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與你聊聊同性婚姻:「蜂巢行動」走出同溫層,從街頭開啟平權對話

2018.11.22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傅家鈺、蔣亞岑

即將於 11 月 24 日舉行的婚姻平權公投已邁入倒數階段,婚姻平權大平台的「蜂潮行動」仍在持續進行中,透過上街宣傳、對話,讓民眾能知道愛家公投內容裡的幾項要點,期望達到突破同溫層外的溝通,讓更多人重視這項議題,不僅如此,更希望民眾能將重視轉化為行動,參與年底的選舉,在投票日當天投下寶貴的一票。

當蜂潮成為風潮

4 月 17 日中選會通過 3 項反同婚公投案的審議。即使有大法官的釋憲,「相同性別二人之婚姻自由,與異性性傾向者間並無二致,均應受憲法第22條婚姻自由之保障。」同志的婚姻權和性平教育,仍可能因為反同公投案而被限縮。公投是全國人民參與、並決定出的結果,為了讓民眾盡可能在公投前了解反同婚公投裡的幾項要點,婚姻平權大平台於今年 5 月組織了「蜂潮行動」。

婚姻平權大平台成立於 2016 年 11 月,是一個推動婚姻平權法案修民法的平台,由 5 個同志與性別組織所組成,分別為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婦女新知基金會、台灣同志人權法案遊說聯盟與 GagaOOLala。

而會組織此行動,則是希望台灣在法律上能對同志更加友善,「蜂潮行動」的目標是在年底公投前,於台灣各地招集共 4 千名志工,每一位參與的志工皆為小蜜蜂,走上街頭和民眾對話、交流,一隻一隻的小蜜蜂聚集在一起,期盼能在台灣的各個角落深耕,吹起一陣平等的風潮。

招募的志工在正式走上街頭宣傳前,需經過專業培訓,包含教導援引各知識領域的論述以及情境演練,志工們也能藉著這個機會互相學習,培訓完後就會讓小蜜蜂們走上街頭,和同溫層以外的民眾溝通,希望民眾能透過對話,更加了解婚姻平權的概念。

在地深耕 不同地區串連方式亦不同

除此之外,針對台灣不同的地區,小蜜蜂們也會順應當地民情,展開不一樣的行動,「蜂巢行動」副總召鄧筑媛表示,台南的行動比較偏向密集的出去外面擺攤、發放文宣,每次出團後志工們也能彼此分享心得,並討論出可以改進的地方,讓下一次的出團更加順利。

台中則有別於台南的行動,位於台中的小蜜蜂們,在過去幾個月就曾開著一部車,途經台中、彰化和南投,沿途尋找友善店家,希望能在店內擺放「蜂巢行動」的文宣品,也試著和店家溝通,了解民眾對於平權概念的接受度到哪裡。「不同的串連方式,在不同的地方會有不一樣的發展。」鄧筑媛說。

不斷的對話討論 解決困難

談起行動過程中遇到的困難,鄧筑媛表示,一般會面臨到的問題是志工人數遲遲沒有上升,或是來參與培訓的人變少等等,「這時候,我們就會開會討論,討論的結果可能是因為現在已經開學了,所以參與的志工減少,或是參與的上班族因為工作繁忙不能出席等等,我認為聚在一起、集體的討論是十分有效的,就像是我們也會面臨到文宣民眾看不懂的問題,我們就會討論出更淺顯易懂的宣傳品,改善情況。」鄧筑媛說。

不論是走出同溫層和外部的民眾對話溝通,讓平權的議題能更加的被了解,甚至是接受,團體內部的小蜜蜂們亦是利用同樣的方法。透過更深層的對話和討論改善每一次的出團經驗,或是大家集思廣益想出文宣品該怎麼呈現最能吸引民眾,一次又一次的討論,使得「蜂巢行動」的細節得以慢慢修正,朝向更有組織、有效率的方向邁進。

小蜜蜂上街後的改變

志工珮瑜是一位護理師,「以前念護理的時候同學多半是女生,所以身邊也有不少同志朋友。」珮瑜從來不覺得同性戀和異性戀除了性向不同外,還有什麼不同之處,所以對於平權議題一直都有在關注。「一開始是網路關注為主,但隨著近來婚姻平權、公投的事件被更多人所注意、關切後,也有了想成為工作人員,為這項議題付出的想法。」珮瑜說。

志工需要走上街頭,和來來往往的路人進行對話交流,由於護理工作需要常常接觸人群,所以這對珮瑜來說並非難事。「比較困難的大概是怎麼跟反對的人溝通,試著把話題延續下去。」珮瑜說。「以前在面對比較激進的言論時,我會很生氣,甚至是加入筆戰,但當了志工之後,我反而會想要去了解他們為什麼反對。」

珮瑜表示,之前在基隆街頭傳遞平權概念時,遇到年約 5、60 歲的阿伯,阿伯也有說明自己對於愛家公投的想法,愛家公投的第一點為,你是否同意民法婚姻規定應限定在一男ㄧ女的結合?「他支持愛家公投裡的這點,因為覺得同性結婚人口會減少、國家競爭力會下降,這是他根深蒂固的想法,我們沒辦法改變,但後來我們和他說明公投的第二點為,你是否同意在國民教育階段內,教育部及各級學校不應對學生實施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所定之同性教育?他則表示這點他是不同意的,他認為學校仍該教導學生同性教育,校園內才不會因學生不了解同性教育,而出現霸凌、歧視的現象。」

以前的珮瑜知道民眾在愛家公投的第一點是同意一夫一妻並反對同性結婚,就不會想講下去了,但現在的她會聽民眾把話說完,知道他的立場,並且有耐心的講完後面的幾點公投內容,也從過程中發現,其實並非全部的觀點民眾皆是持相反意見的,就像上次遇到的那位阿伯一樣。從生氣、不想溝通到願意了解對方心裏的想法,這是珮瑜談起當了志工後,最大的改變。

為了更友善的未來 仍會繼續努力

「蜂潮行動」的計畫仍在持續進行中,目前在台北、台中、台南以及高雄,皆形成了比以往更加綿密的網絡去推動平權議題,「走上街頭,不僅僅是讓民眾更理解這個議題,我們希望真的可以催動更多人在選舉日當天,走到投票所投票。」鄧筑媛說。

在街頭宣傳,會遇到許多意見和想法不一樣的人們,可能有時候會面臨不友善的言語攻擊,但也有許多支持者在背後為每一位小蜜蜂加油打氣,鄧筑媛說,「曾經台南的夥伴在上街宣傳時,遇到民眾拿飲料給他們喝,並和他們說,謝謝,謝謝他們的付出。」距離最終目標可能還有一段距離,但小蜜蜂們會為了台灣的未來繼續努力下去。

「蜂潮行動」會因為公投的結束而停止嗎?鄧筑媛表示,每一段社會運動皆有一個循環、休息的過程,但這個網絡已經形成了,以後要再重啟就會容易許多,婚姻平權大平台期望這個脈絡能擔任這樣的角色,將此次政治動員的經驗留下,在未來的行動裡串連、延續相同的理念,被社會大眾所看見。

採訪側記

因為年紀的關係,投票這件事,對於以前的我來說是其實是不太在意的,而年底的選舉將會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投票,去決定國家未來的事,這樣看來,選舉之於我,莫名的產生了一種我必須得好好關注,才不至於愧對這個權利的關係了。這次的採訪,看到他們願意用自身的力量,來讓這個社會更加關注平權議題,心裏是非常感動的,不論最後的結果怎麼樣,希望未來台灣都能朝向更理性、更多元的環境發展。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婚姻平權在地化 築「蜂巢」引「風潮」

延伸閱讀
>> 同性婚姻究竟該不該合法?從大法官釋憲案看各方說法
>> 關於職場出櫃,一名同志老師的告白:「孩子們想的跟大人不一樣」
>> 蘋果 CEO:「當我們能擁抱他人的不同,創新才能真正萌芽」友善開放的世界從改變職場開始!


社企流 Startup Night #2:從數據到行動方案,如何用數據突破事業成長瓶頸?

本次邀請漸強實驗室共同創辦人黃紹航、好日子創辦人簡仲威、團圓堅果創辦人劉家昇,他們如何用數據來看產品設計、社群行銷、規模成長?
社企流 Startup Night 交流之夜,邀請想探索新趨勢、新思維、新解方的你!
>> 名額有限,報名由此去

中國女權倡議者創辦「農家女學校」,助 30 萬名農村女性改變貧困生活

2018.10.23
合作轉載

文:仁人學社

人口問題不僅是數量問題,人口的質素、教育情況、健康及自身價值等問題都影響了社會整體的發展。中國人口逾 10 億,中國女性人口佔世界女性人口的 1/4,而中國農村婦女又佔全國婦女約 80%,她們大多目不識丁,經濟能力和家庭地位低微,缺乏自信和社交能力,成為社會轉型期中弱勢社群之一。

當前國家政策和市場經濟給農村婦女帶來前所未有的機遇,卻又加劇了男女之間和婦女之間的經濟分化和不平等,使她們承擔了發展的代價。要改變農村的落後狀況,就先要改變女性。有鑑及此,中國知名的女權宣導者吳青於 1998 年創辦非牟利的農家女學校,帶領農村婦女走出困局。

吳青是著名文學家和詩人冰心之女。從小受母親影響甚深,一直意識到婦女要做一個獨立的人,要自愛和自強。在 1950 年反右運動中,她的父母、哥哥、舅舅先後被打為右派;文革中又被抄家,像大部分中國人一樣,她的家庭曾經因此而支離破碎。這些痛苦的經歷,令她對民主和體制不停地反思。

吳青在 1961 年畢業於北京外國語學院英語系,後留校任教,先後到美國麻省理工大學和斯旦福大學進修。在 1984 年和 1988 年,吳青分別當選北京海澱區人大代表和北京市人大代表。作為人大代表,她才一上任就投唯一的「反對票」,強調法治,引起全國注目。

創辦「打工妹之家」

在 1980 年代末,吳青因工作而到訪甘肅定西等地方,看到那裏的生活條件惡劣,村民愚昧無知,婦女過得特別艱苦。這種現象,令吳青寢食難安,決心改變數以億計的婦女的命運。1993 年,吳青與「中國婦女報」副總編謝麗華謝麗華辦起「農家女百事通」雜誌。母親冰心悉數捐出《冰心全集》的 9 萬元稿費給雜誌社,成立農村婦女教育與發展基金,專門用來幫助貧困地區的農村婦女。

由於城巿發展迅速,農民紛紛跑到城巿工作。離家在外打工的農民比例從 1987 年的 7% 高漲至 2013 年的 30%,其中超過 1/3 是女性。她們經常受到暴力、性侵犯和各種不平等待。吳青遂於 1996 年創辦「打工妹之家」,維護打工妹權益。

1998 年,吳青創辦了社會公益組織「北京農家女實用技能培訓學校」,為農村婦女提供免費的實用技能和品格培訓,提高她們的自我發展能力,實現農村婦女自我賦權和發展。讓她們能參與農村經濟建設和社區發展,並學習獨立自主。吳青在農村婦女中展開掃盲活動。

每一課都有特定內容,其中包括家庭和睦、環境保護、婦女權利、衛生習慣等;還邀請當地的專家,如律師、醫生、工程師等,結合當地的例子來講解,讓婦女了解周圍發生的事情。婦女們學會寫會算後,增強了自信心,同時提高家庭收入,有助於改善生活。迄今已開辦 340 多個掃盲班,幫助一萬多位文盲婦女脫盲。

助 30 萬農村女改變生活

農家女學校是一所民辦公益性學校,免費提供 1 至 3 個月的職業技能短期培訓,開設有農業科技班、電腦操作班、服裝裁剪班、美容家政服務等專業班;同時進行公民意識和性別意識教育,讓她們克服自卑,增強自信,發展潛能,更好地立足現代社會、融入現代社會。學校位於北京近郊,佔地 7 千多方米,除了教室外,還建有學生宿舍、圖書館、食堂、浴室、多功能教學廳等。2000 年註冊為「農家女文化發展中心」,統籌各項活動。

為培養留守兒童,尤其是女童的自我保護能力,中心在 2010 年起,在農村中小學開展青春期教育,同時通過培訓當地學校教師、監護人、農村婦女骨幹,提高農村社區保護留守兒童的意識,並建構學校、家庭、社區的保護支援網路。

為了幫助有創業需求的農村婦女實現自己的創業夢想,中心在 2014 年在北京舉辦農村婦女微創業培訓班,教授創業與管理微型企業的相關知識。2010 年中心開創了多項嶄新的工作,包括農家女自殺干預專案、居家養老服務中心為社區老人提供專業的養老護理服務、農家女書社豐富農民的精神生活等,現已發展成為一個集「扶貧與發展、傳媒與出版、研究與推廣」於一體的非營利性機構。

這些工作得到了廣泛的認可,並逐步擴大到湖北、河北、甘肅等 16 個省份。由創立至今已經幫助了 30 多萬農村女性,徹底改變了她們的生活。

吳青不斷努力,在國際講壇上演講,為中國農村婦女募捐教育基金,獲得國際組織如福特基金會、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等在經費與技術上的支持。她在 2001 年獲得了麥格塞塞公共服務獎; 在 2011 年獲得了西亞斯女性領導力獎(Sias Women’s Leadership Award); 在 2013 年獲得了加拿大總督獎章。此外,在 2003 年,她被施瓦布基金會(Schwab Foundation)選為年度社會企業家。

全文轉載至仁人學社,原文標題:改變農村婦女宿命社企家

延伸閱讀
>> 世界六成以上的糧食出自她們之手,聽聽農村婦女的聲音
>> 在戲劇中找到人生解答:來自農村的現代「花旦」,透過參與式戲劇翻轉人生思維
>> 兩名哈佛畢業生以設計思考改變緬甸農村,助 400 萬名小農年收增加 3 成,逐步脫離貧窮


10/30 社企流 Startup Night 【社會企業的數位轉型大哉問】
台灣 IBM x 為台灣而教 x 鮮乳坊 x 玖樓,分享數位實戰經驗!
>>>名額有限,報名由此去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