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那些數字能告訴你、或不能告訴你的事—從「婦援會」經驗看社會影響力評估

2017.03.02
瀏覽次數:

文:蔡業中

社會大眾想捐款時,面對這麼多可供選擇的非營利組織(NPO)時,該如何著手?NPO如何幫助捐款人理解款項所創造的效益?

致力於弱勢婦幼服務的婦女救援基金會(婦援會),在募款時也遭遇同樣的議題,因此決定與安侯永續發展顧問公司(KPMG)合作,採用一個在台灣仍屬少見的評量工具。這個被稱為「社會投資報酬率(Social Returns on Investment,SROI)」的評估方法,是由傳統僅衡量財務的「投資報酬率」所衍生出的新概念,使用代理財務指標,衡量在投入資源後,所得到「非財務面」的回饋與報酬,例如社會影響力、環境永續性等,以量化的金額表達一個方案的非財務績效。

離開舒適圈,練習「用數字說話」

已有30年歷史的婦援會,最初從一個草根性的運動團體,茁壯成如今約有50幾位員工的規模。婦援會早自1997年設立婚暴婦女救援專線開始,便已正式投入婚姻暴力被害人服務工作,長久累積下來的資料基礎,使得婚暴方案成為婦援會SROI的主要評估標的。

透過數字來呈現NPO的服務成效,對於婦援會而言其實是很新鮮的嘗試。過往婦援會在募款和推廣理念時,較常用的方法是描述個案的故事,例如一位受家暴的媽媽如何因著婦援會的幫助而拿到保護令,從此遠離暴力、找到工作、展開新生活。但對婦援會而言,金錢價值指標有如來自另一國度的語言,更別提使用這套「外國話」去表達受助婦女的心理能量如何獲得提升。

不過令婦援會驚豔的是,KPMG用SROI所推算出的結果十分鼓舞人心。從庇護、安置、法律、醫療、就業到諮商,細數著婚暴被害人可從婦援會獲得的全方位協助,婦援會執行長康淑華欣慰地表示:

「綜合安全、健康、社交、經濟這四方面指標來看,將1元的捐款投入婦援會受暴婦女個案救援專案,可以產生9.84元的效益。」(同場加映:社會企業的表現怎麼看才好?談「社會影響力評估」的挑戰與因應方案

跳脫傳統框架,用新角度衡量服務成效

聆聽受助婦女心聲以評估婦援會的服務成效,並非容易的事。由於她們都是受保護的個案,多不願大量揭露個人資訊,KPMG無法親自接觸她們,必須仰賴第一線社工所蒐集與轉述的資訊作為評估素材。

雖然是間接資料,所幸社工陳述內容的一致性經得起交叉比對,因此值得採用,而與相關的研究文獻彼此對照後,也得到互為呼應的結果。例如研究文獻指出,被害人因婚暴方案而獲得最大的改善是安全議題,改善最少的是社交議題,而這與婦援會社工的陳述一致。

除了產出以金額量化影響力的數據外,SROI也提供組織評估成效的新視角,例如「健康指標」就是個很好的例子。這次婦援會SROI其中一項評估,就是依據國人每年醫療保健平均支出,以及被害人心理復健及諮商的補助金額、使用次數等,綜合檢視因為婦援會婚暴方案而降低的相關醫療成本。

在台灣,過往家暴多被視為社會福利議題,很少從降低醫療支出的觀點來衡量家暴服務的價值。但在國外,家暴被視為公共衛生議題,因此更關注如何減少醫療行為與支出。這次的SROI經驗給了婦援會很深刻的提醒,應跳出習以為常的框架去理解服務的成效。

不過SROI帶給婦援會的多元角度,不只在於成本的減輕,更包含社會效益的增加。例如婦援會舉辦過不少支持性團體的社交活動,SROI的追蹤突顯了活動成效,以及參與的婦女在社交生活與關係營造層面的改善。藉由衡量活動投入的經費、人力資源以及後續影響力,讓婦援會具體看見了「社交指標」的價值。

那些數字告訴不了大眾的事

用一目了然的財務數字反映服務方案的價值,是SROI的強項,但一個方案若仍在投注大量成本的研發階段,或欠缺相稱的財務指標來反映方案的內涵,是否就代表它不值得資助呢?

以婦援會推動約達25年的「慰安婦」人權運動為例,該運動追求的價值是歷史上的正義、賠償與道歉。期間為彰顯「對日求償」的訴求,投注了大量經費,且一開始59位參與的阿嬤,到如今只剩3位還在世。對日求償這項行動看來已難有結果,但如果僅用金額去衡量它的成效,是否恰當?

也許,數據不足以詮釋阿嬤們因為這個運動所重建的心理能量。

在傳統的社會壓力及偏見之下,「慰安婦」阿嬤們長期將許多歧視她們的眼光內化到心裡,覺得自己不值得。但婦援會改變了很多阿嬤,讓她們願意站出來,願意相信自己,這點點滴滴的淬鍊最終在2016年12月10日催生出位於台北市迪化街的「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這些轉化雖深遠,但都不易透過SROI進行衡量與說明。

社福界仍有疑慮,但成效評估是趨勢

目前婦援會所進行的SROI評估算是國內NPO的先驅,但台灣社福界對SROI普遍仍有疑慮:是否適合用財務數字去量化NPO的一切服務價值? 婦援會執行長認為,NPO工作者與SROI專業人員需要更多磨合並增進相互理解,以降低類似的疑慮。

其實長久以來NPO都在努力推動成效評量與方案評估,也許SROI仍會是未來的趨勢。婦援會若有機會進行下一次的SROI評估,將以首次評估的經驗為基礎,調整接案與結案的流程和紀錄,希望強化能力以支持量化評估所需的數據建立與資料收集,減輕下次評估時對於間接資料的依賴程度。

從婦援會的經驗可以看見,SROI只是評估工具之一,量化與非量化的優缺點依然有討論空間。然而當NPO面對大眾對於捐款成效的疑問,更關鍵的是組織能否忠實評量自我表現,才能彰顯出負責任的經營態度。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社會影響力評估 比你想像中重要的多
>> 社會創新方法論:社會效益評估新手指南
>> 【楊家彥】 7年級女生締造的共享奇蹟:「贈物網」每1.6分鐘媒合1件物資,促進6億元物資循環共享

「跨性別者也有權利在寺內禱告」這個組織不畏壓迫,創立巴基斯坦首座友善「LGBT」的清真寺

編譯:邱子容

在巴基斯坦(Pakistan)的首都伊斯蘭馬巴德(Islamabad),有約2700位的跨性別者(transgender)被剝奪自由禮拜的權利,根據Independent報導,他們經常被逐出清真寺,或被強迫坐在錯誤的區域;根據Express Tribune指出,在某些案例中,跨性別者甚至被禁止站在禮拜堂附近。

巴基斯坦首間LGBT清真寺

在巴基斯坦,跨性別者的污名於每一位阿拉伯人的心中根深蒂固。近來,有個名為「SAFFAR」(Shemale Association For Fundamental Rights)的組織,正試圖改變現況,他們計畫在首都建造一間友善「LGBT」(註一)的清真寺,截至目前,組織已經募集到約美金7000元(約台幣22萬元)的建造基金。

「我們建造這座清真寺的理由,主要是要向社會大眾傳達,那些跨性別者也是虔誠的穆斯林(Muslim),他們有權利在寺中禱告、吟誦古蘭經(Holy Quran)和宣揚教義。」SAFFAR的創辦人Nadeem Kashish向Express Tribune表示。

個喜歡以男性自稱的Kashish認為,相較於印度教(Hindu)、基督教(Christian)和猶太教(Jewish),在穆斯林社會中,大眾對跨性別者的歧視更為普遍。(同場加映:先別問我是男孩或女孩,和真正的我約會吧!Tinder於用戶性別欄位增加「更多」的選項

事實上,這樣的情況不僅存在於巴基斯坦,美國亦然。根據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2013年的調查顯示,屬於LGBT族群的美國成人中,有84%認為穆斯林對他們不友善,有50%認為新教徒、基督徒也會這麼做,而只有3%相信社會能夠接納所有跨性別者。

根據Independent報導,SAFFAR的Facebook專頁指出清真寺的建造計畫,是跨性別群體努力爭取的基本權利之一。寺院預計夠容納1000人,並開放給任何不依附教派、想要禱告的民眾入寺。

各地跨性別清真寺,力抗反對勢力

全世界穆斯林信徒數最多的印尼,也曾經試著興建一間包容LGBT的清真寺。

早在2008年,印尼的 Shinta Ratri 興建了世界首座「友善跨性別者的清真寺」,它不僅為禮拜堂,同時也是名為「Pondok Pesantren Waria」的學校,提供30至40位跨性別女性自由禮拜與活動。然而,在當地保守派的伊斯蘭極端組織(Islamic Jihad Front)壓迫之下,這座清真寺在2016年2月關閉,被迫終止所有與跨性別者的相關活動。

南非法國巴黎等其他地方,也有興建友善跨性別者的清真寺,但都在努力對抗當地反對勢力的威脅。(延伸閱讀:美國華盛頓「彩虹少年之家」:我希望自己擁有20棟房子,讓每個LGBT年輕街友都能住進來

巴基斯坦SAFFAR的創辦人Kashish 充滿希望地說:「我們深信,伊斯蘭教反對所有歧視與憎恨,並教導我們愛、團結與和平的真諦。」

註一:「LGBT」為4個單字的首要字母,依序為「Lesbian」,指女同性戀者,「Gay」指男同性戀者,「Bisexual」指雙性戀者、「Transgende」指跨性別者。

資料來源
Pakistan to Open First Transgender Mosque and Madrassa

核稿編輯:郭潔鈴、林冠吟

延伸閱讀
>> 女性當自強-巴基斯坦女性自立之路
>> 你意想不到的性別平權排名:猜猜哪些國家上榜?
>> 保障女性安全,印度政府要求手機配置「一鍵求救」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