投集團副董事長兼總經理,在國際管理顧問/會計師事務所服務30年,橫跨台灣、美國及中國。專長為商業模式、企業成長策略及上市櫃規劃,亦為AAMA北京/上海搖籃計畫創始人,曾獲創業邦選為「中國2009年度創業公益人」。 前陣子慈濟投資爭議,也讓民眾開始思考捐款的意義,以及公益目的及組織永續經營的平衡。以企業經營管理及商業模式見長的他,怎麼看待社會企業創業,又會給社會企業創業家什麼建議呢?

 

數位時代/文:郭芝榕(2015年04月16日)

社會企業的創業,大部份都有一些初衷,怎麼樣永遠堅持創業的初衷呢?尤其社會企業創業很不容易,在過程中碰到的挫折可能會比一般的創業來得還要多。最核心的問題還是:你為什麼要創社會企業?你的初衷是什麼?在最困難的時候,你有沒有辦法堅持下去?

其次,要如何持續創造客戶的價值?如果你沒有辦法創造客戶的價值,你是走不下去的。隨著時間的推移,有時候客戶的價值會喪失,所以你不創新的話,沒有辦法持續創造客戶的價值,就沒有辦法永續經營。

第三,更重要的是去證明你的模式是否可行。社會企業的資金來源比一般的困難度更高,因為它畢竟不是在追求獲利,也沒有退場機制,所以要去驗證模式可行,是否能擴充,是很重要的事。因為一下子擴充太快,如果資金沒有規畫好,很可能就沒有辦法繼續持續下去。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說,社會企業創業碰到的挫折,會比一般創業來得多,如何永遠堅持創業的初衷很重要。蔡仁譯攝影。)

從社會企業的財務來看,一個是屬於傳統融資,包括跟親戚朋友借錢、股權融資,或是去銀行貸款。第二部分是社會投資,像活水社企投資,或是國外有一些專門在投資社會企業的組織。第三種是群眾募資。第四種是政府跟慈善機構。

不只是捐款,非營利組織也要思考如何創造價值

台灣過去一年大概有幾百億的金錢,社會有許多有資源的財團法人、基金會或是有錢人,隨著社會企業的發展,希望台灣有一些資源能夠導引到社會企業。例如慈濟很有錢,為什麼不去幫忙?說真的,他的錢也是社會給的。

現在很多人也在思考捐款要做什麼?社會企業不是要去取代NGO,只是在政府、NPO、NGO之外,提供另外一種可能性。如果社會企業在台灣能發展起來,也是另外一種解決台灣社會和環境問題的選擇。

做慈善或做社會經營,為什麼不一開始就定義好自己的角色?財團法人和基金會也必須去思考,不可能永遠都靠社會的捐款。與其去抱怨現在捐款少,也應該去學會怎麼創造價值。

社會企業的失敗率可能比一般企業還要高,所以要更容許失敗。有更多人投進社會企業,才有機會。對社會企業的創業家來說,慈善是吸引不了錢的!不能講說是做好事就別人就一定要支持,做好事也要學會如何獲利,才有辦法取得社會的資金。

全文轉載自數位時代

多扶接送執行長許佐夫:社會企業是沒有退場機制的!

2015.04.22
合作轉載

多扶接送執行長許佐夫,銘傳管理學院大眾傳播學系畢業,12年影視節目與紀錄片製作經歷。因為外婆的需求,赫然發現國內無障礙服務付之闕如,與其抱怨與等待,不如從自己開始做起。2009年創立台灣第一家專業輪椅接送服務公司「多扶接送」,將「服務業」的精神帶入「傳統租車業」裡,發展出一般接送、醫療接送及無障礙旅遊等三大商業模式。身為社會企業的創業家,對想投入社會企業的創業家,他有什麼建議?

 

數位時代/文:郭芝榕(2015年4月20日)

觀點1:社會企業沒有退場機制

你一定要想清楚,你是不是真的要投入社會企業?因為我覺得,社會企業是沒有退場機制的,怎麼說呢?今天假設我們是開牛排館或是賣牛肉麵,累了要休息,或是關掉收起來,這個城市不會有人受到影響。

可是今天多扶已經培養7千多名客戶、7千多個家庭,如果今天我覺得我累了、撐不下去決定收起來。這7千多個家庭怎麼辦?沒有人要服務他們。而我們培養出他們的使用習慣,他們已經信任我們了,我們帶他們去洗腎、看病、出去玩。

所以,社會企業沒有退場機制,你要想清楚這一點。我們必須讓自己自給自足,商轉起來,像AAMA很多老闆和同學很聰明,這個模式不行就收起來,再創另外一個模式。我都很羨慕他們,因為我沒有辦法。我是想通了,我們就只能夠一直往前走!所以,要創社會企業,真的要想清楚,它不是一般創業的模式可以比擬的,你做的事情是有底層意義的,它沒有退場機制。

觀點2:社會企業一定有其底層意義

大家都只看到社會企業的表面,覺得我們是身障服務,很多社會企業也都是用這樣的切入點去做他們的行業,比如拯救流浪狗或幫助獨居老人。現在有很多人創業,我都會很緊張,問他們為什麼做這個服務?回答的是因為老人很可憐、流浪狗很需要幫助。

但是社會企業除了它表面的服務之外,一定有底層的意義。幫助獨居老人沒有問題,可是一定有個意義,你不要這麼輕易的放過自己。一定要去分析,幫助獨居老人,其實解決的是家屬的另一種經濟問題。征救流浪狗有沒有什麼底層的意義?不要只是看表面,也許是我過去拍紀錄片的職業病吧,我們會累積資料去分析。有底層意義的話,你才不會愈做愈累,會愈做愈堅持。

觀點3:拉高自己的服務價值

我們很明白多扶如果要商轉起來,要解決的第一個問題就是「付費,可以有服務」,光是這一段,就是過去20年沒有人做的事情。

你一定要讓自己變得有價值,我們如何不要靠捐款?一是把自己的服務價值拉高。像別人覺得我們是接送服務,後來他們發現多扶幫他們解決了家庭的紛爭。

去年秋天時我去台大分享,結束之後有個學生站起來,指著我說:「你不要講那麼多,其實你們多扶就是有錢人的幫傭!」全場鴉雀無聲,大家以為我會很尷尬,可是我看著他說:「同學,你說對了!而且你如果這樣講,代表我做到了!」因為,當時我家遇到的困難是,我想要花錢都找不到人幫忙我,而同學這句話是認同我囉,因為我創造了一個你願意花錢,就有人可以服務你的無障礙服務。

11月底選舉,多扶爆滿,因為不論你是誰、不論是否有身障手冊、不論你家在哪裡,多扶是全國唯一一個會送你回家投票的接送服務。身障朋友也有公民權,但政府彷彿漠視這件事,而復康巴士又是各縣市分開經營的,不能跨縣市。過去,身障朋友幾乎沒有投票的想法,他們也不會抱怨,而多扶可以帶他們回家,我們實現身障朋友的公民權和社會參與權。

此外,選舉時許多國外華僑回國投票,家中有長輩坐輪椅,一家12個人,投完票多扶順便帶他們去玩,這樣的情況有5-6組。所以,無障礙旅遊的產值,不是大家以為的一個輪椅一個產值,而是帶動一家人的12個人產值,但是政府一直沒有想到無障礙旅遊的潛力很大。

我們計算出這個市場絕對不只100、200億,只是沒有人在開發,需求一直在那裡。問題出在兩個點,第一、老人家跟身障朋友踏不出來,因為有環境的障礙。第二、旁邊的家屬覺得坐輪椅就待在家,不要出去,所以家屬也要有開放的心胸。這兩個都是我們正在突破的。

觀點4:顛覆社會對弱勢和身障的觀念

政府定義的弱勢和身障,已經跟不上進步太快的時代了。我把我過去的資源導入身障,帶身障朋友去看電影,把身障朋友的產值做出來。以前我跟公關很熟,他們以為我打電話過去是要他們捐錢,但他們都誤會了,我是要跟他們合辦活動,不是公益,也不是慈善。

當天活動辦完之後,福斯和華納的公關都打電話給我,他們的廣告點閱率是以往的3倍。我說,身障朋友行動不便,對3C產品的依賴度非常高,造成他們無時無刻都在網路上連結,群聚的連結非常強。我們發現這個現象,就設計多扶的商轉,來參加多扶的電影試映活動不用付錢,但是要在三天內寫500字的心得上傳。沒想到免費活動造成的廣告效益,居然大過他們過去花錢做的幾百萬電視、廣播廣告。這一、兩年來,電影和公關公司反過來請身障朋友幫他們做行銷。

現在的身障朋友不再只能開鎖、刻印章,他們不再是老弱病殘窮,而是如何反過來,讓大家知道身障是一個產業,而不是社會救濟,這是很重要的關卡。這也牽涉到你如何看待人家對你的標籤?因為大家太習慣政府的社會補助了,所以我們把自己的初衷堅持下去,賺錢之後,才能有服務的基礎在,不然一切都是空談。

全文轉載自數位時代


持續關注社會議題,想投入第一線發起創新專案,卻不知從何切入?
孵育出自己的社會創新點子,卻不知怎麼修正、讓它變得更好?
想投入社會創新專案,卻發現志同道合者難尋?

趕緊來報名社企流 iDea Bank 朝創革者之路邁進吧!
活動詳情請見:https://www.seinsights.asia/event/3641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