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以食物作為和平的工具,這間餐廳讓曾經做過恐怖份子的釋囚放下武器

2016.01.12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蔡美碧

巴黎的恐怖襲擊,引起國際公憤,連一些回教聖戰組織也公開指責這種盲目的恐怖主義。現代國際恐怖主義起源於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遍佈世界各地,計有日本的赤軍、土耳其庫爾德工人黨、愛爾蘭共和軍、車臣非法武裝、斯里蘭卡的泰米爾猛虎組織、東突伊斯蘭運動和現在的伊斯蘭國等。恐怖分子是極端的武裝份子,他們鼓吹通過暴力實現自己心目中的理想國度,認爲所攻擊的目標都是罪有應得的;為了達成目的,任何人都可以成爲他們攻擊的目標,即使是無辜平民,也可不惜一切作爲犧牲品。這種殘暴的手段,已嚴重威脅世界的安全與和平。

印尼是世界上穆斯林教徒人數最多的國家,大多數人是遜尼派穆斯林,持有溫和的宗教觀點。過去10多年來,印尼的恐怖組織參與多宗恐怖襲擊、綁架和武器走私等非法活動。當地政府由嚴厲執法之餘,亦希望透過轉化的手段抵消極端份子散佈討伐異教徒的仇恨言論,而主要的策略是由脫離武裝行列的人現身說法。民間力量在這個關節上發揮了領航作用。

恐怖份子的人生路

胡努雅(Noor Huda Ismail)生於印尼梭羅(Solo)一個中產家庭,生活優裕。十二歲時,父親把他送入一間伊斯蘭寄宿學校,讓他接受刻苦簡樸的生活。該校的創辦人後來成為「伊斯蘭祈禱團」的領袖。在同室學長莫巴羅的諄諄善誘下,他逐漸適應了寄宿生活。兩人都是熱血青年,渴望他日能各抒抱負,想不到卻走上截然不同的路。莫巴羅畢業後到巴基斯坦接受軍事培訓;胡努雅錯過了申請的機會,在印尼升讀大學。他在2002年當上華盛頓郵報的記者。同年年10月12日,度假勝地巴里島發生該國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恐怖襲擊事件,202人喪生,數百人受傷。胡努雅在報導這項新聞中赫然看到嫌涉份子的名單上竟有莫巴羅的名字。他腦中一片混亂,是甚麼讓當年朝氣勃勃的年青人走入恐怖陣營呢? 

胡努雅矢志為此問題尋求答案。他跑到新加坡的南洋理工大學的國防和安全研究所作研究員;並在2006年遠赴蘇格蘭聖安德魯大學攻讀國際安全碩士。留英期間,他到愛爾蘭觀察一家協助前恐怖份子重返社會的非牟利機構,令他茅塞頓開:沒有人是天生恐怖份子;這些人是經過一個轉化過程才令他們訴諸武力,就算曾成為恐怖份子也不一定終生是恐怖份子。

提昇技能 消弭偏見

胡努雅回國後在2008年成立了非牟利機構「建立國際和平研究所」(Yayasan Prasasti Perdamaian),倡導用嶄新的基層策略轉化被釋放的恐怖份子和武裝人員,促進和平。 

為獲得真確的資料,他穿梭於龍蛇混雜的地區,憑著他在寄宿學校時的校友聯繫下,獲得伊斯蘭祈禱團(Jemaah Islamiah)成員的信任。他更孜孜不倦,學習亞拉伯語,從中東份子口中瞭解這些恐怖陣營的組織情況。他還經常出入各地的監獄,探望被囚禁的恐怖份子。其實許多被恐怖主義吸引的人不是因為理想,而是被社會的不公義所驅動。80%的人是學生和恐怖組織的外圍運作人員,往往由於衝動的決定,而鑄成大錯。其餘20%才是最極端的核心人物,難於接近。經過深入瞭解後,他發覺這些外圍運作人員教育程度不高,出獄後多被家人和親友摒棄,經濟拮据,前路茫茫。然而警方和司法部未能提供適當的支援,而民間機構亦由於偏見或避免危險而沒有向他們伸出援手。制度上的種種漏洞,令他們極有可能重回恐怖老巢,在那裏獲取保護和認同。

胡努雅認為民間的力量是預防恐怖主義擴散的中流抵柱,以暴易暴或孤立他們祇會令問題更嚴峻。要令武裝份子脫離暴行,不要妄想能一下子就可以改變他們的思想,先要伸出援手,透過探訪、談話去瞭解他們,取得他們的信任後,提供技術培訓,讓他們獲得謀生技能,再改變偏激的思想。 

研究所的數據顯示:警方在2002年巴里島炸彈案後拘捕了700多名恐怖份子,嚴重打擊這些武裝組織,惹起了循環仇殺,令更多不盡不實的故事廣為流傳。被釋放的270人中,有10%再次被捕或在反恐行動中被擊斃;其餘約有200多人會在2013-2016年間獲釋。他深感當局沒有適當的支援給予前恐怖份子,便通過研究所推出一個嶄新的轉化計劃,有系統地跟進被釋放的前恐怖份子,協助他們投入新的工作,或透過社會企業牛扒餐廳(Dapoer Bistik)培訓他們成為餐飲從業員,甚至發展其他生意,從一個實際可行的角度去改變他們的生活模式。

以食物為和平的工具

胡努雅認為食物是連繫人與人的最佳工具,所以選擇經營社企餐廳。他探監時認識了餐廳首位學員亞索夫(Yusuf Adirima),他曾加入摩洛伊斯蘭解放陣線,在2003年在三寶龔(Semarang)因儲藏爆炸品而被判入獄10年,由於行為良好,在2009年獲得假釋。胡努雅深明賦權的效應,他一方面訓練亞索夫經營餐廳,讓他建立新的人生目標,同時鼓勵他招募輟學的青少年。這個方法可收一石二鳥之效:讓亞索夫感到他是一個有用的人,有能力解決積存已久的失業問題;同時間又能協助容易走上極端路線的邊緣青少年。餐廳漸漸變為亞索夫建立新的人際網絡的橋樑,令他重拾信心和尊嚴。

首間牛扒餐廳在三寶龔開業,主要供應印尼式牛扒、雞和海鮮,走大眾化路線。胡努雅聘用了一名澳洲籍總廚,由他教授烹飪技巧,並要求學員以禮待客。在人人平等的理念下,改變學員的認知,學習用新的角度審視人物關係,從而建立對人的信任。

在工作上建立了互信後,亞索夫開始邀請一些前恐怖份子加入。其中包括一名因收容恐怖份子首領而被監禁4年的釋囚哈理。他主動為餐廳成功申請到衛生局的牌照。另一名因用搶劫回來的錢資助巴里島爆炸案主犯的華溫,先在餐廳作清潔工人,現在獨立經營建築材料生意。還有曾做恐怖份子首領左右手的夏倫,於2011年在梭羅開辦分店,並招聘了數名前武裝份子加入餐廳工作。

亞索夫亦於2012年完成了假釋期,還經常帶家人到餐廳參觀他的工作,證明他不再是危險人物。現在亞索夫負責餐廳的財務管理,並致力建立品牌。由於成效不俗,有社會投資者投放資金入這間社企,發展特許經營業務。

胡努雅還與釋囚成立了糕餅店和食物檔,合共有10多名前恐怖份子和20多名輟學青少年參與當中的工作。他還致力擴大倡議活動,組織更多有心有力的人士和志願機構參與轉化工作,其中包括在8所監獄培訓感化官,讓他們與前恐怖份子和他們的家人緊密聯繫,協助釋囚出獄後重建新生活;為中學生舉行寫作工作坊,遏制激進主義思想對年青人的影響力。此外,他還組織合作夥伴,把轉化模式帶到其他地區,主辦大型會議、研討會,改變官方和民間對恐怖主義的傳統想法。

胡努雅在2013年獲Ashoka選為院士。

全文轉載自仁人學社,原文刊於信報


作者為仁人學社副主席,Ryyy1515@gmail.com

延伸閱讀:
>> 「監獄每年花數萬美元管制一名嫌犯,為何不用這些錢來培育下一代?」美國洛杉磯廚房 翻轉更生人的後半生
>> 「大哥」棄槍拿帚 助更生人就業
>>  沒人做過,不代表身障者不能做!10餘年來不靠補助 開創四億商機

黑暗中的人生 「摸」出一手好咖啡

2016.01.09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游善芸、吳宜靜(2016年1月1日)

將咖啡準確倒入杯中、俐落地將打果汁用的水果切塊,「甜裡開始」的老闆娘林佳箴左眼近全盲、右眼視力零點零三,但她熟練的動作絲毫不因視力不好而停頓。「眼睛不好,就得找熟能生巧的工作。」這個念頭成為林佳箴踏入餐飲業的契機,她不願將自己束縛在黑暗之中。

面臨失明 踏入餐飲業

十八歲那年的視神經病變,醫生告訴林佳箴,她的雙眼在四十歲前可能全盲。「走出醫院才回過神來,我眼前的一切難道會突然變成一片黑暗嗎?」沮喪之後,林佳箴立刻重新思索自己未來該怎麼辦。她選擇離開五專,找一份可以熟能生巧的工作。林佳箴認為餐飲業只要做上手就不需要一直依賴雙眼,所以在朋友的介紹下進入大賣場的餐飲部,之後和哥哥姊姊合開涼麵店、泡沫紅茶店。她眼睛不好,但是拼命以其他方法趕上明眼人。她說:「遇到一些眼睛無法克服的狀態時,會想辦法解決。」例如:用手當抹布確認餐桌的整潔、用指節測量切好的食材、用心算替客人結帳等等。

頂下咖啡店 準備過程辛苦

泡沫紅茶店歇業後,她隻身投入直銷業務,常常因為眼睛遇到很多狀況。她苦笑:「看不清楚路牌、不知道客人在哪裡,怎麼談生意?」這樣辛苦的生活使她心中充滿不安定感,回想起泡沫紅茶的工作,擁有一家自己的店、調飲料給客人喝,她發覺那是最快樂的時光。既能減少在外的不安和衝擊,也能認識許多不同的客人,於是她毅然決然頂下一家位在信義區巷弄的小咖啡店。

使用咖啡機對林佳箴來說又是一項全新的挑戰。眼前模糊又抓不到距離,她只能用摸索的方式不斷練習煮咖啡、打奶泡持續半年,自己找方法和原理、調整咖啡的口感,咖啡才端得上檯面。「幾乎沒什麼籌備期,就是邊學邊賣。」為了讓餐廳的餐點更完整,她推出適合視障人士不需要煎、炸也能夠製作的小火鍋。林佳箴特地以中藥食材熬煮做湯頭,選用有機蔬菜做為火鍋料,她說因為自己眼睛不好,所以很重視養生,想提供客人美味又健康的食物。

來店裡消費的熟客表示,林佳箴泡的咖啡很好喝,服務也很周到。林佳箴說,光顧的客人不會刻意刁難,知道店裡的員工都有視力問題,反而多了一絲包容。去年年底開了二店,目前店裡有三位視障工讀生,分別負責掃除、火鍋備料的工作。「找錯錢、餐點飲料上太慢時,客人也會體諒。」

考取國際證照 提供視障者機會

有人找林佳箴去演講後,她萌生一股使命感,想要擴大營業招募更多視障朋友來工作,她說,傳統印象中視障人士只能從事按摩業,她想給那些聽過她的經歷、想要試試不一樣人生的他們一個發展機會。店裡的一名員工徐雅婷因為紅斑性狼瘡失去正常視力,她說因為聽過林佳箴的演講,才決定到「甜裡開始」工作。

要教導他人必須有相關資格,為了這個目標也為了讓自己更上一層樓,林佳箴特地去考咖啡師國際資格認證。視障的她必須在十六分鐘內做出七杯飲品,術科方面完全沒有特權。第一次因為些微超出時間而失敗的林佳箴哭過之後不氣餒,再接再厲終於考取,全憑她說到做到的決心。

經營過程中難免有大大小小的挫折和困難,林佳箴笑說常常想幹嘛把自己弄得那麼累?秤食材用得用語音磅秤、用手機照相放大核對訂貨單、聽聲音辨認客人,還得教導來這裡應徵工作的視障朋友用刀用火、打果汁,雖然辛苦,但林佳箴表示:「不能把眼睛的障礙當作理由,想要克服的事情,絕對能想到方法克服!」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


 

延伸閱讀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