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青年移居花蓮,打造「移創指導所」:不只是把居住地搬移到另一處,而是要真正融入當地

2020.12.22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倡議家/陶維均、楊富民

「我們需要拓展一種新的方法,讓城與鄉產生對話。」

生長在台北,從未離開台北久住的陶維均,在親友們的驚疑下,毅然決然地移居到了花蓮;做這樣的決定並不輕鬆,但這樣的想法在他心裡盤旋好幾年,直到 2019 年底認識了豐田的社團法人花蓮縣牛犁社區交流協會(下簡稱牛犁協會),終於落地,並和牛犁協會共同創辦「豐田移創指導所」,引進各領域創作/專業工作者前來短或長期駐村,並以豐田地區的風土民情為題材開展創作,期許將豐田打造為花蓮縱谷地區的創意集散地。

何謂「移創指導所」?這樣的概念來源自豐田過去的歷史:日本移民村。1913 年建村的豐田,為日本「官營移民村」,因其特殊身分,初建村時便誕生一個特殊的機構——「移民指導所」。該機構最主要的功能是指導移民們農耕技術、教導如何在新環境生活,並且解決移民們生活上種種的問題。簡明而言,即是一個協助移民更好融入當地,以及幫忙解決各種疑難雜症的官方組織。「移創指導所」便是從這樣的概念延伸。

移居花蓮近一年的陶維均認為:「移居不是單純地把居住的地方搬到另一處所在,而是真正的需要融入當地,與居民們相處,了解地方的規則。」他所謂的「規則」不止於地方的政治,還可以是更具體的如農業上,這片土地適合種什麼;生活上,週一豐田的肉市不開張、週三沒有垃圾車;還可以更細微到哪家的狗會追車、哪棵麵包樹的果實可以摘採...。

「如果一個人想要移居,我們是不是能夠透過民間的力量,讓許多人可以先行體驗,又或者拓展他們與不同地域的對話?」在這樣的想法下,陶維均與牛犁協會借用居民們的空屋,將之改造成為「豐田移創指導所」。

「它可以是移居的前哨基地,讓不同想要來到農村嘗試生活的人;也可以是地方的教室,讓每個來居住的人重新認識什麼是鄉村,並與當地的居民相處、感受地方的氛圍,從鄉村中學習。」

「當共享與訂閱經濟成為趨勢,當固有財產逐漸被購買服務所取代,鄉村能否被訂閱共享?」包含社會住宅、青銀共居,甚至近年流行的電動車出租、影音平台的會員制度,都揭示著財產與資本這件事情的本質,受到了極大的挑戰;大家從「擁有」轉變成「使用」。

提供意欲移居或來到農村的人在生活上的指南,或讓來自不同背景的人生活在同一地產生對話、相互凝視與重構,便是豐田移創指導所的主要目的。與傳統的藝術駐村概念不同,他們更期望透過「移創」回應當代城與鄉之間的關係與問題。

都市「殖民化」下的鄉村

這與近一個世紀以來的都市化浪潮有著明確的關係,在上個世紀中,戰後復甦的的經濟思維牢牢綁架著台灣的主流價值觀,將近 70 年的都市化過程中,造成鄉村教育的斷裂,以及都會地區之外的視野匱乏...。

種種的因素影響下,最終使得許多社區在實踐地方與想像地方時,漸漸忘了「我」是誰。當想到「我」要成為誰時,常直接以某種主流、中心,或多元意義的「權威/典範」進行仿效。因此常看見,許多城市的規劃以台北作為藍圖、老街都想變成鹿港、社區空白的牆壁,都夢想成為台中的彩虹眷村。

重都市輕鄉村的發展歷史,使得鄉村邊緣於政治權力中心,在主流的想象與規劃中缺席;地方不僅在歷史的宏大敘事中湮沒,鄉村也淪為都市的附庸。但若要突破這樣的情境,都會之外的所在,需要從被「都市殖民」般的社會情境中重新建立自我的主體。簡單來說,就是鄉村為什麼總想要成為都市?鄉村為什麼不能是鄉村?

但另一個新問題是,如果鄉村不想成為都市的時候,鄉村能是什麼樣的鄉村——我們如何長成自己想要的面貌?唐鳳在《會做事!國務青旗艦營》中的一段談話也引人注目:「偏鄉不一定要跟上都市腳步,而是要用自己的觀點、主體性,用自己的角度看世界,不是用別人的角度看世界」。

這句話猶有深理,但對鄉村而言,找到自己的「角度」、「做自己」何其難?這也是移創指導所期望達到的第一件事情,引入外在他者的視角進入鄉村,從內外的互動、他者與自我的共同凝視間,重新辨明鄉村──重建/見地方主體性。

主體需要他者一起建構,鄉村不能只從鏡子中看見自我,就如同一個人無法從鏡子裡看見他的全貌般。移創指導所期望讓來自他方與此處的人們,在這樣的基礎上相遇,看見彼此、產生對話,重新思索地域間的關係。

全文轉載自倡議家,原文標題:「移創指導所」-助移居創作者不只搬入,更融入

邀請你成為電力小兵,讓社企流網站發電量更高、續航力更久!
了解更多

延伸閱讀
>> 當你愛上「取之自然」的純粹生存法則:年輕夫妻搬出東京、到奈良展開獵人生涯
>> 苦茶樹園中的文化復興——「茶籽堂」拾起土地上的美好,盼讓台灣文化驕傲地站上世界舞台
>> 從原本的生活中「離題」——人生偶爾需要不同的空氣,花 7 天到鄉下修業去

深夜黑白切以「真心系甜點」擄獲眾人味蕾,更入偏鄉讓孩子化身甜點師

轉眼間,聖誕節又要來了! 12 月社企流為大家準備了一份「永續送禮提案」,從對環境與人文的關心出發,囊括食品、用品與飾品,讓我們一起表達對親友與地球最誠摯的心意吧!

在這歡慶佳節的時刻,與親友一起品嚐甜點再適合不過了,「深夜黑白切手工點心」以在地食材製成可口點心,創辦人更將這份甜蜜,擴散至偏鄉服務中,為孩子們開設烘焙課程,讓甜點不僅是歡度特別時刻的良伴、更成為孩子們的學習啟蒙。

​社企流/文:蘇郁晴

點進「深夜黑白切手工點心」的粉絲專頁,除了一張張美味可口的甜點照片外,讓人印象深刻的還有那一則則長約 600 字的貼文。在這個手工甜點比比皆是的時代,創辦人李奇芳不強調自己選用從哪進口、品質多好的材料,而是跟隨季節的步伐,優先採用當季、在地的食材製作甜點,再動之以情,為每樣產品寫上專屬的故事,先擄獲顧客的心,再征服他們的味蕾。

李奇芳認為,每個人對於「美味」的定義有所不同,她希望能透過食物傳達的是豐富、且炙熱燙口的真心。因此,粉絲專頁上的小故事皆為李奇芳的「真人真事」,每一則皆紀錄她的觀察與成長。「這些故事雖然是我自己的,但消費者看了也許會感同身受,也會想嚐嚐看這個故事的味道是什麼。」透過文字,李奇芳賦予甜點情感,再以此作為與大眾的媒介,每個月開設新的訂單,皆會有約 20 位消費者固定回購。

他們喜歡的不只是外觀精緻、口味甜蜜的甜點,更是深夜黑白切手工點心背後的理念與價值。

​走入偏鄉,為孩子開啟多元學習的大門

從 2015 年開始,擁有食品科學專業背景的李奇芳開啟前往偏鄉小學教導烘培的大門,希望能為學習資源較匱乏的學校,提供多元學習的機會。

李奇芳說,自己過去也在偏鄉長大,當時的老師對自己非常照顧,她不知如何感謝,便希望將此化為動力,讓其他偏鄉的孩子也能享受到這份幸運。

於是李奇芳透過教育部媒合偏鄉學校與社會大眾的平台「鹿樂」,招募有興趣學習手工甜點的學校,第一年就隻身背著所有器材與所需材料到訪 13 個國小。當時,因為抱持能去多少學校、就去多少學校的熱情,李奇芳每所國小只能待半天,就要趕場下一所學校,不但無法給予學生深入的飲食知識,自己也無法好好了解當地。

​經過不斷的反思與調整,李奇芳最終訂定每所國小皆待上一週,上午先上如甜點文化、烘培科學、食物設計等食品課程,再帶著孩子們實際操作,一天可製作 2-3 樣甜點。舉例來說,李奇芳會教他們認識各國的甜點文化,再選擇自己想做的國家的甜點,讓每個人都可以有「原來我自己也可以做出他國甜點」的成就感。

下午李奇芳會與學校老師及孩子們四處走走,認識當地的獨有文化;最後一天,則會邀請部落的長輩們前來享用這幾天孩子們製作的成品,等同為孩子開辦的小型成果展。

而今,李奇芳身邊的朋友也紛紛隨著她加入偏鄉教學的行列,分享咖啡、舞蹈等專業,讓孩子有更多元的學習經驗。

​選用在地食材,連結孩子與土地的情感

面對國小的孩子們,李奇芳設計課程有自己的一套原則。

「所有的甜點基本上都不超過 5 個步驟,然後設備器具都要最簡單。」李奇芳舉例,像是杯子蛋糕、司康、提拉米蘇等,都是她過去的授課內容,將一切流程最簡化,目的是希望孩子們都能回家自己動手做。

​食譜內容盡量「在地化」也是李奇芳的原則之一。「當地有很多特色食物,但因為沒有人向孩子們介紹可以怎麼運用,所以他們對自己的食物感到興趣缺缺。」因此,在出發前往學校前,李奇芳都會請當地老師協助推薦、或串連在地小農,每一間學校都一定會與一位小農合作。

某一年,李奇芳前往雲林縣東榮國小,當地盛產花生與芝麻,她就帶著孩子們到種植芝麻的在地小農農場,讓他們體驗如何採收、從植株中敲打出果夾內的芝麻等,再帶回課堂製作甜點。「現在提倡從產地到餐桌的食農教育,我則負責把食物在餐桌上如何有趣呈現給小朋友。」李奇芳開心地說。

​這段期間,李奇芳在盛產水梨的台中市東勢區,教導中坑國小的學生製作水梨塔;在產茶葉的嘉義縣梅山鄉,教太興國小的孩子做高山茶芒果蛋糕;在喜歡吃酸肉的屏東縣排灣族部落,教丹路國小的學生製作酸肉鹹派。

透過李奇芳設計的活動流程,孩子們對自己家鄉的食物都有更多的認識,更發現原來這些食物可以那麽「酷」。「這就是對自己家鄉的認同感吧!」她感慨地說。

只要願意做,就可能帶來改變

「唯有走入偏鄉,才能懂得偏鄉的需要。」這是學校老師曾與李奇芳說過的一句話,李奇芳至今仍將此收藏於心底,實踐於行動中。走入偏鄉至今 5 年,她已到訪過約 30 所學校,接觸的學生多達 600 位。

問及李奇芳這幾年印象最深刻的回饋,她燦笑說:「很多耶!」每當為期一週的烘培課程結束之際,孩子們總會不捨李奇芳離開。

也有學生在課程結束後一個月,寫信向李奇芳分享自己在家獨自完成課堂所學的甜點,並詢問她什麼時候回去再教新的;還有學校老師打電話請李奇芳鼓勵,因上完甜點課致力想成為一名甜點師的學生好好讀書;在深夜黑白切手工點心的粉絲專頁貼文底下,更可看到來自各校老師的留言感謝。種種回饋,皆能看見李奇芳為偏鄉學生帶來的改變。

「如果我沒有去,這些孩子們連一次性啟蒙的機會都沒有。」李奇芳認為,只要有人願意投遞種子,每一位孩子都可以是燦爛綻放的花朵,也許未來他們也會如李奇芳這樣,將這份幸運播撒給需要的人。

​參與社企流 iLab,讓品牌定位與商業概念更明確

深夜黑白切手工點心已成立 6 年,李奇芳始終獨自打理一切,扮演「校長兼撞鐘」的角色,但她從不因覺得辛苦而停歇。

「每次覺得很累、想暫停前往偏鄉,但只要接到學校老師打來詢問上課意願,我都還是會立刻答應。」李奇芳笑說,自己是一個「嘴裡說不要,身體卻很誠實」的人。

但李奇芳並非單向付出,每年進行的偏鄉教學計畫也助她成為一個更懂得規劃、及尋找資源的人。「我過去曾覺得走一步算一步,能夠收支平衡就好。但現在,我背後有一群孩子、我也還想做很多事,所以需要更多能力與資源完成自己的理念,讓這個品牌可以永續經營下去。」

於是,她在 2019 年加入社企流 iLab 育成計畫,希望可以藉此學習品牌經營的技巧,也盼能媒合到適合的資源。其中,李奇芳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奧美董事總經理王馥蓓的「尋找事業定位」課程,與社企流 iLab 提供的「個別諮詢」服務。

在尚未參與社企流 iLab 前,李奇芳對於自己品牌的定位難以以一句話一言以敝之,在經過事業定位的培訓課程後,王馥蓓建議李奇芳可以將品牌定位為「溫暖的家常甜點品牌」,讓她有了更明確努力的方向。

​此外,社企流 iLab 的個別諮詢服務更提供李奇芳能隨時解惑的管道。「社企流 iLab 的夥伴都會提供我最真實的建議,且能夠一針見血的點出問題。」她認為,在創業這條路上,除了適時的鼓勵外,最需要的就是有人能從旁提出建議。社企流 iLab 也為對商業概念較不熟悉的李奇芳,提供一對一的「商業模式圖」諮詢,助她提升品牌經營方面的能力。

李奇芳分享,在 iLab 的訓練與學習,對於今年在文化部的提案中相當有幫助。而採訪當天,李奇芳正巧收到提案初審通過的消息,讓她開心地直說有部分是歸功於 iLab 的協助。

今年聖誕節,送出一份療癒人心的甜點禮盒

對於即將到來的聖誕節,創意靈感源源不絕的李奇芳早已有所規劃。「大家普遍認為 2020 是一個很糟的一年,我希望甜點可以帶給大家療癒人心的能力。」李奇芳分享。

李奇芳計畫整理出近幾年在電影與書籍中出現的甜點,製作成一個聖誕禮盒,讓這些甜點不只是畫面中的意象。例如,日本電影《小森食光》裡,主角的母親製作的聖誕雙色蛋糕、《我的藍莓夜》貫穿整部電影主軸的藍莓派,都是李奇芳規劃的選項之一。

​在李奇芳的創業清單中,還有許多待辦事項,她希望可以為偏鄉販售當地特色食物,或將它們製成甜點,藉此介紹給更多人認識;也想製作一份食物專刊,專門介紹台灣各地的飲食文化,讓大家能多加了解這塊土地等。在這個手工甜點比比皆是的時代,李奇芳透過「大於自己」的行動,為深夜黑白切手工點心創造不一樣的價值,成為別具意義的甜點品牌。

核稿編輯:李沂霖

邀請你成為電力小兵,讓社企流網站發電量更高、續航力更久!
了解更多

​延伸閱讀
>> 聖誕禮物怎麼送?7 個永續送禮提案,讓你的禮物別具意義
>> 婦女編織和平耳環、青年回收炸彈製成手鐲——這些飾品訴說反戰心聲,以時尚響應和平
>> 竹牙刷+食物袋幕後推手:當環保像刷牙吃飯一樣簡單,每天都是環保的「好日子」

【社企流 iLab 孵化器徵件中!】

在你的創革路上,iLab 從 0 到 100 陪伴創業者錨定方向、穩健前進,掌握社會創新創業必備技能與思維!

只要你正致力於改善某個社會議題、透過商業創造影響力,無論你正在驗證點子或商業模式、測試市場與產品服務、或已邁入穩定營運階段,在 iLab 孵化器,你都能找到對應的專業服務與資源,以及 100+ 與你志同道合的創業團隊社群!

+了解更多 iLab 孵化器:https://pse.is/J7W6X
+立即申請:https://pse.is/3aj4um
+徵件截止日:2021 年 1 月 31 日 23:59
+還是不清楚?來和 iLab 聊聊吧 >>> https://pse.is/QKEN5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